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八十五章 老当益壮

第五百八十五章 老当益壮

    从八十年代的“江南案”之后,白老爷子就一直隐居在◆'"市郊的一个庄园里,只有洪门中极少数人才知道白老爷子尚在世间的事情。

    不过这个庄园虽然也在市郊,却是和机场的方向正好相反,车子要横跨整个旧金山市,才能到达庄园,倒是让秦风这这座城市的风貌尽数看在眼底。

    旧金山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太平洋沿岸港口城市,加州仅次于洛杉矶的第二大城市,美国西部最大的金融中心和重要的高新技术研发和制造基地。

    同时,旧金山也是美洲华人最为密集的聚居地,世界上著名的高新技术产业园“硅谷”的正坐落在这儿,每天吸纳着无数高科技人才和世界各地的游人。

    秦风等人下飞机的时候正值夜晚,整座旧金山灯火通明,尤其是在经过那著名的金门大桥时,那入眼的风光颇是让人震撼。

    “车子到唐人街那边停一下······”

    当车子路过一个大道的时候,白振天指着一处地方,说道:“老弟,今儿晚了,咱们下车看看就走,等明后天的老哥哥我陪着你好好玩玩……”

    “嗯,来到旧金山,一定要见识下唐人街的。”秦风点了点头,对这个海外华人聚集的地方,他也是早有听闻。

    当车子停稳后,白振天率先打开车门走了下去·指着唐人街的入口,感慨的说道:“这些地方,都是咱们的华人用血汗累积出来的啊

    虽然白振天大部分时间都呆在旧金山,几乎每天都要来唐人街喝茶,但每次见到这片建筑,总是有一种莫名的情怀在里面。

    “是啊·当年那些修铁路的华人,不知道死了多少·才在这里占据了一席之地。”秦风叹了口气·他听师父说过那些事情,早年的中国积弱,也不知道受了多少欺凌。

    旧金山的唐人街存在于美国的历史,已经高达一百多年。

    秦风看到,在入口处,有一对石狮子和一个深绿色中式牌楼,上书孙中山先生的“天下为公”四个大字·这是唐人街的象征·也是中华文明的象征。

    回头看了一眼拥簇在身边的那些洪门弟子,白振天说道:“老弟,里面就是格兰特街,今儿就不带你进去了····`·”

    “好的,白大哥,应该先去拜访老爷子的。

    秦风点了点头,虽然此时已经是晚上了·但仍然可以看到,在里面的街道上游人如织,几乎每家店铺门口都被围得水泄不通。

    “走吧······”白振天返身上了汽车,四五辆车子直接往市郊的庄园驶去。

    上了车后,白振天叹道:“我父亲最喜欢来唐人街喝茶,不过他每个星期,也只能来一次……”

    “白大哥,老爷子要是想家的话·可以回国去呆段时间的。”

    秦风开口说道:“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当年跑到台岛的老兵们都让回去探亲了·老爷子回趟国应该没问题的······”

    “是啊,白叔,老爷子要是回去,直接就住在仓州······”秦风话声未落,刘子墨就开口说道:“我们老刘家在那里还是能说了算的。”

    “他老人家倒是想回去,不过我有点不放心。”白振天说道:“父亲出去的早,他没见过当年国内的那场变革,老哥哥我是心有余悸啊……”

    由于白老爷子当年曾经在国党政府里任过职,为了怕秋后算账,所以解放前就去了美国,并没有受到建国后的那些冲击。

    但是白振天不一样,他那会在国内可是遭受了不少非难,要不然也不会带着一帮老兄弟偷渡离开大陆跑到国外去亡命天涯了,现在想想心里仍然有些介怀。

    “白大哥,现在国内相对宽松很多了,老爷子如果有心,还是安排他回去走走吧!”

    虽然没经历过那个年代,但秦风对那段往事倒是知之甚详,因为以师父载的本事,在那个时候都是躲在监狱里不愿出来,可见当时有多混乱了。

    “行,如果有机会,我也想回去走走!”白振天点了点头,他出来也有几十年的时间了,内心深处对家乡的山山水水还是很怀念的。

    为了让秦风看看旧金山的夜景,车子开的并不是很快,一个多小时后才驶出了市区,又开了二十多分钟,来到了旧金山往洛杉矶处的一号公路附近。

    “这里风景很好,对父亲的身体也有好处······”

    几辆车子鱼贯驶入到了一个大门之后,白振天转头和秦风解释了一下,旧金山的一号公路风景十分优美,而老爷子的庄园,就在公路的一侧。

    “嗯?今儿还有客人?”

    看到门内的空地停着七八辆小汽车,白振天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他父亲隐居在这里,平日里即使是和洪门中人的往来也是极少的。

    “斌叔,怎么回事?都是谁来的?”

    从车上下来后,白振天走向了庄园门口的门房,那个看门的老头足有七八十岁了,就是白振天见到也要执晚辈礼。

    “少爷,是门主带人来了,来了二十多个人,老爷让他们进去的。”

    斌叔手里玩着一对铁球,每一个都有婴儿拳头大小,没有一定的腕力,还真转不动这玩意儿。

    俗话说穷文富武,在早些年家中没钱,根本就甭想学武,如同当年的刘家一样,白家也是冀省的大门大户,解放前出国的时候,有不少人都跟了出来。

    就像面前的斌叔,眼下看着是垂垂老矣,但是在年轻的时候那也是一号人物,跟着白老爷子做下了很多大事。

    按理说斌叔也算是海外洪门的元老了,他尽可以找个地方安享晚年,不过斌叔从小就跟着白老爷子,宁愿在这里做个门房。

    “门主来了?他那身体还能出门?真是胡闹!”

    白振天的眉头皱的愈发紧了,回过头对陈俊华招了招手,说道:“事情有点儿不对,让堂口的人过来,把这园子给我围起来······”

    白振天闯荡江湖那么多年,见过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在他回家的当口,一群人带着门主来到父亲家,这看起来总是透着一股子杀意。

    “是,白爷1”陈俊华答应了一声,走到一旁拿出手机拨打起了电话。

    “少爷,没事的,老曹也过来了,有他在,那些小崽子们翻不了天的。”斌叔转动着手中的铁球,一脸淡然的样子。

    “哦?曹叔也来了?”

    白振天闻言一愣,脸色放松了几分,点头说道:“有曹叔在,倒是真不用担心了,斌叔,我给您介绍一个人,看看您还有印象没?”

    “给我介绍什么人啊?”

    斌叔老眼一翻,没好气的说道:“你欺负老叔眼花是不是?跟你来的都是些小年轻,哪有老叔认识的人啊?”

    虽然斌叔一直都保持着和白家的主仆关系,但是白家谁也没敢把他看成是个仆人,而且白振天知道,斌叔的心气儿可是高的很,一般人他根本就看不上眼。

    “嘿嘿,斌叔,当年江湖上的索命阎罗,您老还记得吗?”

    白振天嘿嘿一笑,将秦风拉了过来,说道:“这位小兄弟,就是索命阎罗的嫡传弟子,您说当不当得介绍给您啊?”

    “索命阎罗?!”

    听到这个外号,斌叔的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那双浑浊的老眼射出一丝精光,紧紧的盯住了秦风,开口说道:“你······你是夏老前辈的弟子,他……他老人家可还好?”

    斌叔今年七十八岁,当年跟着白老爷子在国党政府里做跟班的时候,他还不到二十岁,也正是这个原因,他见过载一面。

    那时索命阎罗的名头,在江湖上可谓是如日中天,就算是白老爷子在载面前辈分都不够看,更不要说是眼前的白斌了。

    而且索命阎罗对白老爷子有着救命之恩,这么多年来经常会提到这件事,所以斌叔对载也要尊称一声老爷子。

    秦风知道师父早年在江湖上用的是夏姓,当下开口说道:“斌叔,师父在早几年故去了……”

    “他……他老人家去世了?”

    斌叔的声音有些颤抖,“唉,想当年夏老前辈是何等风姿?杀的那些小鬼子和汉奸是闻风丧胆,没想到,终究是躲不过时间这一关啊……”

    “对了,快点给我说说,夏前辈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斌叔拉住了秦风,像他这种岁数的人,几乎每年都有老朋友故去,所以也特别的喜欢缅怀往事,眼下见到故人之子,情绪也显得有些激动

    “斌叔,这些回头再谈,咱们还是先进去吧!”

    见到斌叔要拉着秦风叙旧,白振天连忙说道:“我父亲他也想听听夏老的事情,咱们总不能让他说两次吧?”

    “对,进去说,进去再说。”

    斌叔闻言连连点头,腰板一挺,说道:“把那些混蛋小子都给赶走,妈了个巴子的,老子要是早知道今儿有贵客在,他们一个都甭想进来……”

    似乎想到了当年的那些往事,斌叔豪气顿生,那做派直接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风格粗犷的一点都不像是垂垂老者,倒像是个杀伐果断的江湖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