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六十六章 先下一局

第五百六十六章 先下一局

    就在众人都惊愕莫名的时候,坐在那个算得上是古董的老式太师椅上的白振天,屁股下突然传出“咔嚓”一声。

    “咳咳,不好意思,这椅子太旧了,我说泰勒,你们就不能找些结实一点的椅子吗?”

    那声脆响将众人的注意力引到了白振天的身上,有些尴尬的白老大只能站起了身体,当他刚刚站起来之后,那把椅子居然直接破碎开了。

    虽然白振天对秦风很有信心,但一把牌就梭哈三个亿,饶是白振天见惯了大风大浪,也被秦风这一手玩的提心吊胆,一个激动,不小心就将椅子给坐碎掉了。

    “白,这······这椅子可是我们花了十万美金从拍卖行里拍来的!”看到那椅子腿断成几截的太师椅,泰勒不禁有些欲哭无泪。

    这把椅子是由上好的黄花梨木打制的,木料最是坚硬,历经数百年都没有虫蛀腐朽,白振天一屁股给坐烂了,居然还想着要倒打了一耙。

    “好吧,给MN白换张椅子吧!”

    面对白振天这种脸皮奇厚的人,泰勒也是无可奈何,而且他现在正主持着牌局,也没工夫和白振天废话。

    “MN,你确定要梭哈吗?”

    将目光转向了秦风,泰勒开口问道,他在米高梅做了七八年的技术总监了,更是连续三年主持这种顶级富豪的牌局,但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

    “当然,我筹码不是都已经推出去了吗?”

    秦风一脸疑惑的看向了泰勒·开口说道:“难道按照赌场的规矩,我推出去的筹码还能再收回来?”

    如果放在平时,秦风并不介意慢慢陪这些人玩一玩,只是眼下孟瑶还躺在医院里,秦风就想速战速决,等赌局结束之后·自己也能去陪孟瑶一会。

    “不······这个当然不行了,我只是确认一下而已······”

    泰勒被秦风说的有些尴尬·干笑了一声之后·把脸转向了盖德豪斯,说道:“盖德豪斯,MN吴梭哈,你跟不跟牌?”

    “NO不跟……”

    盖德豪斯用眼角撇了一下秦风,面无表情的将面前的扑克牌给盖上了,脑子有病才会在第一把就梭哈呢·他盖德豪斯赌的是技术·而不是运气。

    “莫迪赛先生,到您说话了。”

    “不跟!”没等泰勒问完,来自南非的钻石大王就盖上了面前的牌。

    “哈林顿伯爵,您跟不跟?”

    “不跟……”哈林顿同样盖上了牌。

    “道格先生,您呢?”

    “不跟……”

    汤姆森看了前面几人一眼,有些不甘心的说道,其实他的牌也不错·但一把跟出三个亿,汤姆森还没有那个魄力。

    连问了三个人,得到的答复都是异口同声的不跟,他们纵然不在乎这三亿美金,但却都是和盖德豪斯想的一样,不肯与秦风比运气。

    “阿卜杜勒王子,这把牌您跟不跟?”泰勒最后问到了阿卜杜勒。

    “让我考虑一下……”

    阿卜杜勒摆了摆手,眼中露出了犹豫的神色·虽然只是发出了两张牌,阿卜杜勒桌面上的明牌是一张J·但他的暗牌也是一张J等于拿到的是一对。

    在梭哈的牌面里,虽然最大的是同花顺,不过那种牌出现的几率实在是太小了,很多人赌了大半辈子都摸到过那种牌型。

    正常的情况是,有时候往往拿到一张单A或者是一小对的牌面,就能赢下最后的赌局。

    如果秦风不是梭哈,而是扔出一亿美金,阿卜杜勒绝对会毫不犹豫的跟上的,但偏偏秦风就梭哈了,赌输的话,除非他再拿出三亿美金的赌资,否则就将会被踢出局了。

    所以拿到了一对J,阿卜杜勒不由得纠结了起来,后面的牌会有很多种可能性,或许秦风最后只是一张单A也说不准的。

    “什么?阿卜杜勒竟然想跟?”

    “阿拉伯人真是有钱,第一把梭哈的牌也敢跟?”

    “我看那个东方小子是想诈牌吧?如果是我在场上,肯定也会跟。”

    当阿卜杜勒陷入思考中的时候,不远处围观的那些富豪们的助手,纷纷低声议论了起来,当然,他们说话的声音非常小,完全影响不到阿卜杜勒。

    “小子,那可是老哥哥的棺材本啊?”

    原本见到众人弃牌,白振天刚松了一口大气,眼下看见阿卜杜勒竟然有意跟牌,白振天放进肚子里的心,顿时又提到了嗓子眼上。

    “我拿到了两张J,下面甚至有三条或者四条的机会,到底是跟,还是不跟呢?”

    阿卜杜勒不断的在心中盘算着发生各种情况的概率,他甚至想到秦风再摸出一张A的可能性,不跟从眼下的牌来看,他赢的牌面是要超过秦风的。

    “泰勒,我跟了……”

    阿卜杜勒拿定了主意,将面前的筹码推出去后,说道:“咱们这些人赌牌!非就是图个刺激,既然中国吴有这个魄力梭哈,我当然妻奉陪了……”

    “什么?阿卜杜勒王子竟然跟了?”

    “上帝,三亿美金的梭哈,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场面。”

    “太刺激了,说出去恐怕别人都不相信吧!”

    看到阿卜杜勒居然跟着秦风梭哈了,旁边的那些保镖、助手以及赌场的工作人员,顿时沸腾了起来,再也顾不上他们的说话声会打扰到赌桌上的人了。

    “唉,我……我说老弟,你……你怎么能这么冲动啊?”

    换到了沙发上坐着的白振天,在见到这一幕后,却是苦起了脸·一旦梭哈之后,这种赌法就再没技术可言,等到发完牌比大小就行了。

    说实话,白振天此时有些后悔让秦风上场了,因为梭哈他也会啊,与其让秦风输了这三亿美金·倒不是他自个儿上去疯狂一把了。

    泰勒也没想到阿卜杜勒玩的如此疯狂,愣了好一会之后·才开口说道:“四家弃牌·阿卜杜勒王子和来自港岛的Mr吴梭哈,下面请按照顺序给两人发牌……”

    之所以说梭哈这种赌法技巧性很强,就在于每发一张牌之后,各人都能根据自己的牌型变化,进行追加投注,一般情况下,梭哈都发生在第四到第五张牌之间。

    不过现在的情况是·只发了两张牌·秦风就选择了梭哈,所以下面的牌只要按顺序发出来就行了。

    “MN吴一张九,阿卜杜勒王子一张十,下一张牌,将先发阿卜杜勒王子……”

    穿着一身近乎比基尼内衣的奥黛丽,在泰勒的吩咐下,从发牌机中一一将扑克发到了秦风和阿卜杜勒的面前。

    两人都已经发了两张牌·只需要再各自发三张就可以了,几十秒之后,秦风和阿卜杜勒面前就摆上了四张名牌一张暗牌。

    “单A对单J,就看底牌了!”

    “竟然连一对都没凑上,这局牌有意思了。”

    “从牌面上看,阿卜杜勒王子要好于那个中国人······”

    当所有的牌都发完后,秦风的牌面是A、9632

    可以说,除了最初拿到的那个黑桃A之外·他的牌散乱不堪,除了还存在一对的可能性之外·甚至连个顺子都无法凑出来。

    阿卜杜勒的牌明显的要比秦风好,在第一张J之后,他分别拿到了A、K、NO这三张牌,虽然不是同花,但形成了一个大顺子的牌面。

    如此一来,阿卜杜勒赢牌的概率,已经要大于秦风了,因为只要阿卜杜勒能凑成一对,都将大于秦风除开对A之外的所有牌。

    “臭小子,这把牌要是输了,老子下半辈子的棺材本都没了。”看到两人的牌面后,白振天简直就欲哭无泪了。

    有盖德豪斯参与,原本白振天对这场赌局的期望就不高,只想着能少数一点就行了,可是没想到秦风第一把牌,居然就闹了这么一出来。

    “中国吴,你的运气似乎不怎么好啊!”

    阿卜杜勒虽然没能拿到A、K、Q、J、NO的对子,但秦风的牌却是更差,阿卜杜勒不由得意的说道:“不管你拿到了什么牌,恐怕都赢不过顺子吧?”

    一边用言语刺激着秦风,阿卜杜勒一边也在看着秦风的眼睛,在赌桌上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发现的,说不定秦风的底牌就是一张A呢。

    “MN吴,阿卜杜勒王子的牌面大,按照规矩,你先开底牌。”

    五张牌都已经发完了,眼下要做的事情,自然就是各自掀开底牌,看看最终的牌面究竟是什么样的了。

    “我只有一对……”

    “哈哈,我已经拿到一张A了,外面还剩两张,你拿到的希望很小啊!”没等秦风说完,阿卜杜勒就大声笑了起来。

    “不好意思,恐怕要让您失望了……”

    秦风的手拿在了底牌上,说道:“这一把我有些冲动了,摸到一对A就梭哈了,如果你真的是顺子的话,那么这局牌就是你赢······”

    秦风说着话将底牌掀了过来,出现在众人面前的,赫然是一张方片A,但就是这张在单A里面最小的牌,却是让秦风最后的牌面变成了一对A。

    “你······你真的是一对A,这……这怎么可能呢?”

    当秦风掀开牌之后,阿卜杜勒就像是被人捏住了脖子一般,笑声戛然而止,身体猛地站了起来,双眼几乎都要瞪出了眼眶,见鬼一般的看着秦风面前的那一对A。

    “如果不是一对A,我怎么可能会梭哈呢?”

    秦风无辜的摊了摊手,但是那副模样看在阿卜杜勒的眼里,简直就像是头上长角的恶魔一般可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