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七百四十五章 血脉传承(上)

第七百四十五章 血脉传承(上)

    “潇天大哥,事关家族机密,就不能请您旁观了。”

    看到锅里的水已经煮沸,秦兵回头向秦军说道:“二弟,你带潇天大哥和张虎他们先去歇息吧,蒙丹,你也下去吧……”

    “好的,不过有了消息一定要告诉我啊。”张潇天闻言点了点头,他对秦风这个从外界来的人,是否能通过秦氏的血脉开启,心中也是有几分好奇的。

    “也要通知我啊!”

    蒙丹开口嚷嚷了一句,不过他也知道这是秦氏的机密,纵然自己和秦兵兄弟交好,在开启血脉的时候也不能在场的。

    “师父,加油!”

    跟在秦军身后,瑾萱冲着秦风握起了小拳头,看得秦风哭笑不得,这种事情又不是自己可以决定的,加油有什么用啊?

    “不会就是用这沸水泡澡吧?”张潇天等人离开后,看着那一锅滚开的热水,秦风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年龄越大,开启血脉越不容易。”

    秦兵笑了笑,说道:“如果是几岁的孩子,水温就不需要如此高,但换成秦风老弟你的话,我怕这温度还不够呢。”

    “温度再高就要把人给煮熟了!”秦风苦笑着摇了摇头。

    “来人,把水倒入桶中……”秦兵一声吩咐,几个下人将一个大木桶抬入到了侧厢房,然后把那一锅滚烫的开水倒入进了水中。

    “得,你们这是赶鸭子上架啊!”无奈之下,秦风只能脱下衣服跳入到了桶中。

    其实正如秦兵所说的那样,以秦风此时的修为,极寒可酷热,对其的影响都不是很大。他可以在三伏天穿棉袄,同样也能在三九严寒的天气里穿单衣。

    “还别说,挺舒坦的啊。”

    坐在热气蒸腾的木桶里,秦风微微眯缝着眼睛,他以前就喜欢在澡堂子里泡澡,不过这些年到处奔波。去澡堂子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了。

    “加些柴火,快点烧……”秦兵一边吩咐下人在院子里又烧了一锅水,一边说道:“秦风老弟,你先泡半个小时,将血液化开……”

    “好!”

    秦风点了点头,他能感觉到丝丝热气正从自己的汗毛孔中溢入体内,而刚才所喝的酒尽数都被蒸发了出去。

    “倒是可以试试冲击下化劲境界?”

    在水中泡了几分钟后,连日来赶路的辛苦疲惫顿时消除了不少,秦风心中一动。干脆坐在木桶里运转起了功法。

    “哎,秦风老弟,这时候可别练功……”

    感受到秦风体内的气机,秦兵被吓了一跳,开口说道:“第二锅水的时候我要将药放进去,这东西虽然无害,但会加速你的血脉运行,千万不要在此刻练功……”

    “好吧。看来我这要进入化劲,真是要一波三折啊。”

    秦风有些无奈的睁开了眼睛。他刚才就是心有所动,正想着冲击一下化劲境界,没成想却是又被打断掉了。

    “秦风老弟,你进入化劲这还不是早晚的事情吗?”

    秦兵自知理亏,陪着笑说道:“回头我把族中以前化劲高手所整理的笔记拿给你,对你肯定会有所裨益的……”

    “可以加药了吗?”秦风这会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他又不是在这个空间里长大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有纹身的。

    “可以了,秦风老弟,你忍着一点。”

    吩咐人将烧开的另外一锅开水也倒入到桶中之后,秦兵将手中的那包药洒在了水桶里。呈淡红色的药粉进入水中之后,马上就融化开来。

    “这……怎么会这么痒?”

    当那丝丝热气溢入到皮肤中后,秦风只感觉浑身上下传出了一股奇痒,那种痒好像是来自骨髓血液一般,就是以秦风的定力,也忍不住呻吟了起来。

    与此同时,在那股药力进入体内之后,秦风还感觉到自己的血液流转变得快了起来,他能清晰的看到自己手臂上青筋暴起,甚至连心跳的速度都加快了许多。

    “秦风老弟,来,喝下这碗药!”

    就在秦风快要忍受不住体内那种奇痒的时候,秦兵将一个药碗递到了秦风的嘴边,说道:“一口喝光掉,喝下去就不会痒了。”

    “好,我喝……”

    强忍着身体传来的奇痒,秦风一口将碗中的药喝了下去,正如秦兵所说的那样,当药力进入腹中之后,那种奇痒无比的感觉顿时消弱了下去。

    “怎么会有这种药啊?”

    秦风长吁了一口大气,像他这样的人,再疼都能忍受得住,大不了锁住自己的痛觉神经好了,可是这深入骨髓的痒,秦风却是无法制止的。

    古代有一种逼供的手法,就是将犯人的脚底板吐沫上蜂蜜,然后牵一只羊去舔食,在这种刑罚下,不管是多么强硬的犯人,最后都会乖乖招供的。

    “秦风老弟,恭喜你啊!”看到秦风的反应,站在木桶外面的秦兵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这有何喜啊?”秦风没好气的说道:“你要是晚一点给我那药,恐怕这会我将身上的皮肤都给挠破掉了……”

    秦风这话倒不是虚言,如果不是他自制力远超常人的话,怕是在第一时间就用手去抓挠皮肤了。

    “当然是喜事了。”

    秦兵笑道:“感觉身上会痒,这就是我秦氏血脉的表现,如果不是我秦氏中人的话,根本就不会有这种反应的……”

    用于泡浴的这种秘药,别的氏族也曾经拿到过一些,但用于族人身上之后,却是没有任何的作用。

    “可能我也是始皇帝血脉吧!”

    听到秦兵的话后,秦风有些无语,直到现在为止,他都不信这所谓的血脉开启,因为这怎么听都感觉有些玄乎。

    “不是可能,是肯定!”

    秦兵大笑道:“就算你胸口没有纹身。也基本上可以确定是我秦氏中人了,祖宗保佑,我秦氏居然又能多一位暗劲高手……”

    “恭喜秦风兄弟……”

    秦山也是笑得合不拢嘴,家族多一位高手,力量就强大一分,更何况秦风并不是简单的暗劲高手。他随时都有可能突破化劲的。

    “当然没有纹身了。”秦风低头向胸口看去,除了皮肤被烫的有些泛红之外,并没有纹身出现。

    “没有那么快的,要等上一个时辰,待得体内激荡的血脉平静下来才行。”秦兵的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秦风,好像看到了什么瑰宝一般。

    “得了吧,就是再过一天,也不可能出现什么纹身的。”

    秦风摇了摇头长身而起,右手一招。一股劲力激荡,一米之外搭在板凳上的衣服顿时轻飘飘的落在了秦风的手上。

    虽然还没能突破化劲,但秦风已经可以罡气外放了,而且对尺度的把握也愈发的细微。

    “秦风兄弟,好功夫!”秦风这一手看得秦山眼睛都差点直了,虚空摄物这手功夫可只有化劲高手才能办得到的。

    “现在就说你是化劲修为,恐怕很多人也都会相信的。”

    秦兵也是叹了口气,原本自己五十多岁进入化劲。感觉已经是很厉害的了,可是与秦风一比。自己前面的那几十年却是像完全虚度了一般。

    “我也感觉距离突破不远了。”秦风点了点头,一日之中遇到两次突破的契机,想来化劲这个门槛已经完全对秦风打开了。

    “秦兵大哥,劳顿一日,小弟也有些倦了……”

    秦风穿好衣服后,对着秦兵兄弟一拱手。说道:“如果今儿没别的事情的话,小弟就想先去休息了……”

    其实以秦风的修为,就是连续几天不眠不休,也不会感觉困乏的,不过刚才用开水泡过身体。秦风这会只感觉身上有点儿酥软,却是想运功调理一下。

    “别介啊,秦风老弟,你这一休息,说不定就进入化劲了。”秦兵一把拉住了秦风,说道:“老三来的晚,这酒还没喝尽兴呢,咱们接着喝……”

    “是啊,秦风兄弟,你可要陪我好好再喝几碗……”秦山人虽然鲁莽,但也有其聪明之处,听到大哥的话后,也是出言相邀了起来。

    “进入化劲不是好事吗?”秦风有些奇怪的看着秦兵,听秦老大这话的意思,好像还不想让自己修为晋级呢。

    “进入化劲当然是好事了!”

    秦兵说道:“不过五大氏族的交流大会,近期就要举办,老弟你要是进入化劲,就没机会参与到这次大会中了。”

    “嗯?我本来也就没打算参与啊。”

    秦风笑着摆了摆手,说道:“我这人在山野之中生活惯了,不太喜欢被人管束,像这种动手较技的事情,我还是不要参加了……”

    一直以来,秦风都不愿意参与到这个空间的氏族纷争中去,当初解决鲁风雷,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

    “老弟,你有所不知,如果能在此次交流会上建功,那好处可就大了。”

    看到秦风不动心,秦兵连忙说道:“你要是能帮咱们秦氏夺得第一,就获得封地,并且还能组建自己的分支,家族会倾尽全力支持的……”

    每年交流大会都会根据各个氏族派出选手的表现,用来决定来年各氏族的利益分配,这其中包括一些良田和海边食盐的数量。

    夺得第一的家族,有权利垄断食盐的加工的和销售,第二第三的家族,也能获得一些良田的种植,至于四五名,那就是垫底的存在了,什么好处都得不到。

    由于秦氏这几次的排名都不怎么高,处在倒数一二的位置,所以秦氏这些年来产出的粮食,倒是有多半都用来换取生活必备的食盐了——

    ps:昨儿这一章不知道怎么没发出去,起床才发现,嗯,继续求几张推荐票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