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八十九章 三刀六洞

第五百八十九章 三刀六洞

    “你们真是要一条道走到黑吗?”

    唐天佑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他原本是想给这些老兄弟留点情面,但是没成想并不领情,而且还变本加厉的想要逼宫。

    掌控了洪门大权数十年,即使现在命不久矣,唐天佑又岂是那种能被人拿捏的人?当下脸上露出了冷笑,说道:“你们既然一定要进行选举,那么我也同意,不过在此之前,我要先处理下洪门的内部事务……”

    “唐大哥,您要处理什么事?”

    听到唐天佑的话后,沈俊豪顿时感觉一阵不妙-,唐天佑已经有四五年的时间没过问过洪门的具体事务了,他说出这话来,肯定是针对此次事件的。

    “老沈,没你什么事,你坐下吧!”

    唐天佑并没有回答沈俊豪,而是看向了坐在左侧第五把椅子上的那人,开口说道:“齐老五,我当这会长之后,立下的一条规矩,你还记得吗?”

    “唐大哥,这么多年了,我……我不记得了。”听到唐天佑的话后,齐姓老人的脸上露出了慌乱的神色,用求助的眼光看向了其余几

    “齐老五,你也是跟了我差不多五十年的老兄弟了,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唐天佑叹了口气,说道:“你老了,自己辞去在洪门的职务吧,以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振天上位之后,也不会找你算后账的……”

    人老了尤其念旧情,如果放在几年前就凭齐老五干出的那些事,唐天佑一定会开刑堂进行公处的。

    “我……我……”

    唐天佑的话让齐老五犹豫了起来,身处高位几十年,让他卸去现在的位置,齐老五着实有些不甘心。

    “老五,怕什么?”

    见到齐老五露出想要退却的神色鲁阳京冷不丁的开口说道:“会长太久不过问帮中事务了,现在未免晚了点吧?”

    “唐大哥我觉得自己还能再干几年。”

    鲁阳京的话就像是给齐老五吃了颗定心丸一般齐老五瞬间冷静了下来,开口说道:“唐大哥,等到五年之后,我就卸掉这副担子,到时候和老兄弟们寄情于山水之间,可好?”

    “你还想再干五年?”

    唐天佑脸上又露出了讥笑的表情,摇了摇头说道:“齐老五你既然忘了当年我立下的门规那就让还记得的人说来听听······”

    唐天佑看向了一直端坐在左侧第一把椅子上的曹国良,说道:“曹操,你是刑堂的堂主,还记得我当年立下的第一条规矩是什么吗?”

    “唐大哥,我当然记得的。”

    面孔白皙的曹国良闻言笑了起来,说道:“唐大哥立下的第一条规矩就是,洪门全面退出毒品市场但凡洪门中人,不得销售和贩卖毒品,如有违者,当以门规论处……”

    “曹操,你······你到底是向着哪一边的?”听到曹国良的话后,齐老五终于面色大变,他已经听出来了,曹国良绝对不是他们这一伙的。

    “老五你先别管曹操是哪边的……”

    唐天佑出言打断了齐老五的话,紧紧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我只想问一句,你遵守了这条门规没有?”

    “会长,这条门规不是祖训,只是你定下来的而已。”

    齐老五知道自己暗中贩毒的事情暴露了,当下说道:“咱们是混黑道的,做黑道的不沾毒品,那叫什么黑帮?岂不是被人笑掉大牙了?”

    当年唐天佑上位伊始的时候,定下的第一条规矩,就是全面退出毒品市场,转而渗透投资一些电子新兴行业。

    在当时很多人都不理解,不过在白老爷子等洪门宿老的支持下,这个规矩被强行实施了起来,最起码在当时没有人敢明着对抗了。

    过了大概有那么三四年的时间,唐天佑当初做的那些决策,都显示出其正确性来,洪门的各项生意逐渐上了轨道之后,门内众人的日子也开始好过了起来。

    能做正当行业赚钱,之前那些持反对意见的人,自然也就对放弃毒品生意的事情不那么抵触了,洪门的风气为之一变,当真舍弃了这块诱人的大蛋糕。

    不过金钱总是会使人利益熏心的,齐老五就是那种什么钱都想赚的人,他利用自己负责洪门夜场的便利,始终没有放弃毒品这块市场。

    当然,那时的唐天佑在洪门中的声望如日中天,齐老五只敢偷偷摸摸的进项一些小额的交易,所以也没有被别人发现。

    但是近几年来唐天佑身体不好,几乎完全不在管理洪门事务,很多事情都是由他们几位堂口大佬拍板决策的。

    这也让齐老五的胆子变得大了起来,他不仅在美国各个夜场组建了毒品的销售渠道,而且还和金三角的将军有着联系,从亚洲偷运了不少纯度很高的海洛因。

    人的贪欲就像是潘多拉的魔盒一般,只要被打开了,就很难再给关闭上,齐老五就是如此,毒品带给他的利益远超洪门每年的分红·他!在!舍不得将其丢弃掉。

    “老五,你太让我失望了。”

    唐天佑看向了齐老五,说道:“当年鸦片害了多少中国人?咱们虽然身在海外,但也不能去做这种被后人戳脊梁骨的生意,老五,你为什么就不能理解我的苦心呢?”

    “会长,正如你所说,我又没在国内贩毒,祸害的也是外国人,有什么不对?”齐老五知道今儿这事情揭开,他和唐天佑之间也算是撕破了脸,干脆就强硬到底了。

    “你是祸害了外国人不假,但是也牵扯到了洪门。”

    唐天佑摇了摇头仲手从膝盖上拿起了一个文件,说道:“这是年初美国联邦调查局的一次会议记录……

    在这份记录里面,美国联邦调查局已经将洪门列为新年度重点针对的目标组织,源头就是你贩毒的事实已经被他们掌握了······”

    唐天佑说到这里的时候,语气里已经带着压抑不住的怒火了,他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才消除了洪门在美国政府中的一些负面印象,但全都被齐老五的行为给毁掉了。

    “什么?这……这不可能!”

    听到唐天佑的话后齐老五愣住了不过紧接着就大声喊道:“会长,你是在诈我的吧?我的分销渠道都是最隐秘的,美国人不可能查到的……”

    正如唐天佑为了洪门呕心沥血一般,齐老五在毒品生意上也是倾注了很多心血,眼下听到自己的行为已经被人掌握,他顿时坐不住了。

    “老五,别把自己想得太聪明也别把别人都当成傻子。”

    唐天佑嘲讽的笑道:“我这人虽然有时候挺绝情的但也念旧,要不然你以为现在你还能安安稳稳的坐在这个地方?”

    “唐天佑,少说那些没用的。”

    齐老五此时已经乱了方寸,开口说道:“是不是你将我的事情捅给美国联邦调查局的?要不是你,他们肯定不会发现我那些渠道的·……”

    最近远在亚洲的金三角又受到了当地政府武装的围剿,动荡的十分厉害,连带着世界毒品的价格也是直线飙升。

    齐老五为此拿出了二十多亿美元囤积了很大一批高纯度海洛因,如果真的被美国警方盯上,那他这些年来的积蓄将一下子全都要打了水漂。

    事关自己的身家性命,情急之下,齐老五再也顾不得唐天佑的身份,真正撕破了脸皮,开口直呼起唐天佑的名字来。

    “不知好歹!”

    唐天佑冷哼了一声,却是看向了曹国良说道:“曹操,按照门规

    齐老五的事情要怎么处置?你说个章程出来······”

    “吃里扒外,利用洪门资源谋取私利,当三刀六洞!”

    曹国良虽然长得很儒雅,看上去就像是个学富五车的学者一般,但说出来的话却是让人心中凛然,终于记起了刑堂在洪门里的作用。

    在洪门里,一共只有两个武力组织,一个是白振天的忠义堂,专门负责为洪门开疆扩土打江山,这是明面上的。

    而另外一个武力组织,自然就是刑堂了,刑堂的人虽然不多,但个个都是经过精心挑选出来的好手,像秦风见过的贝蒂娜,就是刑堂中

    不过现在这个社会,万事都向钱看,一些小的事情刑堂都不动声色的处理掉了。

    从上次开刑堂处理那位堂口大佬之后,已经有好几年没再开过了,也让这些人忘记了曹国良是干什么的了。

    “曹白脸,你敢?”

    听到三刀六洞这几个字,齐老五的面皮一阵抽搐,砰的一声击在了椅子上,长身而起道:“我现在就走,谁要是敢拦我,那大家今儿就来个鱼死网破吧?”

    听到自己的毒品生意被美国警方盯上,齐老五再也顾不得谁当会长的事情了,他着急回去重新做安排,必须保证那些毒品的安全。

    要知道,这些毒品如果被警方搜走,那么即使他齐老五能躲过一劫不去坐牢,但他大半辈子的积蓄可就全没了,想当个富家翁都办不到。

    “小的们,跟五爷我出去,看看谁敢拦我?”

    随着齐老五的话声,他身后站立着的七八个人,同时从怀中掏出家伙。

    除了五六把大口径手枪之外,一个穿着风衣的年轻人,还拿出了一把微型冲锋枪,七八个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唐天佑和白振天等人。

    为了保证日常的安全,洪门每个堂口的大佬,都有自己私人的武装。

    齐老五私下里干的是掉脑袋的生意,是以对手下的素质也格外重视,现在这七八个人都是身经百战之辈,身上所带的军火,更是足以打一场小型战争了。

    PS:兄弟姐妹们,已经是三月三十号了,月票再不投就要作废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