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五十四章 人情

第六百五十四章 人情

    “哦?那还真是自己人!”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项华祥有点前倨后恭的样子,但是秦风还是笑道:“唐会长近来身体不适,我前段时间还见过他一面……”

    有句对联叫做“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

    这其中的通四海和达三江,看似指的是生意做的很大,遍及四海,其实说得却是人脉广博,行走江湖时三江四海都要给其面子。

    所以秦风权当没看出来项华祥刚才的表现,在江湖上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仇家要强,秦风当年在管教所里就明白这个道理了。

    “唉,一直说去旧金山看看世叔,可总是被些事情牵绊了,等忙完这一段之后,一定要过去看望下唐世叔……”

    听到秦风的话后,项华祥再无怀疑,他知道唐会长的身体一直不好,尤其是前段时间,更是将会长的位置都给让了出来。

    不过项华祥和新任会长白振天并没有多少交情,是以只能以老会长为纽带和秦风套上关系。

    “行了,大家都不是外人,客气话就甭说了!”

    陈世豪笑着给两人斟了杯茶,笑道:“项老弟,我此次来港岛,可就是为了秦老弟的事情来求你的,这里是你的地盘,你可不能推脱啊……”

    “豪哥您这说的是什么话?”

    听到陈世豪的话,项华祥故作生气的一绷脸,说道:“咱们港澳两地是一家,兄弟我去澳岛,向来都是豪哥您来照拂,哪里用得上这个求字?”

    港澳两地一水相依,而澳岛赌场,很大一部分做的都是港岛人的生意,这也导致澳岛的帮派,时常要去港岛收高利贷的欠款。

    如此一来,港澳两地的互动非常多,很多时候澳岛中人不便出面,就有港岛的帮派代为收款,然后从中抽取一份分红。

    虽然在前几年的时候,横行濠江的驹哥和港岛帮派交恶,两者之间大打出手,最后以港岛帮派被全面逼出澳岛收场。

    但是陈世豪并没有参与到这件事情里,他和港岛的好几个帮派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尤其是驹哥被抓之后,港澳两地的帮派,又回到了以前的合作关系。

    “那好,我就不客气了。”

    看到项华祥故作生气的样子,陈世豪哈哈一笑,说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我不是很清楚,还是由秦老弟来说吧……”

    陈世豪做事很有老派江湖人的作风,他出面邀请了项华祥,然后让秦风说出请求,无形之中隐然就成为了中间人。

    即使此次项华祥帮助了秦风,他也不用欠下项华祥多少人情的,不过秦风却是要实实在在欠下陈世豪一个大人情。

    “秦兄弟,发生了什么事?”

    项华祥闻言看向了秦风,说道:“咱们不是外人,有事你直接说,就算是在港岛犯下天下的案子,兄弟我都有办法将你给送出去的。”

    之前陈世豪说明了秦风是帮派中人,在项华祥想来,无非就是秦风在港岛犯下了什么案子,对于他而言,这根本就不算什么。

    “项大哥,您看小弟像是做奸犯科的人吗?”

    听到项华祥的话后,秦风不由笑了起来,说道:“是这样的,我在港岛有个朋友,前几天被几个疑似日本山口组的人给杀害了,我想请您帮忙将那几个人给找出来……”

    秦风知道,像是找人这种事情,交给当地的地头蛇是最为妥当的,就像他去年在澳岛寻找妹妹,如果不是秦葭突然离去的话,此时他们早已是兄妹相见了。

    “山口组的人?秦兄弟,你能确认?”

    听到秦风的要求,项华祥的神色变得有些凝重了起来,说起来他们的帮派,在早期和山口组也有着不少的合作,只是近些年来项华祥洗手上岸,两边的联系才变得少了许多。

    所以对于山口组,项华祥还是十分了解,这让他心中感到十分的为难,因为他既想卖秦风一个人情,但却又不愿意得罪那帮子日本人。

    “应该是山口组的人,怎么?项大哥有为难的地方?”

    秦风是何等眉眼通透的人,自然看出了项华祥脸色的变化,当下笑道:“项大哥要是为难就算了,他们只要不离开港岛,我总是能找得到他们的……”

    秦风并不是在说大话,且不说他已经将那几个人的气息牢牢记住了,如果他愿意拿窦健军作为诱饵,只要放出风声去,怕是很快就能将那些日本人给引出来的。

    不过那几个人日本人都有枪,而且还似乎接受过忍者的基础训练,秦风并没有绝对的把握保证窦健军的安全,是以才没提出这个办法。

    “秦老弟这说的是什么话?”

    听到秦风的这番话,项华祥面色一变,摇头说道:“不瞒老弟你说,我以前和山口组是有些来往,但这几年的联系已经很少了,山口组到港岛做事不和我打招呼,就是不给我项某人面子……”

    说到这里,项华祥脸上露出一丝狠色,接着说道:“这样吧,秦老弟,这件事情由我来处理,给我一个星期的时间,我把人带到你的面前……”

    前段时间发生在美国的事情,项华祥也有耳闻,日本的山口组和意大利的黑手党在拉斯维加斯火拼,双方都是损失惨重。

    两败俱伤的结果,导致山口组的势力大减,加上亚洲国际刑警组织的穷追猛打,山口组在东南亚的生意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很多地盘都被当地帮派夺去了。

    而和山口组恰恰相反的是,美国洪门却是借助这件事实力大增,不但巩固了在欧美的传统势力,项华祥更是听闻他们有意染指澳岛赌场的生意,这一次来见陈世豪,项华祥无不有打探陈世豪口风的意思。

    所以两相对比之下孰轻孰重,项华祥很快就做出了选择,他做人也算是很果断,甚至不惜得罪山口组,要将人直接拿下交给秦风。

    “项大哥,不用那么麻烦的……”

    不过这边项华祥想将人情做足,而秦风却是不愿意欠下这么大的人情,当下摇头说道:“只要您将那几个人落脚的地方告诉我就行了,剩下的事情我来办……”

    “怎么?秦兄弟不相信我?”项华祥装作一副不高兴的样子,说道:“三天,给我三天,我就能把这件事给办妥……”

    “项大哥,不是小弟不相信您。”

    看到项华祥的样子,秦风苦笑道:“我怀疑那边派来的人里面有几个忍者,万一项大哥的人折了进去,小弟于心不安啊!”

    “忍者?秦兄弟,你和山口组结了多大的仇啊?”项华祥被秦风的话给吓了一大跳,再也不敢说出将人拿下交给秦风的话了。

    项华祥以前和山口组多有来往,他知道在山口组的组织里,有一支最为精锐的武装力量,是由初级忍者为班底组建的。

    这个忍者组织,曾经在东南亚掀起过一阵腥风血雨,山口组在云顶赌场以及东南亚的很多生意,都是由其用暴力打出来的。

    项华祥也知道,一个忍者的培养,需要花费极大的金钱和精力,山口组一般是不会动用这些忍者的,但往往只要出动了他们,那就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而且项华祥更清楚的知道,他手下的那些人,平时在港岛欺行霸市管理下夜总会还行,但要说去对付山口组的精锐杀手,那还真是不够看的。

    “项大哥,这些事不太方便说。”

    看到项华祥有些想要退缩的样子,秦风开口说道:“我只要项大哥帮我打听清楚那些日本人的落脚地点就行了,别的事情,都由我自己来处理……”

    “这倒是问题不大。”

    听到秦风的话,项华祥不由松了口气,他刚才话说的太满,还真怕秦风就坡下驴,让自己去和山口组的忍者组织死磕呢。

    “三天,秦兄弟,只要他们没有离开港岛,三天之内,我一定把人给找到。”找人这种事,对项华祥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

    想当年义安公司也是号称数十万人的大帮派,帮中兄弟遍及港岛的各个角落,就算那几个日本人龟缩在屋子里不出来,项华祥也能将他们给找到。

    “好,项大哥,那小弟就多谢了。”秦风闻言站起身来,冲着项华祥抱拳拱了拱手,算是领下了项华祥的这个人情。

    “秦兄弟太客气了。”

    项华祥同样回了个礼,笑道:“豪哥不常来港岛,秦兄弟更是稀客,今儿由我做东,豪哥和秦兄弟一定要赏脸啊……”

    “好,我听说富丽华的鲍鱼不错,咱们今儿就在这吃吧!”

    陈世豪点了点头,秦风自然也没什么意见,以前老辈人行走江湖的时候,可以分文不带走到哪里吃到哪里,凭的就是一张脸面。

    “我这就让人去安排……”

    项华祥拿出手机拨打了个电话,简单的说了几句之后就挂断了,看向陈世豪笑道:“豪哥,我可是听说您要和洪门合作拿下一块赌牌,不知道有没有这事儿啊?”

    今儿项华祥过来的主要目的,是想询问澳岛赌牌的事情,要知道,港岛的帮派,对澳岛赌场早就垂涎三尺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进入而已。

    项华祥自问和陈世豪的关系一直都很不错,他倒是不求能在这个赌场生意中占据多少股份,只要是能进入这个圈子就心满意足了——

    ps:周一啊,来几张推荐票票吧,话说月票随意,更新少真是不好意思要这东西,另外谢谢总盟诸神和朋友们的打赏,谢谢大家的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