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五十四章 遇刺(上)

第五百五十四章 遇刺(上)

    盘赌中的几率虽然不大,但也时有买中的人,不过单●押十万的人,恐怕在这个赌场开业以来,还是从未有过的,这比老虎机拉下彩金还要罕见。

    所以旁边那些听到消息的赌客,都纷纷离桌围了过来,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就将这个轮盘团团围着,他们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那么好的运气。

    “先退出去,这的人太多了。”秦风低声给刘子墨说道。

    “那……好吧!”

    刘子墨虽然有些不舍,但是秦风既然如此说,肯定有他的道理,扶着秦风往后挪了一步,从那被里外围了三层的人群里退了出来。

    “三百多万呢?我说,都给那混蛋了?”

    从人群里挤出来之后,刘子墨有些不甘心的说道,他虽然前几天赢了三千万,但那都是镜中花水中月,远不如揣在兜里的钱来的安稳。

    “还有,明明是你赢的,凭什么他在里面拿钱啊?”刘子墨一脸不爽的说道:“就算给他钱,那也应该是你领了筹码之后再给他!”

    看到沃迪那小子在里面被众人敬仰的样子,刘子墨恨不得上前去踹他一脚,这么拉风的事情,就算秦风不愿意做,自己也能代劳啊。

    “子墨,记住,人怕出名猪怕壮,有时候出风头,未必就是好事。”秦风笑了笑,话题一转,说道:“知道沃迪那些人在骗你的时候,你生气吗?”

    “当然生气了·妈的,晚上我不走了,给那小子松松骨!”

    听到秦风提起这事儿,刘子墨顿时瞪起了眼睛,长这么大,他一直都是顺风顺水·还没有被人如此忽悠过呢。

    “用不着你动手,他敢拿这三百多万·自然有人找他的!”

    秦风闻言笑了起来·虽然他不排斥放高利贷这种行为,但不代表秦风能看着自己朋友被人坑,他自然要给沃迪一个小小的教训了。

    “喂,你叫吴哲吧?”正当秦风和刘子墨低声私语的时候,华晓彤也拉着孟瑶从人群里钻了出来,走到秦风的面前。

    “是啊,怎么了?”秦风继续说着那口蹩脚的港式普通话。

    “你刚才赢得那两把·真的不是蒙出来的?”

    华晓彤好奇的看着秦风·她虽然神经有点粗大,但接连两把赢了三四百万美金,这可不是用运气好几个字就能解释得通的。

    “晓彤,我不是早就和你说了吗,我朋友是赌术高手

    秦风还没答话,刘子墨就得意洋洋的插口道:“做人要低调,赢了这么多就行了·晓彤,咱们回去吧!”

    “低调?”

    秦风闻言翻了个白眼,要不是自个儿拦着,恐怕刘子墨恨不得能嚷嚷的全场都知道,赢得轮盘赌的是他刘子墨的朋友。

    “看不出来,你还真有几手啊。”华晓彤终于正眼打量了秦风一番,开口说道:“嗯,刘子墨·你总算办了一回靠谱的事情。”

    “说什么呢7敢情我以前办事都不靠谱?”听到华晓彤的话后,刘子墨垮了下了脸·他没想到自己在心上人面前就得到了这种评价。

    华晓彤白了刘子墨一眼,说道:“靠谱,靠谱还不把你的借款合同拿过来?”

    “还真是的,我怎么忘了这茬了?”刘子墨闻言一拍脑袋,正当他想往人群里挤的时候,却看到沃迪几个人已经出来了。

    “哎,小子,我签字的那个合同呢?”刘子墨一把拉住了沃迪,恶狠狠的说道:“把合同给我,咱们算是两清了······”

    “给,这是你的合同……”

    沃迪很爽快的将合同递给了刘子墨,一脸感激的看向秦风,说道:“兄弟,这次多亏你了,要不……我把刚才赢的钱,分几万给你?”

    沃迪还真是像他手下说的那样,就算是自己亲爹,那也是要明算账的,刚才在被秦风催眠之后虽然对其增加了亲近感,但是涉及到钱,这哥们一点都不糊涂。

    “不用了,那钱是你赢的,和我们没关系。”秦风将刘子墨手中的借贷合同拿了过去仔细看了一下,随手装到了口袋里。

    “哈哈,我可没那么好运气。”总算沃迪还有几分自知之明,不过在秦风说明了不要钱之后,他也大大的松了口气。

    “兄弟,你们在门口等我。”沃迪拍了拍秦风的肩膀,开口说道:“等我办完了手续之后,咱们找个地方好好的喝一杯······”

    几百万美金的赌注,一般是不会给对方筹码的,此时沃迪身后跟着的那个荷官,就是要带他去将这次赢得的筹码兑换成支票的。

    “好,你有他的电话,到时候电话联系吧!”秦风闻言点了点头,冲着沃迪笑了笑,转身往赌场外面走去。

    “哎,你等我电话啊!”

    看到秦风要走,沃迪自然不会挽留的,毕竟刘子墨欠他的高利贷只有六十多万,而这一把可是赢了三百五十万,他还怕对方要回中间所差的那些钱呢。

    “这就走了?不再玩几把了?”

    刘子墨一脸的意犹未尽,两把就赢了四百多万,如果再多玩几把,那岂不是一天就能变成亿万富翁了?

    “行了,好就收吧。”

    秦风回头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说道:“子墨,要不然咱们今儿打个赌,如果那几个小子能囫囵完好的出来,回头你那三千万我保证给你翻一番,怎么样?”

    “你的意思是,赌场不会让那混蛋把钱拿走的?”

    刘子墨闻言愣了一下,迟疑着说道:“这个······不大可能吧,这么大一家赌场,输赢个几百万·难道还会耍赖?”

    “如果是你我赌的,赌场自然要赔钱的,不过沃迪是什么人?”

    秦风冷笑了一声,说道:“那小子整日里在赌场厮混,谁不知道他是个放高利贷的?眼下他带人来赢了钱,将直接损害了赌场的利益·你以为卢克索赌场会那么好说话吗?”

    秦风知道,每一家赌场都不会欢迎赌术高明的职业赌徒的′当年叶汉在拉斯维加斯的一家赌场赢了几百万美元后·就被赌场的老板请去喝茶了。

    而靠着赌场混饭吃的沃迪,却是带了秦风这么个职业赌徒前来赌钱,正好就犯了赌场的忌讳,秦风相信,赌场的安保部门一定没有那么好说话的。

    “我还是觉得不大可能。”刘子墨摇了摇头,说道:“咱们又没有出千,赌场没有什么证据·能拿沃迪那些人怎么样啊?”

    “你想得太简单了·要不是山口组在拉斯维加斯的堂口被废掉了,恐怕赌完骰子就有人找咱们了。”

    秦风看向刘子墨,说道:“老刘,怎么样?赌不赌?你可以赌他们能拿到钱安全离开的。”

    “我要是输了呢?”刘子墨有些意动,虽然三千万美金翻一番对他来说只是个数字,不过想想也挺让人兴奋的。

    “输了三千万自然归我了啊!”

    秦风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哥们我最近急需用钱·三千万都差不多能买到未来赌场百分之一的股份了。”

    “八字没一撇的事情,亏得你那么认真。”

    刘子墨很认真的想了想,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说道:“你有需要的话,那三千万就拿去用,不过我可不和你赌,你小子太邪行了,也不知道你那些年都学了什么?”

    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刘子墨原本以为自己很了解秦风了。

    但是自从重逢之后,他发现自个儿越来越看不透对方了·且不说秦风那些稀奇古怪的本领,就是他居然和师叔白振天论成了平辈这件事,就让刘子墨很是不忿。

    “嘿嘿,你小子学精了啊!”

    秦风闻言嘿嘿笑了起来,他自然不会去骗兄弟的钱,只是想逗弄一下刘子墨,谁让他给自己找了那么多的麻烦。

    “走吧,哥们我请客,去吃大餐!”

    刘子墨回头看了一眼,说道:“也不知道晓彤和孟瑶在嘀咕什么,女人就这点麻烦,走个马路都像是在逛街······”

    “我就不和你们吃饭了,省得露出什么破绽。”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你陪她们吃过饭之后,马上就回纽约吧,我最近心里总感觉像是要出什么事……”

    秦风所练的是道家心法,并且还精通外八门中的风水相术,虽然做不到推演自身趋吉避凶,但对于危险的敏感程度,却是远超常人。

    在从洪门的温泉庄园回到拉斯维加斯之后,秦风心头就一直萦绕着一丝阴影,总是有一种若有若无的危机感。

    “行,不过你也要和她们打个招呼再走吧?”刘子墨点了点头,拉着秦风转过身子向孟瑶两人走了过去。

    “哎,瑶瑶,你今儿到底怎么了?怎么一直都魂不守舍的?”

    华晓彤拉着孟瑶的手,说道:“你是不是生病了?要不······咱们到医院去看看?”

    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闺蜜,华晓彤对孟瑶自然十分了解,她知道孟瑶性子恬淡,对很多事都不放在心上,所以会给人一种很冷的感觉。

    不过刚才从赌场出来,华晓彤却是发现,孟瑶的脸色有些苍白,而且眼神也很慌乱,和她的性子一点都不相符。

    “没事,晓彤,我就是有点累了。”

    孟瑶摆了摆手,忽然看到秦风和刘子墨走了过来,连忙说道:“你男朋友来了,快点过去吧,老是拉着我说话算什么事啊?”

    “怎么着?嫉妒我啦?你也找一个呗?”华晓彤见到孟瑶和自己开起了玩笑,这才放下心来。

    “晓彤,吴哲他要走,过来和你们打个招呼。”

    走到华晓彤和孟瑶的身前,刘子墨开口说道:“我朋友忙得很,明天还要去参加赌王大赛呢,就不陪咱们吃饭了。”

    “不能和两位美女一起进餐,真是我的遗憾啊!!”秦风露出了“吴哲”式的轻浮笑容,眼神还在华晓彤和孟瑶的胸前瞄了一下。

    “那我就先走……嗯?不好!!!”

    正当秦风准备告辞的时候,他忽然感觉后脑的位置一凉,整个后背的汗毛孔瞬间炸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