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七百一十四章 进山(中)

第七百一十四章 进山(中)

    “宁少爷,这……他们还都小啊!”

    听到那个年轻人的话后,姚二不由愣了一下,赶紧陪了笑脸跑了过去,低声下气的说道:“宁少爷,有我和大哥跟着伺候几位就行了,他们两个年龄小,不懂规矩……”

    “你们?粗手粗脚的怎么行?”

    被称作宁少爷的那人一瞪眼,开口骂道:“少废话,赶紧再去找个女孩,小姐的起居还没人服侍呢……”

    呵斥完姚二之后,那个宁少爷一侧身,脸上顿时堆满了笑容,连腰身都弯了不少,对站在他身后的那个年轻人说道:“少主,您看这样安排还行吗?”

    “你看着安排就好了。”

    为首的那个年轻出来看到是两个乡下人,顿时也没了兴致,转身对身边的一个女孩说道:“馨儿,是需要再跟个女孩伺候你……”

    “让他们拿着行李就可以了,我身边有杜鹃就行了……”那个女孩摇了摇头,说道:“杜鹃跟着我的久了,别人我不习惯……”

    那个少主似乎很在意女孩的话,回头对宁少爷说道:“那就不要找女孩了,让这两个人跟着进山,回头给他们一人两石米……”

    “是,少主!”宁少爷的马屁拍到了马脚上,连忙答应道:“少主,不用那么多的,给他们一人两斗米就行了。”

    按照这里的计量单位,一石米就是一百公斤,两石米的话,就整整是四百斤,平常一个人一个月也不过就消耗四十来斤米,这等于是一个成人一年的口粮了。

    而且那位少主给出的酬劳,肯定是要由宁少爷来支付的。所以在听到少主的话后,心疼不已的宁少爷,直接就将两石改成了两斗。

    “怎么?我的话没听到是吗?”

    少主冷冷的看了一眼宁少爷,顿时让后者遍体生寒,他虽然是镇子上钱家的大少爷,但是和面前这位钱氏中的族长候选人相比。那简直连个蝼蚁都算不上。

    “少主,小的哪敢啊?”

    宁少年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纸张,从中间挑出两张后,扔给了秦风和张虎,说道:“碰到少主,算你们运气好,这两张粮票可以随时到镇上支取粮食,你们收好了……”

    宁少爷知道,即使面前的这个少主未来无法成为族长。也将会是族老之一,在这种人面前,自己最好还是不要动什么歪脑筋。

    “还不快谢谢少主?”宁少爷狠狠的瞪了秦风一眼,乡巴佬就是乡巴佬,一点世面都没见过,两石粮食就让他们呆住了。

    “谢谢,谢谢少主!”秦风连忙拉了张虎一把,连声道谢起来。不过那年轻人早就转身进了院子,连头都没回一下。

    在那人离开的时候。秦风有意无意的往小山坡下撇了一眼,很快就收回了目光。

    与此同时,最先开口说话留住秦风的那个黑衣老人,也往左右打量了一眼,但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又将注意力放在了秦风二人的身上。

    “姚二。明天早上六时,让他们过来候着……”

    宁少爷转身对姚二交代了一句,追着那个少主进了院子,要不是陪着钱家嫡系的人,宁少爷一辈子也不愿意到这种乡下地方来。

    至于秦风和张虎答不答应。宁少爷压根就没去考虑,在三界山周围的一亩三分地上,他们家里说出来的话,就相当于之前秦都王室的圣旨,没有人敢不遵从的。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等到那几个人都进了院子之后,姚二有些不知所措的说道:“虎子,你没事跑这来干什么?这……这惹上麻烦了吧?”

    姚二每年都会去山外的镇子,知道钱家的泼天权势,那几个人既然提出了让秦风和张虎随同,那这二人就一定躲不过去了。

    “二叔,我……我是想给你送些驱蚊虫的药的。”

    刚才张虎一直都垂着脑袋,因为父母的死和张家有着脱不开的关系,所以他怕自己露出仇恨的眼神,从而招来祸端。

    直到此时张虎才抬起了头,从兜里拿出了一坨黑乎乎散发着刺鼻气味的东西,这也是来之前张伯找好的说词。

    “唉,这可怎么好啊?”

    姚二并不知道钱家此次进山的目地,但是他能看得出来,就是服侍那个小姐的丫鬟,似乎都要比他厉害,这次进山连姚二都不知道是祸是福,带上秦风和张虎两人,说不定就是害了他们。

    “姚二哥,我们先回去!”

    秦风冲着姚二使了个眼色,拉着张虎转身就走,秦风知道,他们在这里说出来的话,肯定逃不过那个黑衣老人耳朵的。

    走出了一二十米后,张虎恨恨的往后看了一眼,开口说道:“大哥,我知道山里……”

    “山里很危险,但是拿了别人的东西,咱们还是要去的……”

    没等张虎把话说完,秦风插嘴打断了他的话,这里距离那院子并不是很远,即使张虎压低了声音说话,那老头也未必就听不到。

    “大哥说的是。”

    看到秦风冲自己使着眼神,张虎顿时明白了过来,想到惊险处,额头上忍不住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一直走到自家的院子前,张虎和秦风再没开口,进了院子里之后,秦风发现,张伯的右手拿了个包裹,左手却是牵着自己的孙女。

    “张伯,刚才您也过去了吧?咱们这是要出去躲躲?”

    秦风的神识适才“看”到了躲在坡下的张伯,而那个黑衣老人似乎也有些感应,但却没有像秦风发现的那般真切。

    “是,我过去了!”

    张伯点了点头,说道:“刚才留住你们的那个穿着黑衣服的人,是钱家主脉一系的客卿长老,他叫搜魂手鲁风雷……”

    “搜魂手?那人的功夫都在手上?他是什么修为?”听到张伯认得对方,秦风一股脑的将问题问了出来。

    “有这么个绰号,功夫自然是在手上的。”

    提到鲁风雷,张伯一直都很平静的脸上露出一丝涟漪,开口说道:“我当年就是栽在他的手上,那会的他还不是钱家客卿的时候,就是暗劲后期的修为,现在想必已经是化劲境界了吧?”

    张伯家这几代人也都是在氏族里做事,是以他十分清楚,在那些大氏族里,唯有功夫到了化劲,才能成为家族的客卿长老。

    在这个世界里,化劲就已经是人类在体能上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

    每一个化劲中人,在这里都是各方势力争抢的对象,甚至一些有潜力的暗劲高手,都被人早早的吸纳到了家族之中。

    “如果我没记错的吧,那个年轻人,应该就是钱家族长的五儿子钱元丹……”

    张伯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恨意,咬牙说道:“虽然钱老贼有十多个儿子,但钱元丹无疑是最为受宠的一个,要不是钱氏家族中有立长不立幼的规矩,恐怕钱家早就将族长宝座继承人的身份给继承下来了……”

    在这个空间里的行事准则,完全都秉承着外界千百年来的规矩,自然实行的不是一夫一妻制,那钱家现任族长,三妻六妾是全都娶齐了,是以子女众多。

    这钱元丹,就是钱家族长十多个儿子中的一个,自小聪慧,深得父亲喜欢,要不是他前面还有四个哥哥,说不定族长之位早就落在他身上了。

    张伯还是十多年前见过钱元丹一眼,如果是钱元丹一人在此的话,肯定忍不住张伯来,但那搜魂手鲁风雷,却是和张伯有一段花解不开的梁子。

    在二三十年前,张伯和鲁风雷同为钱家侍卫,由于年龄相仿脾性相投,两人关系极好。

    但是当张伯心伤儿子儿媳失踪,一怒闯钱家的时候,却是遇到了鲁风雷的阻挡,这原本也没什么,身在其位必须要谋其政,张伯并不怪他。

    在两人交手的时候,张伯数次在鲁风雷露出破绽的时候,顾念旧情都没使出飞石绝技要他性命。

    当时交手的可不仅仅是他们两个人,鲁风雷身边还有不少帮手,张伯原本就落在了下风,这一想让,自个儿顿时空门大开。

    让张伯没想到的是,早年亲如兄弟一般的鲁风雷,竟然在此时下了杀手,将蕴含着阴寒真气的一掌,印在了张伯的胸前。

    虽然最后张伯拼了老命逃出了钱家,但那一掌,却是让他整整病了十多年之久,如果没遇到秦风,张伯或许真的是时日不多了。

    十多年过去了,鲁风雷已然进入到了化劲境界,而张伯不进反退,从暗劲后期一直退化到了暗劲初期,堪堪突破明劲的修为。

    知道事不可为,张伯也早就绝了找鲁风雷报复的念头,只想着将孙子孙女儿给拉扯大,所以在见到鲁风雷之后,张伯马上就回转家里收拾东西,准备出去躲避对方。

    “张伯,如果咱们要走的话,那些人给的这东西却是不能拿了。”

    听完张伯的解释后,秦风从怀里掏出了那两张可以提取粮食的票据,说道:“要不……咱们把这东西放在桌子上,他们来了自然能看到……”

    按照秦风所理解的江湖规矩,这种雇佣原本就是一种契约,如果自己履行不了的话,就要原原本本的将东西退回去,甚至还要加上赔偿的礼金。(未完待续……)

    ps:ps:晚上还要一章,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