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五十章 凶手是谁?

第六百五十章 凶手是谁?

    “好的,麻烦你了……”

    秦风冲那人笑了笑,把藏在掌心中的鱼肠剑收了起来,虽然刚才和窦建军通了电话,但秦风一直都在防范着这个看似渔民的人,只要稍有不对,他马上就会杀人夺船。

    不过在来到水屋处之后,秦风听到了屋内只有一个人,而且呼吸虚弱,正是窦建军无疑,这才将警惕给收了起来。

    “有事招呼我……”那人用船桨在木屋上撑了一下,将船划到了另外一边,却是没有离去。

    “是秦爷吗?”此时屋内的窦建军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开口问道。

    “是我,老窦,你没事吧?”秦风答应了一声,随手推开了水屋的门。

    水屋是渔民在收网时暂居的地方,里面的摆设非常简单,除了一张竹藤床之外,连个板凳都没有,而窦建军此时就躺在床上,见到秦风进来,连忙强撑着坐了起来。

    “老窦,你不用起来……”秦风见状连忙走到床边,将窦建军的身体按住了,右手顺势搭在了他的手腕脉搏上。

    “自己动手取出的子弹?”

    给窦建军把了下脉之后,秦风的眉头舒展了起来,开口说道:“还好没伤到骨头,只是失血过多,回头我写个方子你让人去抓药,静养一段时间就无碍了……”

    秦风一边说话,一边将窦建军肩头胡乱包扎的纱布给解开了,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瓷瓶,说道:“忍着点,我这伤药劲头有点大,不过疗效要比你那药好多了。”

    用左手小指甲挑出一些黑乎乎的药剂,秦风将其抹在了窦建军的伤口处,只听窦建军一声闷哼,整个身体都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右手抓的竹床“嘎嘎”作响。

    “忍着点,别动!”

    秦风一把按住了窦建军,飞快的拿起床头的一团新纱布,把他的伤口包扎了起来,舒了口气,说道:“好了,没事了,每天换一次药,最多两个星期,我包你恢复如初……”

    秦风拿出来的这个伤药,是用脑海中的老方子做出来的,别小看这么一小瓶,可是足足花了他十多万MB,其中一根老参就用了六万多,剩下的也都是极其珍贵的中药材。

    “每天一次,都是这么疼吗?”窦建军闻言哭丧起了脸,在刚才伤药抹到伤口上的时候,他就感觉好似有无数把小刀子钻入体内,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他再也不想尝试了。

    “第一次这样,以后不会那么疼的。”秦风笑了笑,开口说道:“老窦,说起来你也是老江湖了,怎么这么容易就着了别人的道啊?对方究竟是什么来头?”

    秦风知道窦建军是走靠私起家的,眼下的这个水屋,想必就是他的一个秘密据点,像这种狡兔三穴的人都能被算计到,可见对方一定不简单。

    “秦爷,是我没用啊!”

    听到秦风的问话,窦建军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羞愧的神色,摇了摇头说道:“其实我当时已经够小心的了,和对方隔了差不多上百米,甚至都没敢听他们说话,谁知道还是被那几个人发现了,捞了这么多年的偏门,我还是第一次栽这么大的跟头……”

    窦建军十多岁就跟着村子里的人跑船,这么多年来,也不知道见到多少大风大浪,但连汗毛都没伤过一根,这次却是阴沟里翻船,吃了个天大的亏。

    秦风想了一下,开口说道:“隔着上百米距离就能发现你,对方的警觉性一定很高,说不定受过什么特殊训练,说起来也不怪你……”

    秦风是练武的人,他清楚的知道,当功夫练到一定的境界时,身体会产生一种常人所没有的变化,通常所说的耳聪目明,就在这些变化之中。

    所有人都有六识,每个人六识的强弱也不相同,但就是一个普通人,在被别人近距离关注的时候,也会心生感应,从而看向关注他的人。

    而练武之人的感应能力,要比普通人更加的敏锐,就像是秦风,别说一百米了,就算是在一千米之外的地方,有人拿望远镜观察他,秦风都能感觉得到,甚至能分辨出其中的恶意和善意来。

    “对了,那几个是什么人种?”秦风安慰了窦建军一句,问道:“是欧美人还是亚洲人?听不到他们说话,这一点你总能看得出来的吧?”

    “是亚洲人,一定是亚洲人,个子不是很高!”

    窦建军想了一下,说道:“我在中枪之后,隐约听到几声喊,似乎用的是日语,不过距离太远,我也不敢肯定……”

    当时窦建军和那些人相隔在百米之外,被一枪打中了肩膀之后,心慌意乱之下只顾得逃跑了,这会回想起来,才隐约记得被风声传来的声音,像是日本人的语言。

    “亚洲人,日语?”秦风问道:“能确认吗?”

    秦风数次出境都是用的假身份,要说和日本人有什么过节,那只有在拉斯维加斯做局,使得山口组和黑手党火拼的那件事了,如果对方真的是日本人的话,应该是山口组的人找上门来了。

    秦风心里明白,他在拉斯维加斯所做的事情虽然很隐秘,但那会的洪门正处在新老更迭的时候,为了给秦风争取更多的利益,白振天并没有对洪门大佬隐瞒秦风所做的事情。

    所以洪门里知道秦风作为的人并不在少数,尤其是被白振天逼退的那几个堂口大佬,更是对秦风怨念颇深,他们完全有动机泄露出山口组和黑手党火拼的真正原因。

    “秦爷,我能确定,那几个人的确说的都是日本话!”窦建军仔细的想了想,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他做了那么多年走私生意,也没少和日本人打交道,所以对日语还是能听得出来的。

    “跑到咱们的地盘来撒野,还真以为是五六十年前吗?我看他们是老虎头上拍苍蝇……找死!”

    秦风眼中露出一丝厉芒,因为师父载昰的原因,秦风也算是个小愤青,这辈子最厌恶的就是日本人,眼下吴哲身死窦建军重伤,他心中顿时起了浓浓杀机。

    “秦爷,那几个人可都不是善茬呀。”

    听到秦风的话后,窦建军连忙说道:“那几个人都是用枪的高手,同时跟踪也很有一手,秦爷您要是和他们对上,一定要小心,千万不要被他们给盯上……”

    其实窦建军本身的伤势,并不是很重,但是他受伤之后才发现,很难摆脱掉那几个人的追踪,有好几次甚至被人追到了百米以内,差点又被枪给打中。

    最后窦建军一横心,干脆从一个码头上跳下了海,借着过人的水性,在水下潜出了一百多米藏在了一艘船的后面,这才躲过那几个人的追杀,不过经过海水的浸泡,他的伤势却是因此加重了不少。

    “山口组倒是真看得起我?居然派出了忍者?”秦风详细的问了下那几个人的装扮,心中不由一动,他可是听师父提起过不少日本忍者的事情,当年载昰可是亲手干掉不过不少从事间谍活动的忍者,

    为了对付载昰,日本方面甚至派出了过两个上忍带队的小组去追杀他,载昰第一次见到齐功的时候,身上的伤就是那些忍者留下来的,当然,那个小队也被载昰斩杀殆尽,引起了日本忍者界的一场轩然大波。

    在日本,上忍的数量原本就极少,也正是那两个上忍死在中国之后,黑龙会才逐渐发展了起来,菊次郎也是那个时候才在日本开始崭露头角的。

    “山……山口组?”

    对于吴哲被杀自己中枪的事情,窦建军一直都是稀里糊涂的,直到此刻秦风提及山口组的名字,他才明白了过来,脸上不由露出了震惊的神情。

    “秦爷,您……您怎么惹上山口组的人了?”

    窦建军虽然也在江湖上厮混了几十年,但他做走私文物,干的算是技术活,武力值并不是很高,对于那些动辄杀人的真正黑帮相比,窦建军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别的不说,单是澳岛的陈世豪,就足以让窦建军仰望了,更何况在全球都劣迹斑斑的山口组了,就算窦建军之前有报这一枪之仇的心思,在听到山口组的名头后,也立马烟消云散了。

    “怎么,老窦,怕了?”

    听到窦建军略带质问的语气,秦风冷笑道:“这里是澳岛,不是日本,老窦你要是怕了,就不要再过问这件事,你挨的这一枪,我会帮你找回来的。”

    “怕,秦爷,我怎么可能会怕呢?”

    被秦风这句话一说,窦建军也激发了心中的血性,当下一拍肩膀,说道:“秦爷,我窦建军活这么大,该享的福也都享过了,就算和小日本拼个你死我活又能怎么样?”

    “老窦,搞走私偷渡你在行,干别的是我的专业,这事儿你不用管了……”秦风原本就没指望肩膀上吊着绑带的窦建军去拼杀,他来港岛的目地,就是要亲手解决好这件事情。

    “秦爷,那……那我能做些什么?”见识过秦风的手段,窦建军并没有生气,因为他知道,就算是三五个自己加起来,也不是秦风的对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