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九十八章 人心思变

第六百九十八章 人心思变

    “我说老刘,叫我们来有什么事啊?”

    谢轩刚一走进四合院的大门,就嚷嚷了起来,“你小子就在那房地产公司挂个名,什么事儿都不做,哥们我可是忙的很啊……”

    虽然刘子墨是老大秦风的兄弟,不过他那性子真是很难让人尊重起来,在一起厮混了这段时间之后,刘大哥也成了谢轩口中的老刘了。

    “轩子,先坐,等下远子……”看到谢轩进来,刘子墨一反常态的没有和他开玩笑,严肃的面孔下面,还带有一丝忧伤。

    “怎么回事?”谢轩在社会上混了那么久,自然也是眉眼通透之人,一看刘子墨的神色,顿时狐疑了起来。

    “等远子来了再说!”刘子墨说道:“今儿除了苗爷之外,就只叫了你们两个人,因为我只信得过你们两个……”

    秦风离开的时候曾经交代过,让刘子墨遇到无法决断的事情,就找苗六指商量,是以刘子墨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苗六指。

    “出什么大事了?”

    谢轩有些慌了神,转脸看向苗六指,说道:“苗爷,这到底是怎么一档子事啊?搞得这么严肃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

    苗六指摇了摇头,带着几分狐疑说道:“子墨,难道是秦风出事了?如果真是他出了事情的话,还是不要告诉李天远的好……”

    苗六指活了那么大岁数,看事情远非谢轩能比的,今儿他一见到刘子墨,就发觉有些不对,因为刘子墨并不是那种能藏得住心事的人。

    苗六指年逾九十,这一辈子见多了生老病死。虽然心中猜出了点什么,但还是能保持住表面上的镇定。

    “为什么?”刘子墨闻言愣了一下,说道:“远子和轩子都是秦风最亲的兄弟,怎么能瞒着他们呢?”

    “真是风哥出事了?”谢轩脸色一变,眼睛盯住了刘子墨,说道:“风哥出了什么事?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别看谢轩平日里那张胖脸笑嘻嘻的一团和气。但这张脸一绷起来,顿时显露出几分威严,做了那么久《真玉坊》的大掌柜,谢轩也有了一些上位者的气势。

    “轩子,秦风……真的出事了。”刘子墨叹了口气,说道:“如果不用等李天远的话,我这就说出来了……”

    “不用等,那小子是个暴躁脾气,而且嘴里还藏不住话。他要是知道了,那所有人都知道了。”

    苗六指沉声道:“秦风现在偌大的身家,就算出了事,一时半会也不能传出去,否则很容易出乱子……”

    现在的《真玉坊》,已经是国内顶级玉石品牌了,店里光是员工就有五十多人,每月的营业额都在数千万元以上。京城的玉石店无人能出其右。

    虽然秦风并不参与到《真玉坊》的日常经营和管理中,谢轩等人也干的风生水起。但不可否认的是,秦风才是《真玉坊》真正的灵魂人物。

    不管是身在粤省的黎永乾,还是现在《真玉坊》的副总黄炳余,股东李然还有秦风的两个同学,甚至包括谢轩,都是因为秦风的人格魅力才能走到一起去的。

    所以如果秦风出了事。《真玉坊》肯定会出现变故。

    要知道,现在京城里对《真玉坊》虎视眈眈的人可不在少数,没有《秦风》的凝聚力,怕是真玉坊很快就会被别人给瓜分掉。

    “那好,我就直说了。”

    刘子墨想了一下。开口说道:“秦风前几天出海,遇到了一场海难,现在人已经失踪了,不……不过按照随行人员的分析,他不在世上的可能性极大……”

    刘子墨和白振天商议了许久,才决定的这个说法。

    因为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秦风的妹妹,所以还是将秦风定义为失踪,使得这些曾经跟随秦风的人,不至于有别的想法。

    “什么,风哥失踪了?!”

    听到刘子墨的话后,谢轩面色大变,虽然平日里秦风也不去《真玉坊》,甚至连电话都没有一个,但谢轩很心安,此时听到秦风失踪的消息,他只觉得心跳都加快了很多。

    “子墨,秦风到底还在不在人世?”苗六指看问题远比谢轩透彻,一下子就问到了点子上。

    “苗爷,没有找到秦风的尸体,只能定义为失踪……”刘子墨也是个直筒子脾气,当下将他说了解到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妈的,你们洪门那些破事,干嘛拉上风哥去啊?”

    听完事情的经过后,谢轩开口就骂了起来,一下子蹲到了地上,口中呜咽道:“你……你们还我的风哥,呜呜……”

    谢轩从小家中有钱,也正是钱害得他进了监狱,在那个地方,几乎所有人都看不起他,惟独秦风交了他这个朋友。

    出狱之后谢轩家中又遇到变故,也是秦风带着他和李天远,从一文不名到现在的千万家财,走到社会上也处处受人尊敬。

    对秦风,谢轩有种亦师亦友亦兄亦父的感觉,所以眼下听到秦风的噩耗,他整个人几乎都要崩溃了,如果不是知道这事和刘子墨无关,谢轩一准会和刘子墨拼命的。

    “轩子,你哭什么?”苗六指一巴掌拍在了谢轩的肩膀上。

    “风哥死了,我能不哭吗?”

    谢轩此时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被苗六指这么一拍,一下子就跳了起来,骂道:“妈的,老苗,你个没良心的,要不是风哥,你能活得这么滋润吗?你能住上这么大的四合院吗?”

    “哎,我说你这个臭小子,怎么像个疯狗一样乱咬人啊?”

    苗六指一脸无奈的说道:“你没听刘子墨说嘛,秦风只是失踪,又不能确定他已经死亡了,你是不是在咒秦风啊?”

    “没死?”听到苗六指的话后,谢轩一下子愣住了,呆呆的说道:“掉到大海的漩涡里面,人还能不死?”

    “换个人肯定是死定了,但秦风未必……”

    苗六指一脸笃定的说道:“秦风的本事你们都是知道的,他很有可能被暗流卷到别的海域,未必就会死去,你这么早哭丧干什么啊?”

    “老……老苗,不……苗爷,您说的是真的?”

    谢轩抹了一把脸上的眼泪和鼻涕,顺手就擦在了苗六指的身上,说道:“要是风哥没死,我回头给苗爷您烧三年的高香……”

    听到秦风还有一丝存活的希望,谢轩哪里还顾得上判断真假,悲喜如同过山车一般,他此时已经有些胡言乱语了。

    “滚一边去,老头子我又没死,你给我烧什么香啊?”

    苗六指没好气的一巴掌扇在了谢轩的头上,开口说道:“你小子把《真玉坊》打理好才是真的,否则以后秦风回来了,还不拆了你的骨头……”

    “哪儿能啊,苗爷,《真玉坊》的生意只能越来越好……”被苗六指这么一说,谢轩只感觉像是吃了定心丸一般。

    “行了,回去上班吧……”

    苗六指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交代道:“秦风失踪的事情,就不要和别人说了,小黄他们要是问起来,就说秦风有事情要办,最近不会在国内……”

    “好的,我明白的。”谢轩重重的点了点头,走出几步之后,回头问道:“苗爷,风……风哥他真的没事?”

    “当然没事了。”苗六指开口说道:“秦风他不是短命的面相,要是我说错了,你大耳巴子抽我都行。”

    “那我就放心了,苗爷,我在门口等等远哥,回头把他拉走。”

    没有看到,谢轩的身影消失在中院之后,双眼马上流出了一行热泪,其实谢轩心里明白,他的风哥很有可能是不在人世了,但苗六指的话,却是给了他一丝希望。

    “苗老,您……您说的都是真的?秦风还真有活下来的希望?”

    亲眼目睹了那个视频的刘子墨,此时也被苗六指笃定的话说得将信将疑起来,或许秦风正如同他讲的那样,能逃过这一劫呢。

    “我不知道,是死是活,就看秦风那小子的命了!”

    苗六指叹了口气,人们心中的愿望总是美好的,但现实很残酷,苗六指刚才的那番话,更多的只是在宽慰谢轩而已。

    “不过按照秦风的面相,他肯定不是早夭之人,或许真的会活在世上。”苗六指迟疑了一下,又重复了一遍他刚才的话。

    相面之术并非是封建迷信,苗六指一声识人无数,对于面相之说还是有些研究的。

    苗六指观秦风的面相,虽然这辈子注定会经历一些风浪,但并没有性命之虞,所以苗六指并不相信秦风会如此年轻的死去。

    “但愿如此吧……”

    刘子墨叹了口气,说道:“苗爷,我白叔现在正在寻找秦风的妹妹,如果秦风真有什么意外,以后这些资产,都将由秦葭接手的……”

    “嗯,理当如此,在秦风的消息确定下来之前,这件事先瞒着吧!”

    苗六指点了点头,换做是他,也会如此安排秦风的身后事的,毕竟现在有那么多人围绕在秦风身边,一旦将秦风死亡的消息传出去,难免会使得人心思变的——

    ps:晚上可能还要一章,求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