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六百零一章 地下会场

第六百零一章 地下会场

    “位子越高,责任越大······”秦风微微摇了摇头。

    其实从秦风内心而言,他是不希望刘子墨成为忠义堂副堂主的,因为这就代表着,刘子墨将会真正的融入到了社团里,这一辈子身上都会打着洪门的烙印。

    虽然洪门现在已经由最初的江湖帮派,成为了一个庞大的经济团体,有着许多正当的生意。

    但黑道就是黑道,恐怕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洪门都无法洗刷掉他们曾经涉黑的底子,一入江湖身不由己这句话,仍然可以适用在洪门中人身上。

    当然,人各有志,对于从小就很向往江湖生涯的刘子墨来说,这或许也正是他所追求的,秦风不能也不想去勉强好友的这个志向。

    “嗯?陈大哥,庄园里还有这么一处地方啊?”

    跟着陈俊华走了四五分钟后,秦风发现,绕过马场和一片牧草区,面前赫然出现了一栋占地颇广的平顶式建筑,和庄园的风格并不是很搭配。

    “秦先生,这里原本就是洪门高层召开会议的地方,白老爷子他老人家隐退之后,洪门才把这处地方送给他的。”

    和那处温泉度假村一样,在美国以及海外各地,洪门有很多诸如此般的产业。

    当然,这些都是属于洪门公产的,不过当年白山南隐退,帮洪门挡住了不少来自美国政府的压力,拿出这么一个庄园来,也算是对白老爷子的一点补偿。

    “陈爷·这位是?”当陈俊华带着秦风来到那栋建筑门口时,两个穿着黑西装的壮汉,伸手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会长让我带来的,咱们洪门的客卿……”陈俊华拿出电话拨出了个号码,说道:“曹爷的电话,让他和你们说吧。”

    “得罪了·陈爷!”

    其中一人接过电话,而另外一人则是拿着个有些类似机场金属探测器的玩意儿·在陈俊华和秦风的身上扫了一遍。

    “陈爷·您请进……”

    接过电话后,两人让开了去路,不过眼神却是在秦风身上打量了好几下,显然对秦风的年轻感到很好奇。

    “秦先生,实在是对不住…···”

    进入到那栋建筑之后,陈俊华说道:“此次来参加大会的都是洪门精英,为了防止出现什么意外·所有人都不准携带武器·另外还数百个兄弟,在庄园外面担任警戒任务的…···”

    洪门在美国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庞然大物了,而洪门的运转,几乎全靠今儿来的这些人,如果他们出现什么意外,恐怕整个洪门都会元气大伤的。

    所以对于会议的警戒工作,洪门是异常的重视。

    保卫任务是由曹国良负责的·他安排刑堂中人将整个庄园围的是水泄不通,即使政府军队进行强攻,要是不出动坦克飞机的话,一时半会都甭想进入到庄园里面去。

    “嗯?怎么没人?”推门进入到这栋建筑的正堂,秦风不由愣了一下。

    秦风原本以为这里面应该是人声鼎沸,但是进来之后秦风才发现,偌大的空间里,连一个人影都没有·反倒是乱七八糟的摆放了不少杂物。

    “秦先生,这边来……”

    陈俊华笑了笑·带着秦风拐入到了一个房门前,在门边的密码器上按了几个数字,那个看似木头实则是铁门的房门,悄无声息的往里打开了。

    而这个房间,其实却是一个电梯,陈俊华拿出一张卡在上面刷了下,按下了负三的数字,电梯才开始了工作。

    “秦先生,我们以前干的都是掉脑袋的工作,所以有些事不得不小心一点。”做完这些动作之后,陈俊华苦笑着向秦风解释了一句。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道理。

    洪门在美国发展的这一百多年来,也不是没有经历过政府的打击,在唐会长之前的那几任会长,都有过被美国警方抓入监狱里的经历。

    所以在唐会长上任之后,马上加强了内部组织的管理,不但清楚出去一大批被政府收买的卧底,还在各地修建了不少用于躲避政府抓捕和召开重要会议的地方。

    像这处地下会议室,就是藏在地下十米的深处,甚至可以有效的防止飞机的轰炸。

    而且在得到消息后,他们也能在第一时间通过别的暗道逃离,从而分散到旧金山这座城市里,让警察们束手无策。

    原本这样的地方,在旧金山还有两处,不过今儿是白振天就任会长,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才启用了这处已经封闭了的地方。

    秦风能感觉得到,当电梯往下沉去的时候,地面上的一切声音都被隔绝了,这说明他此刻最少也到达下七八米的深处了。

    “好大的手笔啊!”

    当电梯被打开之后,秦风眼前猛地一亮,无数盏大瓦数灯泡,将这处地下空间照的灯火通明,那一瞬间的亮光,让秦风微微眯缝上了眼睛。

    不管到了什么地秦风的第一反应总是会先观察周围的情况,以便于自己去应付突发情况,刚才的灯光虽亮,秦风还是将这处空间看得清清楚楚。

    整个地下大厅的面积约有三百平方米左右,高度在四米的样子,地面是用整块的条石铺就的,在大厅的尽头,有一个摆着关二爷的香案。

    香案的左右下首处分别放着两把椅子,坐在左手的正是白振天,而右手处坐着的,则是老会长唐天佑。

    古人以左为尊,大多数朝代都是左相大于右相,所以这坐法也是很讲究的,说明白振天此时已经是洪门之主,老会长也只能坐在他的下首了。

    至于曹国良和沈俊豪以及彭山辰等人则是分别坐在了白振天的左右两侧,另外还有几个秦风没有见过的生面孔。

    再往下的座次,坐在第一个位子上的赫然就是刘子墨,在他的下首还有十多个从三十到四十岁不等的汉子。

    原本这个地下会场似乎在争论着什么,只是当电梯门打开之后,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秦风和陈俊华的身上。

    “吴兄弟你过来了,请坐……”

    看到秦风进来白振天站起身来不过他倒也没迎过去,只是虚抬了下手,招呼秦风在他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这人是谁?怎么坐到白会长旁边去了?”

    “是啊,长得油头粉面的,怎么能坐在那个位置上?”

    “别乱说话,这人是港岛人,很有本事的······”

    在秦风坐下之后那些不认识秦风的人顿时变得骚动了起来,要知道,在白振天旁边的那张椅子,可代表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

    不过今儿在场的人,有好几个都是跟着白振天去过拉斯维加斯的,诸如阿宝这些人就是一言不发,他们知道秦风在白振天心中的分量。

    “我先介绍一下这位是吴哲先生,他日后也将成为咱们洪门的客卿……”

    白振天不是没听到场内的议论声,不过唐天佑和他的交接已经完成,他也上过香拜过祖师爷了,此时的洪门,已经以他为主。

    所以白振天并不怕有人跳出来反对他,洪门里龙蛇混杂,什么样的人物都有白振天原本也没指望能将洪门经营成铁桶一个。

    “白会长,我想请问一下这位吴先生,为何能成为洪门客卿?”

    一个年龄约在四十出头的壮汉站了起来,白振天认识他,这人叫马海,是洪门中的拳术总教官,为人非常耿直,在洪门里是出了名的直言快嘴。

    客卿在洪门的地位是很超然的,同时也可以享有等同于各堂堂主的待遇,所以对于成为客卿的要求,也是非常高的。

    在解放前的时候,洪门吸收了不少客卿,无一不是叱咤风云的江湖大豪,而到了解放后,洪门重心移居海外,当年的客卿,几乎都不在人世了。

    所以这几十年来,洪门并没有客卿的存在。

    眼下白振天贸然推出了秦风,场内众人均是有些不服,这个年轻人何德何能,竟然敢做天下第一华人帮派的客卿呢?

    “马海,你不问,我也要说的。”

    白振天的眼神在众人脸上扫了一遍之后,开口说道:“各位都知道,在前不久黑手党与山口组火拼,洪门获利颇丰的事情吧?”

    “知道,可是会长,这与吴先生有什么关系?”马海追问道。

    “当然有关系……”

    白振天犹豫了一下,说道:“阿利桑德罗,就是死在吴老弟手上的,你们说,就凭这一点,吴老弟能不能做洪门客卿?”

    为了不给秦风沾染麻烦,阿利桑德罗真正的死因,一直都没外传出去,不仅黑手党和山口组以为阿利桑德罗是死于两个组织的火拼里,就是洪门中人也都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白振天现在想推秦风上位,就要给其表功了,否则这些桀骜不驯的家伙们,怕是没有一个人会服气的。

    “什么?阿利桑德罗是死在他手上的?”

    “这个功劳可不小,阿利桑德罗的手上,可是有不少咱们洪门的血债。”

    “他怎么会是阿利桑德罗的对手呢?难道是打了黑枪?”

    白振天的这番话,就像是沸油锅里倒进了一滴水,顿时引起了场内的轰动,这个消息可谓是个爆炸性的新闻了。

    就连沈俊豪和彭山辰两人,脸上也是露出了震惊的神色,他们虽然知道黑手党和山口组的火拼和秦风有关,但还真不知道阿利桑德罗是死在秦风手上的。

    当然,质疑的声音也是不少,在座的有不少人吃过阿利桑德罗的苦头,知道那家伙就是一个杀人机器,根本就不相信秦风能干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