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八十章 信服

第六百八十章 信服

    “上帝啊,发生了什么事情?”

    虽然在场的除了贝蒂娜之外,其他人都是华人,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的信仰,眼见秦风如同蝴蝶一般飘荡在空中的情景,很多人都失口叫了出来。

    二三十米的高度,下坠并不需要多少时间,在一众人等惊愕的目光中,秦风已然是落到了海面上,不过却是没有开始想象中如同炮弹般坠入大海里的情形。

    秦风的身体似乎轻如鹅毛一般,随着大海起伏不定的波涛四处漂浮,不过细心的人却能发现,秦风的双脚其实是在快速移动着。

    “铁掌水上漂?”

    看到船下海面的场景,卞鸿的嘴巴张得足以塞进去个鸭蛋,搜肠刮肚之后,才找出了个能形容此刻心情的词汇来。

    “这……这怎么可能,是魔法吗?”站在船舷处的贝蒂娜此刻再也无法保持一贯的冷静,直勾勾的盯着下面的秦风,大脑一片混乱。

    “妈的,这小子的功夫,竟然练到了一苇渡江的境界了?”

    和佣兵团的那些小子们不同,白振天却是一眼看出了端倪,秦风现在所施展的身法,怕是和当年达摩一苇渡江时的功夫同出一脉。

    前文曾经说过,修炼内家心法,就是一个将体内后天浊气修炼成先天真气的过程,真气越多功夫自然也就越深。

    当体内真气形成一定的储量之后,身体机能也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像武侠小说中的轻功,就是其中的一种变化。

    以白振天的功夫,如果提起体内的那口真气,他能走刀山而不伤脚,下油锅而不伤手,不过想要踏雪无痕和水上漂,他却是做不到的。

    在看到秦风展露的这一手之后。白振天才真正明白,敢情他认为功夫和自己相差不多的秦风,早已把他给甩开十万八千里了。

    “这……这人又不是鸟儿,怎么tm的能……能在海面上滑翔呢?”

    佣兵团的大脑,一向以冷静著称的唐军,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平时最注重团队配合的他。也被秦风的行为给震住了。

    “会轻功有什么了不起?”已经回过神来的贝蒂娜忍不住撇了下嘴,说道:“他再厉害难道还能躲得过子弹?”

    “贝蒂娜,你以前可是最推崇冷兵器的啊……”

    白振天有些好笑的回头看了一眼贝蒂娜,说道:“功夫练到极致,躲子弹并不算什么,现在的秦风应该就可以做到……”

    修炼内家心法。不但练的是身体,同样也练神识,当功夫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后,身体就会对危险产生一种很自然的反应。

    白振天所说的躲子弹,其实是在子弹出膛的那一瞬间,被枪口锁定的身体能提前预判到子弹的方向,从而进行躲闪。白振天就能做到这一点。

    当然,如果对方是乱枪扫射,又处在空旷没有遮挡的地方,这种预判能力就不起作用了,当年的功臻化境的大刀王五,就是如此死在乱枪之下的。

    “哼,谁知道呢?”

    对于白振天的话,贝蒂娜还是很信服的。不过想让她就此服软却是不可能的,眼珠子一转,看着海面上的秦风,贝蒂娜却是露出了笑容。

    “他跳下去容易,可是想要上来就难了……”

    虽然秦风有这么一手水上漂的功夫,但是打死贝蒂娜都不相信,秦风能从海面跳上这几十米高的甲板上。说不得到时候还是会掉入海中的。

    “哎呦,我怎么忘了这茬了?”听到贝蒂娜的嘟囔声,白振天连忙喊道:“拿个救生圈丢到海里去,另外把升降机给放下去……”

    由于船身太高。除了在船体的侧门之外,上下船只一般都是用的升降机,在船身上装有升降机的轨道。

    不过还没等船上的人把救生圈丢到海里,原本起伏在海面上的秦风,双臂忽然一展,纵身就往船身扑了过去。

    “秦老弟,你在撑一会,我这就把升降机放下去了……”

    由于角度问题,白振天等人都被外凸的船身挡住了视线,一时间,谁都不知道秦风要干什么,白振天不由发出了一声喊。

    但白振天话声刚落,一道人影突然从外面翻了进来,却正是秦风。

    “秦风,你……你小子是怎么上来的?”这次连白振天也搞不明白了,难不成秦风的功夫真练到了能凌空虚渡的境界?

    “游轮的船身上有滑轨,顺着不就上来了?”

    站在那里的秦风也略显有些狼狈,他的裤腿从膝盖以下已经完全湿掉了,胸口也在剧烈的起伏着,脸上现出一抹红色。

    要知道,从秦风跳下船的那一刻起,他就在高速运转体内的真气。

    一直到回到甲板上这四五分钟里,秦风就没敢松了那口气,这对他而言,也是一次极大的考验,好在秦风撑了下来。

    “从船上跳到海里,就……就只湿了裤腿?”

    包括甲板上的一些船员们,总共数十双眼睛都盯紧了秦风,眼中流露出来的神情,全都是震惊。

    “贝蒂娜,怎么样?”

    秦风长吁了几口之后,转脸看向了贝蒂娜,说道:“你只要能按照我刚才做的事情,再做上那么一遍,就算我输了,洪门客卿长老的位置,我也会让出来的……”

    秦风并非是小肚鸡肠的人,他今儿之所以冒着掉入海中的危险展露了身手,就是想震慑一下这些洪门的后起之秀,省的日后总是有人惦记着要和自己较量。

    “我……我做不到……”

    听到秦风的话,贝蒂娜的脸一下子红了,秦风刚才的举动已经超出了人类行为的范畴,在此时贝蒂娜的眼中,秦风简直就是一个怪物。

    不止是贝蒂娜,就是唐军等人,在看向秦风的眼神里,也没了之前的随意,而是带了一丝尊重和惧意。因为单从个人的武力值上而言,恐怕就是白振天也不是他的对手了。

    “你们谁能做到,也都算我输……”

    秦风目光从唐军等人身上扫过,当时贝蒂娜出言挑衅的时候这些人默不作声,估计也是存了看戏的心思。

    “秦长老神乎其技,我们这等小子是做不到的……”

    唐军往前走了一步,双手抱拳将身体躬了下去。开口说道:“以前总是依仗现代武器,看来还真是坐井观天了,多谢秦长老给我们上了这一课……”

    在刚才被秦风目光扫过的时候,唐军只感觉浑身一冷,就像是被一只洪荒巨兽锁死了一般,只要他有任何动作。对方怕是会在第一时间就将自己给撕碎掉。

    即使是唐军最为依赖的枪支就插在肋下,唐军也没把握能将枪给拔出来,而更大的可能性是他还没拨出枪来,估计就已经没了性命。

    此时唐军才真正信了白振天的话,在某种时候,拿着枪支也未必就是绝对安全的,在这世上。总是会发现那么一些意外的。

    “唐大哥太客气了,俗话说术业有专攻,面对着飞机大炮,我这只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

    听到唐军改了称呼,秦风心中自然很是满意,不枉他如此卖力的表演了一番,几乎将体内的真气全部消耗殆尽。

    “秦长老您才是谦虚呢。”

    唐军闻言苦笑了一声,说道:“有您这一身功夫。天下何处不可去?您要是愿意组建个佣兵团,恐怕在佣兵界也就没我们的饭吃了……”

    唐军的这番话并非是在妄自菲薄,而是真正的肺腑之言。

    要知道,佣兵的作用,大多都是体现在敌后作战或者是斩首行动上,和特种部队甚至和杀手的性质很相近,除了详尽的计划之外。个人武力也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因素。

    而秦风所表现出来的身手,是唐军连听都没听闻过的,如果哪个佣兵团能拥有这么一号人物,想必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将无往而不利。

    “秦长老。您刚才用的是水上漂的功夫吧?”

    卞鸿忽然插进嘴来,说道:“秦长老,您看我资质怎么样?我三岁的时候就有人说我骨骼奇异,最适合练武,要不……您收我为徒得了……”

    卞鸿是个真正的武侠迷,当年读大学的时候,甚至抱着一本英文版的金庸武侠小说读的津津有味,眼下见到了“真人”,这双膝一软差点就跪下去了。

    就在卞鸿说话的时候,旁边有几个人,也是流露出了这种意思。

    他们倒不是想拜师,而是想让秦风指点他们一下,多学几手防身的绝活,以后在出任务的时候,说不定就能多一条性命。

    “练我这一门的功夫,是要从童子开始的。”

    秦风哪里有收徒的心思,听到卞鸿的话后,不由胡扯道:“想要学我的功夫也简单,如果是破了身子的人,只要把那烦恼根跟切掉就行了……”

    “烦恼根?那是什么?”贝蒂娜一本正经的问道,在认识到自己和秦风的巨大差距只会,她还真动了和卞鸿一样的心思。

    “呃,这个嘛……”

    秦风没想到贝蒂娜会追问这个话题,不由脸上一红,说道:“这玩意男人有,女人没有,正常人有,太监没有……”

    “你……你流氓……”贝蒂娜读过很多中国史籍,自然知道太监代表了什么,当下也是俏脸绯红,再也问不下去了。

    “师父,那……那您练的岂不是葵花宝典了?”

    卞鸿还有些不死心,说道:“我长这么大还是处男呢,要不师父您先教我一些修炼真气的口诀,我练了试试?”

    “得了吧,你小子十四岁就往窑子里钻了,还处男了,我看是被处理过的男人吧?”唐军丝毫都没给卞鸿面子,在一旁晒然笑道。

    “唐老大,我不是处男,你也不是啊。”被唐军揭了老底,卞鸿有些气急败坏,开口嚷嚷了起来。

    “卞鸿你小子别再闹腾了,秦风的功夫你们学不了的……”

    白振天看出秦风的面色有些不正常,而且呼吸也有些紊乱,连忙说道:“你们这帮小子以后别再坐井观天就好了,我和秦风还有事要谈,你们都回去吧……”——

    PS:月底最后两天了,大家的月票别浪费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