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九十七章 悲伤

第六百九十七章 悲伤

    第二天一早,陈世豪亲自驱车将白振天和卞鸿两人送出了关,并且直接送到了羊城机场,他在昨天的时候就给二人订好了飞往京城的机票。

    “白叔,内地也没美国宣传的那么差啊。”

    一路上的景致,让卞鸿改变了对内地的看法,虽然不像美国那样高楼林立,但是从那些路人的精神面貌来看,也不像是吃不饱饭的样子。

    “美国一直都在丑化内地。”

    白振天的目光看向了机身下厚厚的云层,他离开大陆也有数十年了,此刻不免有点近乡情怯的心情。

    “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卞鸿重重的点了点头,他从小就在美国长大,除了从自家老辈人嘴里,就没听过大陆的好话。

    “咱们的根,还是在这个地方呀!”白振天微微闭上了眼睛,他这是想掩饰眼眶中的泪水,故乡这个词,多少年都一直让他魂牵梦绕。

    “哎,也不知道该如何向我那师兄解释……”

    心念一转,白振天想到了刘子墨和刘家兄弟,他此次之所以亲自前来,就是想亲口告诉刘子墨关于秦风的事情。

    “事情都发生了,不接受也得接受。”

    白振天叹了口气,再也不去想这些事情了,他唯一能对秦风做出的补偿就是尽快找到他的妹妹,将秦风一手创下的巨大财富交还于她。

    两个多小时后,飞机降落在了首都机场,刚一走出机场,白振天就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子墨,二哥!”

    看到两人对自己招手,白振天连忙迎了上去。他这次来内地,除了和自家渊源很深的刘家之外,再没有通知任何人了。

    “白老弟,这一晃,咱们也有七八年没见了吧?”

    刘家成上前和白振天拥抱了一下,说道:“我听说你最近刚接任洪门会长的位子。怎么突然就跑到国内来了?”

    刘家成是刘家三兄弟中唯一留在国内的,不过这些年出国政策放宽了很多,他前些年也曾经由港岛转机去过一次美国拜访白老爷子,是以和白振天并不陌生。

    “几十年没回来了,回来看看……”

    松开刘家成后,白振天说道:“原本应该去仓州家里拜访一下的,不过时间太紧,只能请二哥来京城了……”

    “咱们兄弟不要客气,酒店我都订好了。这就过去吧!”刘家成回头招呼了一声刘子墨,说道:“一点眼力介都没有,还不快点帮客人拿东西?”

    “嘿嘿,二叔,卞鸿是我好兄弟,没事的!”

    早在刘家成和白振天说话的时候,刘子墨就和卞鸿嘻嘻哈哈的打闹在了一起,两人年龄相仿。在洪门中关系一直都很不错。

    “老卞,这次回国到底有啥事?”

    搂着卞鸿的肩膀。刘子墨低声问道,他才不相信白振天是想家了,就算是思乡,他白老大的家乡也不是在京城啊。

    “出了点事,咱们回酒店内细说……”

    听到刘子墨的问话,卞鸿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他可是知道刘子墨和秦风关系的,如果在这里说出秦风的死讯,他不知道刘子墨会有什么样的举动。

    “和哥们我还神神秘秘的?”刘子墨哼了一声,不过也没多问,开着秦风的那辆宝马车。拉着刘家成白振天等人往京城饭店驶去。

    “这里就是**?”

    当车子经过金水桥的时候,以往只是在电视中见过**的卞鸿有些兴奋了起来,再往里面走,那可就是明清两朝的皇权中心所在地了。

    “改天我带你来逛逛……”

    刘子墨撇了撇嘴,说道:“除了人多,其实也没啥看头,想要看好东西真物件,还是要找秦风那小子,他是故宫博物院的修复专家,能把你给带到里面去……”

    “秦风还有这本事?”听到秦风的名字,坐在后排的白振天神色不由一暗。

    “那小子会的东西多了。”

    提到秦风,刘子墨眉头一挑,说道:“坑蒙拐骗偷,就没有这小子不会的,告诉你们,他发家的那个《真玉坊》,最早就是连哄带骗讹诈来的……”

    “胡扯什么?秦风不是那样的人。”

    听到侄子说的越来越不像话,刘家成不由出言训斥了一句,现在的秦风不同以往,早就不是当年那个拾破烂的小叫花了。

    “嘿嘿,二叔,我这不是开玩笑吗?”刘子墨嘿嘿一笑,以他和秦风的关系,说什么对方都不会生气的。

    “对了,白叔……”刘子墨忽然想了起来,开口问道:“秦风那小子不是去港岛了吗?他怎么没和你们一起回来。”

    “这个……回去再说吧!”白振天摆了摆手,他同样也不愿意在外面提起这件事情来。

    “搞什么啊?有什么不能说的?”

    看到白振天一脸严肃的样子,刘子墨在嘴里嘀咕了一句,不过他也没继续追问,开着车子来到了早已定好房间的京城饭店。

    “白叔,没有监控,很安全。”

    进入到酒店的一家豪华套间后,卞鸿马上就打开了随身携带的箱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勘测器,仔细的将房间里里外外认真的探测了一遍。

    “白老弟,来,坐下喝茶,这是今年的新茶,你在国外一定喝不到的。”

    刘家成要远比自己侄子沉稳,坐下后先是给白振天泡起了茶,只字未提他此次回国的目地。

    “我哪里还有心思喝茶啊?”在沙发上坐下之后,白振天叹了口气,说道:“刘二哥,子墨,秦风在外面出事了……”

    “出事?那小子的事情还少了?”

    听到白振天的话,刘子墨不以为然的说道:“去了一趟拉斯维加斯,那小子差点把美国的各个帮派翻了个天,这次去港岛又招惹了什么是非吧?”

    刘子墨颇有几分幸灾乐祸的意思。谁让秦风去港岛的时候不带着自己过去?他原本打算和华晓彤一起去港岛旅游几天的呢。

    “不是,我这有盘光碟,你们看完就明白了。”

    白振天知道刘家成一直把秦风当子侄看待的,秦风又和刘子墨是生死兄弟,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说出秦风的死讯来。

    “看光碟?”

    刘家成和刘子墨闻言都愣了一下,不过卞鸿已经拿出了一盘光碟。将其放入到了随身携带的一个袖珍影像机中。

    随着海上影像的显示,白振天开口说道:“二哥,子墨,我这次来亚洲,本来是想调查洪门一艘货轮失踪的事情的……”

    “这……这不是电影?”看着海面上出现的那个巨大漩涡和那艘在漩涡中的渔船,刘子墨瞪直了眼睛,心中生出一股不妙的感觉来。

    “不是电影,秦老弟就在那艘船上……”白振天的话让刘家成和刘子墨同时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了紧张的神色。

    “这……这怎么可能……”

    当秦风的身影从渔船上甩出。落入到漩涡之中后,刘子墨“嘭”的飞出一脚,将面前的实木茶几从中踢成了两半。

    “白叔,这……这不是真的,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子墨此刻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尊卑,一把抓住了白振天的胳膊,满脸杀气的说道:“秦风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他在哪里?他为什么会上那艘渔船?是不是有人胁迫他的?”

    刘子墨虽然是个粗枝大叶的人。但刚才看的清清楚楚,秦风的身体被卷入到漩涡中后。瞬间就失去了影踪,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是没有任何生还的希望。

    巨大的悲伤如同蚂蚁一般噬咬着刘子墨的内心,他此刻只想大声的呼喊秦风的名字,但却是一个字都喊不出来,只能用恶狠狠的眼神瞪着白振天。

    “白老弟。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刘家成此时也是面沉如水,虽然秦风没有拜入到刘家门下,但早期的功夫都是从跟自己偷学的,所以他们之间也算是有师徒之谊。

    “胁迫?谁能胁迫得了秦风?”白振天苦笑了一声,说道:“是他自己要去那艘渔船上钓鱼。谁知道突然发生了这种变故啊?”

    “那秦风现在在哪?”刘子墨颤抖着声音追问道:“找到他的人了吗?尸……尸体找到了吗?”

    “没有。”白振天摇了摇头,说道:“我在那片海域打捞了一个星期,别说人了,就连渔船的一片残骸都没能找到。”

    “那……那秦风还有活着的希望?”

    刘子墨嘴唇蠕动了一下,说实话,在看到那个画面之后,他心里几乎就已经绝望了,这句话只不过是在安慰自己罢了。

    “理论上来说是这样。”卞鸿在旁边插口道:“对于没有找到尸身的人,都可以定义为失踪,而不是死亡!”

    “那……那我这就去找他!”刘子墨猛地站起了身体,说道:“一天找不到,就找一年,一年找不到,就找十年!”

    虽然不是血脉兄弟,但刘子墨和秦风的关系,真的是要比亲兄弟还亲,此时乍然得到这个噩耗,刘子墨的心已经完全乱掉了。

    “站住,你去哪里找?”刘家成喊住了刘子墨,说道:“白老弟已经组织人打捞了,你别跟着添乱了……”

    “二叔,那……那我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啊!”

    刘子墨蹲下了身体,用手在脑袋上重重的打了一拳,说道:“二叔,我……我这心里难受啊……”

    从小和秦风一起练武一起打架,在拉斯维加斯出生入死的那些画面,在刘子墨眼前一一闪过,巨大的悲伤涌上心头,那泪水顿时从眼眶中狂涌而出——

    ps:来几张推荐票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