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七百零六章 身处何地

第七百零六章 身处何地

    “好,我喝!”张虎忙活了一晚上,正感觉腰酸背痛浑身无力呢,听到秦风的话后,伸手就端起了那药罐。

    “等等。”

    正当张虎准备将药喝下的时候,老人制止了他,开口说道:“大娃,你先去把外面的东西收拾干净,然后再回来喝……”

    “哎,我这就去……”张虎很听爷爷的话,当下放下了药罐,转身出了房间。

    “老人家,这是信不过我吧?”秦风笑着摇了摇头,心中也不气恼,因为他一个来历不明的外乡人,的确是会让人疑虑的。

    “张家没落,就这么一个孙子,不能不小心点,让小哥见笑了。”

    老人也没隐瞒自己的心思,伸手将药罐里的药倒入了碗里,说道:“我老头子就不一样了,早去两天和晚去两天,没什么区别的。”

    说着话,老人将那一碗草药尽数喝入到了口中,咂吧了下嘴,说道:“小哥年纪轻轻,懂得那么多,不知道是那家的人啊?”

    “老人家,您这药刚喝下去,最好还是打坐一下,将药性给吸收掉……”

    秦风虽然很想和老人攀谈一番,搞明白自己到底身处何处,不过老人内伤颇重,如果不将药性完全吸收掉,怕是还会留下些后遗症。

    “好,小伙子,咱们明儿再谈!”

    老人点了点头,他此时也感觉到了,当他中药下肚之后,一股热力从胸腹间升腾了起来,原本受伤的腑脏和肺部,疼痛顿时缓解了不少。

    老人所住的木屋一共有四间,在自己睡觉的地方让与秦风之后。老人去到了柴房,而张虎忙完也去打坐练起功来。

    “这地方的空气要远胜于京城啊。”

    秦风盘膝坐在竹床上,一呼一吸之间,只感觉胸腹一片清爽,那没用丝毫污染的空气,让他散落在肉身的真气加速凝练了起来——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已然大亮,睡在秦风肩头的小狼崽也醒了过来,睁着一双乌黑的小眼睛,正好奇的打量着秦风。

    “小家伙,我可没奶给你吃啊。”

    秦风伸手摸小狼崽的时候,冷不防被它一口咬住了手指,拼命的裹吸了起来,搞得秦风哑然失笑。

    “大哥哥,你见到小黑了吗?”伸手将小狼崽拎到了床上。秦风正准备下床的时候,门口传来了女孩的敲门声。

    “它在我这呢。”秦风正拿这小东西没办法呢,听到女孩的声音,顿时大喜。

    “臭小黑,夜里竟然偷偷跑了!”

    女孩推门进来,手里还端着一碗散发着膻气的羊奶,看到小狼崽之后,没好气的说道:“怪不得爷爷说喂不熟的狼崽。我对你这么好,你还偷跑?”

    “呜呜……”

    小狼崽闻到了那股羊奶的味道。顿时有些着急,不过它对女孩并不买账,口子发出了呜呜的威胁声,然后回头用嘴巴撕咬着秦风的衣服,像是要求助一般,那样子颇为可爱。

    “好了。她才是你的主人呢。”

    秦风拎着小狼崽的脖子,将它放到了碗的旁边,小家伙顿时将脑袋凑了过去,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不过即使是在喝奶的时候,小狼崽还是会扭过头看着秦风。或许在它的心里,真的将秦风当成父母也说不定。

    “二妞,我还不知道你的大名呢。”对面前这个善良的小女孩,秦风很是有好感。

    “大哥哥,我叫张菲,你叫我菲儿就好了,二妞真难听……”

    女孩笑得眉眼眯缝成了一道月牙,那纯真的样子看得秦风心中一疼,当年自己的妹妹也是如此可爱,只是现如今不知道身在何方了。

    “菲儿,你爷爷他们起了没有?”

    秦风从床上站起身来,话刚问出口,脑子里忽然就出现了一个画面,张菲的爷爷就在自己的隔壁打坐着,不过听他的气息,运功也是即将结束了。

    “嗯?神识又有精进啊?”

    秦风心中一喜,往日他要集中精神很刻意的释放出神识,才能观察到身周的景象,哪里像刚才那样,心念一动,神识就将身体周围给笼罩住了。

    “菲儿,我出去走走,你爷爷在养伤,不要打扰他了。”

    秦风伸展了一下腰身,昨儿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了,黑灯瞎火的什么都看不到,他这是想观察一下自己究竟是身处何地?

    “嗯?这山好险峻啊。”

    刚一走出木屋,秦风就看到,一座巍峨险峻的高山矗立在了眼前,山腰处白云片片,将整座山渲染的异常神秘莫测。

    这个不大的村落,就在高山的脚下,距离村子四五百米的地方,有一些错落有致的梯田,虽然太阳刚刚升起,梯田里已经有人在劳作了。

    可能是昨儿忙的太晚又喝了中药的缘故,整个村子里也就老人这一家没有起床,张虎此时正呼呼大睡着,不过秦风从其呼吸的频率来看,张虎应该也修习过内家心法。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这和古人的生活习性很相似呀。”

    看着村里各处升起的炊烟和远处劳作的人们,秦风心中不由感到一阵安宁,这种景象在日益浮躁的城市里,已经是看不到的了。

    见到木屋下面堆着一大堆的柴火,边上还放着一把黑黝黝的木柴刀,秦风走了过去,将那柴刀拿在了手里。

    “倒是挺沉的。”

    秦风估量了一下,这木刀虽然没有铁刀锋利,但怕是也有一二十斤重,力气稍微小点的人根本就挥舞不动。

    昨儿身体恢复了之后,秦风就感觉到体内充满了力量,而这些力量他还无法熟练掌控,那张被坐烂了的椅子就是秦风使力过大的结果。

    拿起一根木头竖在了地上。秦风右手一扬,木刀重重切下,那儿臂粗细的木头顿时从中被分成了两半。

    不过秦风显然还是无法控制好自己体内突然暴增的力道,在劈开木头之后,那木刀却是切入到了地面,坚硬的条石被硬生生的劈开了一道口子。

    “奶奶的。我还不信了,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秦风嘴里嘟囔了一句,又拿起一根木头放在了地上,挥刀劈砍了下去。

    这一次秦风用的力道小了很多,只是他对自己的力量还是没有个正确的估算,这一刀下去,那地上的青条石又被劈出了一道口子。

    “比上次好点了……”

    秦风随手将劈开的木头放到一边,继续帮张虎家干起活来,没多大功夫。那一堆木柴都被他给劈开了,整整齐齐的码在了一起。

    木刀本来就是钝的,常人想用它劈柴,要耗费超出常态数倍的力气。

    不过秦风干起这活,却是连汗都没淌出一滴来,将真气注入进去,就是一张纸,秦风也能用出利刃的效果来。

    劈砍了一堆木柴。秦风倒是能控制住自己体内的力量了,不过想要像以前那样完全掌控。还需要慢慢的磨合。

    “小哥,好俊的功夫!”

    当秦风劈完这堆木柴后,耳边传来了老人的声音:“小哥的功夫怕是已经能真气外放了吧?如此年纪如此功夫,真是天纵奇才啊。”

    在老人居住的这个地方,极其崇尚武风,比秦风功夫更厉害的人。老者也见过,但像秦风这么年轻又有这般功夫的人,老人却是连听都没听闻过。

    “让老人家见笑了。”秦风指了指地面,苦笑道:“没有控制好力道,倒是把这地给破坏掉了。老人家不要见怪。”

    “这没什么的,山里石头多的是,回头重新铺一下就行了。”

    老人摆了摆手,说道:“说起来老朽还要多谢谢小哥呢,没有你的药方,我怕是真要去见列祖列宗了……”

    “老人家,感觉如何?”秦风那方子专治内伤,眼见老人面色比之昨天要红润了许多,自然知道药方起了作用了。

    “好多了,服上一个月,应该可以痊愈!”虽然早已看破生死,但能活下来总是好的,老人脸上也现出一丝激动来。

    “那药性有点猛了,接下来的药要减半才好。”秦风点了点头,说道:“不知道和否能和老人家谈谈?我现在到底是身处何地啊?”

    来到这么一个陌生的环境,秦风能憋了一夜没问,这心境的修养却是比之前更进了一分,不过此时他再也忍不住了。

    “三界山啊,小哥你难道真没听过?”

    老者有些疑惑的看着秦风,说道:“三界山盛产一些珍贵的草药,山中又有诸多猛兽,也算是比较有名的地方了,小哥你真不知道?”

    “老人家,叫我秦风就好了。”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我在大海里遇到事故,醒来后就来到这个地方,是真的没听过三界山的名字……”

    “大海中遇到事故?”

    听到秦风的话后,老人面色一变,说道:“可……可这地方与大海相隔数千公里呢,你在海上失事,如何能到的这里?”

    “我要是知道就好了。”

    秦风苦笑了一声,开口说道:“老人家,先不说这个话题,我想问问,你们这个三界山,是在云贵地界还是什么地方?还有你们这里所用的日历,现在又是什么年份呢?”

    说实话,对于老者所处的这个地方,秦风总是感觉和现代社会有些格格不入,生活在这里,时光好像突然倒退了七八十年,回到了解放前一般——

    ps:第一更,求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