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七百四十八章 身世

第七百四十八章 身世

    “这样就好……”

    听到秦兵的话后,秦风看向胸前的纹身,那金黄的色泽果然比刚才淡去了很多,现在看起来,只是比秦山等人的纹身颜色稍微重一点而已。

    “天佑我秦氏啊,有少主在,当可恢复秦氏往日荣光!”见到秦风答应了少主的名分,秦兵兄弟均是激动不已。

    俗话说名不正言不顺,秦氏现在即使想恢复王室,那在天下人的心里也是乱臣贼子,现在有了前王室的嫡系后裔,自然就是名正言顺了。

    “这事儿以后再说,我现在脑子有些乱!”

    秦风闻言皱起了眉头,他现在的确要安静一下,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给理顺清楚,因为现在秦风还没想通他怎么就成了这个空间王室的传人呢。

    “好,那少主先去休息,有事我们明天再议……”秦兵和秦军对视了一眼,开口说道:“山子,带少主去休息。”

    “大哥,这事儿,究竟是真是假?”等秦山带着秦风出了厢房后,秦军看向了秦兵。

    “假不了。”

    秦兵摇了摇头,说道:“少主身上的纹身和记载中的王室血脉一模一样,除非是王室嫡系,其他人想模仿都模仿不来的……”

    “那咱们应该怎么办?”秦军想了一下,说道:“我看少主似乎对恢复王室大业没有太大的兴趣,如果他不同意一统天下呢?”

    “那是因为少主久居山林之故。”

    秦兵说道:“少主还不知道王室往日的荣光,等他了解的多了,自然会心生向往,到时咱们再加引导,相信少主能想明白的……”

    “但愿如此吧!”秦军点了点头,如果他们要真是遇到一个胸无大志的少主,那这件事可就难办了。

    就在秦军兄弟密谈的时候,在远离秦氏数百里之外的孙氏,收到了一封来自秦氏细作的情报。

    情报上面说秦氏很有可能招揽到一位修为到了暗劲的族人。这让孙氏顿时紧张了起来,因为五大氏族的三年一度的交流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作为对手,各大氏族之间的明争暗斗一直都没有消停过,对各方家族中的高手也是了如指掌,在未来的比斗中也都早已安排好了对手。

    现在出现了一个变数,孙氏马上用飞鸽传书,要求潜伏在秦氏的吴二宝兄弟搞清楚秦风的修为。以便应对——

    “师父,你那什么血脉开启进行的怎么样啊?”秦风刚一回到房间,住在隔壁的张潇天就带着张虎和瑾萱走了进来。

    “嗯,是秦氏中人!”秦风看了一眼秦山,说道:“秦山大哥,你先回去吧……”

    相对于秦氏三兄弟。秦风要更加信任张潇天祖孙几个,毕竟他们知道自己是从外界二来的事情。

    而且张虎和瑾萱更是自己的弟子,加上这爷孙三个和几大氏族都没什么牵扯,不管他们知道多少秘密,都没有出卖自己的可能性。

    “是,少……秦风,那……那我先回去了。”秦山差一点就喊出少主两个字。秦风身份的转变,让他一时半会还有些习惯不过来。

    “秦风,发生了什么事情?”张虎和瑾萱或许听不出秦山的话,不过老道的张潇天却是看出了秦山面对秦风时的那种拘谨。

    “虎子,把门先关上。”秦风苦笑了一声,让张虎关上门后,随手拉开了自己的衣襟。

    “哇,好漂亮的纹身啊!”

    看到秦风胸口已经退化到淡金色的龙头纹身。张虎和瑾萱同时叫了起来,给秦风纹身的人显然工艺极高,这个龙头纹的是惟妙惟肖。

    “你……你竟然是这……这里的秦氏中人?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张潇天的反应却是和孙子孙女儿不同,他知道秦风是来自外界的,如此一来,他身上怎么可能有这纹身呢?

    “张伯,你问我。我去问谁啊?”秦风拉上了衣襟,脸上满是苦笑,他到现在脑子乱的像一团浆糊。

    “嗯?不对!”张潇天忽然面色一怔,指着秦风说道:“你……你那纹身居然是龙?”

    和张虎与瑾萱不谙世事不一样。张潇天却是知道龙在这个空间所代表的涵义,那只有以前的王室才能用的。

    现在的五大氏族即使权势再显赫,也断然不敢使用龙形物件的,否则必定将会招来另外几大氏族的联合征讨。

    “是龙!”秦风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说道:“张伯,你帮我理一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虎子,二妞,你们两个先回房去!”

    张潇天脸上露出了凝重的神色,开口说道:“你师父身上的事情,不准对任何人说起,也不准私下里谈论,知道吗?”

    “知道了,爷爷!”

    张虎和瑾萱看到爷爷的样子,知道在师父身上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当下都乖乖的答应了下来。

    “秦风,你在外界的家族是个什么情况?”等到张虎二人出去后,张潇天开口问道。

    秦风之前并没有和张潇天提起过自己的往事,眼下听张潇天问起,不由答道:“我小时候家中发生了一些变故,所以我从小就是个孤儿,和妹妹相依为命……”

    “那你还能记起父母家人的模样和小时候的事情吗?”

    张潇天说道:“我怀疑你的父母,很有可能是从这里出去的王室中人,否则你身上断不可能有那种纹身的……”

    张潇天曾经在钱家做过侍卫,但除了当年前往王都旧址参加五大氏族的交流会之外,他从未在别处见过有人敢以用龙作为纹饰,这也说明,秦风肯定是王室中人无疑了。

    “我的父母是这里的王室中人?”听到张潇天的推测,秦风顿时愣住了,不过张潇天的话,倒是给了身上纹身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父母就是普通的教师,没见他们有什么社会关系啊?”

    家中出事的时候,秦风已经八岁了,那之前几年的事情,他依稀还能记得一些。

    在秦风的记忆中,父亲是个历史老师,他和秦风母亲非常的恩爱。

    在秦风六岁那年,母亲生了一场大病,由于没钱看病,秦风曾经亲眼见过爸爸去掏学校的大粪池,就是为了多一个月几块钱的收入。

    而秦风母亲则是一个温柔婉约的女子,她在学校是教音乐的,工作并不是很忙。

    每天回到家里,秦风的妈妈就是想办法给一家人做出些好吃的饭菜来,在那物资匮乏的年代,她也从没有让秦风兄妹两个饿过肚子。

    现在回想起来,秦风没有发现自己的家庭和别人有什么不同,要说有区别的话,那就是秦风从来都没见过自己的爷爷奶奶和家中另外的亲人。

    还有就是那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这么多年来,秦风始终都想不明白,家中到底有什么用的仇人,会害的自己带着妹妹流浪街头?

    “难道自己的父母,就是从这个空间逃出去的王室中人?”秦风脑子里忽然出现了一个想法。

    不过这个想法随之就被秦风推翻掉了,因为他的父母是解放后出生的,年龄对不上,要说是秦风的爷爷倒是能说得通。

    只是苦于秦风那会年龄太小,父母即使有什么事情,也不会和秦风提起来的,他对于父母家族的事情几乎就是一无所知。

    “秦风,我想你现在应该搞清楚,当年从这里究竟有没有逃出过王室中人。”

    听到秦风的讲诉和自己的推断后,张潇天开口说道:“你在外面的线索已经断掉了,只能从这个空间查起,看看当年从四大氏族手上逃掉的王室中人,是否逃到了外界?

    如果他们当年真是逃到外界的话,很有可能就是你父母的长辈,如此一来,你的身世应该就能理顺了……”

    “张伯,你说的没错!”

    听到张潇天的分析,秦风紊乱的内心也逐渐平静了下来,不管他和这个空间有着什么样的关系,通过这件事,或许就能解开父母的失踪之谜也说不定。

    秦风深深的吸了口气,开口说道:“张伯,你先回去休息吧,我自己要好好安静一下……”

    从妹妹失踪自己入狱以来,秦风以为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自己都能坦然面对,但今天遇到事儿,却是给了秦风极大的心里冲击。

    一个在现代社会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人,居然有着在近乎封建社会科技水平王室成员的身份,就是那些写小说的人,怕是都编造不出这样的情节吧?

    “好,秦风,那我先过去了。”

    张潇天也看出了秦风的纠结,开口说道:“我看秦兵兄弟应该不会排斥你,你不妨借助一下秦氏的力量,先查证当年逃出去多少王室成员,又都是什么身份?”

    “多谢张伯提醒!”

    张潇天的话让秦风眼睛一亮,与其自己在这边猜测,不如先成为秦氏高层,然后去了解当年发生的事情,或许就能从中找出什么线索来——

    PS: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