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六十九章 身份

第六百六十九章 身份

    窦健军驾驶着快艇停靠在了一处遍布礁石的海岸边,由于这里礁石众多,并不是船只停靠的好地方,所以极少会有警察在这附近巡逻。

    “老窦,你退出走私行当,真是个损失啊!”

    在窦健军安全的将快艇停在岸边后,秦风也忍不住松了口气,这处海面实在是危险了点,到处都是凸起的礁石,一不小心怕是就会落个船毁人亡的下场。

    “秦爷,还不都是被钱逼出来的吗?”

    窦健军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他这些年已经很少跑船了,刚才神经也是绷紧到了极点,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走吧,我等会给豪哥打个电话,应该会有人过来接咱们的……”

    秦风跳到了一个礁石上,深深的吸了口气,在远处的海面上,已经可以看到早期的渔民驾船打渔了。

    “秦爷,澳岛我也有些关系的,要不……就不麻烦豪哥了?”

    紧跟着秦风跳下船的窦健军手里拎着个包,由于秦风将整艘船都买了下来,他随身带着的十万港币也没能用上。

    “老窦,从今儿起,你已经不在这世上了……”秦风指着窦健军摇了摇头,看来这哥们还没有办法进入新的角色里面。

    “看我这记性!”

    窦健军一拍脑袋,继而有些担心的说道:“秦爷,您那法子,真的能绝了后患吗?”

    秦风在给桥本灌输**汤的时候,窦健军就在一旁看着,他真的有些怀疑那个日本人在被救起清醒之后,是否能按照秦风所说的那样去做?

    “是否能绝了后患我不知道,不过日本人应该不会再追查你了。”

    对于自己的催眠术,秦风还是很有信心的。而他之所以选择了桥本,也是看出这个日本人的心性并不是很坚定,最适合催眠术的施展。

    “对了,你要是不放心的话,就把家人都接到澳岛来吧。”

    秦风想了一下,开口说道:“在澳岛有豪哥照看着。就算是山口组也不敢妄为的,不过你这张脸还是要变动一下,港澳离的太近,我怕老齐他们日后会认出你来……”

    “我知道了,秦爷,这事儿一了,我马上就去韩国……”

    窦健军点了点头,能换一个身份光明正大的生活,正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这也代表着他和以前的那些往事要说声再见了。

    “豪哥,我在澳岛了……”

    走在澳岛海岸线上的秦风拿出了手机,此刻的他和窦健军,就像是早期锻炼的普通人,丝毫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秦老弟,你……你怎么跑澳岛去了?”

    接到秦风电话的陈世豪似乎刚刚睡下,打了个哈欠之后,开口说道:“你在什么位置?我让人去接你。另外中午咱们一起吃饭……”

    “豪哥,我可是通过正常渠道入的港。你还是找个人把我接回港岛吧。”秦风摇了摇头,要不是港岛的缉私力度比较大,他之前就会直接将快艇驶回港岛的。

    “好,这事儿好办……”陈世豪点了点头,说道:“把你的位置告诉我,我让人用货船送你过来。这个比较安全……”

    陈世豪所用的走私方法是现如今比较常用的,偌大的货船里藏上那么三五个人很难被发现,不过船主一般怕事,也只有像陈世豪这等大佬,才能驱使他们夹带私货。

    陈世豪办事效率极高。半个小时过后,一辆小型货柜车就接上了秦风和窦健军,直接就驶入到了一个港口里面。

    为了保密起见,陈世豪甚至没有动用他的手下,而是让船主直接派的车,换上了工作人员的衣服,两人光明正大的登上了那艘马上就要的货船。

    “豪哥要是干走私的话,真没我们这些人的饭吃了。”上了船之后,窦健军脸上满是感慨。

    “他可看不上你走私的那点钱。”

    秦风笑着摇了摇头,陈世豪控制着澳岛百分之八十的桑拿会所和一个赌厅,一年进账近亿,他哪里看得上文物走私那点蝇头小利?

    “老窦,放心吧,几年之后,你也会看不上自己以前做的事情的。”见到窦健军还有点舍不得之前的走私生意,秦风不由哑然失笑。

    “呵呵,让秦爷见笑了。”

    窦健军也是摇了摇头,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他犹如在梦中一般,不过舍弃了以前的生意和身份,窦健军这心里却是莫名的轻松了许多。

    要知道,窦老大的名号,在港澳和内地三个地方,也都是挂上了号的。

    这近些年窦健军很少在内地呆的原因,就是怕被警察找上门来,眼下换个身份,以前的事情却是可以一笔勾销掉了。

    秦风知道窦健军常年在海上跑,港口这种地方认识他的人尤其多,在窦健军脸上打量了一番之后,开口说道:“我得给你改变下相貌,省得被人给认出来。”

    易容说起来很玄妙,其实是件很简单的事情,秦风找了一瓶在船上最常见的502胶水,将窦健军眼角做了一些改变。

    只是微微将眼角往上提了一些,窦健军整个人的相貌,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至于回头502胶水好不好清洗,秦风就没放在心上了。

    从澳岛坐船到港岛,正常来说需要用时一个小时左右,不过货运的船只不能走客运航线,直到中午的时候才抵达港岛港口。

    “秦老弟,这位是?”前来接秦风的陈世豪看到旁边的窦健军,不由愣了一下。

    “豪哥,他是老窦,你见过的啊。”

    秦风笑着给陈世豪介绍了一下,以后窦健军将作为自己的代表在澳门常驻,需要经常和陈世豪打交道的。

    “咦?怎么模样和以前有些不同了?”陈世豪闻言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窦健军,摇头说道:“秦老弟,你给窦老弟化妆了吧?”

    “嗯,这事儿回去再说吧。”秦风点了点头。此时他们已经走出了港口,坐进了陈世豪的车子里。

    来到富丽华酒店,秦风等人直接进了白振天的房间,似乎刚刚起床的白振天看起来气色有些萎靡不振,也不知道昨儿有没有享用项华祥安排的“特殊服务”。

    “秦风,老哥哥们昨儿可都在给你打掩护啊。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白振天打了个哈欠,看向秦风身边的窦健军,开口问道:“这位老弟是谁?脸色似乎不是很好啊。”

    “他前几天挨了一枪,气色能好才怪呢。”秦风说道:“他叫窦健军,以后我在澳岛的事务,都将由他来负责……”

    “嗯?秦老弟,你考虑清楚了?”

    听到秦风的话,白振天也不由愣了一下,要知道。秦风在未来娱乐公司里占的股份可是不少,代表他的人,一定要能绝对信得过。

    “白大哥,我考虑清楚了。”秦风笑了笑,说道:“不过有件事还得拜托您……”

    “什么事,你说……”白振天摆了摆手。

    “帮老窦搞张美国的身份证件,另外再想办法送他到韩国做个整容手术……”秦风说道。

    “美国的身份证件可不好搞。”

    白振天摇了摇头,说道:“虽然在美国有钱可以做成很多事。但有些事情有钱也办不到,这样吧。我给他搞个南美的身份,你看行不行?”

    白振天多精明一人,一听秦风的话,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敢情秦风是想让窦健军改头换面,以另外一个身份去帮他做事。

    其实白振天也不是搞不定美国的证件。但洪门在美国目标太大,为了这点小事被相关部门盯上,未免有些得不偿失。

    而南美那些国家的法制相对要宽松许多,以洪门在那边的势力和关系,找移民局的人办个身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至于送到韩国做整容手术的事情,对白振天来说更是小事了,别说送韩国,就是把窦健军送到泰国做人妖,那也是一句话的事儿。

    “南美的身份,那也行。”秦风想了一下,点了点头,白振天既然这么说了,一定会把事情做周全的。

    “秦爷,这位是?”看到白振天说话如此托大,窦健军忍不住小心的问了一句。

    “我倒是忘了给你介绍了。”

    秦风指着白振天,说道:“这是美国洪门的白会长,日后在澳岛的公司,洪门也将会是大股东之一……”

    “美……美国洪门?”

    听到秦风的话后,窦健军脖间的喉结滚动了下,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在道上混的人,有几个不知道这个华人第一大帮派的?

    “没错,白大哥人很好的,以后你们多亲近下。”秦风笑道。

    “白爷,还请多关照……”窦健军哪里敢像秦风这般随意,连忙接过正在泡茶的陈世豪,给白振天恭恭敬敬的敬上了一杯茶。

    “嗯,跟着我秦老弟好好干吧!”白振天在秦风面前很随和,不代表他在外面也是这样,接过窦健军的茶后,淡淡的说了一句。

    “是,白爷!”窦健军给秦风和陈世豪也敬了一杯茶之后,恭谨的站到了秦风的身后,他很清楚的知道谁才是自己的大佬。

    “叮咚!”秦风刚喝下了杯茶,外面就响起了门铃声。

    “是项大哥……”秦风起身打开了门,看到了站在门外的项华祥,连忙将他迎了进来。

    “项大哥,昨儿的事情还没谢您呢。”

    将项华祥让到座位上后,秦风说道:“那两百万我回头转给您,昨天项大哥可是帮了我的大忙了……”

    “秦兄弟,看不起项大哥是吗?难道项大哥连两百万都掏不出来?”

    听到秦风的话,项华祥脸色一绷,没好气的说道:“区区两百万港币也放到这里说,你就不怕白会长笑掉大牙啊?”

    项华祥现在的身家数以十亿计,两百万对他而言只是九牛一毛,而且秦风答应他的那几个赌厅,每年所能赚取到了利润,就不知道是两百万的多少倍了。

    “好,那我就不和项大哥客气了。”

    秦风哈哈一笑,也就没再提那两百万的事情,俗话说花花轿子人抬人,项华祥需要这个人情,秦风也不会过于死板的。

    秦风和项华祥随口说笑着,可是看在窦健军心里,却是又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他知道秦风认识项华祥,却是不知道两人关系如此之近。

    洪门虽然势大,但距离窦健军的生活很遥远,可是项华祥却不一样,他的义安公司和影视公司就在港岛,影响力非常的大。

    所以项华祥对待秦风的态度,所带给窦健军的冲击,甚至要远在刚才知晓白振天的身份之上的。

    要说之前舍弃那些家业,窦健军心中还有些许的怨念,但是此刻见到秦风所交往的人之后,他是再无怨言,心中甚至有那么一丝庆幸。(未完待续……)

    ps:ps:求张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