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七百三十一章 兑换

第七百三十一章 兑换

    “小二,来壶酒……”

    坐在酒馆二楼临窗的桌前,秦风开口喊道:“再切两斤牛肉,来一叠花生米,炒三个素菜送上来……”

    “好嘞,客官,马上就好!”楼下答应了一声,唱戏文般的喊道:“给二楼的大爷来一叠花生,三个素菜两斤牛肉,再来一壶好酒喽……”

    也就是三五分钟的时间,花生和切好的牛肉被送了上来,一个二十多岁的伙计点头哈腰的说道:“客官请慢用,还需要什么招呼小的一声就成……”

    民以食为天,虽然这个空间粮食匮乏,不过处在处在食物链最高层的那些人,衣食还是无忧的,所以像酒馆青楼这种地方,在这里还是能看到的。

    “好了,你下去吧!”秦风挥了挥手,对桌上的张伯说道:“来,尝尝这里的酒味道如何?”

    “师父,我们不喝酒,就先吃啦……”闻着那喷香的卤牛肉,张虎和瑾萱都是眼巴巴的看着,就差要流出口水了。

    “秦先生,这一壶酒,足以顶的上普通人家一个月的口粮啊!”

    等那伙计下去之后,张伯一脸心疼的说道:“咱们到秦都还有些日子,这么花销可是不行的……”

    “张伯,憋了三四个月,总得让孩子们吃顿好的吧!”

    秦风闻言摆了摆手,说道:“没事,钱是赚出来的,又不是省出来的,跟着我,不会让两个孩子没饭吃的……”

    此时距离那次山中变故,差不多已经过了四个月的时间,在山中整日里风干肉和野菜吃着,秦风嘴里早就淡出鸟来了。

    由于鲁风雷的功夫十分阴毒。单凭张潇天炼制的伤药是无法根除的,无奈之下,秦风只能放弃了和钱家打时间差的想法,留在后山洞中治疗伤势了。

    在那山中足足呆了三个多月,秦风才将体内所受的内伤尽数调理好了,不过这次受伤却是因祸得福。秦风的修为又精进了不少,随时都有可能跨入到暗劲的门槛。

    而在秦风的教导下,张虎也巩固了明劲初期的修为,放到这个空间里,他那功夫也算得上是能拿得出手了。

    至于张潇天的旧疾新伤,在秦风的调理下也已经痊愈了,不过张伯年龄太大,却是无法回到自己的巅峰状态,只能勉强留在暗劲的境界。

    在这三个月中。钱家果然派出了不少高手重返三界山,整整一千多人的侍卫队出动,将那食人树连根拔起,并且通过对罂粟果的实验,也弄明白了那迷烟的来历。

    林中诸多的尸骨,让钱家也无法分辨作为挑夫和向导的秦风与张虎是否真的死去,但张虎爷爷和妹妹的失踪,却是引起了钱家的警觉。

    于是钱家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发出了通缉令,张贴了不少从村民口中描述而来的画像。

    只是钱家人并不知道。那些村民的描述出来的画像和张伯等人根本就不相像,如此过了三个多月,那些画像也早就被人给遗忘掉了。

    不过秦风从山中出来的时候,还是给自己等人的脸部做了些改变,现在的张潇天足足年龄了二十多岁,看上去也就是四十二三岁的年龄。

    秦风则是把自己化的老了一样。有三十五六岁的年纪。

    并且在秦风的右眼角处还有一道蚯蚓般的伤疤,一直蜿蜒伸到了嘴边。

    这道伤疤使得整张脸孔看上去异常的狰狞,很少有人的眼神敢在秦风的脸上多做停留,大多看了一眼之后马上就会将眼睛转往别处。

    张虎和瑾萱的年龄,经过秦风的易容术后也变得大了七八岁。看上去不像是兄妹倒像情侣一般,如此一来,在秦风这个小队伍里,找不到那通缉令上的爷孙组合丝毫的影子。

    除了化妆易容之外,秦风还通过张伯拿出的一张路引为范本,给每人都制作了好几张放在身上,一张简单的路引,显然难不倒出身外八门的秦风。

    现在的秦风等人,身份是是来自李氏的一家莫须有的镖局,他们四人都是镖师,压着一趟暗标来秦氏的,一路上虽然也经过不少盘查,但均是有惊无险的过来了。

    经过半个月的行程,秦风等人出了钱家的地盘,来到了五大氏族中秦氏的势力范围内,这也让秦风松了一大口气,因为他身上的那两张来自宁少爷的粮票终于可以使用了。

    “师父,您刚才在这镇子上转悠了一圈是干嘛的啊?”张虎嘴里塞着牛肉,眼睛看着那壶酒,心中虽然很想喝,却是不敢出言索要。

    “你小子,想喝就喝一杯吧!”

    秦风笑着给张虎倒了杯酒,说道:“这里的酒水寡然无味,以后要是能出去,让你尝尝真正的好酒……”

    由于缺少粮食,这个空间里的酒大多都是用水勾兑出来的,喝着确实没什么滋味,比起姚二拿出的那葫芦猴儿酒是天差地远。

    秦风在伤势痊愈之后,也曾经往山里跑过几趟,只是运气不太好,找了好几处猴群聚集的地方,都没有猴儿酒的存在。

    “小孩子喝什么酒啊。”张伯瞪了一眼孙子,转头对秦风说道:“秦风,秦氏虽然式弱了,但也不可小觑,你在这里可别惹出什么事来。”

    秦氏在这个空间内,早已是根深蒂固的存在,秦姓之人也是五大氏族中最多的。

    所以即使灭亡了秦都王室之后,另外的四大氏族仍然是有意无意的在打压秦氏一族,所以论起实力,秦氏倒是五大氏族中最弱的一个。

    但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秦氏已经不复当年的风光,但仍然是一个庞然大物。

    曾经有消息传出,说秦氏夺得了王室当年留下的不少神功典籍,经过这几十年的发展,秦氏中的高手要远超另外几个氏族。

    不过秦氏一直以来都比较低调,在每年举办的氏族之间的较量中,秦氏一直都是不温不火,没有什么出色的表现,这也让另外几个氏族放心不少。

    “张伯,放心吧,我只是想把咱们手中的那两张粮票换开而已……”这一路行来,秦风对这个空间的势力分布早就了如指掌,心中早就做好了打算。

    “虎子,瑾萱,你们两个坐到另外一桌去……”秦风耳朵一耸,随之在二楼的楼梯处,出现了一个白胖的中年人。

    见到来人,秦风站起身笑着招呼了一声,说道:“是吴掌柜吧?请这边坐……”

    在来酒楼之前,秦风曾经去到这镇子上最大的一家经营粮油百货的铺子,不过那掌柜并不在里面,秦风留下口信说是有笔大买卖,让店里的伙计转达的。

    “是你邀约我来此的?”那白胖中年人的看了一眼秦风脸上的伤疤,有些迟疑的说道:“不知道你邀我来此有什么事?”

    说实话,秦风脸上的那道伤疤的确有些骇人,如果不是在这酒楼之中,吴掌柜怕是转脸就会离开的。

    “请吴掌柜前来,自然是有生意要谈……”秦风笑道:“怎么?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吴掌柜还有什么顾忌不成?”

    “这位朋友开玩笑了,吴某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吴掌柜又看了看一边的张潇天,缓步走了过来,说道:“不知朋友尊姓大名?如何知道吴某的名头的?”

    商人逐利,秦风长得虽然不怎么好看,但一听是有生意要做,吴掌柜还是按捺住了对秦风那张脸的排斥,在方桌前做了下来。

    “来,吴掌柜,喝杯酒咱们再谈……”秦风给吴掌柜斟满了一杯酒,然后从袖子里拿出了两张纸,从桌子上推到吴掌柜的面前。

    “粮票?”吴掌柜愣了一下,拿到手中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摇头说道:“这是钱氏的粮票,在我们这里是不能通用的,你这是何意?”

    五大氏族在某种程度上就像是五个国家一般,都发行着自己的货币体系,所以除了钢铁一类的硬通货之外,像粮票这种东西是无法流通的。

    秦风闻言笑了笑,说道:“吴掌柜,我想把它换成换成咱们秦氏通用的粮票,不知道可否呢?”

    秦风知道,五大氏族虽然相互提防,但还是有生意往来的,自己这粮票在秦氏地盘不能使用,但如果秦氏这边有人要去钱氏做生意,粮票自然就能派上用场了。

    “这个嘛,倒也不是不行……”

    吴掌柜的眼珠子一转,开口说道:“不过秦氏的粮食比较贵重一些,这两石粮食只能换一石,客人你要是愿意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帮你兑换……”

    “吴掌柜的,你这就不厚道了吧?”秦风有些不满的看向了吴掌柜,说道:“虽然钱氏那边的粮食便宜一些,但也不至于两石变一石吧?

    原本秦氏所拥有的良田,是这个空间最多的,但是在那场战争之后,秦氏最好的田地都被另外四大氏族给瓜分了。

    所以现在的秦氏,粮食的产出要比另外几大氏族少了很多,在市面上的粮食价格的确要比别的地方高出一些。

    吴掌柜就是吃准了秦风无法在这地方使用钱氏的粮票,这才狠狠的宰了秦风一刀。

    如果秦风愿意兑换的话,吴掌柜通过自己的关系从钱氏兑换了这张粮票运来粮食,就可以大赚一笔了——

    ps: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