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七百零四章 药方

第七百零四章 药方

    “奶奶的,怎么一点力气都使不上啊?”

    躺在男孩的背上,看着那小狼崽呼呼大睡的样子,秦风不由有些憋屈,从小到大,他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自己无法掌控身体的情况。

    倒不是说秦风没有力气,他能感觉得到,虽然体内一丝真气都没有,但每一个细胞似乎都充满了力量,就是无法使出来。

    “只能等先安定下来,再想办法了!”秦风运转起功法,却是苦于没有真气引导,尝试了一会之后无奈的放弃了。

    祖孙几个人应该都是走惯了夜路的人,脚下步伐十分的快,一个多小时的功夫就翻越了两道山梁,身在半山腰的时候,已经可以看到山下的灯火。

    “嗯?怎……怎么是这种建筑啊?”

    原本秦风以为在这山脚之下,最多也就是住个茅草屋之类的房子,但是当他来到近前的时候,却是大吃了一惊。

    村子并不是很大,依附着山脚的梯田而建,一共有二十多个木屋。

    这些木屋有点像南方的建筑,就是在地下打上一些木桩,将房子建造在木桩的上面,这样可以防止潮湿。

    让秦风吃惊的是,这些木质结构的房子,造型古朴,制作的很是精美。

    而且房屋在结合部全都是用木头卯榫连接的,这种卯榫结合,对木匠的工艺要求非常的高,至少在秦风生活的城市里,已经很少能见到具备这种工艺的匠人了。

    秦风曾经在故宫博物院工作过一段时间,他能看得出来,这些房子有着明显的宋明风格,在屋外的房顶上,还有种一些精美的雕刻。

    “我们世世代代都住着这样的房子……”

    听到秦风的话后。走到了前面的老人回头看他一眼,说道:“这里铁器奇缺,只能建造木头房子!”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啊?”

    秦风忍不住又问了出来,从海底来到这里,他有一种穿越了时光隧道的感觉,好像回到了古代一般。

    “咳……咳咳。到家里再说吧!”老人摇了摇头,此时他们几个人已经进到了村子里。

    “张大叔,您又上山了?”

    路过一栋木屋的时候,有人和老人打着招呼,“是不是大娃又顽皮了,在山上被野兽给困住了?”

    “咳咳,没事,这孩子是上山为我采药去了。”老人摆了摆手,说道。

    “张大叔。我这还有几株草药,回头送到您家里去,看能用上不。”村里人十分的和善,虽然看到了大娃背上的秦风,也没有多问什么。

    “不用了,我这病,怕是好不了了。”老人苦笑了起来,他本来伤得就很重。又强行上了山,此时已经有种灯枯油尽大限将至的感觉了。

    “钱家实在是太霸道了。唉……”那人叹了口气,不过似乎也不敢多说什么,转身进屋拿出了几枚草药,塞到了老人的手中。

    住在大山脚下,家家都不缺草药的,老人也没拒绝。道了声谢之后,让大娃留下了一只狼腿,也算是礼尚往来了。

    “这就是我们家了。”

    老人进到屋里,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火石,对撞了几下之后。点燃了桌子上的一盏油灯,这才靠着桌子坐了下来。

    “煤油灯?”

    闻到那股煤油的味道,秦风不由愣了一下,他小时候可是没少用这东西,不过进入到九十年代之后,农村也都通了点,已经极少有人使用煤油灯了。

    “大娃兄弟,放我下来吧……”趴在大娃身上,秦风也不怎么得劲,开口说道:“把我放在椅子上就行了,辛苦你了……”

    “我叫张虎,不要叫我大娃。”男孩瓮声瓮气的说了一句,大娃都是自己亲人和村子里相近的人称呼的,秦风和他还没那关系。

    “好,虎子,谢谢你了!”秦风闻言苦笑了一声,他现在就像是个废人一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过来。

    “大娃,你去洗洗吧,带着二妞早点睡……”

    老人伸手将女孩背上的药篓子给拿了下来,对秦风说道:“小伙子,我先熬点药,不然怕是撑不下去了……”

    “爷爷,您没事吧?”女孩很担心的看着爷爷蜡黄的面孔,眼泪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起转来。

    “爷爷能有什么事?有你们采到的药,吃了就好了。”老人的话明显的有些言不由衷,不过女孩并没有听出来。

    “那就好,咦?小黑醒了,爷爷,我给它去洗澡,身上臭死了。”

    秦风肩头的小狼崽这会也醒了过来,睁着一双黑的发亮的眼睛,在秦风身上不断嗅着,样子十分的可爱。

    “呜呜……”

    被女孩捏住了脖子拎起来,小狼崽很不乐意,口种发出了呜呜的声音,小爪子拼命的向秦风肩膀上抓着。

    “没良心的小东西,可是我救了你。”

    女孩嘟囔着嘴,把小狼崽给拎了出去,以往狼崽出生,母狼都会用舌头把小狼崽身上的分泌物给舔掉的,可是这只剖腹产的小家伙却是享受不到那种待遇了。

    “唉,以后怕是再也不能照顾他们了。”看着孙子孙女出了房间,老人长叹了一口气,眼中满是不舍的神情。

    “老人家,您这伤,不碍事的。”

    借着灯光,秦风看清楚了老人的面容,开口说道:“你脾脏和肺部受了些损伤,但还不至于伤到根本,用草药调理一下,有个十天半月的就能恢复过来,想要痊愈的话,怕是需要三五个月的时间……”

    “年轻人,你懂医术?”

    老人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在外屋的孙子和孙女,压低了声音说道:“镇子上的医生来看过,说我这伤很难医治,活不到一个月了……”

    老人很是豁达,在说到自己伤势的时候,脸上全是坦然的神色,看来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什么医生说的?纯粹是胡扯,庸医一个!”秦风闻言有些生气,老人伤势不轻是事实,但也不至于伤到性命,那医生连这一点难道都看不出来吗?

    “可不能这么说,老安医术高明,而和我祖上有旧,不至于见死不救的。”

    老人对秦风的话有些不满,那个医生和他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在这方圆几十里十分有名气,曾经医治了不少人,素来有神医之称。

    “老人家,我给你开个药方,你试试如何。”

    见到老人一脸不相信的样子,秦风开口说道:“我闻着你那药篓子里面有半枝莲和三七的味道,是也不是?”

    “是有,难为大娃了,这药都有些年份了。”老人将药篓子里的药都倒在了地上,里面果然有两块三七还有一株半枝莲。

    “小伙子,你真的懂医术?”

    见到秦风用鼻子就闻出了两种药材,老人顿时吃了一惊,心中不由多了点期待,他的孙子孙女还小,老人还想着多照顾他们几年呢。

    “当然,老人家,你今儿动了元气,现在就去熬药,晚上先喝一碗。”

    秦风开口说道:“老人家,你家里有老姜和大葱没有?我给您说个偏方……”

    老人看到秦风并不像信口开河的样子,连忙说道:“老姜和大葱?有,都有……”

    “那好,你拿二两老姜一根大葱捣烂取汁,然后加半碗水,将三七和半枝莲还有老姜和大葱的汁液一起放到煲里熬制,半个小时后取出趁热喝下……”

    可以说有了人类也就有了医学,殷商时代就有疾医,疡医,食医,兽医的分类,但是随着时代的进步,医术也在不断改进着。

    秦风所说的这个偏方,就是当年医治好载昰内伤的方子,端得是有着特殊的奇效,比之西医见效都要快得多。

    “这样就行了?”听到秦风如此简单的药方,老人将信将疑的问道。

    “就是这样,老人家,您可以先试试,反正不会是毒药的。”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开口说道:“那半枝莲您用一株就可以了,另外一株我想请老人家您兑上一碗水,帮我熬出来,不知可否?”

    秦风深悉药理,他知道半枝莲有凉血解毒,散瘀止痛,消肿和清热利湿等功效,而且可以通经活络,秦风这是想尝试下半枝莲是否能医治他现在的身体。

    “好,我一起给熬了!”

    老人点了点头,反正他在医生口子已经是命不久矣,眼下就权当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了,横竖也都是一死而已。

    “这地方有半枝莲,难道这里是云贵或者是尼泊尔老挝???”在老人拿着草药出了房间之后,秦风的大脑急速转动了起来。

    半枝莲这种药草需要特殊的生长环境,在国内也就是云贵川三个省份才有,不过在印度缅甸尼泊尔和泰国老挝等国家,却是都有半枝莲这种植物。

    不过按照秦风的猜想,这里应该是在国内,因为老人说话的口音,有点偏向鲁省和中原话,间中还掺杂着一点云贵的俚语。

    云贵川多山,深山中也有许多的少数民族生活着,有些地方远离城市,还保持着以前的风貌,倒是挺符合眼下所处的这个地方的。

    “三界山?到底是哪个省份啊?”

    秦风在脑子里又想起了老人提过的这个地名,国内的名川大山他知道不少,但真的是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名字——

    ps:第一更,月中了,求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