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七百五十章 字画店

第七百五十章 字画店

    “这个问题倒是不大。”

    控制血液流转的速度,对秦风来说问题不大,想了一下之后,秦风开口问道:“不知道你们的人什么时候才会来?这画上去的纹身,恐怕坚持不了多久吧?”

    “他们不会过来,是咱们过去……”

    秦兵摇了摇头,说道:“五族大会即将召开,族中早已过去了,相信最少有两个长老在那里,再加上我的话,三个长老已经足够证明你身份的了。

    至于纹身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我配置的颜料,你就是洗都洗不掉,能在身上保留三个月的时间,到时候会逐渐褪去的……”

    “好,秦兵大哥,那就拜托你了!”

    秦风闻言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的王室血脉一旦传出去的话,纵然这个空间够大,怕是也没他的立足之地了。

    而且到了那个时候,就是秦兵也不敢出面保他,因为那会引来另外四大氏族对秦氏的联手打击,将会给秦氏带来灭族之祸的。

    “这事儿好办。”秦兵笑着说道:“不过白天是不行了,我要准备一下,等晚上的时候再画,那会也安静一些。”

    现在秦风所住的地方是天云城的中心,四周商铺云集,白天很是吵杂。

    秦兵进入化劲之后,原本是在天云城外的山中潜修的,要不是为了见秦风,他也不会从山中出来的。

    “行,那我就出去转转吧!”

    来到这个空间好几个月了,秦风虽然每时每刻都想从这里出去,但他也知道这种事情急不得,再加上血脉传承的事情。也让秦风的心逐渐安定了下来。

    说实话,如果现在秦风就得知了出去的道路,他也未必就会走,毕竟自己的身世之谜想要解开,或许就要着落在这个地方。

    “二弟。你陪着秦风去吧……”秦兵歉意的向秦风笑了笑,说道:“配制那些东西有点麻烦,我就不陪你了。”

    秦兵的纹身技术,在整个秦氏都是出了名的,时不时就会有些族中高层的子弟请他纹身,所以在天云城中。配备了不少纹身的材料。

    而画上去的纹身,看似比较简单,其实对颜料的要求却是要高出真正的纹身,秦兵还真要花费一番功夫才能配制出来。

    “秦兵大哥,你要是陪我出去,那反而有问题了。”

    秦风闻言哈哈一笑。秦兵是秦氏长老会中的长老,身份尊崇,要是陪着他这么个毛头小伙子到处乱逛,恐怕整个天云城里的人都会胡乱猜测了。

    “说的倒也是。”听到秦风的话后,秦兵也笑了起来——

    “秦风,你想去哪里转转?”

    带着秦风出了府衙,秦军指了指前面的大街。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好转的,你想买什么东西的话,我直接让人买回来就好了……”

    秦军在天云城也是家喻户晓的人物,所以陪着秦风出来后,头上已然是多了顶斗笠,好在街上如此打扮的人不少,倒不是怎么显眼。

    “随处逛逛,不一定买什么东西的。”秦风笑着摇了摇头,饶有兴趣的走进一家字画店。

    秦军哪里知道秦风是从外界而来的,在秦风生活的那个世界。想要见到这般原汁原味的古代场景,怕是只能去一些电影城了。

    “不知道两位客官想要谁的字画?”

    坐在店铺里原本昏昏欲睡的掌柜,见到秦风和秦军两人进来后,立马来了精神,冲着二人迎了上去。

    做生意自然要有好眼色。此时的秦风早已将那麻布衣服换成了绸缎,看在掌柜的眼力,绝对是一等一的大客户。

    而且秦风的年龄,也是掌柜最为喜欢的,像这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哪里懂得什么字画啊?随便拿个字帖忽悠几句,估计都能当成王羲之的真迹卖出去。

    “随便看看……”

    秦风逛街原本只是想感受下这种古风,不过听到老板的话后,不由动了点心思,认真的观察起挂在墙上的那些字画来。

    这个空间从秦到民国的这两千多年里,从未和外界断过往来,说不定就会有些朝代的书画大家的作品,如果能碰到的话,也算是捡个漏。

    秦风本来就是古玩鉴赏的大家,心里打了这个主意之后,倒是生出了一丝期待感。

    毕竟书画类的文物是最难保存的,而外面的那个世界近代多遭战乱,很多珍贵的字画都在战乱中被付之一炬,如果能在这里找到一些真迹,那绝对是意外之喜。

    “客官,我们这里的字画,从书圣王羲之的字到画圣吴道子的话,应有尽有……”

    掌柜的凑到秦风身边,指着墙上挂着的一幅画,说道:“你看,这幅字可是王羲之的代表书法《兰亭集序》,你看看这字的风骨,肯定是出自王羲之的手笔,这可是小店的镇店之宝啊!”

    “《兰亭集序》?”听到那掌柜的话,秦风差点没一口鲜血喷出来,显然这掌柜的把自己当成对字画一窍不通的傻子了。

    《兰亭集序》那是王羲之一生书法的巅峰之作,早在盛唐的时候就不知所踪。

    有传言《兰亭集序》是被喜爱王羲之书法的唐太宗李世民,死后给带进了自己的皇陵里当成了陪葬品。

    现在外界传下来的《兰亭集序》,都是后人临摹的,比较出名的有代的赵孟頫的版本,还有明代董其昌,真正王羲之的《兰亭集序》,却是再没有在世间显现过。

    “真的是《兰亭集序》?”秦风心中好笑,无聊之下却是想逗逗这掌柜的。

    “自然是真的,小店的东西可是童叟无欺。”

    掌柜的一拍胸口,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下,说道:“不过买卖字画讲究个眼力,这里面也有些仿的,客官您要是买错了,小店也不负责的……”

    这个掌柜看到秦风穿着华丽,也不敢下刀子太狠,否则万一秦风是哪个大家族的子弟,到时候可是会上门找后账的,所以要先拿话逼住了才行。

    “还是算了……”

    秦风摇了摇头,正想说话的时候,眼睛忽然看到了堆在墙角的一个瓷做的画筒,里面散放着十多个有些破旧的卷轴。

    其中一个卷轴轴头的制作,十分的精致,居然是用檀香木和玉还有牛角三个物件结合起来的,看上去异常的扎眼。

    “掌柜的,那画筒里面的画可能拿出来一观?”秦风指了指墙角的画筒。

    “可以,当然可以。”掌柜的连忙跑了过去,将十多个卷轴抱在了怀中,口中说道:“客官不看看王羲之的那《兰亭集序》?”

    “我长得就那么像凯子吗?”

    听到掌柜的话,秦风有些哭笑不得,摆了摆手,指着那个很扎眼的卷轴,说道:“把这个拿给我看看。”

    “哎呦,客官好眼力,这可是元朝赵孟頫的真迹啊!”

    看到秦风手指的方向,掌柜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喜色,这些世家的败家子们果然都喜欢华贵的东西,以前也有很多人冲着这卷轴来的。

    只是那些人多少都有些书画的功底,一眼就看出这画的优劣,最后都没出手购买。

    倒是有些人想将轴头拆下单买,不过这画是掌柜祖上传下来的,他一直都没舍得,就留到了现在。

    “赵孟頫的真迹?”秦风不置可否的接过那个卷轴,走到了房间的方案上,说道:“这轴头做的不错,很有气派……”

    “那是,赵孟頫的画,自然要配上最好的轴头嘛。”掌柜在一边陪着笑,心里却是暗喜秦风不懂行。

    要知道,古代很多富家子弟最喜欢附庸风雅,虽然字画的水平不怎么样,但为了让自己的字画传世,在裱糊上却是下了很大的功夫。

    这幅画就是如此,作画的人笔法不堪入目,却是用了上好的裱糊,纸质轴头无一不是上品,而且年代的确是元朝。

    “这……这画的是山水泼墨?”秦风打开那副纵长足有三米左右的轴卷后,一看不禁傻了眼。

    虽然山水画最重的是写意,代表着中国古代文人墨客那种放达于山林,不拘于形式的艺术追求,并不追求形象。

    但泼墨画法对画家的基本功底要求还是极为严苛的,必须要有深厚的画技底子和对于图形感观的艺术创造能力。

    可是这幅山水泼墨,画的真是让人不忍睹目,那一团团笔墨像是没磨开一般,根本就分不清哪里是山,哪里是水。

    尤其山上的林木,更是混乱不堪,有的高耸入云,有的如同山石,毫无艺术的美感。

    更为可气的是,在这画的空白处,居然还真有赵孟頫的印章和题字,只不过那行书写的歪歪扭扭,丝毫不见赵孟頫遒媚、秀逸的书风。

    “这字是赵孟頫用左手写的吧?”

    饶是秦风原本抱着玩笑的心理进来的,此时也忍不住出言嘲讽起这掌柜的了,这幅画简直就是对赵孟頫的一种侮辱。

    “咳咳,客官不满意的话,还可以看看别的嘛。”

    掌柜尴尬的笑了一声,他其实也没指望秦风购买这幅画,毕竟出生在大世家里的公子哥,就算没什么真才实学,好画总归还是见过一些的——

    Ps:第一更,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