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四十三章 一合之将

第六百四十三章 一合之将

    “大舅哥上门了啊。”秦风一脸笑意的看着刘子墨,说道:“刚才是谁说不怕的?现在可别当缩头乌龟啊……”

    “说什么呢?咱怕过谁?”

    刘子墨一挺胸口,不过紧接着又缩了回去,一脸哀求的看向秦风,说道:“秦风,秦爷,我……我这出面不太好,你帮我挡挡吧,就说我不在……”

    上了别人的妹妹,被人找上门来,刘子墨说不紧张那是假的,再说了,来的很有可能就是自己的大舅子,这当真要打起来,刘子墨也不敢下狠手啊。

    “别介啊,这事儿总归是要处理的,你不能躲一辈子吧?”秦风一把拉住了刘子墨,说道:“走,跟我去迎迎客人……”

    “哎,你别拉我,哥们我自己走!”

    刘子墨见到躲不过去,当下挺胸了胸,说道:“有什么大不了的啊,最多哥们不还手,让他打一顿得了,不过谁要是敢拆散我和晓彤,哥们就和他拼命……”

    “哎呦,华小姐,这大过节的,怎么有功夫到我这来啊?”

    走到前院正门前,秦风笑着和华晓彤打了个招呼,不过眼神却是放在了华晓彤旁边那个男人的身上。

    这个男人二十八九岁的模样,身高约一米七五左右,身材并不是很健壮,但是十分匀称,微微隆起的肌肉给人一种爆发力极强的感觉。

    “你叫秦风?”

    听到秦风开口说话,那人的目光在秦风身上扫了一下,随之就看向了跟在秦风身边的刘子墨。

    “没错,您是?”

    秦风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眼前这人眉眼和华晓彤有四五分想象。只要眼睛没毛病,肯定能看出二者的关系。

    “我叫华宁浩!”那个年轻人往前走了一步,腰杆挺得笔直,开口说道:“我不是来找你的,我找刘子墨!”

    “咳咳。华哥,我就是刘子墨!”

    被人指名道姓了,刘子墨也站了出来,说道:“华哥,有什么事咱们院子里面谈,这天儿风大。别把晓彤给吹感冒了……”

    要说刘子墨还真的是很爱华晓彤,尤其二人捅破那层关系之后,更是整日里把华晓彤捧在掌心里,生怕对方受到一点儿委屈。

    “倒是个有担待的人……”华宁浩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刘子墨,点了点头,说道:“行。外面也确实有些不太方便。”

    “哥,大过节的,你要干嘛啊?”

    看到自己哥哥要进门,华晓彤连忙拉住了他,开口说道:“你不是说要见见子墨的吗?现在看完了,还进去干嘛?”

    和孟家差不多,华家也是男丁兴旺女孩不多。华晓彤从小在家里就像是公主一般,不过俗话说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华晓彤从小却是最怕自己的这个小哥。

    “都到门口了,不进去不太礼貌吧?”华宁浩看了一眼妹妹,说道:“你要是不愿意进去,那我就自己进去好了!”

    说完话,华宁浩径走进了四合院,华晓彤顿了顿脚,连忙也跟了上去。

    “你小心点,我哥手狠着呢。”

    走到刘子墨身边的时候。华晓彤低语了一句,以前她上初中时被男生欺负,华宁浩守在学校门口把那人狠揍了一顿,当时闹出了不小的一个风波。

    “为了你,我什么都不怕!”

    要说刘子墨除了练武之外。也就是谈恋爱有些天赋了,这句话一说出来,顿时让华晓彤的眼睛射出了欣喜的光芒。

    “这么肉麻的话也说得出来?”

    紧挨着刘子墨的秦风闻言不禁翻了个白眼,他和孟瑶在一起的时候,说的更多的都是两人从前的趣事,却是极少说这种情话。

    “别怕,我哥不敢把你怎么样的。”

    听到刘子墨的话,华晓彤像喝了蜂蜜水一般,脸上全是甜蜜的笑容,连带着也给刘子墨吃了颗定心丸。

    “然子,你怎么在这儿啊?”

    华宁浩进了中院看到李然,顿时愣了一下,虽然十六七岁就离开了京城到部队里,但当年的发小他还是认识的。

    “浩子,秦风是我朋友……”

    李然和华宁浩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几乎每年华宁浩回京,他们都会见上一面,当下说道:“子墨人还不错,家境也还可以,我看他和晓彤的事,你就别搀和了……”

    “这事儿我可做不了主。”华宁浩摇了摇头,开口说道:“然子,回头你看着就行了,别说话。”

    “好,我也管不了你们家的事。”李然耸了耸肩膀,这算是华家的私事,华宁浩能让他在这院子里呆着,已经算是很给他面子了。

    “晓彤,今儿中秋,不要在家里过吗?”

    看到华晓彤领了个面色不善的年轻人进来,苗六指眨巴了下眼睛,说道:“过来也好,你们都是年轻人,聚在一起也热闹些……”

    “苗大爷,是……是我哥找子墨有事。”饶是华晓彤脸皮不薄,也被苗六指说了个大红脸,偷眼向小哥看去。

    “秦风,这里还有后院吧?”华宁浩根本就没看妹妹,而是对秦风说道:“麻烦把后院借我用一下,我和刘先生聊几句。”

    “有,有。”秦风连连点头,对着李然等人说道:“哥几个先吃着玩着,我招待下客人。”

    “得,我还是不过去了。”

    见到秦风带着刘子墨和华宁浩几人往后院走去,李然站起身又坐了下去,涉及到别人家里女孩子的事情,知道的还是少一点的好。

    时入深秋,几乎一天不打扫,地面就会落上一层厚厚的枯黄树叶,一阵北风吹来,站在后院中的秦风和刘子墨,居然同时感到一股索杀的气息。

    “这人身上有人命?”秦风的眼睛眯缝了起来。他很熟悉这种气机,唯有给人放过血的人,才会形成这种杀气。

    秦风身上同样也有这样的杀气,只不过他修炼的是道家身法,又精通杀手门的秘法。能很好的将自己的气息隐匿起来,这才使得华宁浩无法感应得到。

    而站在秦风身边的刘子墨,脸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因为他不光感受到了杀气,还从华宁浩的眼中看出了一丝杀机。

    “你和我妹妹的事情,我才知道。”华宁浩是部队出身。说话很是直接,“想当华家的女婿,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小哥,我又没说一定要嫁给他啊!”华晓彤十分了解自己的这个哥哥,每当华宁浩变得冷静的时候,就是他将要疯狂的前兆。

    “晓彤。你往边上站站。”

    刘子墨伸手制止了华晓彤的话,一双眼睛看向了华宁浩,说道:“我要是想娶晓彤,不知道需要什么样的资格呢?”

    对于华家的刁难,刘子墨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他的心思虽然没有秦风慎密,但却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见惯了洪门中那些两手沾满血腥的大佬。华宁浩的这点气势还是镇不住他的。

    “有点门道。”

    看到刘子墨淡定的样子,华宁浩眼睛一亮,手腕一翻,一把六四手枪就出现在掌心里,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刘子墨。

    “接我三枪,你就算有资格了。”华宁浩抬起的右手稳如盘根,一双眼睛死死的盯住了刘子墨。

    “这么小的手枪,怕是打不死人吧?”

    华宁浩的举动也激发了刘子墨的凶悍之气,胸口往前一挺,说道:“来吧。有本事往这里打,看看我会不会害怕?”

    以前在洪门的时候,刘子墨没少参与争抢地盘的打斗,而美国的枪支可远比国内泛滥的多,他还真不是第一次被枪给指着的。

    再有就是。刘子墨的功夫已经进入到了暗劲,他虽然没能像秦风那样产生神识,但身体的反应能力远非常人可比。

    此时华宁浩身体的每一个动作,刘子墨都能清晰的感应到,他有把握在华宁浩手指扣动扳机的那一瞬间做出躲避的动作来。

    “华先生,到别人家里动刀动枪,未免有点不太礼貌吧。”

    见到华宁浩拿出了枪,秦风也变了脸色,从华宁浩虎口处的老茧上,他能看出对方是个使枪的高手。

    “哥,你不能这样!”在秦风话声响起的时候,华晓彤口中也发出了一声尖叫。

    “哈哈,开个玩笑罢了。”华晓彤的声音未落,华宁浩忽然笑了起来,右手一晃将手枪转了个圈,顺手插入到了腰间。

    “胆气倒是不错,就是不知道功夫怎么样?”

    就在华晓彤和秦风刚松了口气的时候,华宁浩突然一个箭步冲到了刘子墨身前,当胸一拳就击打了过去。

    “杀人术?”看到华宁浩的这个动作,秦风的眉毛忍不住挑动了一下。

    他能看得出来,华宁浩这一拳看似简单,其实劲力并未用老,真正的杀招却是后面的以拳变肘,击打的目标却是刘子墨的颈部。

    秦风和胡保国接触的时间比较长,知道华宁浩这些简单的招数,却是经过战场考验凝聚出来的精华,最是实用不过。

    当然,这样的招数对上普通人自然是可以,但用来对付从小就习武的刘子墨,就有点不够看了,是以秦风反倒是将心放了下来。

    “来得好!”从华宁浩掏出枪来的时候,刘子墨的身体就绷紧了,虽然这一下有偷袭的嫌疑,但刘子墨的反应却是极快。

    就在华宁浩还没来得及变招的时候,刘子墨不退反进,左脚往侧前跨出了一步,避过这一拳的同时,整个人的身体几乎和华宁浩贴在了一起。

    “试试我的贴山靠!”

    刘子墨口中发出一声暴喝,支撑柱身体的右脚猛地一顿,身体微微一沉,腰胯同时发力,右肩重重的撞在了华宁浩的胸口处。

    只听“砰”的一声,华宁浩的身体,被刘子墨撞击的往后飞了起来,双脚落地之后又连连退了七八步远。

    华宁浩也算强悍,身体摇晃了几下,还是努力的站住了,但是脸色却是像打了鸡血一般涨红,而嘴角已然渗出了一丝殷红的鲜血。

    “八极拳,贴山靠?”华宁浩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来,他怎么都没能想到,自己居然不是刘子墨的一合之将。

    这让华宁浩心中羞愧之极,气势汹汹的找上门来,谁知道一招就被对方给击败了,他脸上的红晕更多是被气出来的。

    “我只用了三分力道!”

    刘子墨点了点头,伸出了三根手指,很认真的说道:“常人接我这一靠,最少要断两根肋骨,已经很厉害了!”

    从进入到暗劲之后,刘子墨的八极拳功夫愈发的精纯,他现在使出贴山靠来,就是一堵墙也能生生撞倒,说出的这话倒不是虚言。

    “强,真TM强啊!”

    听到刘子墨的话,一盘的秦风那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这哥们也真敢打,还没成为华家的女婿呢,就先把大舅哥给打吐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