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七百二十一章 弱肉强食

第七百二十一章 弱肉强食

    秦风知道所谓的花妖和树精是什么,不过场内的这些人,却是没有他那样的见识,在听到姚二的话后,一个个脸上均是露出了害怕的神色。

    “鲁老,您看?”原本只当是进山游玩的钱元丹,脸色终于变得严肃了起来。

    虽然完成这次任务,钱元丹会在家族中得到很多贡献点,但如果要拿性命去拼的话,钱元丹却是不愿意的。

    因为即使当不上族长,钱元丹最次也能成为家族长老,同样大权在握可享一辈子的荣华富贵,所以他的命可是很金贵的。

    “按照家里传来的讯息,那些东西似乎是掉落在三界山的外围……”

    鲁风雷沉吟了一下,开口说道:“这样吧,咱们在外围先找找,如果没有的话,就退出去,少主你三年历练,不急在这朝夕之间……”

    作为钱家最高武装力量中的一份子,鲁风雷知道很多外人不知道的事情,刚才姚二的话,让他想起了三界山的恐怖之处。

    前文曾经说过,五大氏族自从灭掉秦都王室之后,从未放弃过寻找通往外界的道路,对于三界山,他们也曾经发起过好几次大规模的探查。

    最近的一次正是在十多年以前,当时五大氏族经过几十年的休整,已经从攻打秦都王室的损兵折将中恢复过来了一些元气,每个家族都出现了五六个化劲高手。

    经过磋商,五大氏族每家各出了五位化劲高手,分为四个队伍,分别对这个空间的三大绝地和海洋,进行大规模的勘察,以期能找到和外界互通的道路。

    这三大绝地分别是位于钱家地盘的三界山。位于赵家地盘的一线天和处在秦氏的天绝岭,至于那片海域,则是被称作无尽海。

    当时的五大氏族,可谓是精锐尽出,将家族中所有的资源都用在了这五个队伍上,在历时一年多的准备之后。五支队伍进入到了这四处绝地。

    那会的鲁风雷,正处在即将突破化劲的关口,是以并没有随同这些队伍前往四大绝地,而是留在了钱家闭关。

    半年之后,当鲁风雷出关的时候,却是发现整个钱家都披麻戴孝,一片哀痛,询问之下才知道是半年前出外探查四大绝地的队伍,死伤惨重。

    三界山位于钱家腹地。自然是由钱家的化劲高手带队前往搜寻。

    而钱家进入三界山的一千多人,死在中途的就有数百人,又有数百人死于那拦路断崖,最后逃出生天的,几乎十不存一。

    五大化劲高手,只有一个活着回到了钱家,不光是钱家如此,另外几家均是损失惨重。尤其是五大氏族联合探索无尽海的船队,更是全军覆没。

    想到这里。鲁风雷不由叹了口气,也正是因为儿子儿媳都死在了那支船队之中,这才造成了他的老友张潇天反出了钱家,也使得他和张潇天反目为仇。

    被姚二的话勾起了往年的回忆之后,就算鲁风雷是化劲高手,也不由生出了对这大山的一丝恐惧之心。毕竟当年死在这里的,可不止一位化劲修为的人。

    “好吧,那就听鲁老您的!”听到鲁风雷的话后,钱元丹不由松了口气,族长的宝座是很诱人。但那也需要有命坐上去才行。

    鲁风雷站起身来,开口说道:“姚二,咱们继续走吧,晚上的时候,尽量不要在树林里扎营!”

    随着鲁风雷的命令,一行人都站了起来,不过这次秦风肩上的担子变得轻了很多,而钱家兄弟的手上,却是多了好几个包裹。

    随着时间的推移,山路变得越来越难走,这一行人的队伍也拉开了差距。

    前面带路的姚二和空着两手的鲁风雷钱元丹等人,走在了最前面,而钱一等人因为功夫粗浅体力不支,走在了中间,他们和钱元丹等人相距了二三十米。

    至于秦风,则是气喘吁吁的吊在了最后面,和前面的人已经有一百多米的距离,只能通过山坡上方时隐时现的人影来判断路线。

    “师父,他们走的路不对……”张虎不知道什么时候放缓了脚步,在山坡上等到了秦风。

    “虎子,怎么不对了?”

    秦风有些意外的看向了张虎,他当时被张虎背出山的时候浑身不能动弹,根本就无法分辨出这几乎千遍一律尽是树木的山路来。

    “应该从老虎梁子那边走,姚二叔走岔道了。”

    张虎指着对面的一座高山,开口说道:“翻过那座山,再往前走一两里山路就到了,我就是在那里见到的师父您。”

    “走岔道也好,不能这么快就让他们见到那些东西……”秦风抬头看着上面几人,眼中露出一丝杀机。

    “师父,那死老头要收我为徒,咱们该怎么办?”

    张虎等了好长时间才等到这个机会,要不是前面已经没了路,就连鲁风雷都拿起砍刀清理道路,他也没机会留在这里等秦风。

    别说张虎早已拜了秦风为师,就算没有这事儿,他也不可能拜鲁风雷为师的,毕竟他的爷爷当年就是在鲁风雷手上受的伤。

    “虎子,这里距离那食人树的地方有多远?”

    秦风沉吟了一下,开口问道,他现在虽然已经是暗劲后期的修为,距离化劲也就是临门一脚的功夫,但还不是鲁风雷的对手。

    更何况对方还有钱元丹这样的明劲修为的人,如果真动起手来,秦风绝对是有输无赢。

    所以秦风就琢磨着是不是能利用山中地形,将鲁风雷等人困住,然后再暗中施加杀手,得到杀手门传承的秦风,在这会是不会去讲什么江湖规矩的。

    “师父,那花妖和树精是会跑的,谁知道它们会出现在什么地方?”

    听到秦风的话后,张虎摇了摇头,说道:“像是瘴气一般都是在深山处。不过花妖和树精就难说了,我在山的外围也见过一次……”

    张虎有次射中了一只山鹿,由于没射正位置,山鹿带着木箭往山上窜去,张虎跟自然不甘心猎物跑掉,跟在后面紧追不舍。

    就在张虎快要追上那受伤的山鹿时。却猛然听到山鹿发出一声惨嘶,定眼看去,发现十多条枝藤卷住了那只山鹿,将其吊在了空中。

    最可怕的是,有好几根枝藤的根部插入到了山鹿的体内,短短的几分钟后,山鹿就变得干瘪了起来,却是浑身的鲜血都被那些枝藤给吸尽了。

    这一幕吓得张虎毛骨悚然,从那之后每当张虎走到这个地方的时候。都是绕路而行,有几次远远看去,还能看到那片地面堆积了不少野兽的白骨。

    “吸人鲜血的枝藤?”

    听到张虎的话后,秦风也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毕竟以前听说食人树只是在科教书上,和身周就有这种植物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师父,那和树精好像就在这条路上!”张虎分辨了一下方位,很肯定的说道:“没错。就是这条路,翻过这座山梁就是了……”

    “哦?”

    秦风目光闪烁了一下。心里有些犹豫不定,因为他不知道那食人树的威力究竟如何,如果能困住鲁风雷的话,那秦风有把握将其他人都给干掉。

    “师父,你是不是想把他们都给……”张虎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眼中露出的神色却不是害怕。而是一种兴奋的光芒。

    “你小子不害怕吗?”秦风有些古怪的看着张虎,他没想到自己收的这徒弟还是个嗜血的家伙。

    “不怕!”张虎摇了摇头,说道:“这本就是个人吃人的地方,我和爷爷进山的时候,就已经杀过人了……”

    “嗯?怎么回事?”秦风还没听张虎提过这事情。不由奇怪的问道:“虎子,这山里没什么外人来吧?”

    “怎么没有?多着呢。”

    张虎摇了摇头,说道:“山里的虎皮火狐狸皮,还有珍贵的草药,拿到外面都能卖大钱,有不少人都到山里狩猎采药呢……”

    在这个土地贫瘠的地方,生存的压力,一直都笼罩在这里生活的人的心头,而进山狩猎不但能获得肉食,还能拿皮毛去换取粮食。

    所以不单是这些小山村里的人靠山吃山,也有不少外面的人到山中采药狩猎。

    不过这些人有些不讲规矩,如果碰到落单或者是老幼,往往会杀人越货,山中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因此化作了草木的肥料。

    张虎和爷爷就曾经遇到过一次,那还是两年前进山采药的时候,两个修为在明劲的高手看到了张虎药篓里有一味珍惜药材,不由动了邪念。

    只是张伯再不济也是个暗劲高手,那两人没想到自己踢到了铁板上,几招走下来之后,反倒是被张伯给制服了。

    而张虎也就是在那一次,被爷爷好好的教了一课,学会了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亲手将木刀捅进了一个人的心脏之中。

    “老爷子倒是真能狠下心来啊!”

    听到张虎的话后,秦风脸上不由露出异色,两年前的张虎,那时不过才十一二岁的年龄吧,张伯居然就让他杀人了。

    “爷爷说了,想在这里生活下去,只能比别人更强更狠才行!”张虎摸了摸腰间的木刀,脸上有种完全超出年龄的成熟。

    “看来在这里生存下去真的很难……”

    秦风叹了口气,说道:“虎子,以后如果真的能出去,你要记住,外面不能滥杀!”

    “别人杀我,我也不能杀别人吗?”张虎一脸的不解,显然秦风的话和他从小受到的教育完全不同。

    “要视情节的严重与否,如果是罪大恶极的人,可以不用留手……”

    秦风很耐心的说道:“但如果对方罪不至死,你就不能下杀手,只要制服对方就行了。”

    “哦,我知道了,师父!”

    张虎虽然还是不怎么明白秦风的话,但向来尊师重道的他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师父。那死老头要带我去钱家,我要怎么办?”

    “怎么办?你什么都别办!”

    秦风有些好笑的在张虎头上敲了一记,那鲁风雷的修为连自己都不敢招惹,张虎在他面前更是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

    “师父,要不……咱们偷偷跑掉吧。”

    张虎左右看了一眼,说道:“我熟悉山里的路。咱们跑到爷爷那里去,以后再也不回村子了,他们找不到咱们的……”

    对于从小生活在山里的张虎而言,三界山的外围太熟悉不过了,只要找个地方一躲,就算是姚二也甭想找到他。

    “这个……”秦风抬头看了一眼,他刚才听张虎说到食人树就在前面,心里不由有些意动,或许那对他来说是个机会。

    “虎子。你姚二叔知道那食人树的地方吗?”秦风忽然开口问道。

    “应该不知道吧?”张虎脸色一变,说道:“这地方是往深山去的,姚二叔他们不会走这条路,我不确定他知道不知道……”

    “师父,咱们还得跟上去,我……我不能让二叔遇到危险。”

    对鲁风雷那些人能狠得下心来,但从小就是被姚二这些村子里的人看着长大的,就像是亲人一般。张虎却是无法看着姚二遇到那食人树。

    “虎子,你到前面去……”

    秦风想了一下。开口说道:“记住了,等走到那食人树的地方之后,不管你用什么办法,都要让姚二叔退后一些。”

    “好,师父,我记住了!”

    张虎眼睛一亮。脚下加快了几分,超出秦风几步后,回头说道:“师父,要不要我帮您挑一段路啊?”

    “臭小子,你都能挑的动。师父还挑不动吗?”

    秦风闻言笑骂了一句,不过心里却是暖烘烘的,这个徒弟虽然有些狠辣,但在尊师重道上做的还是极好的。

    “嗯?张虎,你刚才去哪了?”

    鲁风雷回头看了一眼张虎,脸色有些不大好看,他还真怕张虎出现什么意外丢掉性命,那样自己以后怕是再无法遇到资质这么好的徒弟了。

    “我累了,歇歇脚!”张虎瓮声瓮气的回了一句,往前抢了几步,说道:“二叔,我帮你开路吧!”

    由于山中多林木,尤其是这种极少有人来的地方,更是连路都没有,必须要用手中的柴刀砍断藤蔓,才能让人行走过去。

    鲁风雷用的是一把精钢打制的弯刀,开起路来毫不费劲,不过姚二拿的却是把铁木打制的木刀,这一路走下来,已然是大汗淋漓了。

    “虎子,不用你的,二叔还行!”见到张虎要过来,姚二连忙摇了摇头。

    山中开路最是危险,因为谁都不知道前面的灌木丛中藏着什么,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被蛇虫咬到,刚才姚二就差点被一条叫做“五步倒”的毒蛇给咬中了。

    “二叔,没事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也是经常进山的……”张虎此时已经挤到了姚二的身边,伸手就去夺他手中的木刀。

    “哎,你这小子,我说真不用啊!”

    姚二冷不防被张虎抢去了木刀,连忙伸手夺去,他这么大个人要是让孩子来开路,回到村里不知道会被人怎么笑话呢。

    不过姚二却是没发现,就在他伸手的时候,张虎手中的木刀却是不经意的将锋刃一面对准了他的手臂,看似不小心的挥舞了下去。

    “哎呦!”

    随着姚二的一声痛呼,鲜血从他的胳膊上飞溅了出来,那木刀能砍断枯枝藤蔓,对血肉之躯更是不用说了,直接就划开了一道口子。

    “二叔,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张虎连忙扔下木刀,抱住了姚二的胳膊,说道:“二叔,真的对不起,我……我给你包上……”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见到张虎好心帮了倒忙,鲁风雷不由嘀笑皆非,他算是看出来了,张虎虽然有明劲的修为,但终究还是孩子的心智。

    “没事,没关系的!”姚二也是有些哭笑不得,张虎一片好心,他也不忍去责备对方了。

    “钱少主,这……实在是对不起啊!”

    姚二有些歉意的看向了身后的钱元丹,他手臂上的伤势虽然不重,但伤口正好是在使力的手臂上,却是无法挥动木刀开路了。

    “钱一,你们帮着鲁老轮流开路……”

    钱元丹叫了声晦气,原本就已经走的很慢了,现在向导受了伤,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在这大山里找到那些天外掉落的东西了。

    “是,少主!”

    追上来的钱一等人听到钱元丹的话后,不由在心里大骂起了张虎,要知道,即使什么都不干,他们都快累的筋疲力尽了。

    不过钱元丹的话,钱一等人还是不敢违背的,只能硬着头皮拿起木刀在前面开起路来,当然,那速度却是慢的令人发指,连吊在后面的秦风都慢慢赶了上来。

    足足用了两个多小时,众人才翻过了这道山梁,此时已经是下午五时左右了,太阳也逐渐往西山落去。

    “嗯?那里就是虎子说是的食人树?”

    翻过山梁往下走了不到二里路,一处茂密的丛林出现在了一行人的面前。

    在那丛林的左侧,则是一个一眼望不到头的斜坡,在那斜坡上面开满了鲜花,远远看去就像是一片花海——

    ps:两章合在一起了,月底求月票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