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六十四章 赌牌选位

第五百六十四章 赌牌选位

    “泰勒,之前不都说过了吗?开始吧!”

    和盖德豪斯同桌赌牌,是阿卜杜勒向往已久了的事情,至于输赢他根本就不在乎,对于阿卜杜勒而言,金钱只不过是银行账号里的一串数字而已。

    “我也没问题······”哈灵顿伯爵耸了耸肩膀,嘴里叼着一根烟斗,说道:“正想见识下世界第一的牌技······”

    “玩牌是智慧和勇气的体现,输赢其实并不重要。”

    道格.汤姆森是圈内有名的花花公子,用他的话说,生在这个世上就要喝最好的酒,玩最漂亮的女人,他也是这种顶级赌局的常客。

    “开始吧,在这个桌上,说不定谁输谁赢呢。”

    最后一个说话的人是南非的钻石大亨莫迪赛,他几乎每年都要参加一次这样的赌局,在去年的时候,他从阿卜杜勒身上整整赢了近三亿美金。

    “好,既然大家都同意,那么赌局就将开始了。”

    听到几人的话后,泰勒点了点头,说道:“这次的赌局还是由我来主持,全程一共有三十六个摄像头进行拍摄,大家如有异议,可以随时调看监控录像……”

    一边说着话,泰勒一边把自己的西装脱了下来,并且解开了里面白衬衫袖口的扣子,将两边的袖子都撸到了小臂的上面。

    泰勒这么做,是在告诉众人,他什么没藏有扑克牌,也在公示这次赌局的公正性。

    至于在屋内各个角落以及屋顶上的那些摄像头·都是现今世界上最先进倍数最高的摄像仪器。

    这种摄像头可以将镜头分解到万分之一,即使偷牌的动作再迅速,也逃不过这些电子眼的监控的。

    “泰勒,每年都是你主持,我们信得过你!”

    哈林顿伯爵率先起身,坐到了牌桌前的一张椅子上·说道:“还是按照老规矩吧,抽牌定座位……”

    在座的这些人·都是这个星球上最富裕的人·同时也可以说是支配欲最强的人,谁坐在什么位置,他们或许都有自己的喜好。

    所以在很早的时候,赌场就定下了一个不成为的规矩,在这种赌局开始之前,每人都会先抽取一张牌,一张比大小。

    在众人所抽的这张牌中·黑桃A最大·红桃次之,方片2最小。

    抽取完牌之后,谁的单牌最大,谁就有权利最先挑选座位,剩下的以此类推,牌型最小的那个人,自然是没有任何发言权了。

    在听到哈林顿伯爵的话后·阿卜杜勒等人也纷纷站起了身子,来到了那张赌桌前面,秦风在听到白振天简短的解说之后,也起身走了过

    “今天所用的扑克,是由美国扑克牌公司提供的最新产品。”

    泰勒打了个响指,站在门口的那个侍应拎着一个合金保险箱走了过来,将保险箱打开之后,里面赫然堆砌着上百副的扑克牌。

    赌场为这些超级富豪们提供的赌局用品·自然也要能配得上他们的身份,美国扑克牌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扑克制造商·他们早期生产的扑克,甚至已经成为了很多人的收藏品。

    “这种扑克是最新开发出来的,牌面上的相似度达到了百分之百,就算是盖德豪斯,你恐怕也无法从牌的背面分辨出是什么牌的····…”

    泰勒介绍了一下扑克,还没忘拿盖德豪斯开了个玩笑。

    因为对于赌术高手而言,他们有些人是能从牌的背面发现一些细微的不同,从而记住这张牌。

    所以在这种赌局里,每一局都要换牌,这也是泰勒准备了整整一密码箱扑克牌的原因。

    泰勒将那箱子扑克往前放了放,自己却是向后退了一步,说道:“下面请各位随机抽取检验一下这些扑克吧。”

    验牌,是这种顶级赌局必不可少的程序,因为科技发展到现在,赌牌作弊的手段也是千变万化防不胜防了。

    就像是有一种药水,把它涂抹在牌的背面,然后再戴上一副隐形眼镜,就能清晰的看到扑克牌的点数,这也是最近几年最为流行的方式。

    所以在验牌这个环节上,就连阿卜杜勒都没多说什么,摆了摆手让自己的一个手下走上前去。

    除了秦风之外,包括盖德豪斯在内,几乎每个人都带有了专门的验牌工具,看到别人都上前去验牌了,秦风只能摸着鼻子苦笑了起来。

    “这位先生,您不需要验牌吗?”泰勒看向了坐在那里没有动弹的秦风。

    “不用了,我想······在米高梅的赌场里,要是出现了赌具作弊的行为,恐怕明年的时候,这种赌局就会出现在别的赌场内了······”

    秦风笑着摇了摇头,反正也也没带验牌的工具,倒不如故作大方了,当然,秦风也没忘了挤兑泰勒一句

    “这位先生说笑了,米高梅一向都是以公正著称的。”听到秦风的话后,泰勒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因为秦风正说中了赌场的要害。

    要知道,即使在全世界范围内,能组织这种顶级牌局的赌场,也不过就那么两三家,除了米高梅之外,还有摩洛哥的蒙特卡罗和澳岛的葡。

    组织这种顶级富豪的牌局,不仅能赚取丰厚的佣金,同时也是赌场地位的一种象征,如果米高梅真搞出什么纰漏,不知道有多少家赌场想取而代之呢。

    “那就好,总是听人说十赌九骗,我想,发牌的荷官应该不是您吧?”秦风嘿嘿一笑,不过言语却是愈发犀利了起来。

    秦风能看得出来,这位叫做泰勒的人指骨宽大,在手指最上面的那个关节处的指纹,几乎都被磨平了,这种迹象说明,泰勒绝对是个赌术高手。

    对于这样的高手而言,他们在洗牌的时候,就能在不动声色之间出千作弊。

    拿秦风自己来说,将牌交到他的手里,一副牌洗下来,秦风能让自己每一把都拿到A、K、Q、J、10这种牌面的黑桃同花顺。

    所以让泰勒洗牌发牌的话,秦风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心的。

    “这位先生,您多虑了……”泰勒闻言微微皱了下眉头,说道:“我只是主持赌局,洗牌和发牌这种事情,并不是由我来做的。”

    对于秦风,泰勒曾经专门关注过,只是在和老板一番谈话之后,他打消了招揽秦风的念头,不过此刻秦风的几句话,却是让泰勒对他有些刮目相看了。

    秦风能提出发牌的事情,说明他知道这其中的猫腻,同时也说明,或许秦风自己就有这种出千的技术。

    “中国人,你是第一次来这种赌局,不知道规矩吧?”

    坐在秦风不远处的阿卜杜勒嘴里叼了一支雪茄,含糊不清的说道:“发牌的人选是由咱们来决定了,等会你就明白了······”

    “那好吧!”秦风耸了耸肩膀,既然赌场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恐怕真的是不会在这种赌局上动手脚了。

    四五分钟之后,各人带来的助手已经验牌完毕,泰勒站在了那张赌桌的中间,当着众人的面,打开了一副扑克。

    泰勒取出那副牌中的大小王之后,手法熟练的将牌洗了好几遍,然后凭着在桌面上摊开,形成了一个扇形,开口说道:“各位先生,你们可以抽牌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

    阿卜杜勒首先抽了一张牌,放在了自己面前,紧接着道格.汤姆森和哈林顿伯爵还有莫迪赛也分别抽出了一张牌。

    至于秦风和盖德豪斯,两人则是很有默契的最后抽牌,说句不好听的话,就算泰勒洗牌的手法再高明,也无法逃得过两人的眼睛的。

    所以此次赌局也改变了以前人工洗牌的做法,将由机器洗牌,然后荷官发牌。

    在牌发到各人手中之前,牌面离桌的高度,将不会超过一厘米,如此就可以在最大程度上,消除秦风和盖德豪斯两人在赌术上所占的优势。

    “哈哈,我是一张红桃A,还有没有比我再大的?”

    当各人将面前的牌掀开之后,阿卜杜勒大声笑了起来,开门见红,这对于阿拉伯人来说是一种很吉祥的寓意。

    “我是Q……”

    “我是一张9”

    “我是8点……”

    “一张3……”

    “手气真背,一张2啊!”

    最终单牌赌大小,是阿卜杜勒赢了,盖德豪斯拿到的是一张小3而秦风则是一张2在所有的牌面中是最小的。

    “我先选是吧?我选最后一个位置……”当泰勒宣布阿卜杜勒的牌面最大之后,阿卜杜勒毫不犹豫的指向了牌桌最后面的那个座位。

    在梭哈的赌局里,位置的选择是非常重要的,有些强势的人喜欢坐在第一位,因为他在拿到前两张牌的时候,就能喊出梭哈两个字,逼迫下家跟……或者是不跟。

    但这种方式往往十分的冒险,一把牌被踢出局的可能性也是非常大的。

    所以更多的人,都喜欢坐在中间或者后面,如此一来,他们可以纵观全局,多了很多选择的余地。

    “道格先生,请问您要坐在哪个位置呢?”泰勒看向了道格.汤姆森,他拿到的是一张Q,在六人之中是第二大的牌面。

    “我坐在阿卜杜勒的旁边吧!”道格显然也是深谙此道,和阿卜杜勒一样,都选择了靠后面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