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七百二十八章 失望

第七百二十八章 失望

    “停一下!”在翻过一道山梁后,秦风站住了脚,喊住了张虎。

    “师父,怎么了?您的伤又加重了?”张虎有些担心的看着秦风,原本他是想再将师父给背回去的,不过秦风说什么都不愿意。

    “没事,伤势被压住了,只要不和人动手,都无大碍的!”

    秦风摆了摆手,他这次所受的内伤最少也要调养一两个月,不过幸亏张虎拿出来的药对症,现在的秦风只要不动用真气,就没有什么事。

    “虎子,我想去那边看看……”秦风指了指另外一个山头,说道:“你就是在那边发现我的吧?”

    “是,师父,就是那边。”

    张虎点了点头,有些兴奋的说道:“师父,要不咱们再去捡些钢铁,爷爷说了,我那天拿回去的是精钢,可以打制一把长剑呢……”

    整个小山村里,也就姚大手上有一把钢铁打制的短剑,是以张虎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拥有一把武器,这也是许多练武之人的愿望。

    “长剑?”

    秦风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虎子,对于练武之人而言,武器都是外物,自身修为提升了才是正道,就像是你对上鲁风雷,就算拿着再锋利的剑,难道又能打得过他吗?”

    如果是在外界,秦风绝对不敢说这样的话,因为现在的江湖上流行的话是:武功再高,一枪撂倒,自动武器的出现,早就让武林名存实亡了。

    不过在这个空间内,火器或许有,但只掌握在极少数一部分人手里。像鲁风雷这样的化劲高手,真是可以横着走的。

    “我知道了,师父,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练功的!”

    张虎下了保证之后。却是有些奇怪的问道:“师父,既然不需要那些钢铁了,咱们还回去干吗?”

    “你小子眼里就只有钢铁啊?”秦风闻言苦笑道:“我是想看看那艘船究竟变成什么样子了?或许里面还能找到点有用的东西……”

    “好,那咱们现在就过去!”张虎也没多说,转身走上了另外那条岔道,秦风则是拄着一根树枝做成的拐杖跟在了后面。

    “师父。就是这里了……”

    一个多小时后,两人翻过那道山梁,在一处山腰处,张虎指着一棵大树,说道:“师父,当时你就是躺在这棵树下的……”

    在大树的旁边。散落着一些木头碎屑,在十多米外还有一个船舵,不过秦风却是没有看到那艘船。

    “不对,那边应该还有……”秦风的目光看向山的另一侧,不过很多大树遮挡住了他的视线,秦风看不到山下的景象。

    “走,下去看看……”秦风抬脚往另外一边走了过去。

    “师父。还真的有啊!”当两人下到那处山脚的时候,走在前面开路的张虎不由尖叫了起来,声音里充满了惊喜。

    在两人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山谷,张虎一边喊叫着,一边冲了下去。

    “虎子,小心点……”秦风喊了一声,看着周围的环境,他觉得这艘船或许真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因为这个山谷像是下过一场流星雨一般,砸的到处都是凹痕。很多参天大树齐腰而断,二十多米的船身断为四截,散落的到处都是。

    不过山中的大树实在太多,即使遭到了这样的破坏,从山腰往下看还是无法发现下面山谷中的情形。

    “妈的。幸亏我当时没在船上……”

    看着那扭曲的像麻花一般的船身,秦风不禁有些头皮发麻,他一眼就能看出来,这艘船是在巨大的压力下变成这个样子的。

    只是秦风在通过那个黑洞时,却是没有受到任何海水的压力,除了那种黑暗和孤寂之外,就剩下缺氧是致命的了。

    “师父,你看,这块铁能打好几把匕首呢。”张虎举着一块一米见方的铁皮,脸上满是兴奋的神色,就像是进入到了宝山一般。

    “瞧你那点出息……”

    秦风感受到了徒弟内心的快乐,笑着走了下去,说道:“把你手上的那废铁给扔了吧,掺杂了铝合金的钢板有什么用?”

    看到那块铁皮上的的字,秦风就知道这是船体用的材料,为了减轻船身的重量,这种铁皮都加了铝合金,包括上次张虎带回去的那一块,都不适合打造武器的。

    “啊?师父,那……那有能用的吗?”听到秦风的话后,张虎有些傻眼,看着手中的钢板,一脸舍不得的样子。

    “喏,这个合用,如果能打制出来武器,在这里也能称得上是神兵利器了……”

    秦风在一处破碎的船上翻找了一会,站起身来的时候,手中拿起了一根长约一米五,粗细在六七公分左右的圆形钢材。

    “这是船上用的轴承,是特种钢打制的……”

    握着手中的实心钢,秦风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妈的,也不知道有多大的压力才能将这钢给压断掉……”

    不管是军舰还是民用船只,在一些核心部分是必须使用特种钢材的,这种钢材经过上万次的锻压,要真是能打造成兵器,远非一般的钢材所能比拟的。

    “师父,拿给我看看……”

    听秦风夸奖那铁棍一般的物件,张虎连忙伸手去拿,只是灯秦风一松手,张虎口中却是“哎呦”一声,那钢棍随之掉落在了地上。

    “这……这玩意怎么那么沉?”

    张虎也是进入明劲修为的人,单手举起百八十斤的东西不成问题,不过他刚才接过那钢棍的时候,却是感觉一股大力压在了手上,还没等张虎用力,钢棍已然是掉在了地上。

    “好东西,真是好东西,就这么一根,足有上百斤重了……”

    将那钢棍重新拿了起来,张虎一脸狂喜,这么重的棍子别说打制成兵器了,就是拿着砸人,那也没几个人能挡得住的。

    “你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以这里的技术,怕是打制不出来……”秦风摇了摇头,说道:“这里要是没有煤的话,仅靠木柴是无法将其炼化的。”

    “我爷爷就会打铁,他一定行的……”张虎冲着秦风笑了笑,说道:“其实我爷爷自己做过一把刀子,不过怕被人发现,他给藏到山里了。”

    这个空间缺铁,但不代表没有,仅是这千百年来从外界流入进来的,就有很多了,只是当年的秦氏对铁器管制很严,这导致一铁难求。

    但秦氏覆灭之后,各大氏族对铁器的管制已然没有以前那么严格了,民间多少也能见到一些,张潇天当年就从一个钱家分支里硬抢过一块。

    “嗯,回头可以让张伯试试……”秦风也没再打击张虎,只是在他看来,这特种钢被炼化的几率却是很小,基本上不大可能。

    秦风看向了一处应该是船舱的部位,说道:“虎子,你四处转转,看看有什么能用的东西没,师父去那边看看……”

    “好的,师父,我再找找,看看还有没有这种棍子……”张虎的眼睛里只有钢铁,要不是条件所限,他甚至想将那些铁板都给带回去。

    “应该是这里了……”秦风围着一个两米见方扭曲成一团大铁球,对张虎喊道:“虎子,过来帮忙……”

    “师父,怎么了?”张虎跑了过来,肩膀上扛着那根钢棍,却是怎么都舍不得放下了。

    秦风对着那团铁球说道:“把这里的铁皮都给我撬开……”

    看着这应该是船舱的地方,秦风也是暗自心惊,从船底到舱顶原本足有五米多高,现在却是足足被挤压成了一个大铁块子,可见那深海的海水压力了。

    “好嘞……”

    张虎也没问秦风要干什么,接到领命后马上将那钢棍从缝隙中插了进去,用力一撬,将铁皮撬开了一脚。

    足足干了一个多小时,张虎才将那层层叠压的铁皮给完全撬开了,露出了里面一米见方的一个狭小空间。

    “真的还在……”秦风一眼就看到了木柜夹缝中自己的那部手机,脸上顿时露出了喜色,连忙将手机拿在了手里。

    在轮船出事的时候,秦风顺手将手机塞到了酒柜的一个暗格里,他来此的目地只不过是想碰碰运气而已,没成想还真找到了自己的手机。

    按了几下开机键后,秦风沮丧的发现,手机根本就无法打开,打开后盖一看,电池都被海水泡的变形了。

    “妈的,不能用了!”虽然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但秦风还是十分的失望。

    “就算能开机,这里也未必就有信号……”

    秦风如此安慰了一句自己,将那手机远远的抛了出去,这玩意现在屁用没有,带着也是个累赘,干脆扔掉省事。

    “师父,这是什么玩意?”就在秦风扔掉手机的时候,张虎从那船舱里钻了出来,手里捧着一个桃木盒子,满脸好奇的神色。

    “是装酒的吧?”秦风随意看了一眼,疤哥在船舱里收藏了不少好的葡萄酒,有一些就是用木盒装放的。

    “咦,不对,这……这不是酒啊。”

    当秦风的眼睛瞄在那木盒上之后,顿时露出了惊奇的神色,一把将木盒拿了过去-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