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七百五十一章 画中藏画

第七百五十一章 画中藏画

    “秦风,这里的东西有什么好看的?”

    跟在秦风身后的秦军有些不耐烦了,开口说道:“想看王羲之《兰亭集序》的真迹,也不是见不到,不用在这浪费功夫了。”

    “哎呦,原来是秦军大人?”

    原本秦军一直用斗笠遮挡着面部,那掌柜的并没在意,这听到秦军的话后仔细一打量,顿时认出来了。

    “秦军大人,老周我眼拙,真是该死,该死啊!”

    在这天云城中,秦兵一向是不怎么管事的,而秦山则是个浑人,平日里的大小事宜都是由秦军掌管的,所以城中的人对他都不陌生。

    “老周,我们家里的《兰亭集序》,什么时候跑到你店里来了?”秦军似笑非笑的看着那周掌柜。

    “咳……咳咳,秦军大人,我……我不过是和这小哥开个玩笑。”

    听到秦军的话后,周掌柜的都快哭出声来了,《兰亭集序》在秦家的事情,天下几乎所有人都知晓的。

    在十年前的时候,秦氏甚至还召集天下文人,以王羲之的《兰亭集序》为范本,专门临摹了一月之久,周掌柜店里挂的这一幅字,就是当时临摹出来的。

    不过周掌柜欺秦风年轻,很有可能不知道当年的这桩盛事,才信口开河说是《兰亭集序》的真迹,只是没成想李鬼遇到了李逵,居然碰上了秦军。

    “二哥,咱们族中有王羲之的《兰亭集序》?”

    秦军和周掌柜的谈话,秦风可是听得一清二楚,连忙追问道:“那《兰亭集序》不是被唐太宗李世民给殉葬了吗?”

    当年李世民软硬兼施,从大臣手中得到了《兰亭集序》。平日里视若珍宝,从不轻易示人。

    而从李世民之后,《兰亭集序》就失去了踪迹,经过多方考证,证明《兰亭集序》却是被李世民带入到了墓葬里。

    “那是外界的说法。”

    秦军摇了摇头。说道:“兰亭集序自唐之后,就一直保存在秦氏,从未落在外人手中,你想看的话,日后我带你去就好了……”

    当着字画店掌柜的面,秦军自然不会告诉秦风。唐朝中后期藩镇割据,五胡乱唐的时候,秦王室曾经从外面带回来一批珍贵的字画。

    这批字画除了王羲之的《兰亭集序》之外,还有诸如草圣张旭,颜真卿和李白、杜甫等唐代名人的真迹,都被保存在了皇室之中。

    当年战乱之后,熟知王室藏宝地点的秦氏捷足先登。将这一大批珍贵的字画文物都收入到了秦氏的囊中。

    秦军正给秦风介绍的时候,忽然想到了秦风的身份,不由有些尴尬,说起来秦氏的这些东西,正是从秦风的先祖手中抢来的。

    “好,这个一定要看看的。”

    秦风倒是没想那么多,不过作为一个精通字画鉴赏和文物修复的专家。他也抵挡不住《兰亭集序》的诱惑。

    更何况唐代李白和杜甫其实都是书法大家,只不过两人的书法为其诗名掩藏,流传世间极少,其考古价值和文学价值,论起来比王羲之的字也是不遑多让的。

    “原来是秦家的少爷啊,惭愧,惭愧啊!”

    听到秦风二人的话,周掌柜心知忽悠错了人,连忙说道:“秦家大人,秦少爷。二位坐着聊,我这还有些产自三界山的好茶……”

    “算了,你这能有什么好茶?”

    秦军摆了摆手,说道:“秦风,咱们走吧。我大哥那就藏有一幅张旭的草书,回头让他拿给你看看……”

    “好!”秦风点了点头,正要顺手将手中的画轴递给周掌柜的时候,忽然愣了一下。

    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精光,秦风开口说道:“周掌柜,这轴头做的很精致,我想买下来用到别的字画上,不知你可否割爱呢?”

    “秦少爷,这……这个真不好意思。”

    周掌柜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迟疑着说道:“这幅画是祖上所传,家父去世之前曾经交代要妥为保管,你要是整幅买去可以,但……但只买轴头,我是不卖的!”

    按照周掌柜父亲的说法,这幅画很可能是自家先祖所画的,所以甭管好坏,留在家中做个念想也好。

    要不是周掌柜因为这幅画受过同行不少嘲笑,他也未必会拿出来卖,但只卖轴头的话,周掌柜却是不肯的。

    “那……周掌柜这幅画要卖多少钱呢?”秦风用手摩挲着那卷轴的轴头,看似随意的问道。

    “五两精钢!”周掌柜想了一下,咬牙说道。

    “五两精钢?老周,你还真以为这玩意是宝贝啊?”

    秦风尚未说话,秦军就先嚷嚷了起来,“五两精钢足够一家三口两年衣食无忧了,就你这幅破画,能值那么多钱吗?”

    “秦军大人,这幅画是祖上传下来的,就值这个价!”

    周掌柜知道秦氏兄弟风评一向很好,极少有强买强卖的事情,所以并不惧怕秦军,咬死了这个价格再也不肯松口了。

    “五两精钢就五两精钢,二哥,你先付给他吧……”让秦军有些吃惊的是,秦风居然答应了下来。

    “好吧!”

    少主既然开了口,就算是个垃圾,那也要买下来了,秦军当下掏出一个钢锭扔给了周掌柜,说道:“老周,你这奸商,可算是大捞了一笔啊!”

    “哪里,哪里,多谢秦军大人了。”周掌柜早就乐的脸上开了花,这五两的钢锭能买好几石粮食,即使几年不开张也饿不着他了。

    “二哥,走吧!”拿到了画,秦风似乎也不想多留,率先出了店铺。

    “秦风,你买这破画干什么啊?”

    出了店子后,秦军无不抱怨的说道:“这画虽然有些年头了。但画的实在是太差,别说五两精钢,就连一两都不值啊……”

    “二哥,不能这么看的。”秦风回头看了一眼那字画店,压低了声音说道:“这是幅画中画……”

    刚才秦风想交还回这幅画的时候。忽然发现,这画的纸张似乎要比普通元人作画的纸厚了许多,而且用的居然不是宣纸而是元书纸。

    众所周知,宣纸画出的画才透亮,而且产量大价格相对比较便宜,是各代书法大家们的首选。

    而元书纸则是竹纸的一种。采用当年生的嫩毛竹作原料,靠手工操造而成的毛笔书写用纸,古称赤亭纸,具有洁白柔韧、微含竹子清香、落水易溶的特点。

    用元书纸写字的作品,后世尚且能见到一些,但使用元书纸作画的。秦风却是从来都没听闻过。

    在发现这纸是元书纸后,秦风不由想起了元书纸的另外两个特性,那就是着墨不渗和久藏不蛀。

    这两个特性外加这幅画的厚度,让秦风心中生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觉得这幅笔法拙劣的画作下面,或许隐藏着另外一幅画。

    古代多有战乱,有些人为了保存手中的画作精品。往往会将画改头换面流传下去,这也就是俗称的画中画。

    这种事情不仅在国内发生过,在国外也是时常会见到。

    法国卢浮宫博物馆在例行检查达.芬奇名画《圣母子和圣安妮》时,在油画的背面,发现三幅神秘的素描,内容分别是马头、半个骷髅头以及婴儿时期的耶稣与小羊羔。

    经专家分析推断,这些素描的作者正是达.芬奇本人,其价值几乎和名画《圣母子和圣安妮》不相上下。

    “画中藏画?”

    听到秦风的话后,秦军不由愣了一下,有些怀疑的看着秦风手中的画。说道:“这不大可能吧?老周这幅画,可是被很多人笑话过……”

    周掌柜的这幅画,在天云城还是很出名的,酷爱书画的秦兵就曾经来看过,最后给出了“不知所谓”这四个字的评语。一时间被传为笑谈。

    “这幅泼墨山水用元书纸来画,反正我觉得有点问题。”秦风摇了摇头,说道:“是否画中藏画,咱们回去一试就知道了……”

    毕竟又没有透视眼,秦风此刻也不敢肯定手中的画是否为画中画,但一块钢锭买个可能性,他认为还是值得的。

    毕竟在秦风眼里,这幅画的轴头好歹也是文物,画作本身也是元代的,而那破钢块才是一文不值东西呢。

    “好吧,那咱们现在回去吗?”

    秦军也不是很在乎那五两钢锭,他只是感觉被周掌柜的骗了有些不爽而已,如果传出去的话,怕是会落得个笑话。

    “太早了吧?”秦风看了看天色,连晌午都没到呢,开口说道:“去虎子打制武器的那地方看看吧……”

    这个空间里的很多东西对秦风而言都是陌生的,铁匠这营生在外界早就不存在了,秦风也想见识下他们是如何将武器锻造出来的。

    “行,那边距离这里倒是不远!”秦军点了点头,大哥的颜料要到晚上才能配制出来,自己今儿的任务就是陪好秦风。

    “火匠!”几分钟后,秦风二人来到了一个院子的门口,在那大门上赫然挂着个牌匾,上面写着火匠两个字。

    “这铺子名字倒是挺新颖的……”抬头仔细看了一眼那牌匾上的字,秦风笑道:“没想到这两个字还是秦兵大哥题写的呀?”

    “铁代表着钱,总不能些个钱匠上去吧,大哥就给题了火匠两个字……”

    秦军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秦兵书法写的不错,但凡城中有人相求,他都会应诺,在天云城里他的手迹几乎是随处可见——

    PS:第二更,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