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七十八章 反杀(上)

第五百七十八章 反杀(上)

    作为世界上有名的几座不夜城,拉斯维加斯的夜晚,甚至要比白天更加的热闹,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们,正在领略着这座城市的魅力。

    拉斯维加斯大道上更是游人如织,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赌博的,对于女人而言,那些名牌和珠宝店,显然更加的具有吸引力。

    银狐的这家珠宝店生意很是不错,进出的人流量非常大,这其中多半都是女士,偶尔有几个男士,也是在门口吸烟等待。

    “嗯?老弟,从哪搞来个帽子啊?”

    几分钟之后,秦风回到了原先的座位上,要不是他还穿着刚才的那身衣服,恐怕白振天还以为面前坐下了个陌生人呢。

    “看到门口挂了个捧球帽,顺手就戴在了。”这个咖啡厅的卡座都是一间一间的,相互之间并不能看到,秦风也不怕有人专门过来找帽子。

    而戴帽子的用意,则是因为在美国这地方,几乎到处都是监控,有这顶帽子遮掩,即使是监控器也无法分辨出秦风的面貌来。

    “真是神了,老弟,有这一手绝活,天下哪里去不得啊。”

    看到秦风又换了一副完全不同的面孔,白振天忍不住叹道,他估摸着要是给秦风一些颜料,他都能将自己整成非洲人。

    “会者不难,难者不会,其实说白了也简单……”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说道:“就像是男人化妆成女人,只要穿个女装戴个假发,再往胸前塞点东西,十个人里面恐怕有九个都认不出来,当然,那胡子是要刮干净的……”

    “你说的倒也是……”

    白振天哑然失笑道:“我曾经去过泰国,那里的男人真的要比女人还漂亮,而且要不是事先知道,一点都认不出来……”

    “白大哥您说的是人妖吧?那种人我没见过……”

    秦风喝了一口咖啡,一边和白振天聊着天,一边观察着那家珠宝店的动静,将每个进入到店里的人,都牢牢记在了心里。

    “嗯?这女人有点不对?”

    秦风的眉头忽然皱了起来,因为他看到有身材高挑的女人从店里走了出来,不过在这之前,秦风似乎没有看到有这么个人进去。

    “老弟,怎么了?”

    白振天顺着秦风的眼神望了过去,不以为然的说道:“不就是个大洋马吗?在国外到处都是,敢情老弟你还喜好这一口?”

    “白大哥,您说什么呢?”

    秦风苦笑了一声,说道:“我看这人有点不对,很可能是男人扮的,不行,白大哥,您在这里稍等我一下,我出去看看……”

    在那个“女人”从店里出来的时候,秦风就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气味。

    但凡是杀过人的人,身上总是会残留一丝煞气,秦风在去白振天安排的那个度假村之前,就是浑身戾气,见过血的人几乎都能感应出来。

    不过在度假村呆了几天将境界彻底巩固下来之后,秦风身上的那股气息就消失掉了,但这并不妨碍秦风能感应到别人身上的煞气。

    “哎,老弟,这事儿可不能搞错啊……”

    白振天仔细的盯了那人一眼,并没有看出什么端倪,当他刚想说话的时候,却发现秦风已经起身出了店门。

    “只是个流莺而已,秦老弟的眼光不会那么差吧?”白振天苦笑着摇了摇头,像那样的女人,在拉斯维加斯大道上一抓就是一把——

    “谁在看我?”

    银狐刚一走出自己的珠宝店,心里就“咯噔”了一声,因为他感觉到似乎有几道目光投射在了自己的身上。

    “应该不会有人认出我来吧?”

    一向小心并且为人狡诈的银狐,在这一瞬间甚至生出了返回到店里的念头,不过思来想去,自己说化的妆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妈的,原来是这些目光?”

    正当银狐有些犹疑今儿是否要去医院“看望”那位被自己误伤的女孩时,忽然看到了迎面走来的一个男人的眼神。

    这个男人的眼神只是粗略的在银狐脸上扫了一下,紧接着就下落到了银狐胸前高耸的地方,看那模样恨不得伸出手来摸上一把。

    “小姐,什么价格?一晚上多少钱啊?”那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在走到银狐身边之后,压低了声音问道。

    “fuck,回家问问你妈值多少钱吧!”

    银狐闻言大怒,不过他还没忘记用假声去骂人,否则恐怕召开的就是带有同性恋嗜好的男人了。

    “装什么装?三百美金,怎么样?”

    那个中年男人显然是深谙此道,伸手摸出了自己的皮甲,把里面厚厚的一叠美金冲着银狐亮了一下。

    “shit,狗屎,我看你是想坐牢了。”银狐向那个男人走近了一步,右脚所穿的高跟鞋的鞋跟,直接踩到了那人的脚背上。

    “哎呦,你这个*子,把脚给我松开!”

    中年男人口中传出一声痛呼,这女人有点不按常规出来啊?以他往日里的经验,就算是找错了人,对方为了维护形象,也往往不会声张的。

    “fuck,再叫我就把你送到警察局卖屁股去……”

    银狐强自按捺住了干掉这个龌蹉男人的想法,如果此时有人给他一块钱的话,银狐并不介意接一次任务,送这个男人去地狱找女人去。

    “臭*子,你一晚上都不会接到客人的!”中年男人往后退了好几步,恶狠狠的骂了一句,不过在众人的围观下,终究还是灰溜溜的离去了。

    “狗屎,为什么打扮成这个样子啊?”

    银狐心中已经有些后悔了,他发现自己犯了个错误,因为在这个拉斯维加斯大道上,有很多打扮成他这样子的站街女。

    不管在哪个城市,有赌必然就会伴随着S情业,拉斯维加斯自然也不例外,仅仅这一条主要的干道上,最少养活着数百个出卖色相的女人。

    “该死的,该死的中国人!”

    银狐在心里诅咒着秦风,他也是考虑手上的伤口,才打扮成这个样子的,因为这样就能堂而皇之的戴上一副手套了。

    “女士,需不需要我帮你报警?”一个长得十分绅士的老头开口问道。

    说得好听点,那就是美国人的法律意识很强。

    要是说得不好听,那就是美国人很喜欢多管闲事,邻居家有人打孩子他们都能给捅到警察局去,然后警察再告到法院,最后导致孩子的父母,失去了对孩子的抚养权。

    “哦,谢谢,我有能力赶走坏人的。”银狐被那老头吓了一跳,连连摆了摆手,转身就往街对面走去。

    “没错,一定是银狐……”

    站在马路对面的秦风,刚才亲眼目睹了那一幕,银狐身上瞬间爆发出的一丝杀气,让秦风确认了他的身份。

    “这哥们要是把下面割了送到泰国去,一定也是个头牌啊……”

    不知道为何,看着十多米外迎面向自己走来的银狐,秦风心中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这种感觉也将他强自压抑下去的杀气,牢牢的控制在了体内,没有一丝外溢。

    对待银狐这样的顶级杀手,秦风也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他知道,只要自己稍微有一点敌意或者杀气泄露出去,都会被对方察觉到的。

    在银狐过马路的时候,秦风也从对面走过来,两边走动的人群融合在了一起,而秦风和银狐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嗯?不对,有人在盯着我……”

    走动中的银狐忽然感觉一阵心悸,他十二岁的时候被爷爷扔到了战乱的非洲,被人用枪指着脑袋的时候,就是这种感受。

    人的目光是分为善意和恶意的,而杀手对恶意的目光感应尤其灵敏,银狐几乎可以断定,有人要对自己不利。

    顺着眼神传来的方向,银狐的目光几乎在瞬间就穿过了二十多米,看向了马路正对面的那个橱窗。

    “是洪门的白振天?!”

    看清楚那人的面目后,银狐心中一紧,他知道白振天是爷爷那一等级的高手,不管是明枪暗箭,自己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炸弹,有炸弹!”

    正当银狐心思转动,想着怎么安全离开的时候,人群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带着伦敦腔调的英语,这个声音,让前几天放发生了枪击事件的街道马上骚动了起来。

    人类有个共通点,那就是盲从,在不知道是谁第一个跑动的带动下,人群变得慌乱了起来,不断有人撞击着银狐的身体。

    虽然提高了警惕,但穿着高跟鞋和黑丝袜的银狐,总不能拔枪去击杀那些撞到自己的人吧?还是被好几个人撞了个踉跄。

    “shit,给我滚开,给我滚远一点……”

    当一个戴着棒球帽的男人被撞得向自己冲来的时候,银狐下意识的伸手拨开了那人的身体,不过对方胡乱挥舞着的手,却是触及到了自己的胸口。

    “嗯?这……这是怎么回事?”

    在那人指尖接触到自己衣服的一瞬间,银狐只感觉皮肤一麻,在中枢神经接收到这种感觉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浑身已然没有丝毫的力气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