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一十四章 冤家路窄

第六百一十四章 冤家路窄

    “我……我的手……”

    失去了最大的依仗,齐爷的脸上再也没有先前的镇定,抱着右手在地上翻滚了起来,哀嚎之声不绝于耳。

    好在这里地方比较偏僻,除了偶尔驶过的列车之外,再也见不到人踪,即使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也没有人过来察看。

    “行了,就你们这怂样,也敢混江湖?”

    秦风听得有些烦躁,几脚踢了出去,将几人踢得吐血不止,余下的人见他如此凶残,顿时也纷纷闭上了嘴巴。

    “好了,把人给我带走,别让我再看到你们!”

    秦风摆了摆手,他刚才出手很有分寸,只是伤了那些人的手臂,但却是不影响他们行走,而且只要找到医院,就能将卸下的关节给接

    听到秦风的话后,有几个相对比较硬朗一些的汉子,顿时如临大赦一般,挣扎着站起身来,就要离开。

    “等等,齐爷,你先留下吧!”秦风看到姓齐的也要离去,开口说道。

    “这位爷,杀人不过头点地……”齐爷疼得满头是汗,咬牙说道:“齐某人认栽了,你还要怎么样?真不给我们一条生路了?”

    齐爷知道自己今儿踢到了铁板上,早已不敢想着报复对方的心思,只是想用江湖规矩套住对方安然离开而已。

    “你留下,我有点事问你…···”

    秦风摇了摇头,转脸看向其余人喝道:“还不快滚?老子要是改了主意你们一个个都要将小命留下来!”

    听到秦风这话,原本有些还在看着齐老大的家伙,顿时转身就走,事到如今就是瞎子也能看得出来,他们招惹了一个狠角色。

    “妈的,一群混蛋!”看到手下纷纷离去齐老大忍不住喝骂了起来,不过大难临头夫妻尚自各自飞更何况他一个小帮派的老大呢。

    而且在羊城这地界即使是小偷这行当的竞争,也是很激烈的。

    离开的这些人心里都明白,就凭着他们这些断手断脚的家伙,怕是明儿火车站的地盘就要被别人给抢走了,齐爷这老大算是做到头了。

    “蹲那里别动,我等会问你!”秦风瞥了齐老大一眼,也没把他放在心上像他这种小帮派的老大还入不了秦风的法眼。

    齐爷也知道自己今儿是翻不了身了,当下也不敢说狠话,用左手撕破了自己的衬衣,把右手给包了起来,然后老老实实的蹲在了地上。

    “大毛,把这人给我说说……”秦风走到大毛身边,开口说道。

    “他……他不是人!”

    看着蹲在地上的齐老大大毛眼中既有仇恨又有恐惧,“他不是人,为了让人帮他上街乞讨,他就把人的胳膊和腿大断掉······”

    大毛从小就很机灵,他知道自己一个小孩子,是无法逃脱那些人的魔掌的。

    所以当年在那个乞讨团伙的时候,他表现的特别乖巧,而且每天都能完成讨钱的任务虽然也经常挨打,但日子过的并不算很苦。

    不过有些比较木讷的小孩子就不行了在见到他们要不到钱之后,齐老大就会当着众人的面,打断他们的手脚割掉他们的舌头,使其成为残疾人。

    然后齐老大让团伙里的成年人,将这些口不能言手不能写的小孩子带到街上去要钱,仅是大毛亲眼所见的,就有四五个小孩死在了齐老大的手上。

    “渣滓!”听完大毛的话后,秦风口中挤出了两个字,眼中露出一丝杀机。

    “起来!”走到齐老大身边,秦风踢了他一脚,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什么地方人?”

    “小的叫齐保,湘西人,这位爷,我们这行当就是这样,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齐老大的名头在羊城也是很响亮的,他也不敢隐瞒,不过却是叫起了撞天屈,因为这些乞讨的手段在建国前就有人这么做了,他只是在拾人牙慧而已。

    “你干了多少年了?有没有去过别的地方拐骗过小孩?”秦风心中一动,开口说道:“你有没有去过仓州那地方?见过这个小孩没有?”

    说着话,秦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A4纸,上面正是他妹妹秦葭的素描。

    “没有,我没去过仓州……”

    在秦风问出这番话的时候,齐老大眼中露出一丝慌乱的神色,不过看了纸上的画像后,却是摇了摇头,说道:“我从来没见过这个女孩……”

    “没有?”秦风忽然喊道:“齐保玉!!”

    “哎!”

    齐老大下意识的答应了一句,不过随之面色大变,见鬼一般的抬起头看向秦风,说道:“你·……你怎么知道我这个名字?”

    “好,冤家路窄啊,真的是很好,没想到在这里能遇到你···…”

    证实了心中的猜想,秦风脸上露出一种很古怪的表情,他原本只是疑,但是此刻见到齐老大亲口应承下来,往年的旧事顿时锵心头。

    当年秦风为了救妹妹,一怒杀掉郝老大和孙家兄弟等人之后,虽然被警察抓到了看守所,但是有关这个案子的进展,他却是一清二楚。

    根据警察的通报,郝老大等人来自粤省深市的一个乞丐团伙,专门控制小孩上街乞讨和行窃,势力遍及整个粤省。

    在案发之后,仓州的警方联合粤省警方,将这个团伙给打掉了。

    不过这其中有一个跟随郝老大来到仓州的骨干分子,却是不见了踪迹,这个人就是叫做齐保玉。

    对于郝老大等人,秦风是恨之入骨,自然也将齐保玉这个名字深深的记在了脑海里,刚才听到对方老大姓齐·秦风顿时就上了心,这一诈,果然将对方给诈了出来。

    “咱们有旧?”

    看着秦风那古怪的样子,齐老大心中一沉,其实秦风问到仓州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当年的那桩往事。

    齐保玉在那动乱的十年之中·手上就有着命案,这也是他离开湘西跑到粤省的原因·为了躲避家乡警察的抓捕·他的反侦察意识非常的强。

    所以在仓州火车站久候郝老大等人不至之后,齐保玉心里就有种不安的感觉,他当时并没有逃离仓州,而是在仓州市内躲了起来。

    出了那么大的命案,自然是隐瞒不住的,事发的第二天,齐保玉就听到郝老大等人丧命的消息·顿时把他吓得魂飞胆丧。

    齐保玉心里明白·这事儿肯定会牵扯到粤省的帮派,当下他也没敢回粤省,而是反行其道,跑到了东三省。

    在东三省呆了一年之后,齐保玉通过一些人打听到粤省的风声松懈了下来,于是又返回到了粤省,隐身在了珠江市。

    齐保玉在郝老大的团伙里·原本就是白纸扇的角色,对于乞讨团伙的运转一清二楚,更是明白这其中的巨大利益。

    不要小看每次要到的一毛两毛甚至还有五分的小钱,齐保玉知道,只要在合适的地方,一个小孩每天都能要到上千块钱。

    如果能控制住十来个孩子,那么他一个月的收入就将会在三十万以上,很多早年出道的人·单是靠着乞讨,就已经在家乡修建起了别墅。

    俗话说做生不如做熟·有着那么丰富的从业经验,齐老大自然还是要重操旧业的。

    齐保玉先是在火车站和垃圾场一些地方收敛了五六个流浪儿,控制他们每日上街乞讨,然后又开始发展团伙成员,把当年侥幸没被抓住的几个人召集了回来。

    在逐渐的形成规模之后,齐保玉又细分了组织架构,在内有专门的打手负责带小孩上街乞讨,在外则是勾结人贩子,从全国各地收来年龄适合的孩子。

    最多的时候,齐保玉曾经控制了五十多个小孩,每月的收入在六十万以上,为此齐老大专门在市郊一个三不管的地方租赁了一个三层小楼,用来容纳这些孩子。

    但是好景不长,没过几年功夫,行事愈发猖獗的齐保玉团伙,就被警方给盯上了,在一次警方的突袭行动中,齐保玉团伙全军覆灭,只有他一个人逃了出来。

    最让齐老大痛心疾首的是,除了他之前安排后路存下的一百多万之外,他几年积累下来高达数千万的资金,都被警方查收了。

    对于习惯了大手大脚花费的齐老大来说,一百多万根本就不够他挥霍的,并没有跑远的齐老大,于是又琢磨起了别的“生意”。

    痛定思痛的齐老大认为,他以前所干的行当,太没有技术性,这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警察给盯上。

    所以在对羊城市场进行了一番考察之后,齐老大决定投身于小偷的大业之中。

    原因在于小偷小摸的罪行轻,即使被抓住,那些小偷往往也不会把同伙咬出来,安全系数比较高。

    于是齐老大拿出了那仅剩的一百多万开始招兵买马,干小偷这行当,不仅要有技术,而且还要敢打敢拼才行。

    要说他还真是个捞偏门的天才,仅用了半年功夫,就召集到了一帮人手,将火车站从东北帮的手中给抢了过去,当时在业内很是轰动了一番。

    这一年多的时间,齐老大混的是风生水起。

    不过为了避免前车之鉴,齐老大这次大多数时间都是隐身幕后,很多在一线辛勤工作的小偷们,甚至都以为虎哥才是他们的大佬。

    但是这次虎哥被人挑断了手筋脚筋,齐老大却是必须要出头了,因为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齐保玉这才带着人找上的秦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