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八十五章 投降

第六百八十五章 投降

    “疤哥,怎……怎么办?”

    三炮连滚带爬的钻进了船舱,现在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将舰炮的炮口对准那艘游轮。

    万一惹怒了对方,只要对方一个火箭炮发射过来,他怕是连渣都不会剩下,舰炮的反应速度可是比火箭炮慢的多了。

    “怎么办?认栽吧……”此时的疤哥面色苍白的像是个死人一般,整个人似乎瞬间苍老了二十岁一般。

    疤哥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纵横四海二十多年,即使在墨西哥大毒枭和政府海警的围剿下都全身而退,但偏偏在马六甲这个小海峡阴沟里翻了船。

    “丢了祖宗的人啊!”

    在说出认栽两个字之后,疤哥仰天长叹了一声,从他祖爷爷起到现在传了七八代,他张家只有死在海上的先人,没有一个是投降的。

    可是形势逼人,只要疤哥现在敢留露出任何反击的态势,恐怕对方的火力马上就会将他的这艘船摧毁,而投降……还能保证一丝生机。

    “好,疤哥,我……我这就出去挂白旗……”

    听到疤哥同意投降了,三炮又是连滚带爬的出了船舱,他才不操心疤哥的祖宗是谁呢,现如今是小命要紧。

    在走出船舱的同时,三炮将身上的白衬衫脱了下来,两只手高高的举过头顶,不断上下挥舞着,生怕刺激到对方给自个儿来上那么一枪。

    “这就投降了?真没意思?”

    对讲机里传来了贝蒂娜的声音,她指挥的直升机才刚刚登空,就看到了对方船上出来的那个挥舞白衬衫的人。

    “能不动手解决对方,这是最好的结果……”

    负责行动指挥的唐军虽然也感觉有些不尽兴,但是他更加明白,如果对方想要拼个鱼死网破的话,只要打响那个舰炮,自己这边也做不到零伤亡的。

    “贝蒂娜,那艘船上估计没剩几个人了。把他们给过来……”

    白振天的声音插了进来,他倒是想看看,究竟是哪个不要命的人敢在老虎头上拍苍蝇,将主意打到了洪门的身上。

    “好的!”贝蒂娜答应了一声,指挥着直升机飞到了那艘渔船的上空。

    “妈的,连军用直升机都用上了……”

    被空中直升机螺旋桨发出的劲风,吹得睁不开眼睛的三炮。口中发出一声哀嚎,此时的他已经是真正的绝望了。

    “我数到十,你们自己用绳子绑住双手……”

    贝蒂娜冷漠的声音从直升机上传了下来,随着她的话声,直升机上垂下来了几条绳索,刚好落在了三炮的面前。

    “二十分钟后。这艘船将会被摧毁,想死的人就留在上面好了……”贝蒂娜说着话看向了船舱里面,她能感觉得到,在那里面正有一双眼睛在打量着自己。

    “英明一世,却是在这阴沟里翻了船啊!”

    疤哥长叹了一声,回头对一脸阴狠掌着舵的大副说道:“军子,是大哥连累你们了。恨大哥不?”

    “疤哥,头掉了也就碗大个疤,我不怕!”

    军子嘿嘿一笑,说道:“这些年跟着大哥您吃香的喝辣的,哪个国家的女人都玩过了,就是死那也是值得了……”

    “行,比三炮那小子带种……”疤哥点了点头,说道:“咱们也死的有志气一点。不要连敌人的面都没见着……”

    说着话疤哥拿起了话筒,开口喊道:“给我一艘快艇,送我到你们船上去,不同意的话你们就开炮吧……”

    疤哥能在毒枭和海盗云集的加勒比海混的风生水起,绝对不是一个无能的人,而且他的头脑非常的灵活。

    在疤哥发现自己被包围之后,就察觉有些不对。对方似乎是布好了口袋,等着自己往里面钻呢,这种行径,怕是早就在算计自己。必然是另有所图的。

    “想死还不容易吗?”

    直升机上的贝蒂娜面色一冷,手中的扳机微微往下一扣,那重机枪顿时喷射出一道火蛇,扫射在了渔船的甲板上。

    “别……别开枪,我……我不是绑好了吗?”刚刚把双手绑上的三炮听到枪声,吓得连忙叫喊了起来,只是他的声音完全被枪声给淹没掉了。

    “有本事往我身上打。”

    在见到直升机的举动后,三炮拿起话筒,说道:“只要我皱一下眉头,你疤爷都算是后娘养的……”

    说完话,疤哥将话筒一扔,径直走出了船舱,就那样大模大样的站在了甲板上,抬起头仰视着空中的贝蒂娜。

    “会长,这……”

    看到疤哥压根就没将直升机上的枪口放在眼里,贝蒂娜顿时感到为难起来,她也知道有些事情要从对方口中询问,现在却是杀不得的。

    “唐军,你过去接他过来!”

    站在游轮甲板上的白振天提了一口气,说道:“我生平最佩服有骨气的汉子,就凭你小子临危不惧,我就给你一条活路……”

    白振天虽然没有拿扩音器说话,但是提起丹田的那口真气之后,他的声音如同隆隆响雷一般,将那直升机的轰鸣声都给盖了下去,清清楚楚的传到了疤哥的耳朵里。

    “白老大,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

    在唐军发动了快艇之后,秦风看向白振天,笑道:“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你小心那家伙上船之后打你黑枪……”

    从疤哥的话中,秦风能听出来,这人似乎已经心存死志了,连死都不怕的人,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的。

    “打我黑枪,他也要有那本事……”

    白振天闻言撇了撇嘴,说道:“我还真不知道华人里面出了这么个狠角色,不见一面也太可惜了……”

    “得了吧您,还不是想打听那艘军火船的消息。”秦风翻了个白眼,丝毫都没给白振天留面子。

    “哎,别开,别开啊,我……我也要坐船过去啊!”

    正当白振天在和秦风说着闲话的时候,贝蒂娜的直升机拉起了高度,刚刚把自个儿双手绑缚好的三炮,身体顿时悬在了空中。

    被麻省勒住双手生生的拉了起来,那种滋味可是不怎么好受,要说人的潜力真是无穷的,三炮此时发出的哀嚎声,并不比白振天刚才的声音差多少。

    尤其是看到疤哥和军子从容的上了那艘快艇之后,三炮惨叫的声音愈发销魂了起来,听得直升机上的贝蒂娜恨不得垂下枪口干掉这个小子。

    “贝蒂娜,那小子在哀嚎的话,扔他到海里喂鱼……”

    三炮的惨叫声也传到了白振天的耳朵里,这让他非常的不爽,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这种做派端是丢了海盗的脸。

    白振天的话果然好使,就在他话声刚落之际,三炮就像是被人捏住了嗓子的公鸡一般,惨叫声戛然而止。

    虽然这会海上的波浪平静了许多,但是三炮还是能清楚的看到那一两米高的浪头,如果真要是被扔下去的话,恐怕真要到龙宫做客去了。

    “妈的,真是看走眼了啊。”

    随着和游轮距离的拉近,疤哥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那船体内露出的鱼雷弹和导弹,看得他是心热不已,如果自己能有这些武器,也不至于被人从加勒比海给赶出来了。

    唐军扫了疤哥一眼,淡淡的说道:“嘴巴放干净点,不然等会你就会知道,有时候死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小子,别给我耍狠,你还嫩了点。”

    疤哥的嘴角向上拉出一道弧度,脸上的那个伤疤顿时显得愈发狰狞起来,胆子小点人,还真是会被他给吓到。

    “有本事呆会你还能笑出来……”

    唐军冷眼看了下疤哥,心中却是对这人有了几分佩服,不是每个人处在疤哥这种情况下,都能够笑出来的。

    一两海里的距离,在快艇马达全开之下也就是十多分钟的时间,很快疤哥就站到了游轮底部的升降机上,缓缓的向甲板升了上去。

    至于三炮,则是比疤哥更早到了游轮上,此时正抱着头蹲在自己那帮晕迷过去的兄弟中间,由于白老大的不待见,他刚才着实挨了好几脚。

    “你疤爷来了,敢问兄弟是那条道上的人?”

    疤哥上到游轮上之后,径直就向白振天和秦风的方位看了过去,双拳一抱,却是行起了江湖上的礼节。

    “嗯?”

    由于白振天是背对着灯光站的,疤哥看不到他的面容,不过自己的面孔却是被白振天看的清清楚楚,秦风发现,在白振天见到那人之后,身体却是震了一下。

    “疤爷我认栽了,兄弟报个名号,别让我做个糊涂鬼啊!”

    看到阴影下的白振天默不作声,疤哥往前走了一步,却是被唐军伸手给拦了下来,白振天是何等身份的人,岂容疤哥这样的人近身?

    “妈了个巴子的,你小子口口声声的疤爷,是在招呼谁的呢?”

    忽然,白振天的声音传了出来,“你他娘的给老子滚过来,到老子面前再喊声疤爷看看?我撕烂你那张臭嘴……”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当白振天满口污言秽语的骂出来之后,包括疤哥在内,甲板上所有人的都愣住了——

    PS:七月第二天,求保底月票啊,咳咳,今儿还是努力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