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一十六章 秦氏四兄妹

第六百一十六章 秦氏四兄妹

    “师傅,好像撞到人了!”

    在这列运输煤炭的火车头上,两个司机正在聊着天,忽然感觉火车一震,其中一个年轻人顿时变了脸色。

    “慌什么?”

    年龄稍长一点的火车司机瞪了那人一眼,伸手拉下了刹车,火车顿时发出一阵刹车的“咔嚓”声,停在了几百米之外,年轻司机连忙跳下了车。

    “死了没有?”老司机从火车头里伸出了脑袋,高声问道。

    “师傅,死了······”年轻司机慌慌张张的跑了回来,显然被吓的不轻,“脑袋都没了,上半身已经成肉酱了····`·”

    “走,上车,给车站派出所挂个电话······”

    老年司机见惯了这种场景,而且火车事故的处理向来都是由派出所处理的,他们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

    随着一阵汽笛声,列车又缓缓开动了起来,两个司机都没发现,在距离铁轨一百多米处,秦风等人从容的离开了那里。

    “秦爷,我先去给他们买衣服了……”

    看着面无表情的的秦风,窦健军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最起码他当年将人扔下公海喂鲨鱼的时候,足足有两天都没吃下饭。

    “老窦,除恶即行善,不用往心里去的。”秦风摇了摇头,看向大毛,问道:“大毛,你怕吗?”

    “不怕!”大毛很干脆的说道:“齐老大是坏人,该死!”

    “呵呵一个孩子都比我明白事……”窦健军自嘲的笑了笑,冲着秦风拱了拱手,往市区的方向走去。

    秦风抱着两个孩子回到了招待所,把小女孩放在床上之后,让大毛先去二楼的公共浴室冲洗了一下。

    说是浴室,只不过是在厕所外面装着几个喷水的莲蓬头而且也没有热水,好在羊城天气炎热身体很皮实的大毛倒是不怕感冒。

    秦风下去花了两块钱买了几壶热水又问老板借了个大盆,拿到楼上给小女孩擦洗了一番,女孩睡的很熟,秦风忙活一通她也没有醒来。

    一个多小时后,窦健军拎着几个袋子回到了这个黑招待所,火车站旁边就有个白马服装市场,窦健军连买衣服带换车票一起都给办好了。

    “这丫头长得倒是挺俊俏的!”看到将脸上污垢都洗去了的小女孩

    窦健军眼睛不由一亮。

    小丫头不过七八岁的年龄除了皮肤因为保养不好显得有些粗糙之外,长得却是很秀气,能看出来长大了也是个美人胚子。

    “老窦,差不多了,我一会就带他们上火车······”

    秦风接过窦健军手中的袋子,把里面的小衣裤给小女孩换上了,打扮一新的小丫头顿时变了幅模样。

    等到大毛也换好衣服之后,秦风抱着女孩离开了招待所,由于窦健军给更改了软卧车厢,他们直接由贵宾候车室先上了车。

    “秦爷,保重!”帮着秦风把两个孩子安置在卧铺车厢后,窦健军将他买的一些水果和啤酒熟食放了下来。

    “老窦,回去把港岛的事情整理一下,早点退出那个行当吧!”

    秦风叫住了正要下车的窦健军开口说道:“最好把你的身份办到欧洲去,到时候做事情也更加方便一些…···”

    “是秦爷,我这回去就办!”

    窦健军点了点头,他知道秦风的意思,虽然现在讲的是港人治港,但终究还是大陆的地盘,远没有将身份办出去安全。

    “大毛,饿了就吃点吧,不要吃太饱!”

    窦健军离开半个多小时后,列车才开动了起来,看着那眼睛紧盯在食物上的大毛,秦风不由笑了起来,因为当年的他也是这样子,食物对于他们而言,就是最大的事情了。

    “嗯,我就吃一点,剩下的都留给妹妹······”看着秦风从烧鸡上撕下的一个鸡腿,大毛忍不住咽下了一口口水。

    “吃吧,还有呢,够小妹吃的。”秦风笑着将鸡腿递给了大毛,正想说话的时候,忽然扭头看向了自己身后。

    “哥······哥哥······”一个女孩有些虚弱的声音响了起来。

    “二毛,哥在这呢······”听到妹妹的声音,大毛再也顾不得吃东西了,连忙跳上了床,将脑袋凑到了妹妹的眼前。

    “哥,好香,是什么味道啊?”小女孩虽然还有些迷糊,但烧鸡的那股子香味已经传入到了她的鼻子里。

    “二毛,是烧鸡,你看,这是鸡腿!”大毛抬起了拿着鸡腿的右手,就要往小女孩的嘴里送。

    “哎,大毛,这样可不行!”秦风连忙制止了他,说道:“小妹还发烧呢,只能喝点稀粥,可不能吃这油腻的东西······”

    “哥······他是谁?我····…我们这是在哪啊?”

    听到秦风的声音,小女孩害怕的往后拱了一下,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是躺在床上,在她的身体下面,还铺着雪白的床单。

    这让小丫头一下子瞪圆了眼睛,因为从有记忆起,她和哥哥就一直睡着那种硬板床,床单更是脏兮兮的,从来都没有洗过。

    “二毛,咱们是在火车上!”大毛往后退了一下,指着外面说道:“你听,光哧光哧光哧,火车已经开了······”

    “火车?咱们真的在火车上?”

    小孩子的思维很容易就会被转移的,听到自己是在每天都能见到但却从来没有坐过的火车上时,小女孩马上坐起身来,浑然忘了再追问秦风是谁了。

    “呀,真的呀·我们真是在火车上…···”

    透过窗户看到了往后飞驰的景象,小女孩拍着手笑了起来,那副天真无邪的样子,看得秦风脸上露出了疼惜的笑容。

    “哥……哥哥,他……他是谁啊?”

    小女孩一回头,正好看到秦风脸上善意的笑容·不由羞涩了起来,将小小的身体躲到了大毛的背后。

    “二毛·他是咱们大哥!”

    大毛一脸崇拜的看着秦风·说道:“你刚才发烧了,是大哥救了你,以后咱们就跟着大哥,二毛,快点叫大哥啊!”

    经过了这么多的事情,大毛早已知道,秦风是真心实意的对待他们兄妹的·这心底也是将秦风当做了最亲近的人。

    “大……大哥哥……”

    小女孩也能感觉得到秦风身上的那股善意·红着脸叫了秦风一声,又是躲在了大毛的背后,不过那双眼睛,却是盯着桌子上的吃食。

    “哎,妹……妹妹!”

    听到小女孩这一声哥,秦风的眼泪都差点流下来了,时光彷佛回到了十年前·那会的小妹,也是这般叫自己的。

    “我……我饿了!”

    虽然食物就在面前,但是小女孩并没有伸出手去拿,而是用眼睛看着秦风,这些年的流浪生涯让她知道,不告而取是会挨打的。

    “来,先喝完粥!”

    秦风忙不迭的把一个塑料盒打开,放到了小女孩面前·然后又扯下一只鸡大腿,小心的撕成碎肉丝·放在了白粥里面。

    “慢慢吃,还多着呢。”

    看到小女孩狼吞虎咽的样子,秦风心里一阵发酸,看着这兄妹两人,秦风总是会想起当年的那些往事来。

    “哥,你也吃!”小女孩看到大毛咽口水的样子,停下了嘴,拉着大毛的手,往他嘴里送着鸡腿。

    “哥哥,你也吃啊!”

    在大毛咬起了鸡腿之后,小女孩又看向了秦风,她怕自己将鸡腿都吃完了,两个哥哥就没得吃了。

    “哥哥吃,这就吃!”看着懂事的小女孩,秦风的泪水忍不住夺眶而出,连忙低下了头,狠狠的咬了一口手上的鸡肉。

    “嗯,咱们一起吃!”

    两个哥哥都吃了起来,小女孩的脸上这才露出笑容,发出了快乐的笑声,相比桥洞里的生活,此刻无异于身在天堂一般,小孩子总是如此就容易满足。

    见到两个孩子吃的香甜,秦风心里充满了快乐。

    要说最初他决定收养这两个小孩,是出于一种补偿妹妹的心理,但此刻秦风已经真的将两个孩子当成了自己的弟弟和妹妹。

    “大毛,你还记得你们姓什么吗?”轻轻摸着小女孩的头发,秦风对大毛说道。

    “不记得了,从记事起,我就叫大毛,妹妹叫二毛。”大毛的神色有些黯然,十岁的孩子已经懂得很多事情了。

    “那你们跟我姓吧,姓秦!”

    秦风想了一下,沉吟道:“你叫秦小虎,小妹就叫秦小佳,你们还有个姐姐叫做秦葭,以后咱们四个人,就是一家人了!”

    在给小女孩起名字的时候,秦风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自己的妹妹,佳和葭字是谐音,给小丫头起这个名字,秦风其实也是在想念失散的秦葭。

    “我们还有姐姐吗?太好了!”

    听到秦风的话后,小丫头高兴的笑了起来,问道:“哥哥,姐姐懂事吗?是不是和我一样懂事啊?大毛哥哥说我最懂事了······”

    从记事起,小丫头就知道,只有乖巧的孩子,才能在社会上生存下来,所以在她的思维里,懂事比任何事情都要更加重要。

    “姐姐当然懂事了,而且还很漂亮,以后你就能见到她了。”秦风这句话说得坚定无比,不管前路有多坎坷,他都一定要要找到妹妹。

    小孩子认可一个人,总是熟悉的特别快,没过几个小时,秦小虎和秦小佳兄妹俩,就没把秦风当外人了,叽叽喳喳给他讲述着这些年发生的事情。

    对于苦难,小孩子忘记的也是很快的,两个孩子说的更多的都是快乐事情,这也让秦风看到了他们懂事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