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七百四十六章 血脉传承(中)

第七百四十六章 血脉传承(中)

    “还是算了,秦兵大哥,我对这些兴趣不大……”

    听到秦兵的解释后,秦风只是摇头,他一心想寻找出外的道路,哪里肯涉及到五大氏族的纷争中去?

    更何况秦风自知,他并非是这个空间的人,对于所谓的家族,没有一点的归属感,别说只是以武定排名了,就是秦氏的生死存亡,秦风也未必会放在心上。

    至于封地什么的,那对秦风而言就更是个笑话了,要了那封地,难不成还真的要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做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欺男霸女的土皇帝吗?

    “哎,我说秦风兄弟,你要是能帮到家族,那好处可是很多的啊。”

    秦山是个浑人,听到秦风不愿意,当然嚷嚷道:“以你的年龄,说不定日后都能当上族长,到时候我秦氏开疆扩土,说不定你还能当皇帝呢……”

    “老三,不得妄言!”

    秦山话声未落,秦兵一巴掌就扇在了他的脑袋上,怒声喝道:“喝多了给我滚一边睡觉去,岂能在此胡言乱语?”

    “大哥,我……我不是听你和二哥经常这么说吗?”秦山摸着脑袋,一脸委屈的样子。

    “你还敢说?”秦兵气得站起身来,要不是秦山是他的亲弟弟,他连一掌击毙秦山的心思都有了。

    复辟王室,这是秦氏激进派早已有之的想法,不过当年的王室中人都被四大氏族斩杀殆尽,即使由秦氏复辟,也未免有些名不正言不顺。

    而且现在秦氏是有秦东元一脉掌握家族大权,势力要超过激进派,他们奉行的是和四大氏族友好相处的政策,是断然不会同意秦氏起兵征讨另外几个氏族的。

    所以这种心思虽然大家心里都清楚,不过除了秦山这浑人之外,却是谁都不会说出来的,因为一旦传入四大氏族的耳中。那就将会给秦氏带来弥天大祸。

    “秦风兄弟,山子是个浑人,他那胡言乱语,你不要放在心里。”呵斥了秦山之后,秦兵向秦风解释了一句,虽然知道秦风未必就相信,但那也聊胜于无了。

    “秦山大哥直人快语。刚才说什么我早已忘了。”

    秦风哈哈一笑,他本身就不想牵扯到五大氏族纷争中去,对于秦氏相当皇帝的事情,更是唯恐避之不及的。

    “那就最好,来,喝酒……”

    秦兵也是笑了起来。不过心里却是稍稍有些失望,他能看得出来秦风此人性格很是恬淡,对于自己所说的事情完全没有兴趣。

    府衙里的下人已经重新摆了一桌酒席,这不管是在什么空间里,朱门狗肉臭都是通用的,以秦兵兄弟的身份地位,就是日日宴席也没人能说出什么。

    “嗯?怎么还痒?”

    秦风的面色忽然一变。他发现刚才在木桶里的那种奇痒感觉,好像又回到了身上,只不过和全身骚扰不同,这次却是只有胸部感觉到了一阵奇痒。

    “有点不对劲呀?”秦风虽然还没功堪化劲,但对其身体的掌控早已到了入微的境界,在以往从未有过像这种突然瘙痒而找不出根源的感觉。

    “秦风兄弟,怎么了?”看到秦风忽然有些坐立不安的样子,秦兵开口问道。

    “没事。没什么事。”

    秦风摇了摇头,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是非常的古怪,因为那股深入骨髓般的扫让,让他此刻已经忍的很辛苦了。

    “是感觉胸口痒吧?”秦兵闻言笑了起来,开口说道:“只需几分钟的时间,这种痒就可以过去,以后都不会再出现了……”

    “靠。还是那药在作怪?”

    听到秦兵的话后,秦风忍不住爆了句粗口,不过正如秦兵所言的那样,也就是两三分钟的时间。那股奇痒就消失掉了。

    “你果然是我秦氏中人!”

    见到秦风的神情稳定了下来,秦兵出言说道:“秦风老弟,你不介意把胸口的纹身让我们看看吧?”

    “纹身?怎么可能啊?”秦风撇了撇嘴,他根本就不相信自己胸口会有什么纹身,刚才的那股瘙痒,或许只是药物所产生的后遗症吧。

    说着话秦风拉开了自己的衣襟,反正刚才洗澡的时候都已经"chi luo"相对了,再让这两个大男人看看也没什么的。

    “嗯?秦兵大哥,你们这是什么表情?”

    拉开衣服后,秦风忽然发现,坐在自己对面的秦兵和秦山兄弟,两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那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了。

    “你……你……你这纹身??!!”指着秦风的胸口,秦兵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怎么敢纹这种图案啊?”

    “我哪儿有什么纹身啊?”

    听到秦兵的话后,秦风有些惊愕的低头看向了自己胸前,这一看不打紧,秦风自己也是惊呆住了。

    在秦风那胸前白皙的皮肤上,原本什么都没有的地方,赫然出现了一个龙头纹身。

    而且这个纹身还是一只正脸龙,就是龙面向前,龙嘴大张,口中含有一颗龙珠,两边龙须飘飘,一双龙睛凸出眼眶外,威严之中又显得有些狰狞。

    而且这个龙头纹身的技术非常高明,给人一种立体的感觉,像是随时可以破胸而出一般,让人不敢直视。

    和秦兵兄弟等人淡金色的纹身不同,秦风的这个龙头整个都呈金色,那纯金色的光泽在屋内灯光的映照下,使得秦风胸前都金光闪烁。

    “这……这他妈的是怎么回事啊?”

    见到这个纹身,秦风的大脑一时也失去了思考的功能,自己身上出现纹身,这简直就和两个完全没有出轨的黑人夫妻,生出了个白人小孩一样令人难以理解。

    “这……这不可能的!”

    秦风用手使劲的在胸前搓了起来,不过却是没有丝毫的作用,揉搓半晌之后,那个纹身没有一丝的变化,金色的光泽反而是越来越盛。

    “秦……秦风,没用的!”

    看到秦风的举动,秦兵有些艰难的咽下一口吐液,开口说道:“这是血脉传承,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无法消除掉这个纹身的,最多可以使其平时不显现出来……”

    “妈的,这算怎么一回事啊?”秦风大声说道:“我不可能有纹身的,这……这他妈的不科学啊!”

    秦风怎么都无法相信,生活在外界的自己,居然有着这个空间秦氏血脉的特征,这简直就是风马牛完全不相及的事情。

    “科学是什么吗?”看着秦风胸口的纹身,秦山呆呆的说道:“大……大哥,秦……秦风兄弟的这个纹身,好像有些问题啊!”

    “岂止是有问题?”

    听到弟弟的话后,秦兵好像反应过来什么事一般,伸出袖子一拂,原本大开着的房门顿时关闭上了。

    “不要往里送菜了……”秦兵包含真气的声音远远的传了出去,“老二,你过来一趟……”

    “是,大哥!”虽然隔着好几个院子,但前去安置张潇天等人的秦军,还是答应了一声。

    “这个……还是先遮掩起来吧!”看到秦风还敞着衣襟,秦兵连忙帮他拉扯了一下,将那龙头纹身给掩盖住了。

    “难……难道,我真是这个空间的人?”秦风此时大脑一片混乱,连秦军何时进入屋内都没注意。

    “大哥,叫我什么事?”

    秦军进屋后见到大哥三弟还有秦风都是一脸的凝重,不由奇道:“难道秦风兄弟的纹身没有显现出来?”

    “关好门再说。”

    秦兵示意二弟将门关上,耳朵又耸动了几下,确定在院子里没有人偷听之后,这才开口说道:“你自己开下秦……秦风的纹身吧……”

    “出来了?这是好事啊!”

    秦军有些不明白的说道:“秦风兄弟,把你的纹身给二哥我看看,如果金色光泽比较深的话,说明你和秦氏嫡系的关系应该比较近……”

    “嗯?金色光泽深,也能说明问题吗?”

    听到秦军的话,秦风浑身一震,他那纹身几乎就呈金黄色了,难道说,他就是始皇帝的直系后代吗?

    “当然能说明问题了。”

    秦军不以为然的说道:“我听说当年的皇室血脉,那纹身都是金光闪烁的,哪里像我们血脉淡薄,只是隐隐有一层金色而已……”

    “这……这么说,我……我是秦氏王室的后人?”

    秦风有些木然的拉开了胸前的衣襟,开口说道:“秦军二哥,这种光泽的纹身,不知道代表着什么血脉呢?”

    秦风本就是绝顶聪明的人,他虽然不知道自己身上为何有这纹身,但从秦军的话中他却是听了出来,在往日似乎只有皇室中人,才能呈现出这种纹身的。

    “这……这怎么可能?”

    当刚刚坐下的秦军看清了秦风胸前的纹身后,猛地站起了身体,由于站的过急,将面前的桌子都给带了起来,只听一阵脆响,却是碗碟摔落了一地。

    “我……我也觉得不可能啊。”秦风笑的有些苦涩。

    这件事发生的实在是太突然了,原本以为自己和这个空间没有任何关系的秦风,忽然间出现的纹身,却是将他和这里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

    PS: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