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五十三章 同道中人(下)

第六百五十三章 同道中人(下)

    “嗯?港岛的帮派都是这么不讲道理的吗?”

    看到两人的举动,秦风眉头一皱,不过却是没有还手,让那人径直扭住了自己的胳膊,开口说道:“是不是找人的,你们一问就知道了,何必动粗呢,小心手上的枪走火了……”

    “衰仔,还敢狡辩?”

    抓着秦风的那人手上一用劲,张嘴骂道:“我们大佬的车子,前几天是不是被你划花的?你小子跟了我们好几天了吧?”

    前几日的时候,大佬乘坐的那辆宾士,不知道被那个衰仔给刮花掉了,这人挨了一顿臭骂,眼下却是将这件事给载到秦风头上了。

    “光哥,不要和他废话,先押下去,等大佬出来再说吧!”

    见到同伴已经制住了秦风,另外一人随手将枪收了起来,在他眼中秦风并不是很强壮,有阿光一个人足以制服他了。

    “给脸不要脸是吧?”

    听到两人要把自己押走,秦风脸色顿时一沉,被扭住的胳膊微微一震,顿时将阿光给晃开了。

    “是练家子,斌仔,小心……”

    阿光在那中年人的组织里,也算是个能打的角色,可是刚刚秦风就那么轻轻一抖,他的胳膊就像是触电一般的被弹开了,自然知道秦风是高手了。

    不过阿光的提醒却是慢了一点,没等斌仔再从怀里掏出枪来,秦风已经欺到了斌仔的身边,左手扣住了斌仔拿枪的右手,轻轻一勾,那把枪顿时落在了秦风的手上。

    “我要是你,就不会再往前冲了……”听到耳后传来一阵风声,秦风回过身去,黑洞洞的枪口刚好指到了阿光的脑门处。

    “你……你不要冲动,开了枪你是跑不掉的……”

    看着那黑洞洞的枪口,高高举起电梯口垃圾桶的阿光,只觉得眉心处一阵发痒,身体顿时僵持在了那里,再也不敢有半分的动作。

    “我原本就没打算跑!”秦风耸了耸肩膀,他发现这个社会实在是太浮躁了,和人讲道理别人不听,非要拿枪指着说话才行。

    “阿光,怎么回事?”

    秦风话声刚落,走廊上一个房门被打开了,见到一只拿着枪的手指着阿光的脑门,顿时传来几声惊呼,细软的地毯上传来了几个人的脚步声。

    “不想他死的话,就把枪收起来……”

    听到一声拉动枪栓的声音后,秦风用右手抓住了阿光的衣领,让他转了个身挡在了自己身前,同时将冷冰冰的枪口顶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都别动手……”

    看到几个手下纷纷掏出枪来,秦风见过的那个中年人开口说道:“这位小兄弟,不知道阿光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能不能先把枪收起来啊?”

    “我来找人,他们不让我进!”秦风手腕一翻,将枪口掉转了过来,随手扔给了那个中年人。

    倒不是秦风托大,而是他看到了陈世豪的身影从一个房间走了出来,心里顿时明白,这场架恐怕是打不下去了。

    “秦老弟,是你吗?”

    听着秦风熟悉的声音,陈世豪有些不确定的问了一句,因为此时的秦风脸型稍有改动,陈世豪也不敢贸然相认。

    “豪哥,您这门槛,是越来越大啊!”秦风笑着调侃了陈世豪一句。

    “还真是你?”

    陈世豪丝毫都没在意秦风的调侃,大笑着走到了秦风身边,一把挽住了秦风的胳膊,回头对那中年人笑道:“项老弟,咱们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呀……”

    “豪哥,这位小兄弟……是您的朋友?”

    中年人的神情有些愕然,他和陈世豪是多年的老友,知道这位澳岛大佬生性傲气眼界甚高,这港澳两地除了赌王和有数的几个超级富豪之外,很少有人能被他放在眼里。

    可是面对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陈世豪却是将身段放的很低,中年人甚至从陈世豪的态度里,看出了一丝恭谨和讨好的意思在里面。

    “秦老弟是我的好兄弟,项老弟,我这次来找你,可都是为了他啊。”

    陈世豪往左右看了一眼,开口说道:“咱们进去说话,我一来你们港岛,O记的那些家伙估计又要活跃起来了……”

    “豪哥,咱们现在可是守法的好公民,不用怕他们的。”中年人闻言笑了起来,不过还是跟在陈世豪身后,往房间走去。

    “你们几个,都守在外面就好了。”走到房间门口,陈世豪转过头来,对自己和中年人的几个手下吩咐道。

    “这个……大佬?”陈世豪的手下自然是没有什么异议,但阿光几个人,却是有些迟疑的看向了秦风。

    “豪哥是我多年的老朋友,有什么不放心的?”中年人倒是有些胆略,摆了摆手让几个手下都留在了外面。

    “豪哥,介绍一下吧?这位小兄弟看着有些眼生啊……”

    进到房间后,中年人疑惑的看着忙着给秦风倒茶的陈世豪,要知道,为了维系大佬的面子,以往端茶倒水这些事情,可都是帮中小弟们干的。

    “来,先喝口茶!”

    陈世豪将一杯铁观音端到秦风面前,指了指中年人说道:“秦老弟,这位是港岛义安集团的项华祥项老弟,生意涉及地产和文化娱乐诸多版块,可是跺一跺脚港岛都要抖一抖的人物……”

    “哦?原来是项老板?久仰大名了……”

    听到项华祥三个字,秦风眉头一挑,连忙站起身来,开口笑道:“我怎么说看着项老板有些眼熟呢,原来以前看过项老板客串的电影啊……”

    秦风的这声久仰倒不是客套,而是说的真心实意,因为他之前的确听过项华祥的名头,而且不止从一个人的口中听到过。

    说起项华祥,在港岛也是个传奇人物,他的父辈是当年国党的一个将军,兵败之后并没有去台岛,而是移居到了港岛。

    作为一个手握实权的将军,项父到了港岛之后,手下还跟随了不少打过仗见过血的旧部,加上他手上还有些资金,很快就在港岛站住了脚。

    不过项父手上虽然有些钱,但养了一大帮子人,坐吃山空是要不得的,于是项父就开了一家名为义安的公司。

    打了一辈子的仗,项父并没有做生意的天赋,他的优势在于手下有那么一帮敢打敢拼的人,所做的事情,自然大多都是偏门。

    在五十年前到八十年代的时候,义安公司通过勒索、收保护费、贩毒、高利贷、开设S情场所、非法开赌、走私等攫取巨额利润,每年收益都要在亿元以上。

    进入到八十年代之后,义安公司由现在的项华祥接手,当时港岛的影视发展势头很好,几乎拍出电影就能赚钱,于是项华祥将帮会的重心转向了影视娱乐。

    要说项华祥传奇的是,他不仅投资影视行业,而且还身体力行,在不少影视中客串了一些角色,秦风还真的看过他出演的一个保镖角色,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哈哈,只是偶尔客串一下罢了,让老弟见笑啦……”

    项华祥很喜欢别人提起他拍电影的事情,所以听到秦风这话之后,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项华祥这辈子最得意的事情,就是把偌大的义安公司由黑洗白,在经历了九七回归的事件时,并没有受到多少冲击。

    虽然现在还有很多道上的产业,但整个公司的底子已经完全洗白了,在外人眼中,项华祥已经宛然是一个成功的影视圈大亨了。

    “项老弟,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秦风,我此次在拉斯维加斯能夺得赌王的称号,全都是靠秦老弟帮忙的。”

    介绍完项华祥之后,陈世豪又介绍起了秦风。

    “哦?原来秦老弟是赌坛高手啊?”

    听到陈世豪的介绍,项华祥不由愣了一下,他原本以为秦风是来自内地的某个世家子弟,没成想却是个玩赌的人。

    项华祥算是出身豪门,虽然现在从事的是娱乐业,但对于戏子和一些专业技术性人才,并不怎么放在眼里的。

    在项华祥看来,这些人可以给他们钱,让他们为自己所用,但身份就差了一些,他有些不明白陈世豪为何对秦风如此看重。

    陈世豪是何等人,自然听出了项华祥话中的轻视,他怕秦风生气,连忙开口说道:“项老弟,秦风还是美国洪门的首席客卿,和白老大那可都是平起平坐的人物,说起来,咱们三个都能算当上是同道中人啊……”

    “哦?秦兄弟原来是洪门的人?那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了,我父亲早年和洪门的唐会长,可是八拜之交啊……”

    听到陈世豪这句话,项华祥不由得一愣,再开口说话的时候,脸上已经是堆满了笑容。

    项华祥的义安公司,在港澳两地甚至东南亚地区,都有深厚的影响力。

    但是放眼世界,与号称华人第一帮派的洪门相比,义安公司的格局就小了点儿,充其量和陈世豪一样,只能算是一方大佬。

    现在义安公司在美国以及欧洲的一些生意,都要仰仗洪门的势力,所以在听到秦风洪门客卿的身份之后,项华祥的态度不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PS:六一节啦,打眼小朋友讨几张月票啊,另外祝朋友们端午节快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