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九十二章 义薄云天

第五百九十二章 义薄云天

    “振天?!”

    “白叔!”

    “堂主……”

    就在白振天将利刃刺入到自己小腿之中的时候,场内骤然响起了一阵惊呼,谁都没想到,白振天居然要代替齐老五受这三刀六洞之刑?

    “振天,你……你……”

    齐老五整个人都愣住了,虽然早些年他带过白振天一段时间,但这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时至今日,那份情谊早就淡薄的很了。

    “五哥,入门的恩情,振天一直谨记呢。”

    白振天额头冒出一层细密的冷汗,不过脸上却是谈笑风声:“我还年轻,受得起这三刀六洞,权当是活血通脉了······”

    说着话,白振天又拿起了第二把利刃,毫不犹豫的对着另外一个小腿刺了下去,利刃入肉所发出的“噗嗤”声,清晰的传到了各人的耳朵里。

    “堂主!”屋内忠义堂的那一帮弟兄,眼见白振天如此举动,一个个眼睛顿时都红了,恨不得能自己去代替白振天。

    就连站在鲁阳京和几位大佬身后的那些死忠,此时也忍不住羞愧的低下了脑袋,相比白振天的义薄云天,他们跟随的老大,那品行差的就有点远了。

    “振天,你……你何苦呢?”

    齐老五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白振天拿向第三把利刃的手,说道:“这一刀,你让五哥自己受了吧!”

    “五哥,古人说一饭之恩都需报你当您对我的关照,当得起这三刀……”

    白振天轻轻摇了摇头,此时他的面色已经有点苍白了,连着两刀对穿了小腿,且不说别的,光是那股钻心的痛楚就非一般人能忍受得了的。

    右手轻轻一振,将齐老五推的往后一步白振天将腰一弯把第三把刀拿在了手上,说道:“会长,齐五哥的血已经有人帮他流了,这件事,是不是就到此为止?”

    “振天,你······你快点包扎下伤口?”唐天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急的直拍大腿。

    要知道白振天可是唐天佑最满意的接班人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恐怕在未来的几年里,洪门都要陷入到内斗之中了。

    “能用我的鲜血洗刷齐五哥的过错,值了!”

    白振天咬了咬牙,将最后一道直接贯穿了自己的左腿内侧,锋利的刀刃从皮肤的另外一端穿了出来。

    “真是义薄云天啊!”

    不管是什么人,此时心里说想的只有这四个字,连那私心极重的几大堂主,也不能不对白振天的举动翘上一个大拇指。

    至于鲁阳京,此时羞愧的更是恨不得将自己的脑袋缩到脖子里去,因为他鼓动旁人的理由就是白振天心狠手辣,要对老兄弟们下刀子。

    可是白振天用行动证明,他非但没有落井下石,反而处处维护齐老五那种胸怀,让他们简直就是望尘莫及。

    “振天五哥……我对不起你啊!”

    刚才还喊打喊杀的齐老五,这会已然是老泪纵横,噗通一声对着坐在上首的白老爷子跪了下去,口中说道:“老堂主,老五对不起您,对不起白家!”

    “小五,起来吧。”要说场内唯一没有动容的,恐怕也就是白老爷子和躲在后面看热闹的秦风了。

    一直端坐在首位的白老爷子,此时站了起来,说道:“振天有这份心,我很欣慰,老话说举贤不避亲,对于振天接任洪门会长一事,还有人有意见吗?”

    要说还是姜是老的辣,此时白老爷子说出这话,就是那些对白振天意见很大的堂主们,也是闭紧了嘴巴,没有吐出一个字来。

    “老堂主,我没意见,振天兄弟,当得起这个会长!”

    出人意料的是,第一个说话的居然是沈俊豪,“以前和振天兄弟来往不多,多有得罪之处,还希望振天兄弟多多谅解······”

    “沈大哥,振天入门晚,还亏得各位提携······”白振天额头上冒着冷汗,却是没将腿上的三把刀子取下来。

    “振天,老哥我也是多有得罪,你别见怪!”

    一个人影抢到了白振天的身边,出手如电般的将那三把刀给拔了出来,同时撕破了自己的衣服,把伤口包扎了起来。

    出手的人是彭山辰,他原本就没想着要争夺门主之位,只不过是受到了鲁阳京的蛊惑,眼下见到白振天如此举动,这个耿直的老人顿时被感动了。

    “白振天接任会长的事情,我全力赞成!”

    彭山辰对着唐天佑躬了下身子,说道:“唐大哥,山辰被人蒙蔽,您不要见怪,从今日起,但凡有人为难振天兄弟,那就是为难我彭山辰!”

    作为主管洪门事务的大佬,彭山辰在洪门内部威望很高,有了他的这般表态,白振天绝对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握洪门大权。

    彭山辰和沈俊豪表了态,而曹国良本就是!白一系的人,白振天接任门主的事情,至此算是完全定了下来

    “怎么样?兄弟,我们洪门忠义之士如何?”

    看到了整个过程的刘子墨,此时已经是热血沸腾了,白老大是他同门师叔,坐下这等行为,刘子墨都感到脸上有光彩。

    “子墨,我说你也太热血了吧?”

    秦风闻言翻了个白眼,左右看了看,压低了声音说道:“你觉得白大哥像是会做亏本买卖的人?”

    “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刘子墨闻言一翻白眼,兄弟归兄弟,那也不能胡乱说话啊。

    “子墨,你进入暗劲之后,能否控制气血?”秦风看了一眼白振天的伤腿,低声问道。

    “当然能啊!”刘子墨点了点头·忽然反应了过来,瞪大了眼睛说道:“你是说白叔他,故意在做戏啊?”

    当修为进入到暗劲之后,对身体的掌控,将会达到一个常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别说利刃加身了,就是受到枪击·都能控制肌肉将子弹的危害减轻到最低,所以看似白振天那三刀伤势很重·其实连鲜血都没流多少的。

    “能捅上自己三刀·白大哥也算是有诚意了。”

    秦风笑了笑,说道:“你看着,接下里白大哥肯定会拉一帮打一帮,你们洪门,算是彻底落在他手上了…···”

    秦风其实还是很佩服白振天的,他以前觉得白振天草莽气息过重,在处理人情环节上应该是他的弱项·只能成为将才而不是帅才。

    但是今儿白振天演的这一出·却是将秦风的观念给扭转了过来。

    因为不管白振天是虚情假意还是真的义薄云天,在今后的洪门之中,很难再有人能撼动他的地位了。

    “唐大哥,我们几个都老了…···”

    要说鲁阳京还是眉眼通透的人,在和身边的另外几个堂主嘀咕了几句之后,开口说道:“我们决定都退下去了,还请振天兄弟再选贤能·接上我们的位置……”

    鲁阳京知道,白振天肯为齐老五三刀六洞,未必也能帮他挨上这三刀,万一日后翻后账,他到时想囫囵完好的退下来怕是都难。

    彭山辰和沈俊豪对视了一眼,开口说道:“唐大哥,我和俊豪兄弟年龄也大了,趁着这次机会·也退下来吧!”

    这两人在洪门里还算是很干净的,他们并没有什么大的把柄落在唐天佑手里。

    不过一起合作了几十年的老兄弟都要退了·两人也觉得有些凄凉,不由自主的同时萌生了退意。

    “沈大哥,彭大哥,这可使不得!”

    听到彭沈二人的话后,白振天呼的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道:“振天在门内的根基尚浅,还需要两位大哥多多扶持,你们要退,这···…这不是难为振天吗?”

    刚才鲁阳京要退的时候,白振天一言不发,但彭山辰和沈俊豪要退,他却是全力挽留,顿时让这二人心中生出一股暖意来。

    “振天说的对,你们两个和国良,都是洪门的中流砥柱······”

    唐天佑适时插口道:“就算是想退休了,也把这摊子事理顺交给振天之后再退,也算是有个善始善终吧……”

    “这个?”

    彭山辰和沈俊豪犹豫了一下,当他们看到白振天大腿又在往外渗出鲜血的时候,不由得点了点头,跟着这样的会长,想必做事情也会很痛快吧。

    “老五,你今儿晚上就走,我安排好了飞机让你直飞巴西。”

    见到彭山辰和沈俊豪答应了下来,唐天佑看向了齐老五,说道:“我在那边有个庄园,估计我自己也用不上了,就送给你了···…”

    “唐大哥,您······您多保重!”齐老五此时眼睛都已经哭红了,心中的悔意简直无法言表。

    “行了,以前你身重六枪的时候也没掉过一滴泪,现在婆婆妈妈的做什么?”

    唐天佑笑着摇了摇头,转脸看向了鲁阳京等人,淡淡的说道:“你们的后路就不需要我安排了吧?明儿把那些钱退回去,该交接的东西都交接一下……”

    和彭沈二人不同,鲁阳京这几位大佬,都是尸位素餐之辈,让他们留在洪门的管理层,只会加速洪门的老朽腐化。

    “是,会长!”事到如今,鲁阳京和范堂主等人都知道大势已去,心下再也没有了丝毫想要反抗的念头。

    因为他们刚刚亲眼看到,连齐老五身边最信任的人都背叛了,谁知道自己的人里面有多少是刑堂安插进来的钉子呢?

    PS:还有几个小时,大家瞅瞅票仓,有月票千万别浪费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