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三十四章 霸道

第六百三十四章 霸道

    “秦风?我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听到李然的话后,庄鹏飞的眉头皱了一下,在他们那个圈子里,的确有几个秦姓将领的后人,不过庄鹏飞都认识,里面并没有叫做秦风的。

    “难道是秦家在外面留下的种?”庄鹏飞联想到了一种可能性,因为秦风身上的那种气质,实在是太像他们圈子里的人了。

    “然子,是秦家的人?”

    庄鹏飞试探着询问了一句,如果是那个秦家的人,他还真的不敢招惹,毕竟他家老爷子以前可是那位的手下。

    “不是,秦风不是咱们这个圈子的人。”

    李然摇了摇头,哂笑道:“庄鹏飞,你也别太把这圈子当回事了,真以为谁都惹不起咱们这圈的人?”

    “不是?不可能吧?”

    庄鹏飞闻言一愣,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秦风,说道:“然子,不是我说句大话,能惹得起咱们这圈的人,在国内怕是找不到······”

    “嘿嘿,你忘了周逸宸那小子是怎么出国的了?”李然嘿嘿一笑,出言点了庄鹏飞一句。

    “周逸宸?”

    庄鹏飞眼睛一亮,一怕大腿,看向秦风说道:“我想起来了,周家那小子和人不对付,硬是被人给逼到国外去了,那个人就是你吗?”

    京城虽大,但属于这些人的圈子却是很小,平日里有个什么风吹草动,隔不了一夜几乎所有人都能得到消息。

    当年周逸宸被自己老爷子送出国外的事·在京城圈子里可是传得沸沸扬扬,秦风这个名字,更是经常被提起来。

    要说认识秦风的人其实也不少,那次韦华的会所开业,像是陶军吕兵那些人,就都见到了秦风·也见识了秦风在音乐和古玩鉴赏上的才华。

    不过那次庄鹏飞正好在国外,并没有参加会所的开业典礼·只是在后来听人提起过这事·时间一长也就给忘的差不多了。

    “别听然哥乱说,没有的事儿……”秦风摇了摇头,笑道:“周逸宸自己要去国外留学,关我什么事情啊?”

    有些事情可以做,但绝对是不能说的,秦风只是摇头否认,说什么也不承认这件事。

    “看来传闻不假了。”

    庄鹏飞有些好奇的问道:“秦兄弟·你是怎么把周逸宸给逼出去的?那小子整个就是一混不咎·像个疯狗一样的家伙······”

    都是京城圈子里的人,庄鹏飞对周逸宸自然知之甚深。

    虽说周家在京城只能算得上是个中等家族,但家中就周逸宸一个独子,所有的资源都用在了他的身上,所以像庄鹏飞这些人,也不愿意去招惹他。

    但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年轻人,居然能把周逸宸给逼出国外·这里面的事情一定不会简单的,眼下庄鹏飞早就忘了萱萱的事儿,只是想从秦风口中听些八卦。

    “庄总,都是以讹传讹,是周家自己明白事理······”

    秦风轻描淡写的摆了摆手,说道:“今儿是个申总庆祝影片首映的,咱们就不说这些扫兴的话来,来·我敬庄总一杯······”

    说着话,秦风端起了酒杯·看着庄鹏飞,说道:“我这兄弟没文化,脾气比较燥,动不动就喜欢拔刀子捅人,庄总别和他一般见识啊……”

    秦风敬酒的举动,固然是给庄鹏飞面子,但说出来的话,又是在警告对方,告知庄鹏飞自己也不是好招惹的。

    “哈哈,庄某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

    听到秦风的话后,庄鹏飞仰天打了个哈哈,端起酒杯和秦风碰了一下,说道:“很高兴认识秦兄弟,以后咱们多来往······”

    世家出身的人,并非都是像周逸宸那样蛮不讲理横行霸道的,相反,很多人都是受过良好的教育,知世务懂进退,一般是不肯和人结怨的。

    庄鹏飞生意做那么大,想要女人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且萱萱还没漂亮到让他同时开罪李然和秦风的程度,在秦风给出台阶后,庄鹏飞顺着就下来了。

    当然,这也要分人的,如果秦风是地方上的那些小官僚,庄鹏飞的那双眼睛恐怕就要长到额头上去了,压根不会正眼去瞧对方的。

    和秦风等人寒暄了几句,庄鹏飞告辞离去,在这里遇到了李然和秦风,让他很意外,直接就离开会场,回到了自己的车里。

    “老冯,回头你去查查一个叫秦风的人,看看是什么路数?”

    庄鹏飞心里明白,今儿的事情看似揭过去了,不过大家心里都有个疙瘩还没完全解开。

    庄鹏飞要调查秦风的原因很简单,如果秦风真是他招惹不起的人,那么庄鹏飞会找机会弥补一下今儿的事情,如果秦风并不像传闻中的那么厉害,那庄鹏飞也就不在乎秦风心里痛快不痛快了。

    “是,庄总,明儿一早就能有信……”

    坐在驾驶位上的那个中年人点了点头,别看他只不过是个司机,但邯是在庄鹏飞面前,要是走到外面,他老冯也算得上是号物,这也就是俗称的宰相门前七品官。

    “秦风,庄鹏飞那小子可是块橡皮糖,沾上就拿不下来的。”

    看着庄鹏飞出了大厅,李然松了口气,说道:“还是你的名气大,居然把这小子给吓跑了……”

    李然虽然是圈子里的人,但说实话,圈子里把他当盘菜的还真没几个,今儿庄鹏飞如果不给他面子,李然一点办法都没有。

    “然哥,管我什么事庄总是看您面子上的。”

    秦风笑着摇了摇头,转脸看向了萱萱,说道:“萱萱,我是远子的大哥,有句话我觉得应该先说给你听下…···”

    对于庄鹏飞,秦风并没怎么放在心上他现在明着的有胡保国这现管高官,暗地里有何金龙那一帮子打手不管对方出什么明枪暗箭秦风都能接着的。

    “风哥,有什么话您请说。”

    看到秦风面色严肃,萱萱也有些紧张,她只不过是个影视学校刚毕业的学生而已,申军对她来说都算是大人物了,哪里见过今儿这种场面?

    而且今天带给萱萱的冲击实在是太大了,她居然得到了秦风的承诺

    让自己作为导演去拍电影这绝对是萱萱做梦都未曾想到过的事情。

    “嗯,我这人说话比较直接……”

    秦风在心里想了一下措辞,开口说道:“对远子我比你了解,不过对你,他肯定是比我了解,所以我相信道的人品不会嫌贫爱富····…

    但有句丑话我要说在前面,如果你日后做出了什么对不起远子的事情就算他不把你怎说样,我这做大哥的,也不会轻易饶了你,懂吗?”

    秦风原本不是这么霸道的人,但是他能看出来,远子真是对这女孩动了真情,他就是怕远子用的愈深,到最后受到的伤害越大。

    听到秦风这话李天远一下子急了,连忙解释道:“风哥萱萱不是那样的女孩……”

    “你不要说话,我听萱萱怎么说。”秦风摆了摆手,打断了李天远的话。

    “风哥,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情,我……我都不会离开远子的。”

    萱萱开始的时候被秦风给吓得不轻,不过看到李天远着急的样子,女孩心里却是涌出一股暖意,看着秦风说道:“远子哥是没文化,人也莽撞,经常骂娘,但远子哥是真心对我好的,他疼我宠我,除了我父亲之外,再也没有一个男人会像他这样对我······

    所以找了远子哥,我已经很满足了,就算是让我现在退出影视圈,回家给远子哥做饭生孩子,我也心甘情愿!”

    萱萱出生在一个单亲家庭,母亲很小就过世了,她是父亲一手给拉扯大的,所以在心底有种恋父情结。

    而萱萱的父亲又是位军人,整日里在家也是带着军队的习性,张嘴就没有不带娘的话,萱萱早就习以为常了,这也是她能和李天远碰撞出火花的原因。

    “那就好,你们什么时候想结婚,我会送给大礼给你们的。

    在萱萱开口说话的时候,秦风一直盯着她的眼睛,他相信萱萱说的都是真话,因为就是奥斯卡影后的演技,也甭想骗过秦风这双眼的。

    “好了,文化公司的事情你们这几天抓紧办理,需要注册资金的话,远子给我说一声,我把钱给打过去。”

    秦风站起身来,对李然说道:“今儿就这样吧,我先回去了,你们慢慢玩。”

    “这才刚开始,怎么就要走啊?”李然也难得来这种场合,心里还在琢磨着是不是等一会勾搭个小明星出去呢。

    “然哥,你玩你的。”

    秦风笑了笑,其实在看到萱萱和远子这一对的时候,他突然心里有种冲动,想马上就见到孟瑶,这才急着要走的。

    “秦总,怎么走这么早啊?”

    秦风刚走到门口,申军就从后面追了上来,说道:“是不是申某招待不周啊?秦总,等会还有几个一线女演员要来的。”

    要说在听闻秦风没有背景,申军心里有点什么想法的话,那么在秦风和庄鹏飞对上都不落下风之后,申军那心里顿时像明镜似的,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绝对不简单。

    “申总客气了,今儿刚好还有点事,下次一定叨扰申总。”

    秦风此时急着想见孟瑶,哪里有功夫和申军磨叽,随口客气了一句之后,就在申军的护送下离开了宴会厅。

    在秦风走出大门的时候,刚好有几个眼熟的女明星从外面进来,看到申军亲自陪同一个年轻人往外走,都不由多看了秦风几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