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八十八章 内讧(下)

第五百八十八章 内讧(下)

    “会长,您身体不好,何必呢?”听到唐会长的话后,!白攘天突然说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听得众人有些莫名其妙。

    对于白振天的称呼,众人倒是没什么反应,在洪门内部,有人称呼唐天佑为门主,也有人称呼会长的。

    “咳……咳咳……”

    唐天佑刚想说话,却是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很多人都看到,在会长捂住嘴的那个手帕上,赫然有一抹血色。

    “会长,今儿就到这吧,来日方长呢。”白振天抢前几步,用手掌在唐天佑的背后轻轻拍了几下,让他缓过了这口气。

    “你们来日方长,我却是时日不多啦。”唐天佑笑着摆了摆手,脸上现出一丝不健康的红色。

    “这人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救了······”

    站在外围的秦风摇了摇头,他精通医理,一眼就看出来此人伤了肺经,而且病情已经蔓延到了全身,以现代的医术而言,可谓是死结。

    “唐会长人很好的。”

    秦风身边的刘子墨叹了口气,他当年刚加入洪门的时候,在二叔的带领下见过对方,那会他的病情还没有这么严重。

    “你们的心思,我都知道!”

    在秦风和刘子墨私语的时候,唐天佑开口说道:“今天叫我来,无非就是想把门主的位置定下来,是不是?”

    “会长,是!”白斌当众打断了鲁阳京的一条腿,双方等于已经是撕破脸听到唐会长的话后,沈俊豪向前走了一步。

    “会长,按照门中规矩,选亍会长,要有八大堂口中的五个人通过才行······”另外一个堂口大佬也嚷嚷了起来。

    “你们现在倒要争了。”

    唐天佑的眼睛如刀般的从众人身上扫过,开口说道:“洪门发展势力的时候你们在在哪儿呢?当年血战底特律的时候,你们怎么没人要争着去呢?

    我让人去解决拉斯维加斯争端的时候你们为何又没人争着要去?振天为洪门争取到赌场股份的时候怎么没见你们开口说话啊?”

    为洪门呕心沥血了一辈子,眼见临到头来这些老弟兄们为了私利竟然要起内讧,唐天佑痛心不已,几乎是拍着自己的大腿说出的这番话。

    “会长,洪门是在您的带领下发展壮大的,而且我们这班老兄弟,也不全都是吃白饭的吧?”

    听到唐天佑的话后沈俊豪开口说道:“这么多年来洪门的外部事务都是我在处理,内部整顿和管理都是彭兄弟在干着······

    而洪门能有现在偌大的家业,曹大哥也是功不可没,如果您选他们两人中的一人为后任门主,我沈某无话可说,但是振天还差了点火候

    沈俊豪的意思说的很明白,白振天固然劳苦功高但他的资历不够,如果让他当上了洪门老大,他们现在这班老兄弟都会不服的。

    当然,这也只是表面上的托词,实际上沈俊豪是怕白振天上位之后,将洪门内的资产管理重新分配,到时就会失去每年那一大笔的分红收入了。

    “山辰,你怎么看?”唐天佑看向了彭山辰这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嫡系,他想听听彭山辰是否也有不同的意见。

    彭山辰闻言垂下了头迟疑了一下,说道:“会长,我······我也觉得振天有些年轻,怕是下面的人会不服的。”

    原本彭山辰并不想搀和到这件事情里的,但是他手下也有一帮子人要吃饭,被另外几人鼓动了一番之后,稀里糊涂的就跟过来了。

    “山辰,你今年快七十岁了吧?你觉得你现在还有多少精力能放在洪门上?”

    唐天佑叹了口气,说道:“老沈和曹兄弟也都年过七十了,就算我让你们干上会长,你们又能干上多少年呢?”

    “会长,我绝对没有要上位的意思。”

    听到唐天佑的话,彭山辰连连摆手,说道:“我······我这次来,是怕振天上位之后,把我们这些老家伙们都给清洗掉,但······但我自己绝对没有要当会长的心思啊!”

    其实今儿这事,主要就是之前的礼堂大佬鲁阳京串联的,他自问自个儿在洪门中资格最老,唐天佑之后,只有他做门主才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鲁阳京也明白,有白振天横在那里,会长的位置根本就没他什么事。

    所以鲁阳京这才联合了众人,告知他们白振天为人激进,如果让他上了位,恐怕个人手上管理的资产和各公司分红,都要被他给收回去的。

    各堂的堂主,最年轻的也在六十开外了,如果单单是他们自己,那还真无所谓,因为他们赚的钱早就够自己养老的了。

    但是这些大佬们手下还有一大摊子人,他们不得不为手下人考虑,所以这才被鲁阳京说动了心齐的找上了白家,想通过白老爷子逼迫白振天放弃门主妁置。

    “洪门之中,谁能做事,谁尸位素餐,难道我不知道吗?”

    唐天佑咳嗽了一阵,用手绢擦了擦嘴,说道:“你们已经决定了,不同意振天作为下任会长了吗?”

    “唐大哥,按理说我们该听您的。”

    坐在左侧的一人站起身来,开口说道:“不过这件事关系到洪门的日后发展,总不能只听您一个人的意见,也要让我们老弟兄有发言权吧?”

    虽然唐天佑在洪门中德高望重,但他一病经年,基本上不怎么管洪门中的具体事务了,在这些老人们心中的威望已然减退了不少。

    再加上事关自身的利益,所以并没有人愿意低头,就连彭山辰也是微微侧过了脸,不敢去面对唐天佑的目光。

    “你们的意思是,一定要表决?”唐天佑嘴角露出一丝讥笑的神色。

    “是,会长,洪门是大家的,不是哪个人的?”

    刚才没有说话的那几个堂口大佬此时开了口,因为他们几个正是唐天佑口中尸位素餐的人,平日里没少动用洪门的资源来塞满自己的钱包。

    所以在鲁阳京暗中给了他承诺之后,这几个人是最为活跃的,他们也害怕白振天上位后去清查老账,将他们干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给暴露出来。

    倒是沈俊豪听到唐天佑的话后有些犹豫,开口说道:“会长,其实可以给振天个副会长的位置的,让我们老人再带他几年。”

    俗话说虎老雄风在,唐天佑虽然已经病入膏肓,但现在洪门的大好局面却是他一手打造出来的,手段非常人可比,就算是条病老虎,也容不得人欺凌的。

    更何况今儿从始到终,白家的那位老爷子还一字未吐呢。

    沈俊豪没有忘记白老爷子的身份,那可是当年神枪李书文的嫡传弟子,他行走江湖的时候,自己这些人还在玩泥巴呢。

    “唐大哥,老沈这话说的在理,不是我们恋着这位置,实在是振天太年轻了点。”

    彭山辰也开口说道:“让曹大哥或者老沈当这会长我都没意见,过上个几年再把位置交给振天,这也有利于洪门的稳定啊······”

    “不行,白振天心狠手辣,不能让他坐副会长的位置!”这时,断了一条腿已经坐回到椅子上的鲁阳京开口了。

    鲁阳京也是七十多岁的人了,这些年来更是养尊处优,哪里吃过这种亏,是以将白振天和白斌恨到了骨子里,话语中满是怨毒。

    “鲁大哥说的没错,这么一点小事就断了一条腿,心性实在是太毒辣了。”

    “对,不能让白振天当上副会长,我建议把他忠义堂堂主的位置也给拿掉……”

    鲁阳京发话之后,另外几人顿时鼓噪了起来,他们自持辈份尊崇,而且言语间也没针对白斌,并不怕他出手伤人。

    “子墨,白大哥他干了什么事?怎么如此天怒人怨啊?”

    见到几大堂主众口一词的反对白振天上位,秦风不由摇了摇头,白振天这内部关系处理的也忒差了点吧?

    “这其实也不怪白叔的。”刘子墨压低了声音,说道:“你看到没有,八大堂口的大佬只来了七个,知不知道那一个去哪了?”

    “废话,我又不是你们洪门的人,我怎么知道?”秦风没好气的瞪了刘子墨一眼。

    “被白叔给执行帮规了!”

    刘子墨的声音压的愈发低了,“那个大佬原本是负责南美事务的,前几年黑了洪门六亿多美元,让白叔查了出来,钱都吐出来了不说,人也交代了……”

    这些人如此忌惮白振天,也不是没有缘由的。

    白振天为人向来是眼中容不得沙子,在前几年的时候,有位堂口大佬中饱私囊,鲸吞了洪门大笔公款,这案子就是唐天佑交给白振天去处理的。

    白振天也没含糊,亲自带人从南美将那大佬抓回来后,按照门规三刀六洞,那大佬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当场就死在了刑堂上。

    这件事当时在洪门闹出了很大的风波,另外几位堂主都指责白振天滥用私刑,最后还是被唐天佑强行给压下去的。

    义愤填膺那也是有原因的,话说在座这几位大佬的屁股,也没有哪个是干净的。

    曾经发生过这么一档子事,他们哪里还敢让白振天上位,那岂不是在自己脖子上架了一把刀吗?

    PS:还两天三月就过去了,有月票的朋友别浪费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