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五十一章 一把定输赢(上)

第五百五十一章 一把定输赢(上)

    “我又没玩过这些,当然要搞清楚玩法再押注啊!”秦风理直气壮的说了一句,径直上了通往二楼的电梯。

    秦风说的是大实话,赌之一道五花八门,拿几根牙签都有办法赌,再加上东西方的赌法各不相同,秦风的确对诸如轮盘赌等赌局的玩法不太清楚。

    “我没听错吧?他都不会玩这些,竟然拿了二十万美金去赌?”

    等到秦风上了扶手电梯之后,沃迪用小指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他怀疑自个儿是不是因为很久没挖耳屎了,导致听力出了问题。

    “你没听错,他说自己不会玩这个。”

    刘子墨耸了耸肩膀,他才不管秦风会不会赌呢,反正他知道,自己这位发小,可是打小就没吃过亏的人,绝对不会傻乎乎的来赌场送钱的。

    “哎,刘子墨,你这什么朋友啊?”

    华晓彤看到刘子墨那满不在乎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她虽然不在乎输出去的那点钱,但刘子墨办事似乎也忒不靠谱了。

    “晓彤,放心吧,他赌术很高明的,只是不会玩······”

    刘子墨还想解释一句,不过话说出口,自己都感觉别扭,连忙说道:“反正他能赢钱就是了,走,赶紧上去看看他开始赌了没有······”

    刘子墨抛下一句话就上了电梯,生怕华晓彤再追问什么,他总不能说那个“吴哲”就是秦风,所以自己才对他有信心的吧?

    “哎你······”看到刘子墨跑到,华晓彤气的跺了跺脚,无奈之下也只能跟了上去。

    至于沃迪等人,这会却是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他们放高利贷干了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欠债是大爷的感觉往日里那些欠债的人,哪里敢这么对待他们?

    “秦风你想赌大小?”

    由于刚过中午卢克索赌场内的人并不是很多,尤其二楼是大额投注区,人就更少了,一上到二楼,刘子墨就看到秦风正站在一个赌骰子的桌子旁边。

    “吴哲,我现在叫吴哲!”听到刘子墨喊自己的名字,秦风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连忙往刘子墨身后看去。

    “我知道他们不是还在下面吗?”刘子墨回头望了一眼,说道:“你抓紧找个地方赌吧,晓彤都急眼了。”

    “你小子千万别说漏嘴了,不然我和你没完。”秦风闻言点了点头,说道:“行了,反正赌两把就走,这把赌骰子······”

    两人说着话华晓彤等人也上到了二楼,不过除了孟瑶对秦风笑了笑之外,华晓彤和沃迪等人,都没给秦风什么好脸色。

    “几位先生女士,要玩玩吗?”

    秦风所站的那个赌桌旁还没有上客人,只有他和后上来的这几个人,百无聊赖的荷官用英文拉起了生意。

    “当然,来赌场就是赌钱的。”秦风点了点头用英语问道:“这玩意是怎么赌的?最大的投注额是多少呢?”

    “骰子,东方传来的赌法先生你应该会的吧。”

    那位荷官指了指赌桌,说道:“你可以押大小,大小是押一赔一,而点数有不同的赔率,桌面上写的很清楚,先生你可以自己看看……

    至于单注的金额,我这里最高是十万美金,先生如果你想玩的再大一点,可以到里面去,那里的封顶赌注是五十万美元一把······”

    骰子的赌法,可谓是赌里面最简单的,早期的赌骰子,只有大小,不过赌场将之细化之后,又分出不少的赔率来。

    荷官给秦风简单的讲解了一下之后,一脸期待的看着秦风,要知道,他们荷官也是有奖金拿的,而奖金的多少,就要和他们所创造出来的效益挂钩了。

    “好······”秦风点了点头,说道:“你可以开始摇骰子了,我看几把……”

    “先生,你不押注吗?”那个荷官闻言皱了下眉头,没人押注他怎么开赌?

    “呃,好吧,等我一下。”

    秦风转过身来,一把搂住了沃迪的肩膀,说道:“兄弟,借我几百美金用用怎么样?我身上没有带零钱……”

    “什么?问我借钱?”听到秦风的话后,沃迪的眼睛瞬间瞪大了,对方可是还欠着他高利贷的,现在居然还要问他借钱。

    “没错,你不是借高利贷的吗?”秦风面色认真的说道:“我现在就要借五百块钱的高利贷,你可以把合同拿来我签字啊!”

    “那······那之前的钱怎么办?”虽然秦风说的似乎有些道理,但沃迪本能的感觉到什么地方似乎有些不对。

    “一起还呗。”秦风拍了拍沃迪的肩膀,很亲热的说道:“十万美金你都借了,再多借五百美金也没什么吧?”

    “嗯,你说的也是。”

    沃迪仔细一想,是这个道理,自个儿之前可是很大方的给他们抹去很多利息了,现在再拿五百美元,还真算不上什么事。

    “这不就对了嘛。”

    秦风笑着从沃●的手中接过了五张一百美金的钞票,放到赌桌上说道:给我兑换五枚一百元的筹码,记住,要一百的啊,面额太大说不定一把就输掉了。”

    “妈的,我······我怎么就把钱借给他了啊?”听到秦风对荷官所说的话,还没把钱包放回去的沃迪,一口鲜血差点喷了出来。

    之前在楼下兑换筹码的时候,秦风说什么都不愿意兑换小额的筹码,说是要两把定输赢,可是从自己手上拿了钱,他却要兑换小额筹码,这不是在气自己吗?

    “是,先生!”荷官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秦风旁边的沃迪,他知道沃迪是这家赌场里放高利贷的人·平日里没少在他的赌台前晃悠。

    不过那个荷官此时看沃迪和秦风的“亲热”表现,他们又不像是借贷和放贷的关系,倒像是朋友之间的关系。

    当然,沃迪和秦风是什么关系,荷官并不担心,让他高兴的是终于有人来自己的赌台上开赌了·仔细的验完那几张钞票后,荷官将五枚一百的筹码放在了秦风面前。

    “可以开始了吧。”秦风示意荷官摇骰子。

    “当然可以了。”荷官点了点头·放三枚骰子放到了骰盅里。

    卢克索赌场的骰子赌桌·还没有使用澳岛那样的电子摇骰器,荷官用双手将摇骰器用力的晃了几下之后,将其放在了桌面上。

    “第一把,押个大吧。”

    秦风拿起一枚筹码扔到了大的上面,想了一下之后,说道:“反正押的是大,我再押个点数吧……”

    赌桌上的点数·有着不同的赔率·秦风捏着一枚筹码寻摸了一会,将其放在了十三点上,笑道:“听说西方人最不喜欢十三,看看能不能讨个彩头······”

    “先生,押好了吗?”

    看到秦风的举动,荷官撇了撇嘴,要说押大小的押中几率是五五开的话·那押点数的几率就的可怜了,因为三个骰子能组合出来的数字实在是太多了。

    “押好了。

    秦风点了点头,放下筹码之后,将自己的手抬离了赌桌,按照规矩,赌客的手是只能在投注和取回筹码的时候,才能放在赌桌上的。

    “四、五、五,十四点·大!”荷官揭开了骰盅,开口说道:“先生·恭喜,你押中了大,倍数输掉了……”

    面无表情的取出了九十五美金的筹码,荷官将其放在了秦风押在大的筹码上面,却是把另外押在十三点的投注区的筹码收走了。

    之所以赔了秦风九十五美金,是因为赌场要抽水百分之五,如此算下来,秦风这一局反倒是还输了五美金。

    “妈的,怎么开出了十四点啊?只差了一点就是十三点了呀!”

    秦风嘴里骂骂咧咧的嘟囔了几句,听到旁边几个人都是侧目不已,如果这骰子能按照你的想法去开,那赌场早就关门大吉了。

    “再摇!”秦风撸了下袖子,对着荷官说道。

    等荷官这次摇骰完毕后,秦风将四百美金的筹码都放在了十三点上面,想了一下,又把那九十五美金的筹码,放在了十五点上。

    “买定离手!”荷官看了一眼秦风,直接掀开了骰盅,不过里面却是一、三、四八点。

    “一、三、四,八点,小!”

    荷官用嘲弄的眼神看了一眼秦风,直接将赌桌上那四百九十五美元的筹码,收入到了自己面前的筹码箱里。

    “活该!”

    虽然秦风输的是自己的钱,但是看到这一幕,沃迪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居然有种很痛快的感觉。

    “继续吧。”秦风手腕一翻,一直在他掌心里的两枚筹码露了出来。

    “好的。”

    荷官有些惊诧的看了一眼那两枚金色的筹码,这次摇骰子的时间却是长了很多,足足摇了有三四十秒,才将其放在了赌桌上。

    荷官自然认得金色筹码的面值,放下骰盅后,对秦风说道:“先生,需要将您的筹码给换开吗?”

    “不用,我再押一把十三,输赢就这一把了······”秦风摇了摇头,拇指一挑,手中筹码高高的飞了起来,刚好落在了十三的上面。

    “先生,您还要继续押注吗?”荷官将目光看向秦风手上的另外一个筹码上。

    “不,我这一把只押倍数。”秦风摆了摆手,说道:“开骰盅吧!”

    “你小子吃错药了吗?”

    秦风身后传来沃迪压低了嗓子的声音,刚刚还是数额很小的投注,转眼功夫秦风竟然就把那十万美金的筹码押上去了。

    在沃迪看来,秦风手上的钱,就应该是还他的高利贷,这一把押上去,让沃迪的心有种揪心的疼,因为下一刻这些钱可能就不再是他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