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五十三章 一把定输赢(下)

第五百五十三章 一把定输赢(下)

    “你疯了吗?赌轮盘,你会把我所有的钱都输进去的!!!

    沃迪的代入感不错,在秦风不断的提示下,他已经很真切的认为,秦风手中的那十万美金,就是所要收取的高利贷赌资了。

    而刚才秦风赌骰子赢了一百万,也让沃迪对他信心大增,所以看到秦风要去玩轮盘赌,沃迪才会如此愤怒的。

    因为轮盘这种玩法,是机会或者运气的游戏,几乎没有人可以操控赔率。

    轮盘赌将会由赌场坐庄,所有人都算是在和坐庄的人对赌,轮盘赌具由转轮和赌注图案两部分组成。

    通常轮盘赌的玩法分为两种,一种是只有一个赌注图案,轮盘设于一端。

    在拉斯维加斯自然是美式的轮盘赌,也就是转轮在中间,两边各设一图案,赌客们可随意在两边的图案上押注。

    在坐庄的荷官宣布开赌后,参加者开始下赌注,下赌的位置由自己选择。

    转轮向逆时针方向转动,然后荷官会把一个象牙球或塑料球,放在微凸的轮盘面上以顺时针方向旋动。

    在这个过程中,赌博者可根据自己的判断,不断下注增加赌资。

    等到小球转速下降,落入轮盘上任何两个金属间隔之间,上面标着赌赢的号码、颜色等,掌盘人把输掉的赌注收起来,按规定付给获胜者。

    这种赌法非常的简单,但是想赢却是不容易·因为按照赌场的计算,轮盘赌的赢钱概率不到百分之五,想要押中非常的困难。

    “沃迪,如果我赢了呢?这可是一赔三十五的概率啊!”

    秦风拿着那枚筹码,开口说道:“我们只需要押十万上去,就可以赢得三百五十万·你想想,这会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情啊?”

    “十万·赢三百五十万?”

    秦风的话似乎有着一种蛊惑力·让沃迪的精神一阵恍惚,跟着秦风说道:“没错,十万变成三百五十万,那简直太美妙-了。”

    “好吧,沃迪,我想你是同意了?”秦风嘴角微微撇了撇,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我······我同意了。”沃迪情不自禁的点了点头·却是忘了秦风根本就不需要他的同意。

    “沃迪·咱们是朋友,如果我赢了这三百五十万的话,将会全部送给你的。”秦风的声音似乎有点空荡,但沃迪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三百五十万送给我?”沃迪虽然此时大脑有些不太清醒,不过这么大的一笔数字,还是让他变得兴奋了起来。

    “当然,我们是好朋友·你忘了吗?”

    秦风的声音非常的轻柔,让人听在耳朵里十分师父,就连旁边的刘子墨和华晓彤,几乎都认为秦风和沃迪是一对老友了。

    没有关系的人都会这么认为,身在局中的沃迪就更加不堪了,在秦风话声刚落的时候就连连点头,说道:“没错,你是我的老朋友·咱们是很多年的朋友……”

    “对了,既然是朋友·我送你三百五十万,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秦风继续说道:“而且我要感谢你,因为是你带我来赌场赌钱的,赌骰子和这个轮盘,都是你交给我的,不是吗?”

    “是,是我教给你的,我当然有理由拿那三百五十万美金了……”

    沃迪的眼睛里透出一丝迷惘,秦风的话就像是有种无形的魔力,在不断引导沃迪重复着,而每重复一次,沃迪都会在心中留下深深的烙印。

    “那好吧,咱们是不是可以开始赌了?”

    秦风忽然抬起右手,“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而随着响声,梦游一般的沃迪顿时清醒了过来。

    “上帝,快点开始赌吧,我已经看到那三百五十万在向我们招手了!”不知道为何,清醒过来之后的沃迪,深信不疑秦风可以赢得这个轮盘赌了。

    “大哥怎么了?”跟在沃迪身后的一个马仔,有些不解的问向另外一个人。

    “不知道,或许大哥和他是失散的朋友吧?不过我感觉这个华人小子能赢,”另外一人摇了摇头,刚才秦风和沃迪的对话,让旁观的人都有种兄弟情深的感觉。

    “应该是吧,那······那咱们还收取他们的高利贷吗?”发问的人挠了挠头,生怕老大一时心软,让那几十万打了水漂。

    “废话,当然收了!”

    另外一人说道:“老大连他父亲欠的钱都会去要,更何况是朋友?你放心,老大只会多要,一个美金都不会少要的!”

    “那就最好了。”发问的人终于放下了心,因为刚才秦风不是对他们说的话,所以他们的感觉还不是那么强烈。

    “怎么回事?刘子墨,你的朋友竟然认识那个放高利贷的混蛋?”在秦风的另一边,华晓彤却是暴走了,一把掐住了刘子墨腰间的软肉,在他耳边低声问道。

    “哎呦,轻点,轻点啊,我怎么知道秦…···哦,不,吴哲认不认识他?”

    刘子墨脸上露出一副痛苦的表情,不过心里却是享受的很,因为华晓彤平日里最多拧他胳膊,摸到他腰上还真是第一次。

    “真是个贱人!”

    听到刘子墨差点又吐露了自己的真名,秦风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以秦风的眼力,自然看得出这小子在装模作样,并且趁机搂住了华晓彤的腰。

    “不行,要快点赌了!”秦风看了一眼孟瑶,却发现这个女孩正低着头,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刚才刘子墨的话。

    为了刘大嘴巴不再穿帮,秦风径直走到了轮盘赌的前面,不过他第一把并没有下注·而是在观看其他赌客的投注。

    只是秦风不知道,当他回过头的时候,孟瑶却是抬起起了头,在她的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一双眼睛死死的盯住了秦风的背影。

    刚才秦风对沃迪所用的招数·其实是临床心理学中的催眠。

    不过秦风的这种催眠和医学里有很大的不同,他不仅能让人进入睡眠状态·说出深藏在自己心底的话。

    而且秦风还能让人在清醒的状态下·在他脑海里留下一些深刻印象,从而干出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来。

    并且这种催眠施展出来之后,会让周围的人也产生一种错觉,认为刚才秦风所做的事情是正确的而真存在的。

    这种催眠术,需要耗费秦风很大的精神力和肢体动作。

    所以在刚才对沃迪施展催眠术的时候,秦风说话的语气和面部表情,再也无法装作是“吴哲”了·甚至在嘴角轻撇的时候·秦风那上吊的眉角都垂了下来。

    原本要是秦风的催眠术能正常影响到旁人的话,即使他露出这些破绽,一般人也不会看出来的,秦风正是想到这一点,才会对沃迪进行催眠。

    但是秦风万万没有想到,孟瑶在大学里主修的一门课程,就是临床心理学中的催眠·而且她曾经很多次体验过导师的催眠。

    所以在听到秦风那种带有蛊惑性的声音之后,孟瑶下意识的咬了下嘴唇,疼痛使得她并没有被秦风带入到那种浅层催眠的意境中去。

    既然没有被带入进去,孟瑶在刚才秦风表演的时候,就真真切切的听清楚了秦风的语调变化和脸部表情。

    而在刘子墨说错了话,喊出了一个“秦”字之后,孟瑶更是完完全全的将秦风给认了出来,再无一丝怀疑。

    孟瑶是个聪明的女孩·在催眠术结束之后,她马上就垂下了头·掩饰住了一脸的震惊,这才没有被秦风发现。

    “这······这怎么可能?真……真的是秦风?”

    孟瑶微微侧了下身子,用眼角的余光看向了秦风的鬓角处,这一看,顿时被他看出了一些端倪,秦风鬓角的地方,似乎打了很多的发胶。

    一时间无数的疑问充斥在了孟瑶的心头,她不知道秦风为什么跑到美国来,而且还化妆成这么一副模样?

    不过之前刘子墨一些不正常的表现,却是得到了解答。

    因为孟瑶知道,刘子墨和秦风的关系,甚至要比自己和华晓彤更加的好,那种表现,其实是一种兄弟间的信任。

    当然,孟瑶是不会去揭穿秦风的,因为她明白一点,秦风的世界和自己并不相同,他用这种面貌来到美国,自然有秦风的用意。

    站在轮盘面前的秦风,并没有想到自己已经露馅了,他把玩着那枚筹码,等到了上一把轮盘赌的结束。

    “兄弟,咱们押在哪里啊?”

    沃迪亲热的搂住了秦风的肩膀,虽然秦风刚才使用催眠术的时间很短暂,但足以让沃迪在几个小时之内,都把秦风当成自己最亲近的人。

    “嗯,押在十三行第三个格子里吧。”

    秦风指着轮盘上的图案,说道:“你看到没有,那是个国王,在我们的国家,国王是最大的,咱们一定可以赢…···”

    秦风说话的时候,轮盘赌已经开始了,在荷官转动轮盘的同时,他将一个塑料球放在了轮盘微微凸起的盘面上。

    当荷官的手离开转盘后,塑料球在不断的下降着,而围在周围的赌客们,则是大呼小叫的下起注来,一枚枚筹码被压在了不同的空格下方。

    “沃迪,你来赌吧,放在十三行的第三个格子下面。”秦风将手中的筹码塞给了沃迪。

    “好,按你说的押······”沃迪没有丝毫的犹豫,接过筹码之后,就押在了秦风所说的位置上。

    “哇,十万美金?”

    “这人一定是疯了,赌轮盘玩的那么大?”

    “上帝,这要是押中了,可就是三百五十万美金啊?”

    沃迪的投注,让周围赌客的目光纷纷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要知道,玩轮盘就是在赌运气,可以说是十赌九不中,所以大多数人扔下去的筹码只不过是五美金或者是十美金面额的,连五十和一百的都很少。

    所以沃迪这一押注,不单是赌客们震惊了,就连主持赌局的那个荷官都紧张了起来,因为万一被他押中的话,那赌场可要赔大发了。

    “十三!十三!!”

    沃迪压根就没注意旁人的眼光,此时在他的眼里,就只有那个在轮盘上转动下降着的塑料球,他当然更没看到,秦风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第三格,停下,给我停下来!!!”

    在塑料球滚入到第十三行的时候,沃迪的声音更加大了,几乎撕破了声带,而那个塑料球似乎听到了他的指示,在微一停顿之后,竟然真的落到了第三格里。

    “中了,Fvk,是老子中的,中了啊!”

    看到塑料球完全停顿下来之后,沃迪疯了一般的跳了起来,在刚才秦风的催眠下,他已经深信这所赢的钱,将全部归属自己。

    “妈的,这活还真不好干!”谁都不知道,就在沃迪疯狂喊叫的时候,秦风的神识已然是脱体而出。

    秦风在酒店的时候,曾经尝试过,神识在很短的距离内,可以挪动诸如纸张这样很轻的东西,所以他才会选择轮盘赌的。

    不过使用这种办法改变赌局,对秦风也是一种极大的考验,他几乎倾注了所有的神识,才将那个塑料球轻轻的拨到了十三行的第三个空格内。

    在做完这一切之后,秦风整个人几乎都要虚脱了,深深吸了口气,秦风往后退了一步,将身体靠在了刘子墨的身上。

    “嗯?怎么回事?”

    刚看到塑料球落到沃迪所押注的空格里,刘子墨就感受到了秦风身体的重量,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却稳稳的托住了秦风。

    “没事,有点虚弱,你扶住我就好了。”

    秦风在刘子墨耳边低声说道,此时他的身体并没有任何的问题,但精神力似乎有些透支了,让秦风现在的脑子有一种眩晕的感觉。

    “老朋友,我们中了,中了三百五十万!”

    秦风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兴奋之极的沃迪给抱住了,好在沃迪还想着要问荷官索取赌注,只是抱了秦风一下就松开了。

    “这个混蛋,我只欠他六十五万啊7还想把所有的钱都拿走!”看到沃迪的兴奋的样子,刘子墨忍不住骂道。

    “全都给他,我之前不是和他说好了吗?”听到刘子墨的话后,大脑那种眩晕感还没有完全退去的秦风,冲他眨巴了下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