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九十八章 鱼肠剑(下)

第五百九十八章 鱼肠剑(下)

    “剑就是剑,是死物,又不是猫狗生物,还能通灵性?

    看到秦风闭上眼睛和短剑沟通的举动,白振天很是不以为然,不过倒是也没出言干扰秦风,他也想看看,秦风能琢磨出什么门道来。

    更重要的是,白振天知道父亲这些年来修身养性,虽然年龄愈发大了,但那一身功夫却是变得精纯无比,以他现在正值壮年的修为·在父亲手上都很难讨得便宜。

    所以白振天现在也不敢确定,秦风所言一定就是不对的,毕竟老父亲这一辈子从来都不妄言,这把剑也说不准或许真的藏着什么秘密呢。

    “看把剑干嘛还要闭上眼睛啊?”

    刘子墨看到场内的氛围变得有些紧张起来,不由走到白振天身边小声问道:“白叔,秦风干嘛呢?神神秘秘的······”

    “看着就行了,哪来的那么多废话?”白振天不敢冲老父亲摆脸色,但是呵斥起刘子墨自然是没有丝毫的压力。

    “哼,我看你也不懂吧。”

    刘子墨闻言撇了撇嘴,心里却是琢磨起了明儿的洪门会议来,按理说他现在是忠义堂的副堂主,在洪门里也算得上是一号大人物了。

    不过刘子墨对这身份,倒是不怎么在意,他想的是有了这个身份之后,他就能名正言顺的从学校退学了,到时再找个理由跑去国内,好进行自己的泡妞大计。

    “嗯?这剑似乎对真气的感应很灵敏啊?”

    此时的秦风,已经将心神全都灌注到了这把掌中剑上不过任凭他用神识还是集中精力想与其沟通,都无法引起短剑的共鸣。

    但是当秦风无意中灌输了一丝真气到剑身上的时候,他好像听到这把短剑发出了一声欢快的脆鸣,秦风可以确认,这绝对不是他的错觉。

    心中一动,秦风鼓动真气毫无保留的将其往剑身里灌输而入,他逐渐发现这把短剑的剑身似乎变得明亮了起来。

    “成了!”

    当秦风将真气灌输到一定程度之后他突然有一种与短剑心血相连的感觉,下意识的将手一挥。

    随着秦风的动作,短剑顿时化作一道寒芒,悄无声息的刺入到了面前的墙壁之中,而此时的秦风,还是闭着眼睛的。

    “回来!”

    虽然短剑离手,但是秦风还是能感觉到自己与其有一丝联系他试着招了下手那把短剑居然像真像是通了灵性,随着秦风的话声,瞬间又出现在了他的掌心里。

    “这……这难道真是仙剑?”

    秦风猛地睁开了眼睛,死死的盯住了这把短剑,如果不是还能感觉到短剑与其的联系,他甚至会以为刚才发生的事情,只不过是自己的错觉。

    “嗯?怎么联系断掉了?”

    就在秦风震惊莫名的时候他心中和短剑的联系,忽然毫无征兆的被切断了,而短剑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

    “不行,我要再试试……”

    秦风此时早已忘了身边还有人,他的心神已经完全都被这把短剑给吸引住了,当下又是将真气灌入到了短剑之中。

    “还好,这种感觉又回来了。”当短剑承纳了秦风一部分的真气之后,那种血肉相连的感觉又出现在了秦风心里。

    “斩!”秦风心念一动,那把短剑突兀的出现在了房间正中的香案上方猛地往下落去。

    随着短剑的动作,空气似乎被划出了一道涟漪,一阵风声过后,那张黄花梨打制的长方桌,整齐的从中间断裂开来。

    “回······”秦风又是一招手,短剑化成一道乌光,闪电般的又出现在了秦风的掌心里。

    “哈哈,哈哈哈!!”

    在第二次尝试之后,秦风终于知道这不是自己的错觉了,一时间欣喜若狂,他没想到,这居然真的是个宝贝。

    “秦风,发生了什么?”

    守在旁边的白振天等人早已看傻了眼,由于短剑速度太快,他们还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那张黄花梨的案板就轰然倒塌了。

    就是知道内情的白老爷子和白斌,也是面面相觑,他们虽然知道这短剑注入真气后锋利无比,但从来没想过,这短剑竟然可以在射出之后,还自动飞回来。

    “这剑,能与人心意相通……”

    听到白振天的话后,秦风抬起头了,正想解释的时候,忽然感觉眼前一黑,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前栽了过去。

    还要秦风自小习武,身体的反应几乎已经是本能了,眼看脸部就要着地,腰肢却是猛地一扭,改成了背部面对了地面。

    “砰!”

    秦风的身体重重的倒在了地上,这一幕看得众人是目瞪口呆,他们不知道秦风究竟玩的是哪一出?好端端的往地上躺个什么劲?

    “喂,秦风,你搞什么啊?躺地上很舒服吗?”神经大条的刘子墨走到秦风身边,用脚触碰了下他的身体。

    “咦?怎么回事,这···…这是晕过去了?”

    刘子墨也是学武之人,一碰秦风没反应之后,当下蹲下了身体,这一看,顿时发现秦风呼吸微弱,一张脸变得异常的苍白。

    “怎么回事?”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坐在上首的白老爷子都站了起来,几步抢到秦风身边,右手两指搭在了秦风手腕的脉搏上。

    “生命无碍,他体内真气倒也充裕,这…···难道是精神透支了?”给秦风把了会脉之后,白老爷子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白老爷子以前也能激发这短剑的神异之处,但仅仅能产生一道一米长短的罡气,并不能离体进行攻击而且似乎也没有什么后遗症。

    “我……我没事。”

    正当白老爷子眉头紧锁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秦风忽然睁开了眼睛,摆了摆手说道:“操纵这玩意,实在是太耗费精神了,我怕是一天最多只能操纵一次……”

    就在刚才秦风抬头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头疼欲裂屋顶和地面都在飞速的旋转,秦风根本就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只能任凭其倒在了地

    这股眩晕来的快去的也快在地上躺了这么几分钟,秦风感觉意识又回到了自己的大脑里,也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

    不过此时的秦风,身体上虽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他的精神,却是显得异常的疲惫,有一种像是三天三夜没睡觉的感觉只想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一下。

    秦风从小到大身体极好就是连感冒都很少发生,他不可能突发急病,所以思来想去,根子应该就出在刚才对短剑的操纵上了。

    “秦风,你……你说什么?”

    听到秦风的近乎自语的话后,白振天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是说·这桌子是被你用短剑切开的?”

    一来由于那短剑通体呈暗色,并不是很起眼,二来秦风以意识御剑,其速度快捷无比,几乎超越了肉眼所能看到的景象。

    所以虽然秦风出手了两次,但是白振天等人都没有看出什么端倪,尤其是第一次短剑射入墙内的时候,他们甚至都不知道。

    “当然是这把剑斩开的啊。”

    秦风缓缓的坐起了身体·使劲的摇了摇还感昏沉的脑袋,将那剑拿在手中·说道:“这把剑就算不是鱼肠,也堪称神物,恐怕十大名剑无一能与其相比……”

    秦风在故宫博物院里,见过不少清代皇帝使用的佩剑,虽然那些剑也算锋利,但和此剑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可比性,就算是勾践剑,也没有这把短剑通灵的特性。

    “秦风,这把剑应该就是鱼肠,你看它通体纹路蜿蜒曲折,不正像是鱼的肠子一般吗?”

    听到秦风的话后,白老爷子开口解释了几句,继而一脸疑惑的看向了秦风,说道:“小秦,我对这剑研究也有些时日了,怎么不能如你那样收放自如呢?”

    说着话,白老爷子从秦风手中取过了短剑,一股真气注入之后,随手向身后一挥,只听“嗤”的一声,那空气翻起一阵涟漪,他身后的那把太师椅,被从中劈成了两半。

    “这······这也太······太他妈的神了吧?”

    刚才秦风的动作太快,众人都没看清楚,但是白老爷子挥剑的举动,却是被他们瞧了个清清楚楚,刘子墨更是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嗯,极有可能就是鱼肠剑。”

    看到白老爷子的动作,秦风点了点头,强撑着站起了身子,摇晃了几下,说道:“我怀疑当年专诸刺杀吴王僚,也是用了御剑之术,否则吴王僚侍卫众多,这把短剑再锋利,他也难以取吴王性命的····…”

    “不过······不过这剑究竟是如何铸造出来的呢?”

    秦风的脸上忽然露出了迷惘的神色,喃喃道:“难道真的如同古人所说的那样,要以自己的性命献祭,才能铸成带有灵性的宝剑吗?”

    秦风曾经在一些典籍上看到过,古代的铸剑大师,为了铸成一把绝世宝剑,往往都会用自己或者亲人的一些鲜血献祭,从而使得宝剑带有灵性。

    更有一些极端的铸剑大师,在宝剑即将出炉的时候,甚至会跳入到铸剑炉中,以身祭剑,使之宝剑大成。

    以前看到这些典故,秦风都当是神话故事在看,但是在他尝试过用意识御剑之后,再也不敢当那些典故是古人乱语了。

    “我试试,我来试试……”

    这会已经没人去关心秦风在想什么了,白振天从父亲手上接过短剑之后,也是将真气注入了进去,想要逼出那外放的剑气来。

    “嗤啦”一声,白振天面前的空气,被那短剑所释放出来的罡气刺激的泛起一阵波动,不过那声势比之白老爷子都多有不如,更不要说是秦风刚才的举动了。

    “我来,我也试试······”刘子墨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抢过短剑之后,同样的将他的真气注入了进去。

    只是任凭刘子墨如何挥动短剑,那短剑也毫无变化,没有一丝剑气从短剑上溢出来,这让刘子墨大感失望。

    “奶奶的,这不是欺负人吗?”

    刘子墨悻悻的将短剑交回给了白振天,他心里明白,或许是自己修为太浅,才导致无法驱动这把剑的。

    在刘子墨之后,曹国良也是尝试了一下,不过他的天赋不在练武上,功夫比之刘子墨都不如,自然也驱动不了这把短剑的。

    “小秦,你……你是怎么能如臂使指,扔出后还能收回来的啊?”

    白老爷子早就摸清楚了这剑的特质,他此时关系的是,秦风怎么可能那样使用这把剑?看起来真的像传说中的飞剑一般了。

    在唐朝的时候,是剑侠传说最鼎盛的时期。

    诸如红线女空空儿之类的,都能飞剑千里之外取敌人首级,秦风刚才那几下虽然还差点远,不过却是有那么点意思了。

    “这个,我也不知道……”

    秦风闻言挠了挠头,他当时只是感觉剑身中的那股真气和自己还有联系,下意识的想要将其召回,但具体是怎么回事,他现在也是稀里糊涂的。

    而刚才的头疼欲裂,让秦风也不敢再去尝试操纵短剑了,如果会留下什么不好的隐患,那未免就得不偿失了。

    “天意,真是天意啊!”

    白老爷子长叹了一声,说道:“我这儿子得宝剑而不自知,将其当成了一个俗物,而我虽然知道其珍贵,但也无法发挥出它应有的威力,只有秦风你才是它真正的主人啊······”

    留在手中十多年,白山南几乎日日把玩,但此时他终于明白了,此物和他无缘,如果不是今天得见秦风,他甚至都不知道这把宝剑可以如此使用的。

    “哎,老爷子,这······这可使不得……”

    秦风最初并不知道这剑的珍贵,接受也就接受了,不过经过刚才那一幕,他知道这短剑根本就无法用金钱来衡量。

    所以就算秦风很喜欢这短剑,也不敢接受白老爷子的这份礼物了,因为这物件实在是过于贵重了。

    “怎么,看不起老头子我是吗?”

    听到秦风推辞的话,白老爷子顿时绷起了脸,指着儿子和曹国良说道:“你问问他们,我说出的话什么时候收回去过?真想让老头子我失言吗?”

    活了九十多岁,白老爷子早已将世事都看透了,就算生前拥有整个世界,死后也就是黄土一钵,占不了三丈墓室。

    所以老爷子这是真的豁达,将短剑送给秦风,他也算是了解了个心事,这么珍贵的物件,可不能在自己手里断了传承。

    “秦风,父亲给你的,你就收下它吧。”

    见到老父亲拿眼睛瞪自己,白振天不由出言说道:“老爷子见了晚辈一向都会给见面礼的,他老人家送出去的东西,从来没有收回过……”

    说实话,白振天对于这短剑也是眼热不已。

    不过白振天现在位置不同了,即使将短剑留下,日后派上用场的机会怕也不是很多,倒是不如送给秦风落个人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