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七百一十八章 近亲通婚

第七百一十八章 近亲通婚

    “这小子能进入暗劲,还不是全借您老的光啊!”

    秦风怕张虎说错话,连忙陪着笑弓着腰说道:“昨儿您老出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像是真龙压顶一般,回到家里虎子就突破了。”

    秦风原本就是小人物出身,要了那么多年的饭,放低点身段也没什么,那一脸谄笑的模样和这里酒肆中的店小二也差不了多少。

    “嗯?让他自己说……”

    鲁风雷横了秦风一眼,虽然秦风表露出来的状态也是摸到了明劲的门槛,但他此时都已经二十多岁了,论起资质和这个叫张虎的人是天差地远。

    “我也不知道怎么突破的!”

    被秦风碰了一下之后,郑虎瓮声瓮气的说道:“昨天你出来的时候,我感觉有股力道压着我差点跪倒了,当时顶了一顶,回去就觉得浑身舒泰,表叔告诉我这是突破了。”

    早在昨儿晚上的时候,秦风就教会了张虎如何说话,他这番话说出来后,鲁风雷微微点了点头,他也记得昨天这小子似乎抗拒了一下。

    练武之人,首先要有一颗向武之心,要不畏艰难,不畏强权,在逆境之中求生存,方能得到武者之心。

    像秦风昨儿一吓就倒的表现,在鲁风雷眼中就是朽木不可雕也,即使他资质再好,也无法在武道中走的更远。

    反倒是张虎这小子很不错,乡下人的那股子倔劲被他用到了练武之中,如果能保持下去的话,未来成就不可限量。

    念及此处,鲁风雷不由动了一丝收徒的心思,因为他还从未见过十三四岁就突破到明劲的人。就算是在那传承底蕴深厚的五大氏族中,都极为罕见。

    “小家伙,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啊?”鲁风雷一改之前倨傲的神态,和颜悦色的问道。

    “我……我家里还有个妹妹,还有爷爷……”

    听到鲁风雷问及家中的情况,张虎不由有些慌张起来。他可是知道面前此人和爷爷颇有渊源,生怕他看出点什么。

    “哦?你父母呢?”

    鲁风雷眉头一挑,其实他倒不是怀疑什么,只是如果真要收徒的话,总是要搞清楚徒弟的家世的,同时也要看看这一家的品行。

    “这位前辈,我表哥表嫂十多年前进山狩猎,就没能出来,留下了这一对孩子。”

    见到张虎的神态有些不对。秦风连忙插口道:“我那大伯一个人把这俩孩子拉扯大的,身体一直都不怎么好。

    也幸好虎子争气,看看以后能到镇上武馆当个教习不?也省得在这苦哈哈地方受罪了……”

    “父母双亡,跟着爷爷长大的?”

    听到秦风的话后,鲁风雷心中顿时意动起来,想了一下之后,回头对着已经出到院子里的钱元丹说道:“少主,可否稍后片刻。我办点事咱们再进山行吗?”

    鲁风雷虽然是此行的领队,但钱元丹可是钱家未来的掌门人之一。在钱元丹面前,鲁风雷向来都不敢造次,不管有什么事都会征求他的意见。

    “鲁老请便,就是今儿不进山都行!”

    钱元丹笑着摆了摆手,他知道鲁风雷对自己而言,其实就是一个保镖。但同样,在平时的时候,钱元丹也给予了鲁风雷足够的尊重。

    按照钱家的规矩,在有资格接掌钱家族长位子的人到了弱冠之年后,就必须行走江湖增加阅历。而钱家专门有人给这些未来继承人打分评判。

    为了确保这些继承人的安全,钱家都会派出一个化劲高手跟随,鲁风雷现如今就是行使的这个职责。

    “多谢少主!”

    鲁风雷冲着钱元丹抱了抱拳,眼神看向了张虎,说道:“小家伙,你爷爷在不在,把他喊过来,我有事情要和他谈……”

    “我……我爷爷不在,你……你要干什么?”张虎到底年龄还小,听到鲁风雷提及爷爷,顿时紧张了起来。

    “不在?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还有个妹妹吗?”

    听到张虎的话,鲁风雷皱起了眉头,在这个空间里,想拜得名师固然是千难万难,但想要收一个好徒弟,同样需要机缘巧合。

    一般来说,如果是拜师成功的话,这徒弟家每年都需要给师父送上不菲的谢师礼,这笔费用会视师父的修为和在江湖上的名声而定。

    但如果是师父挑徒弟,这事儿就会反过来,因为这种情况下,师父所选的都将会是他的嫡传弟子,所教授的也都是不传之秘。

    所以对这样的徒弟,做师父的不但要要精心教导其武艺,还要管其吃喝,甚至遇到家境比较穷的徒弟,还会对其家里施加援手,以解弟子的后顾之忧。

    鲁风雷要见张虎爷爷的意思,也正是想留下一笔钱,然后将张虎给带出去,可偏偏张虎的爷爷不在,这就让鲁风雷有些为难了。

    “前辈,我大伯劳累成疾,身体一直不太好,他昨儿就去山里采药了,说不定咱们进山还能碰上呢。”

    秦风也不知道鲁风雷在想什么,生怕他因为张姓而联想到张伯,连忙出言解释了一下。

    “这位大人,的确是这样,张伯昨儿进山的时候我也在的。”秦风话声刚落,姚二也在旁边开口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

    鲁风雷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我这里有些固本培元的药,回头留几颗给你爷爷,一般体虚劳累的病都能治愈的……”

    其实秦风和张虎都是想多了,在这个地方除了五大氏族,张姓之人也是极多,就在这个小山村里,除了张虎家之外,就还有两家姓张的。

    所以鲁风雷哪里能因为一个姓氏,就联想到十多年的老对手,居然会隐藏在这山沟沟里面?

    “还不快谢谢这位前辈?”

    秦风一巴掌拍在了愣在那里的张虎头上,他早就看出来了。鲁风雷这是看中了张虎的资质,动了收徒的心思了。

    “大胆!”看到秦风教训张虎,鲁风雷顿时不乐意了,一个眼神看向了秦风,一丝杀机从身上溢了出来。

    “哎呦……”看向鲁风雷的那个眼神,秦风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了地上。

    “他是你能教训的吗?”

    鲁风雷自以为小小的惩戒了秦风一下,不过他哪里知道,秦风都是装出来的,就是正面放对,他不敌鲁风雷怕也是能全身而退的。

    “是,前辈说的是。”秦风弓着腰赔笑道:“前辈对我这表侄这么好,不……不知道您这是想?”

    “我想收他为徒!”

    见到秦风大小也是张虎的长辈,鲁风雷开门见山的说道:“咱们先进山,等出山之后。我和他爷爷说一声,让他跟着我去山外学艺吧!”

    “我不愿意,我不要离开这里……”一听鲁风雷的话,张虎顿时急眼了,他还是个孩子,心里沉不住气,当场就大声叫了起来。

    “你小子懂个屁!”

    秦风又是一巴掌拍在了张虎的头上,说道:“前辈能看得上你。是你小子的福气,跟着前辈以后还不是吃香的喝辣的?”

    这次秦风教训张虎。鲁风雷倒是没说话,因为他心中已经有些不快了,以自己的修为和身份,如果放出风要收徒,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挤破家中大门,可这傻小子居然还不乐意。

    “鲁老功参造化。收你为徒是你的福分。”

    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的钱元丹开口说了一句,其实钱家的这些嫡系,所拜的师父都是化劲高手。

    钱元丹早年就是想拜在鲁风雷门下的,只是因为鲁风雷的功夫过于阴损,并不符合他的性格。这才作罢。

    “这事儿等等再说吧,少主,咱们可以进山了……”

    鲁风雷拂了拂袖子,以他的身份,自然不会去求一个孩子,这会只想等出山见了这孩子的爷爷之后直接将人领走就行了。

    “好,恭喜鲁老了!”

    钱元丹哈哈一笑,他虽然无法用看出张虎的修为境界,但能让鲁老铁了心想收徒的,想必资质非常不错。

    鲁风雷走到摆放物资的地方,将原本两担东西,都归到了一个担子上,指着秦风说道:“喂,你把那担子挑上……”

    “我……我挑……”秦风没想到资质好还有这好处,敢情鲁风雷已经开始心疼起徒弟来了。

    不过这一担东西对秦风来说也不算什么,当下低着头快步上前,将那一担东西挑在了肩膀上,同时给张虎使了个眼色。

    “馨儿,准备好了吗?”钱元丹走到一个亮着灯光的屋子前面,说道:“要不你就别进山了,你交代的事情,我会办好的……”

    “表哥,我还是和你一起去吧!”随着昨儿那位小姐的话声,房门从里面打开了,那个叫杜鹃的侍女拎着一个包裹走在那个小姐的身后。

    和昨儿穿了一身裙子不同,今儿两个女人都穿了一身长衣长裤,小腿上还绑了绑腿,看上去十分的利索。

    不过在小姐的头上却是和昨天一样戴了一个斗篷,将面容给遮挡了起来。

    “表哥,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叫做馨儿的小姐手中还拿着把带鞘的宝剑,秦风看她拿剑的动作,倒真的有几分功夫。

    和古代的无才便是德不同,这个空间崇尚武力,就是女子也是从小习武,当然,一般情况下,她们还是不会出外抛头露面的。

    在镇子上威风八面的宁少爷,在这里充其量只是个跑腿的,看到人都出来之后,开口对姚二说道:“姚二,走吧,事情办好了,少主重重有赏!”

    “哎,这就走!”姚二答应了一声,快步走到秦风面前,低声道:“何兄弟,要不要我帮你分担一点?”

    “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

    宁少爷瞪了姚二一眼,说道:“看他身强力壮的,连这点东西都挑不动的话,怎么对得起少主给的赏赐?”

    昨儿扔出去两石粮食,宁少爷这会还心疼呢。

    原本宁少爷琢磨着等钱元丹这些人离开之后,再把粮票给要回来。但是见到鲁风雷有收徒的意思,打好的如意算盘顿时黄掉了。

    “没事,姚二哥,我能行的!”秦风感激的冲着姚二笑了笑,挑着担子首先出了院子。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了,太阳从山巅之处升起。将整个小山村都沐浴在了阳光之下。

    湛蓝的天空飘着几朵云彩,和远处的那座大山似乎连在了一起,看上去蔚为壮观,山腰的朵朵白云将其衬托的犹如仙境一般。

    “妈的,这里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啊?外面可没有这么好的空气!”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风只感觉浑身舒坦,要不是用了敛息之术,恐怕这会体内的真气都会活跃起来。

    小山村原本就是依山而建,出了院子就是山路。由于秦风挑着东西走不快,所以在开始了行程之后,秦风就走在了最后面。

    在秦风前面的几个人,都是钱家的家丁,他们或多或少也都拎着一些东西,和最前面的钱元丹等人拉开了大概十多米的距离。

    “几位大哥,还没吃早饭吧?”

    秦风挑着担子,犹有余力的从自己带的一个包裹里拿出了几块风干肉。说道:“自己家做的,几位大哥要不要吃点?”

    “嗯?你小子倒是挺识趣的!”

    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这些钱家的下人在钱元丹面前固然是下人,但是出到外面,和宁少爷都是平起平坐的。

    原本正眼都没瞧秦风一眼的几个人,见到秦风拿出食物来,看向秦风的眼神顿时柔和了几分。

    “几位大哥,出外不容易。大哥们先垫吧点,吃完了我这里还有……”秦风将几块风干肉递到了几人手里,一股肉香扑鼻而来。

    “味道不错,小子,有心了。”

    早上起的早。这几个下人只顾着服侍钱元丹了,的确还没吃早饭,当下也不客气,接过肉就吃了起来。

    练武之人的饭量很大,秦风带的几斤肉,片刻功夫就被几人吃的干干净净,不过也就是这几斤肉,让他们对秦风的态度也有了改变。

    “你瘦瘦弱弱的,看不出这力气还挺大的。”一人看着秦风笑道:“如果没劲了说一声,我哥几个换着你挑段路……”

    “不用劳烦几位大哥的,乡下人走惯了山路,这点把式不算什么的。”秦风笑道:“还没请教几位大哥尊姓大名,不知道怎么称呼呢?”

    “尊姓大名?你小子还拽文啊?”

    之前说话的那人笑了起来,说道:“我们都姓钱,我叫钱一,他们叫钱二,钱三和钱四,在主家没有做到一定职务的时候,都是按数字来称呼的……”

    俗话说拿了别人的手软,吃了别人的嘴短,刚吃了秦风的风干肉,这几人倒是和颜悦色的和秦风闲聊了起来。

    原来,这几个人都是从小就指派服侍钱元丹的,他们都没有自己的名字,只有等到钱元丹开门立户之后,才会给他们起名,这也是一种奖赏。

    “几位大哥,咱们少主出来,怎么还带了位女眷啊?”秦风继续和几人套着近乎,大言不惭的已经把自个儿归类到钱家里面去了。

    “什么咱们少主,你是什么身份啊?”

    听到秦风的话后,钱一不由皱起了眉头,呵斥道:“小子,我们此行就是雇你挑下东西,以后要是知道你在外面冒用钱家身份招摇撞骗,小心你的小命!”

    钱家培养继承人,并不是让他们去闯荡江湖就完事的。

    在钱家,还有一个专门评判继承人表现的机构,从各人的行为和风评上,都要给其打分,连带着下人的表现,也都在这个评分体系之内。

    所以有心竞争钱家族长的继承人,御下都很严厉,像钱一几人在外面除了态度有些倨傲之外,倒是不敢干那些欺行霸市狐假虎威的事情。

    “是,是,钱大哥教训的是……”

    秦风脚下一个踉跄,一脸惶恐的说道:“钱大哥,我这不也是仰慕几位大哥的威风吗?有没有办法,让我也跟着几位大哥伺候少主啊?”

    秦风那惶恐的样子。倒是让钱一有些不好意思了,看着秦风说道:“我们都是从小就在钱家生活的,这个主意你就甭想了。

    不过你功夫上的修为要是能比得上鲁老,说不定还有机会的……”

    按照钱一的说法,钱家祖宅的驻地,已然和皇宫差不多了。里面光是下人就有千百人,为了确保家族的安全,所有的下人基本上都是家生子。

    所谓家生子,和外界清朝的规矩有些相似,就是主家所生的子女,家奴的子女,然后再接着服侍下一代。

    虽然名声上有些不好听,但是能在五大氏族做下人,可是天大的福分。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放出去管理地方,那可就是一方豪强了。

    “原来是这样啊?哎,可惜我没这个机会了……”听到钱一的解释后,秦风叹了口气,露出一脸沮丧的神色。

    “倒是也不一定!”钱一转过头看着秦风,说道。

    “钱一大哥,这话怎么说?”

    秦风装出一幅大喜的样子。说道:“如果几位大哥肯提携小弟,以后小弟做牛做马也要报答几位大哥……”

    “我们?”钱一自嘲的笑了笑。说道:“我们可没那么大的面子。”

    指了指走在前面的那些人,钱一压低了声音,说道:“看到鲁爷没有?如果他真收了你那表侄做弟子,你就有机会加入到钱家的侍卫队里,说不定也能有出人头地的一天……”

    “啊?还有这等好事?回去我一定要劝劝虎子。”

    秦风有些夸张的笑道:“哈哈,如果能进钱家。那咱们岂不是都能横着走了?到时候几位大哥一定要提携下小弟啊!”

    “横着走?小心骨头被拆掉!”钱一闻言冷哼了一声,说道:“小子,学不会夹着尾巴做人,就算你进了钱家,也活不久的……”

    或许是秦风马屁拍的好。不知不觉之间,就从钱一等人口中套出了不少话来,有些还是外人根本就不知道的钱家**。

    不管是钱家,五大氏族都有一支属于自己的武装力量,在各大氏族中被叫做侍卫队,其实也可以称之为军队。

    和外面的军队不同,五大氏族的军队,均是由功夫达到了明劲的高手组成的,人数虽然只有五千,但如果对上普通人,这五千人足以斩杀三十万大军。

    五大氏族将所有的财力精力,都无限度的投放到这五千人的军队当中,而且根据他们的协议,各家只能保持这么多人的军队。

    其实即使没有这个协议,五大家族想要保持五千个明劲高手的军队也非易事。

    要知道,在现在的外界,出现一个明劲修为的人,都能称得上是一代宗师了,即使放在解放前,能进入暗劲的人也是屈指可数的。

    就算这个空间武风鼎盛,想要招揽到这么多人,那也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五大氏族中有好几个家族,甚至都到不了这个数字。

    不过这支武装力量,更多的只是震慑所用,没有哪个家族会轻易动用这些武力,因为那就代表着战争的到来。

    真正决定五大氏族排位的,是在军队系统之外全部由化劲高手组成的的长老会,氏族中化劲高手的数量和修为,才是衡量这个家族实力的标准。

    在当年的王都之战中,各族的化劲高手几乎死伤殆尽,也就是在这数十年中才又出现了一些,是以每个化劲高手,在这些氏族中都有着崇高的地位。

    所以如果鲁风雷肯开口的话,将秦风安排到侍卫队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掌管侍卫队的钱家嫡系肯定会给他这个面子的。

    至于那个带着斗篷的女人身份,也被秦风不漏声色的给套了出来。

    原来,五大氏族之间并不像外人所想象的那般融洽,有些家族甚至水火不容,不过有关系差的,自然也有关系好的,像是钱家就和赵家关系很好,一直都保持着通亲的传统。

    这个女人名字叫做赵馨儿,是现任赵家家主的嫡女,在刚出生的时候就被指给了钱元丹为妻,而赵馨儿的母亲,则是钱元丹的亲姑姑。

    受到古代近亲通亲亲上加亲的影响,在这个空间里可没有什么规定姑表亲是不能结婚的。

    当然,成亲后所生出的子女是否白痴较多,这就不足为外人道也了——

    ps:二合一的大章,月底求月票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