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五十八章 矛头

第六百五十八章 矛头

    “白大哥,就这么一点事,您至于跑这一趟吗?”

    听到白振天是专门为了自己而来,秦风苦笑着说道:“几个跳梁小丑,只要他们敢露面,我自己就能解决掉……”

    “你的事情只是一方面,我自己也想回来看看的。”白振天摆了摆手,他此次来港,除了为秦风撑腰之外,也存着一点试探的意味在里面。

    白振天想看看,自己的亚洲之行,会让大陆方面做出什么样的举动,是欢迎还是拒之门外,这也将会影响到洪门日后在亚洲的投资。

    “有什么事情咱们还是住下来再说吧……”

    车队来到酒店的停车场之后,项华祥开口说道:“白会长,晚上小弟安排了接风宴,您可一定要赏脸啊……”

    “多谢项老弟,那咱们晚上见吧!”白振天点了点头,冲着秦风使了个眼色,两人一起走下车去。

    在去机场的时候,项华祥就为白振天订了酒店的总统套房,一进酒店就有人将房卡送了过来,秦风和项华祥与陈世豪打了个招呼之后,跟着白振天径直去了房间。

    “豪哥,秦兄弟和白振天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见到秦风和白振天之间的默契,项华祥忍不住向陈世豪问了起来,和秦风接触越多,他愈发感觉到这个年轻人的不简单。

    “他们师门有些渊源,关系十分亲密。”

    陈世豪叹了口气,他虽然认识秦风的时间要比项华祥长,但陈世豪也一直都看不透秦风,每当他以为自己足够了解秦风的时候,秦风总是会给他一些另外的惊喜。

    “项老弟,和秦风处好关系,对你有益无害!”陈世豪发现秦风是个有大气运的人,和他交往了一段时间,自己的运气似乎都好了很多。

    “多谢豪哥指点,我知道怎么做的。”项华祥点了点头,就凭秦风和白振天的关系,就足以让他上心交往了。

    离开酒店后,项华祥把手下的八大金刚都召集了起来,办好秦风的事情,无疑是交好他的最好办法了。

    “白大哥,您这次来回不回国?”在进入到房间之后,秦风开口说道:“如果您想回国的话,我帮您安排,绝对可以确保安全……”

    秦风所说的安排,自然是偷渡了,他可不想带着白振天光明正大的回到国内,那相关部门一定会将他请去喝茶的。

    “不回了,我会去趟澳岛,在澳岛回归之前离开。”

    白振天摇了摇头,经历过国内那动乱的年代,他心中总是有些阴影,害怕国内和他清算以前的事情,这也是太选择澳岛回归之前离开的原因。

    “阿宝,检查一下……”白振天进到屋里之后话并不是很多,和秦风交代了一句之后,冲着阿宝坐了个手势。

    阿宝也没废话,直接从随身的箱子里拿出几件仪器,仔细的在房间里扫描了起来,连卫生间都没放过。

    “会长,没问题!”

    十多分钟后,阿宝收起了那套仪器,在白振天升任洪门会长之后,阿宝也是水涨船高,成为了专门负责白振天安全的一号人物。

    “唉,目标大了,麻烦也就多了。”

    白振天挥手示意阿宝等人退出房间后,说道:“最近一段时间被美国相关部门盯的太紧,不得不小心一点儿……”

    自从意大利的黑手党和日本的山口组火拼之后,洪门就一家独大,虽然白振天刻意压制了洪门的发展,但美国的一些部门仍然加大了对洪门的监控。

    现在白振天出门,极少预先制订路线,那是因为在洪门内部也有卧底,上个月的时候,白振天就曾经开过香堂,处置了一个反骨仔。

    “那您有何必出来呢。”秦风摇了摇头,活到白振天这份上,虽然是大权在握,但一举一动都被人监视着,未免也太无味了些。

    “还不是为了你的事情?”

    白振天看了一眼秦风,说道:“我得到了消息,此次很有可能是意大利黑手党和日本的山口组,要共同要对付你,里面说不定还有杀手组织的影子……”

    这个世界上没有蠢人,在仔细了反思了此次火拼事件之后,日本的山口组终于发现,他们似乎中了别人的圈套,和黑手党进行了一场两败俱伤的战争。

    俗话说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是谁下的这个套,几乎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于是山口组撤销了对黑手党艾伯特的刺杀,并且派出人与其进行了谈判。

    虽然洪门布下的这个圈套,使得艾伯特重掌黑手党的大权,但这个老狐狸自然也不想看着洪门一家坐大,有意无意之间,将矛头指向了洪门。

    综合了几方面的信息,山口组终于锁定了当时身在拉斯维加斯的吴哲,此次派人到港岛来,就是为了查明菊次郎那个私生子真正的死亡原因。

    另外杀手组织也放出了风声,想要对付那个短命鬼“吴哲”。

    白振天虽然知道秦风江湖经验老道,轻易不会上别人的当,但是怕秦风孤掌难鸣,还是带人赶了过来。

    “白大哥,多谢了!”

    听完白振天的话后,秦风站起身冲着白振天抱了抱拳,虽然自己并不惧怕这所谓的三大组织,但白振天的这份情意,却是秦风所看重的。

    “老弟,你为了我做了那么多事,老哥可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

    白振天示意秦风坐下来,说道:“我这次带的人,都是没有任何案底,并且都是西伯利亚训练营里出来的,到时候查出那些日本人的下落,就由他们去处理……’

    作为华人第一大帮派的老大,白振天有足够的底气去面对黑手党等组织,就算是全面开战,白振天也不会有任何胆怯的。

    “白大哥,真的不用您出手的。”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现在那些人只是查到了吴哲,并没有查到我身上,只要让和吴哲有关系的人消失掉断了他们的线索就行了……”

    到现在为止,秦风都没暴露出自己的真正身份,知道这件事的,除了陈世豪等人之外,就只有窦健军了。

    秦风已经让窦健军解散了他现在的生意,暂时不要露面。

    而陈世豪雄踞濠江,即使是山口组的人,想在港澳两地对付他,也不是一件轻易就能办得到的事情。

    “没那么简单的。”白振天想了一下,说道:“我听说拉斯维加斯死的那个日本人,是日本菊次郎的私生子……”

    “菊次郎?”秦风第一次听闻到这个名字,不由问道:“菊次郎是什么人?和山口组有什么关系?”

    “关系深了。”

    白振天苦笑道:“菊次郎以前是黑龙会的人,专门从事情报和暗杀的勾当,在国内曾经犯下过不少杀戮……

    日本战败之后,菊次郎退出了黑龙会,和另外一个人创建了山口组,虽然他不是会长,但是在山口组内的影响力,却是远超任何人……

    菊次郎个人武力极高,在日本,鲜有人能接得住他一剑,而且从未听说过他的剑下留过活口,端得是心狠手辣……”

    说到菊次郎,白振天的脸上也露出几分凝重来,他虽然没和菊次郎交过手,但洪门中有不少参加过战争的人,在提及菊次郎的时候,均是对其忌惮不已。

    “二战之前的人?”秦风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开口说道:“白大哥,这菊次郎现在最少也有七老八十了吧,这样的人何足为惧?”

    在秦风想来,人力总是要遵循自然的,就算是他师父载昰,在年老之后也远不能与年轻人相比,菊次郎即使再厉害,现在怕是也年老体衰了。

    “菊次郎修炼的是日本的剑道,也是日本现在唯一的一位上忍,最精于刺杀暗袭,老弟,你可不能大意……”

    洪门中所有关于菊次郎的情报,都将此人描绘的很可怕,是以白振天也不敢大意,特别叮嘱了秦风好几句。

    “刺杀暗袭?那是杀手门的绝活吧!”秦风点了点头,说道:“白大哥,您放心吧,就算菊次郎亲自出手,谁死谁活还在两说之间呢……”

    秦风身兼外八门数项绝技,他还真没将菊次郎放在眼里,如果菊次郎敢来找他,秦风不介意帮助当年的国际法庭宣判这个刽子手的死刑。

    “小心一点总是好的。”

    白振天点了点头,他是知道秦风个人武力的,而且又懂得那么多的江湖门道,想要算计秦风,可不是一般人能办得到的。

    “行了,白大哥,劳您万里之外赶来,休息一会咱们去吃饭……”从白振天下了飞机就一直在和自己谈话,秦风看到他脸上也露出了几分倦意。

    “好,吃晚饭咱们去见识下港岛的夜生活,当年老哥我可是对那些有钱人羡慕不已啊!”

    白振天闻言笑了起来,他在港岛打天下的时候,真的是裤兜比脸都要干净,每当见到有钱人去那些灯红酒绿的地方,白老大总是会愤愤不平。

    “成,我听说兰桂坊不错,咱们晚上去玩玩……”秦风笑着点头答应了下来。

    在白振天抵达酒店休息了几个小时后,项华祥在富丽华酒店的一号包房,又摆了一桌酒席为白振天接风。

    和中午相比,晚宴无疑更加的丰盛,而且陪酒的女明星也多了好几个。

    不过白振天虽然嘴上说是要见识下港岛的夜生活,但他为人还是非常自律的,对这些女明星们的兴趣也不是很大,更多的时候只是在和秦风喝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