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七百一十一章 牢笼

第七百一十一章 牢笼

    “十年?”听到老人的话,秦风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连连摇头道:“十年我可等不了,一年还差不多……”

    且不说自己在外面的那些产业和兄弟,单是孟瑶那里,秦风就无法想象她得知自己死讯之后的反应,凭秦风对孟瑶的了解,即使说不上终生不嫁,恐怕这个女孩也会郁郁寡欢很多年。

    所以无论如何,秦风都要从这里出去,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他都要回到属于自己的那个世界里。

    “张大伯,这位是谁呀?”

    正在秦风和老人说着话的时候,一个中年人从房子旁边走过,好奇的看了秦风一眼,说道:“昨儿去地里摘了点苞谷,给张大伯你留了点,回头给虎子和二妞吃……”

    “哎呦,他大侄子,多谢你了,这是我家的远房亲戚,姓何,叫何风……”

    老人连忙迎了上去,将那中年人手中的篮筐接了过去,说道:“你看这怎么好意思呢,这段时间一直都让大家送饭,老头子怎么感谢大家伙啊?”

    老人前段时间受了伤,一直都卧病不起,张虎只是个半大小子,哪里能支撑起这个家,之所以没饿着,全靠这些乡里乡亲们的百家饭。

    “张大伯,不碍事的,我看你这身体也快好了,到时候还要你老带我们进山狩猎呢。”中年人憨厚的笑了笑,说道:“张大伯,既然家里来了客人,回头我再送片野猪肉来……”

    这个村庄里的人虽然大多也都精通武艺,但由于没有什么传承,很多人连明劲的修为都没有,老人在这里住了十多年,教给了他们不少功夫。所以也很受村里人的尊重。

    “不用,不用……”老人正待阻止的时候,那中年人已经转身往回走了,口中还笑道:“客人要是不嫌自家酿的酒难喝,我也带两斤过来……”

    说着话,中年人已经走远了。连放着苞谷,也就是玉米的那个篮筐都没拿走。

    “爷爷,是姚二叔吧?”听到外面的话声,张虎揉着眼睛从屋里走了出来,他昨儿硝制那几张狼皮,一直忙活到天快亮才上床睡觉,这会还有些迷糊呢。

    “是你姚二叔送吃的来了……”老人生怕孙子说漏了嘴,指着秦风郑重其事的说道:“虎子,记住了。他是你何风何大哥,他是从三百里外何县你姑奶奶家里过来看咱们的……”

    老人年轻的时候曾经闯荡过江湖,不是一点见识都没有的乡下人,他做事比较谨慎,口中所说的何县确实存在了,而他的确也有一位没出五服的本家妹妹嫁到了那里。

    “何大哥?”虎子很机灵的点了点头,一把挽住了秦风,说道:“何大哥。你昨儿可是答应教我功夫了,你可不能耍赖呀。”

    “虎子。干什么呢你?一点规矩都没有。”

    看到虎子的举动,老人没好气的训斥了一句,不过那双眼睛也是紧紧盯着秦风,要知道,就在刚才的时候他还求秦风收孙子为徒呢。

    在这个空间里,武功鼎盛。但同样,各门各派都是弊帚自珍,轻易不会将核心绝学传与外人,还保持着外界解放前江湖上的传统。

    不仅是各个门派如此,就是那些以武传世的家族。也都秉行着传子不传徒,传媳不传女的规矩,这也使得一些人丁不旺的家族,逐渐失去了族中的核心功法,渐渐沦落破败了下来。

    所以刚才秦风虽然答应了会教授张虎武艺,不过老人还是有些不放心,这会眼巴巴的看着秦风,就是想让他当着自己孙子的面再应承一次。

    “老人家,我昨儿就答应虎子了,不会食言的。”

    看到爷孙两人的模样,秦风笑道:“江湖人一诺千金,等到晚上安静一点的时候,我就会将功法口诀教给虎子,你老现在放心了吧?”

    “哪里有不放心?”

    老人呵呵笑了起来,对着孙子屁股踢了一脚,说道:“虎子,去你姚二叔家,帮忙把酒拿过来,回头我把那些狼肉归置一下,中午就给你摆拜师宴!”

    “好嘞!”虎子答应了一声,似乎怕秦风阻止,拔脚就往外跑,转眼间就不见了人影。

    “老人家,不,我还是叫张伯吧……”

    看着张虎的背影,秦风苦笑道:“张伯,我终究不是这里的人,不管要付出什么代价,我都要回到自己的世界,虎子拜我为师的话,我怕耽误了他呀……”

    “秦……我叫你声小风吧。”老人也是改了口,说道:“小风,如果你真能找到出去的路,我希望你能把虎子兄妹俩都给带出去!”

    “把他们两个带出去?”秦风闻言愣了一下,教授武功的事情他能做主答应,但这件事,秦风还真不敢冒然就应承下来。

    因为现在连秦风自己都不知道要如何出去,如果真要通过那半山的死亡迷雾,带着虎子和二妞是个累赘且不说,秦风关键是是怕会害了他们的性命。

    “张伯,这事儿我无法答应!”

    念及此处,秦风摇头拒绝了老人,说道:“听您老之前说,寻找出外的路九死一生,我不能保证护得他们兄妹的安全,跟着我出去,不如留在这里了……”

    “我何尝不知道?”

    张伯叹了口气,说道:“我的意思是你在能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尽可能的把他们给带出去,这个你自己判断就好,如果他们两个是累赘,你到时候就不用管他们,可以让他们再回到这里来……”

    在这个空间里生活的人,有很多都以为世界就是这么大,他们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就是整个世界的中心。

    但是张伯和五大氏族的一些高层却是知道,在外面的世界里,有更为广阔的空间,尤其是张伯在听秦风说起外面的事情之后。愈发觉得这个空间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牢笼,更是坚定了他要把张虎和妹妹送出这个空间的决心。

    不知道为何,张伯总觉得秦风既然能从外面进来,肯定也有办法从里面出去,或许困扰了这个空间近百年的事情,就会在秦风身上解决也说不定呢。

    “如果是这样。我尽力而为吧!”

    秦风想了一会,点头答应了下来,他倒是挺喜欢质朴的张虎和纯真的二妞兄妹的,而且秦风也觉得,相比外面那个世界,这里确实是太原始了一点。

    或许是因为从元宋明一直到清末,秦氏王都的人和外界都有联系的原因,这里的科技发展,刚好也达到了民国初年的水平。但看在秦风眼里,这也和原始社会差不了多少了。

    “好,贤侄你要是能把虎子兄妹带出来,老朽我必有厚报!”听到秦风的话后,老人不由得大喜,他的儿子儿媳就是死在了探索外出道路的途中,眼下孙子孙女有望出去,老人心中顿时充满了希望。

    “来。我给你看点东西!”老人左右看了一眼,拉着秦风进了屋子。将昨日秦风所睡的床板掀开后,一片金光顿时闪烁在秦风的眼中。

    和外界所见的那些三百克或者是五百克一块的金砖不同,铺在床下的这些金块,每个都有真正的砖头大小,秦风不用拿起来就能估量出来,怕是每一块的重量都要在五斤左右。

    指着床板下那铺了一层的金砖。张伯开口说道:“我知道这些东西在外界很值钱,只要你能把虎子兄妹带出去,这些金子就都是你的!”

    张伯的父亲,曾经参与到了四大氏族颠覆秦氏王室的战争中,而且还是钱家的一个统领。是以知道很多有关于外界的消息,而这些黄金,也正是劫掠秦都之后,张伯父亲的战利品。

    “张伯,还是等找到出去的道路再说吧,这些东西,未必就能带的出去啊……”

    看着入眼处的那些黄金,秦风苦笑了一声,他知道在这个空间里,有很多珍贵的东西,像是秦氏王都千百年来和外界的交易,应该就是使用在这里并不罕见但是在外界却贵重之极的黄金。

    其实秦风不知道,在秦氏王都统治这个空间的时候,黄金在这里也算的是贵重的物品,因为有着外界的渠道,秦氏中人能用黄金交换到他们需要的很多东西。

    但是在秦氏王室覆灭之后,五大氏族无法找到通往外界的路,黄金再多他们也花销不出去,于是一些原本有人驻守的金矿也都荒废了下来,这才使得黄金制品随处可见。

    另外秦风还注意到,除了那些金制品之外,张伯家中摆放的一些陶瓷器,有不少都是宋朝官窑的瓷器,拿出去也是珍贵之极的古董,甚至比黄金的价值还要高。

    但不管是黄金还是古董,就算东西再珍贵,秦风也未必能带的出去。

    黄金自不必说了,单是那重量,随身就不可能带很多,而那些易碎的陶瓷器,更是无法随身携带,除非秦风能找到一条通往外界的康庄大道,赶着马车出这个空间。

    “你说的也是,带不出去,这些东西都是废物。”

    听到秦风的话后,张伯也是一脸的苦笑,当初他父亲被分得这些黄金之后,还以为得了多么丰厚的奖赏,但随后黄金就在这个空间变得一文不值,甚至连一斗米都换不到。

    “爷爷,爷爷,钱家有人到村子里来了……”张伯刚刚将床板铺上,外面就传来了张虎的喊声,声音里还带着一丝惶恐——

    ps:第二更,这几天停水停电,能写出两章不容易啊,兄弟姐妹们给几张月票推荐票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