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九十一章 变故(上)

第六百九十一章 变故(上)

    “味道不错,白老大他们再不过来,我连汤都不给他们留了……”

    秦风从锅里舀了一勺鱼汤,闻着那鲜美的味道,也顾不得鱼汤烫,直接送进了嘴里,顿时眉开眼笑起来,这种没有加任何调料的鱼汤,才是天下最美的美味。

    在捉到这条鱼之后,秦风就联系了白振天,不过白老大似乎正在和洪门的一些高层开着什么电话会议,顾不上过来吃,只是嚷嚷着让秦风一定要给他留一些,还说要带个厨师过来。

    对于白老大的答复,秦风很是不满意,开什么会能有吃一条价值数十万的鱼重要?还有就是白老大要带厨师过来,岂不是不相信他秦某人的厨技?

    秦风才不管那么多呢,在给白老大打完电话之后,抄起了船上留下来的家伙什就烧起了鱼汤,一条如此珍稀的鱼被秦风开膛破肚后直接扔进了锅里,看的大副老蔡是直摇头。

    “老蔡,过来喝一碗吧!”秦风故意咂巴了下嘴巴,看着一旁的大副说道:“这么好吃的东西,平时可是想吃都吃不到的,怎么?不尝尝?”

    秦风说的是实话,虽然大副老蔡几乎终年呆在船上,什么样的海鲜差不多都吃过,但是像黄唇鱼这种极其罕见的珍品,他还真是第一次得见。

    “秦爷,还是算了吧,我享用不起这物件……”老蔡也是洪门中人,他知道秦风是洪门客卿的身份,是以和秦风说话时都用着尊称。

    闻着充斥在鼻端的鲜美味道,老蔡不由舔了舔嘴巴,想了半天还是摇了摇头,说道:“出海的人,都不敢吃这东西。吃的东西的人都不敢出海……”

    跑船的人,通常都很迷信,就像是沿海渔民拜妈祖一般,他们有许许多多的忌讳,在海上的时候如果有人犯了这些忌讳,那是要被同行群起而攻之的。

    “哪来的那么多忌讳?”

    秦风用勺子探底舀起一大块鱼肉。放到碗里递向老蔡,说道:“怕什么啊?咱们明儿就回航了,这马六甲海峡一直都风平浪静的,还能出什么事情不成?”

    “来,吃一碗鱼肉,我给你一杯红酒……”秦风启开了早已冰在桶里的那瓶红酒,倒进醒酒器之后,将鼻子凑过去闻了闻,脸上顿时露出了陶醉的神色。

    果然是世界上存量不多的好酒。不论是从色泽还是气味上,都远胜秦风喝过的红酒,当然,价格也是昂贵无比,就这么一杯怕是都要值个几万英镑了。

    “秦爷?您说的当真?吃掉这碗鱼肉,就给我杯酒喝?”看着醒酒器里那殷红如血的红酒,老蔡的喉结上下耸动了起来,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这常年呆在船上的人。最喜好的不过就是两样事物,第一样是女人。第二样就是自然酒了。

    虽然老蔡呆的这艘船是一艘超级游轮,但平时是没有女人的,只有在船上宴请客人的时候,才会临时调派一些女性服务员上船。

    所以想要女人,只能在游轮停靠各国码头的时候,这些船员们才有下船找女人的机会。所以几乎每个大点的码头旁边,都有类似于红灯区的存在。

    没有女人,酒自然是不可或缺的东西,只要出过海的人都知道,无论是船长还是船员。一个个基本上都是酒鬼,船上储物仓放的最多的,也都是酒。

    在这艘超级游轮上工作了好几年,老蔡也喝过不少世界各地的名酒,但像张保拿出来的这两瓶酒,他却是只闻其名未曾见过实物,此刻听秦风这么一说,肚子里的酒虫顿时“咕咕”直叫了起来。

    “当然是真的,咱们俩把这些都吃完,一点都不给他们留下!”秦风点了点头,钓到这么条珍稀的鱼,居然没人当回事,他秦某人心中很是不忿。

    “好,那我吃!”

    老蔡一把抢过秦风手中的碗,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所谓的忌讳,只是没有足够的诱惑而已,为了品尝一下那价值数十万英镑红酒的味道,老蔡早就将什么海上的规矩置之脑后了。

    “嘿嘿,这就对了嘛。”

    秦风笑嘻嘻的给老蔡倒上了红酒,拿起酒杯对碰了一下,说道:“怎么样?味道不错吧,告诉你,我还真没吃过这么鲜美的鱼呢,冰箱里还剩了十几斤,回头我带去给家人吃……”

    这次出来的时间又是不短了,秦风接到几个孟瑶打来的电话,那丫头的伤势差不多已经全好了,正准备回学校去读书,这一不在家里住,留给她和秦风的机会就多了起来。

    这也让秦风心头一阵火热,他又不是柳下惠转世,处在这个年龄,对男欢女爱自然也有过各种幻想,所以孟瑶的这几个电话,也让秦风归心似箭。

    “秦爷,想带上岸去,可一定要保管好啊!”

    吃着碗中的鱼肉,老蔡轻轻的在红酒杯边啜了一小口,含糊不清的说道:“回头我让人给秦爷您准备个随身携带的小冰箱,三五天时间保证让这鱼肉鲜美如初。”

    “那敢情好,我还真怕这鱼肉会坏掉呢。”看着老蔡喝酒时那小心翼翼的样子,秦风哈哈一笑,又给老蔡倒上了半杯,这整整一瓶红酒,倒是给老蔡倒了近乎三分之一了。

    红酒度数低,一瓶对于秦风和老蔡而言,也就只能是品一品而已,没多大功夫,那支价值数十万英镑的红酒,已经尽数到了秦风和老蔡的肚子里。

    “老蔡,来,再喝点白的……”秦风翻开了张保的酒柜一看,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我发现跑船的人都一个爱好,那就是酒,没想到八爷还藏着一箱伏特加呢?”

    伏特加虽然也是世界名酒,度数甚至比国内的白酒还要高,但由于是用蒸馏技术做出来的,秦风一向不太喜欢,不过眼下有菜无酒,勉强也能喝着了。

    “秦爷,我们跑船的可以没女人,可不能没酒啊。”

    老蔡伸手拿出了一瓶伏特加,启开后倒入到酒桌上的玻璃茶杯中,用手掌握住杯口,用力的在桌子上一顿,然后一仰脖子将那杯足有三两的伏特加灌入到了喉咙里。

    “老蔡,酒量还真不错啊……”

    看到老蔡的举动,秦风不由笑了起来,伏特加可以成为世界上最烈的酒,也是最为考验男人气概的酒,于是俄罗斯人就创造了这种喝法,很多人如此一杯下肚之后,直接就会突溜到桌子下面去的。

    “爽啊,这是没有经过勾兑的伏特加,劲道不错!”

    老蔡一抹嘴唇,长长吐了口气,说:“秦爷,海上的温差比较大,常年在海上跑,湿气比较重,喝酒其实就是为了除湿气,一来二去的,这酒瘾也就盆养出来了……”

    先是喝了一杯这世上最昂贵的红酒,然后又喝了这世上最烈的白酒,老蔡也是酒意上头,哪里还顾得什么海上的忌讳,一边和秦风喋喋不休的说着话,一边自己拿起勺子在锅里找起了鱼肉——

    “白叔,那帮老家伙,有点蠢蠢欲动啊?”

    在游轮的中控室里,白振天刚刚结束了和洪门各个堂口的电话会议,不过中控室里的白振天和卞鸿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给上三分三,就敢上梁山?”白振天脸色露出一丝冷笑,说道:“之前只是清理了总堂直辖的几个堂口,没想到各地堂口对我的意见还是挺大的啊……”

    虽然用雷霆手段将旧金山总堂的老人都镇服住了,不过洪门终究是太大了,各国堂口的堂主们都是盘踞一方的大佬,其中有些人对于在洪门里资历尚浅的白振天,并不怎么服气。

    所以即使刚才白振天在电话会议中阐明了这次军火失踪的情况,并且说明手中有照片为证,可以给各个堂口大佬们发过去的解释,但仍然有几个人阴阳怪气,将这次军火事件的责任归咎到了白振天的身上。

    “白叔,都是些跳梁小丑而已。”卞鸿开口说道:“不行我和唐老大他们走一圈,拜访下各个堂口大佬,看他们还敢不敢反对白叔您?”

    卞鸿所在的佣兵团成立虽然只有五年的时间,但已经是打下了赫赫威名,他们也是洪门会长直接掌握的一支武装力量,各地的堂主均是对其忌惮三分。

    “洪门兄弟,不能自相残杀!”白振天缓缓的摇了摇头,说道:“还是我亲自去走上一趟吧,看看他们是否敢以下犯上?”

    “白叔?您亲自去是不是有点太危险了?”卞鸿有些担心的说道,俗话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那些各地堂主们都像是土皇帝一般,不见得就会讲白振天放在眼里。

    “危险?你知道什么叫危险?”听到卞鸿的话后,白振天不由哑然失笑,他这一辈子没干什么事,几乎都是在争斗中度过的,对于常人来说的危险,在白振天看来就如同家常便饭一般。

    而且白振天要亲自出马,也是有着他的考虑,因为洪门规矩森严,卞鸿等人即使见到那些堂口大佬,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但白振天亲自去就不一样了,如果各地堂主不敬在先,那就是给了白振天清理门户的口实。

    “会长,有情况!”正当白振天刚刚下了要去各个堂口巡查一番的决定后,中控室里的对讲机里忽然传来了唐军的声音——

    ps:这几天不在家,更新不稳定,大家多多原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