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七十九章 跳海

第六百七十九章 跳海

    “白会长,您太谦虚了,小子哪里能和您相比呢?”

    听到白振天的话后,秦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不如自个儿,那岂不是在给自己拉仇恨吗,他知道白天是洪门很多人的偶像。

    “不是我谦虚,事实如此!”

    白振天哈哈一笑,说道:“如果放在三年前,阿利桑德罗不是我的对手,但这三年过去了,我血气减弱,而他正当壮年,我未必打得过他啊……”

    几年之前的时候白振天曾经和阿利桑德罗切磋过一次,即使那次较量中白振天占据了上风,但要想杀死对方,白振天仍然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几年过去了,白振天的气血不复当年,此消彼长之下,他再也没有把握能压制住阿利桑德罗,就在这时候,阿利桑德罗却是死在了秦风手上,是以白振天才有这番话说。

    “你是不是阿利桑德罗的对手,与我何干啊?”

    秦风闻言翻了个白眼,他原本就在极力淡化自己在拉斯维加斯事件中的作用,没成想白振天全给他抖落了出来。

    “秦老弟,在场的全是自己人,你用不着谦逊的。”

    白振天指了指贝蒂娜,说道:“贝蒂娜是唐会长领养长大的,论起辈分的话算的上是你的晚辈,你出手和她比试一下,就当是指点晚辈好了……”

    白振天想让秦风出手,除了想见识下秦风的身手之外,他还有别的一层含义在里面。

    要知道,现在在场的这些洪门中人,全都是洪门年青一代的翘楚人物,在未来的几十年里,他们将逐渐接掌洪门的大权。

    而秦风比这些人的年龄都要小,以后他们势必还有很多年的交道要打,白振天这是想让秦风借机立威。震慑住这些洪门未来的精英们。

    “晚辈?会长,他的年龄比我还要小呢。”听到白振天的话,贝蒂娜的脸上顿时现出一丝黑线来。

    秦风作为洪门客卿,地位尊崇是不假,但这不代表秦风的辈分就比自己高,从小在华人世界长大的贝蒂娜,很是注重这一点。

    “贝蒂娜。你别不服气……”听到贝蒂娜的喊声,白振天笑道:“秦风的师父和我父亲是同辈的,你是不是要比他低一辈?”

    白老爷子是洪门中老一辈的人物,前任会长唐天佑在他面前也要执弟子礼,从这一点上论起来,秦风的确要比场内这些人的辈分都高。

    “这个……”

    听到白振天的话后。贝蒂娜顿时语塞了,她虽然是西方人,却是接受中国传统文化长大的,对辈分尤其看重。

    “行了,大家年龄相近,就不用提什么辈分不辈分的了。”秦风摆了摆手,他也看出来了。白振天是有意让自己露一手的。

    而且秦风还发现,在白振天说出自己与他同辈的时候,甲板上站着的那些人里面,有好几个脸上都露出了不忿的神色。

    “那你是同意和我比试了?”

    贝蒂娜脸上露出喜色,在她看来,秦风在洪门中的地位,有大半都是白振天吹捧出来的,这么一个年轻人。怎么可能是那狗熊一般的阿利桑德罗的对手呢?

    而且上次秦风用的是另外一副脸孔,知道真相后的贝蒂娜,更是认为秦风是搞些阴谋诡计的人,自身却是没有什么真本领的。

    贝蒂娜接受的是中国传统教育,不过却是西方人的性格,电影水浒传中的“路见不平一声吼”歌词,倒是可以适用在她的身上。

    “拳脚无眼。动手就算了。”秦风摇了摇头,他可不想和个女人较量,赢了也是胜之不武。

    “你怕了?”贝蒂娜瞪起了眼睛,她以为秦风不愿意和自己比试了呢。

    “怕你?”

    秦风嗤笑了一声。说道:“比武就算了,这样吧,你按照我做的事情照做一遍,就算是你赢了,怎么样?”

    “你能做到的,我都能做到……”

    贝蒂娜闻言挺起了胸口,那紧身衣下的曼妙身材顿时显露无疑,看得旁边的一些人都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你能做到的,我可未必能做到。”秦风嘴里嘟囔了一句,道:“这女人生小孩,男人就算是再有本事,那也是生不出来的。”

    “你……你流氓……”

    秦风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足以让场内众人听到了,顿时引起了一阵哄然大笑,气得贝蒂娜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我说的是事实而已。”秦风无辜的摊了摊手,众人的笑声却是愈发大了。

    “好了,秦风,别逗贝蒂娜了。”

    白振天忍住了笑,开口说道:“想让这帮小子服你,就拿出点真本事来,否则这一个个心比天高的小家伙们可是不会服气的……”

    进入到八九十年代,科技日益进步,往年拿刀动枪的砍砍杀杀,在唐军这一辈人眼里早已落伍了,如果不是白振天超强的个人武力,他们也未必会服气的。

    至于秦风,年纪轻轻的就成为洪门客卿,像是秦风这些人嘴上虽然不说,但心里肯定是腹诽不已,从白振天话声落后场内几人的脸色就能看得出来。

    “那好吧,我就献个丑……”

    秦风耸了耸肩膀,左右看了一眼,走到不远处的一个遮阳棚下,伸手将一个塑料板凳拿了起来,说道:“白大哥,损坏了这张板凳不用赔的吧?”

    既然白振天有意抬高自己,秦风干脆就在众人面前正常称呼起白振天来,不过他这一声白大哥喊出口,所有人的脸色都有些发黑。

    “哈哈,只要你不把这艘船给拆了,随便你怎么折腾……”

    白振天摆了摆手,他也有些好奇秦风会做出什么举动来,要知道,自从认识秦风,这小子每每行事总是出人意料。

    “那好……”

    秦风点了点头,双手微微一用力,就将那张塑胶板凳的两条腿给硬生生的掰了下来。随手将残破的板凳丢在了地上。

    “秦老弟,你这是要干什么?”见到秦风的动作,白振天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

    “白大哥,往下看就知道了。”秦风笑了笑,蹲下身体将脚上的运动鞋脱了下来,顺手还把鞋带给解开了。

    “这是要干什么?”

    “不知道,脱鞋。难道是要进行空手道的演示?”

    “应该不会吧,演示空手道也不用掰坏那张椅子呀?”

    秦风的举动让众人都有些奇怪,纷纷出言议论了起来,贝蒂娜更是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秦风的动作。

    “好了,我要做的事情很简单……”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秦风将两条板凳腿绑在了自己的脚上,拍了拍手站起身来,说道:“只要你能照做一遍,这洪门客卿的位置,我可以让出来的……”

    “哼,你能做到的,我都能做到!”

    不知道为何。贝蒂娜心中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来,因为别的不说,仅是用手将那塑胶板凳腿给撕扯下来,估计她就办不到。

    “那好,你瞧好了……”

    秦风笑着冲贝蒂娜点了点头,径直往甲板一处的船舷走了过去,当他来到船舷边上的时候,忽然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举动来。

    只见秦风的右手在船舷上的铁栏杆上一拍。整个人顿时轻轻飘起,他居然就这么纵身一跃,从游轮上往大海中跳了下去。

    “他要干什么?”

    “难道要自杀吗?”

    当秦风跳出船舷的一瞬间,众人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即使刚才见到秦风在脚底绑缚板凳腿的动作,也没有人会与跳船联想到一起。

    要知道,一般的小型游轮。甲板距离海面可能只有四五米高,这种高度跳下去,人是不会受伤的。

    但是这艘造价上亿美金的超级游轮,如果算上甲板以上的建筑。高度可达五十米。

    所以即使是甲板以下,也有近三十多米的高度,这等于十层的楼房那么高,虽然下面是大海,但如此高度跳下去,那种冲击力也将会是致命的。

    “老弟,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就算是白振天,也被秦风的跳海举动吓了一大跳,连忙一个箭步冲到了船舷边上,低头往下看去。

    不仅是白振天,另外几个反应比较快的佣兵队员,也是第一时间来到了船舷边上,此时秦风的身体尚未落到海面上。

    不过和众人所想象的不同,秦风的身体并没有像炮弹那样直落海面。

    只见身在半空中的秦风双手,不停的拍在船身上,顿时将他下落的势头给缓解了下来,整个人就如同一片树叶一般,缓缓的往下飘荡着。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看到这种场景,有几个人的目光显得有些呆滞,但也有几个人却是眼睛发亮,拍着大腿喊道:“轻功,这是轻功啊!”

    金大侠的武侠小说,早就已经深入人心了,像卞鸿这样的武侠迷,脑子里第一时间就出现了“轻功”两个字眼。

    “没想到秦风的真气居然如此精纯了。”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的却是门道,旁人看不出秦风这一手功夫的深浅,但在白振天的心里,却是翻起了滔天巨浪。

    要知道,修炼内家心法,就是一个练气的过程。

    修炼内家功法的人,首先要将人体内的那些后天浊气给排出去,换成先天真气,从而改变自身基因体质,从而获得延年益寿或者是超出常人的能力。

    在古代道家典籍上,真气又被称之为清气,正是所谓的天地初开清气上升浊气下降,道家炼气士们坚信,只要人体全是清气,纵然白日飞升也不是不可能的。

    白振天虽然距离白日飞升的境界还很遥远,但他也是进入暗劲修为的人,体内是有真气存在的。

    提上一口真气,白振天的确可以感觉自己身轻如燕,纵横跳跃都要超出常人许多,这说明道家典籍的记载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不过要让白振天从这三十多米的高度跳下去,他还是不敢的,因为自己知道自家事,他估摸落到一半的时候那股真气就会卸去,少不得会摔个半死的-

    PS:月底了,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