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七百五十六章 天王送子图(上)

第七百五十六章 天王送子图(上)

    由于这个空间内温暖干燥,所以对于字画的损害不是很大,所以有关于字画修复的技术和外界相比起来,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秦兵鉴赏字画的水平很高,但如果让他分解这幅赵孟頫的真迹,除非是破坏了这幅画,否则秦兵却是无能为力了。

    “三哥,帮我找个毛刷来。”等米汤烧好放在院子里凉之后,秦风对秦山说道。

    “秦风,要刷子干什么?”秦军在一旁有些不解的问道,他心里正纳闷呢,从小生活在山中的秦风如何懂得这些东西。

    “回头你们就知道了。”秦风笑着摆了摆手,不过等他看到秦山拿来的刷子,脸上顿时露出了哭笑不得的神色。

    “我的三哥,你拿个猪鬃做的刷子,这能用吗?”看着那刷子上的鬃毛,秦风说道:“要软毛刷,越软越好。”

    “哦?我这就去找……”秦山答应了一声,转头又往外走去。

    “秦兵大哥,你这里有胶水没有?”秦风转脸问向秦兵。

    “胶水?就是可以黏合物件的东西?”秦兵想了一下,说道:“有木匠用的胶水,不知道你合不合用?”

    “可以,也拿来吧!”秦风点了点头,这米汤的黏性虽然够了,但背面却还是要涂抹上胶水,否则没有那么容易揭开的。

    “好了,二哥你帮我把画给摊开……”

    东西齐备之后,秦风让人搬了两张长桌并在了一起,这幅画的长度足有三米多,两张桌子拼凑在一起刚好能摊开。

    在秦军的帮助下,这幅泼墨山水正面朝着桌面,背面向上的铺在了桌子上。

    “秦风。这行吗?”秦兵有些怀疑的看着左手拿着一碗米汤,右手拿着毛刷的秦兵。

    “就算里面没画,对这幅画的损伤也不会很大的。”

    秦风笑了笑,开口说道:“就算秦兵大哥你鉴定出这幅画是赵孟頫的真迹,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的,也就是说这幅画一文不值。拿来做下实验没什么的。”

    秦风坚信,能让赵孟頫花费如此大的功夫掩饰的画,肯定不是一幅简单的作品,价值绝对远超这幅画的。

    “好吧!”

    秦兵点了点头,赵孟頫的画在这里并不算是最顶级,但如果秦风要拿王羲之的《兰亭集序》这么做,秦兵一准是不会答应了。

    “先要刷上一层米汤……”

    秦风用刷子蘸了些碗中的米汤,将其均匀的刷在了画的背面,等待了大概半个小时后。又将一层胶水刷在了米汤的上面。

    又等了大约半个小时,秦风用手在那胶水上试了一下,然后很小心的从卷轴的最顶部,揭开了一条细缝。

    将揭开的胶水米汤还有一层元书纸卷成筒状,秦风动作十分轻柔的往下揭去,三米多长的画卷,秦风整整用了一个小时才揭下了一层来。

    “这就好了?什么都没有啊……”看到秦风的举动,秦军有些诧异的问道。

    “还早呢。元书纸要比一般的纸厚一些,恐怕要揭个十多次……”

    有些技艺高超的手艺人。在宣纸上尚且都能揭个四五层,更不要说是元书纸了,按照秦风的这种方法,怕是真要十多次,才能将一张元书纸给完全分解开来。

    秦风擦了把额头上的汗,这活看起来好像很简单。但非常耗费心神,因为动作稍大就有可能破坏夹层中的画作。

    “秦风,要不下面我来吧!”以秦兵在字画上的悟性,看到秦风做这么一遍自然就明白过来了。

    “还是我自己干吧!”秦风摇了摇头,说道:“这的东西不是太专业。对力道的要求比较高,我怕伤到里面的东西。”

    “里面真有东西?”秦兵半信半疑的说道。

    “有幅宣纸画,但是什么,还不知道……”

    秦风点了点头,在揭开第一层元书纸后,依稀已经能看到这幅画是由两张元书纸贴在一起的,中间露出了有异于元书纸的一点边角。

    “能让赵孟頫作伪收藏的画,那肯定不得了啊!”

    在秦风指出那不同于元书纸地方的时候,秦兵脸上顿时露出了激动的神色,不断的搓着双手,恨不得一下子就将画给揭开。

    俗话说的慢工出细活,正应了此时的景象,秦风不急不慢的将一层层元书纸揭去,等揭到第十一层的时候,厢房里已然掌上了灯。

    “怎么样?画要出来了吧?”

    连揭十一层,那元书纸已经是薄如蝉翼,在灯光的照射下,透过那最后一层元书纸,已然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一幅画的轮廓。

    “是白麻纸,这……这是幅唐朝的画作啊!”

    到了第十一层的时候,里面画作所用的纸张,已经是清晰可见,秦兵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是画作白麻纸上的。

    宣纸是在宋朝才制作出来的,而唐朝大家作画,多是用苘麻制造的白麻纸。

    在唐朝的时候,翰林学士起草的凡赦书、德音、立后、建储、大诛讨及拜免将相等诏书都用白麻纸,所以白麻纸在唐朝也代表着诏书的意思。

    “还有最后一层。”秦风这一下午的时间,就喝了几口水,脸上满是疲惫的神情,但眼中射出了光芒,却又有些兴奋。

    对于古人画中藏画的手法,秦风往日里也只是从师父口中听闻过,此刻一幅画中画就要在他面前出现,心中自然多少都有点激动的。

    “嗯?好像是人物画?”当秦风揭下最后一层元书纸后,秦兵连忙将灯掌了过去,仔细的在桌面查看了起来。

    “看不太清楚。”过了半晌之后,秦兵摇了摇头,由于那画的背面还有一层元书纸,而白麻纸的透光性也不是很好,是以看的并不是很清晰。

    “秦风,这最后怎么将画给分开出呢?”

    秦军在旁边也是急得抓耳挠腮,他兄弟两人都是酷爱字画的人,早在秦风忙活的时候,就在猜测这幅画出自谁的手笔了。

    “这个好办。”秦风闻言笑了起来,开口说道:“夹缝中的画一般都不会使用黏合之物,只要将画启开就行了。”

    秦风让张虎把他平日里用的铁木棍找来,轻轻的将那幅画的顶部揭开贴在棍身上,然后往前一卷,那幅白麻纸画顿时脱离了卷轴。

    “轻点,慢一点……”旁边的秦兵兄弟俩简直比秦风还要紧张,一直等秦风将那三米多长的画卷尽数卷在了棍子上后,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秦风,我这有上好的轴杆,还是放在这上面吧!”秦兵跑也似的去到自己的书房,拿过来三四个字画轴杆,摆在了桌子上。

    “秦兵大哥,你是想看看这究竟是什么画吧?”

    刚才取画的时候过于专注,围在周边的几人只发现是幅人物画,里面有佛教人物也有将军仕女,但究竟是什么画还是无法分辨出来。

    “秦风,你就别逗我们了!”

    秦兵将一个雪白的毯子铺在了长桌上,说道:“快点摊开,让我们好好瞧瞧,这赵孟頫所藏的画究竟是何人的?”

    “好,两位大哥见多识广,正是需要你们鉴赏一下。”

    秦风也没废话,让张虎洗干净了手之后,轻轻捏住了那副画的两端,而秦风则是将卷动木棍,将画缓缓的摊在了长桌毯子上。

    “这……这是人物图?”

    “画的好形象啊!”

    当那幅画露出冰山一角后,秦兵兄弟俩同时惊呼出声,古代的人物画讲究的是重意不重形,但刚才显露出的那几个人物,却是以青描的手法,画的是惟妙惟肖。

    “这……这是……”

    “大……大哥……”

    当画作出现到三分之一的时候,边角上赫然出现了几个红色的铃印,当看清楚那几个印章后,秦兵和秦军的喉头同时咯咯作响,却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是……是吴道子的画?!”终于,秦兵大声喊了出来。

    “什么?吴……吴道子的画?”

    正在展开画作的秦风闻言顿时愣住了,那原本缓缓滚动木棍的手也停了下来,之所以停下来,这是秦风怕心情激动之下损毁了画卷。

    “没错,这是吴道子的《天王送子图》!!”秦兵用力的点了点头,眼睛几乎都快要贴到那画上去了。

    “妈的,吴道子的画!”秦风深深的吸了好几个口气,才将心境给平复了下来,不过摊画的动作却是变得愈发轻柔起来,生怕伤及到这幅画!

    而秦兵兄弟俩此时压根就顾不上秦风了,一人拎着一盏灯,守着一米见方的桌面,如痴如醉的观察着画作。

    “《天王送子图》不是已经出现了吗?这……这里怎么又有一幅?”

    一边摊开着画,秦风一时间心乱如潮,恨不得马上将画摊开,好好的查看一番。

    “没错,就是《天王送子图》无疑……”

    当秦风将整幅画都摊开的时候,耳边传来了秦兵半哭半笑的声音,他此时也完成了对这幅画的鉴定。

    “大哥,你说的没错,线描手法,的确是《天王送子图》……”能听得出来,秦军此刻也是激动万分,说话都打着颤——

    ps:第一更,求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