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四十八章 高利贷(中)

第五百四十八章 高利贷(中)

    “白叔,那可是我以后娶媳妇的钱,您可千万不能动啊!”刘子墨可怜兮兮的看着白振天,显然对其人品不是很相信。

    “是不是找打啊?”白振天气呼呼的说道:“明儿秦风帮你赢了钱之后,赶紧给我滚回纽约去,要不然老子打断你的腿!”

    “这就走,这就走!”

    看到白老虎发了火,刘子墨笑嘻嘻的站起身就往外走,到了门口说,回头说道:“秦风,明儿早起点,咱们一早就去赌场……”

    如果不是看到白振天似乎和秦风还有话要说,恐怕刘子墨现在就要拉着秦风去赌场了,在被白振天瞪了一眼之后,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关上了房门。

    等刘子墨走后,白振天摇了摇头,说道:“这浑小子,让秦老弟你笑话了。”

    “白大哥,那可是我兄弟!”

    秦风不满的看了一眼白振天,就算刘子墨干了再出格的事情,秦风都会为他担待的,毕竟刘子墨是秦风小时候最艰难的那段日子中,唯一交下的朋友。

    “得,我倒是忘了这茬了。”

    白振天笑了笑,说道:“秦风,我刚刚接管洪门的一摊子事务,只是暂代履行门主的一些职责,这才没能帮你争取到更多的东西,实在是对不住了……”

    秦风对洪门所做出的贡献,没有人要再比白振天更加清楚了。

    所以只为秦风争取到了百分之二的股份,白振天都有些说不出口来,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之后,他这才出言向秦风解释了起来。

    作为海外最大的华人组织,洪门一共有八个堂口,分别负责着洪门数以千亿计的庞大商业帝国,分工各有不同。

    在之前的时候,白振天是忠义堂的堂主,虽然位高权重,但对生意上的事情却是极少插手,只是每年拿着丰厚的股份分红。

    所以在他提出要给秦风股份的时候,那些把持着洪门商业命脉的几个堂主,虽然没直接反对,却是将秦风的股份压了又压,到最后只剩下了百分之二。

    白振天虽然心中气恼,但他现在是暂代门主,要注意洪门的团结和自己的形象,却是无法像以前那样直接拍桌子骂娘了。

    “白大哥,您说这话,可就见外了。”

    秦风摇了摇头,面色一正,说道:“我帮您,出于两点,一来您是子墨的师叔,我和八极门也多有渊源,咱们不是外人……

    白大哥,第二点就是,您父亲也就是白老爷子,和我师父有老一辈的交情,从这一点来论,咱们是世交,于情于理,大哥有事,我不能眼看着不伸手……

    但是说句实话,洪门和我并没有什么交情,不管是上面的那一点,我帮的都是白大哥您,而并非是洪门,也从来都没有想过拿什么回报!”

    秦风这一番话说的是大义凛然,听得白振天却是一脸的羞愧,他没有想到,在自己处处维护洪门的情况下,秦风想的居然都是这些。

    “秦老弟,老哥哥我欠你的,以后总归是会还给你的!”

    白振天对着秦风拱了拱手,在心底打定了主意,等到自己坐上洪门之主的位置之后,一定要想办法好好的弥补一下秦风。

    “白大哥,您又见外了,自家兄弟,说什么欠不欠,还不还的?”

    秦风摆了摆手,笑道:“白大哥您要是有心的话,干脆再请我吃顿大餐,话说上次那松露我还没吃过瘾呢,这次您一定要让我吃个够……”

    “没问题,等这次赌局结束,我带你回父亲那里,山珍海味尽着你吃!”

    白振天满口答应了下来,他知道秦风这是在给自己找台阶下呢,心中不禁对秦风又加深了一层好感。

    “那好,白大哥,今儿咱们就说到这……”秦风站起了身子,说道:“我先回去休息下,明儿还要解决子墨的事情呢。”

    听到秦风的话后,白振天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张口骂道:“这臭小子,十几万美元的事,我给他还了算了,还非要麻烦你。”

    “白叔,麻烦我就对了,谁让我们是兄弟呢?”秦风哈哈一笑,对着白振天拱了拱手,抬脚出了房间!

    “兄弟,唉,年轻真好啊!”

    秦风的一句兄弟,让白振天在房中愣了半天的神,他想起自己年轻时闯荡江湖身边的那帮同甘共苦的兄弟们来了。

    只是江湖多险恶,当年一起打天下的兄弟死的死,散的散,时至今日,当年一起斩鸡头喝血酒拜把子的兄弟,再也没剩下一个了。

    秦风可不知道自己随口的一句话,让白振天在那里缅怀起了过去,在阿宝带他去到房间之后,就休息了。

    经过在温泉度假村的几日修养,秦风已经不会刻意每日去打坐行功,修为到了暗劲境界,更多是要去体悟,而非是枯坐练功了。

    第二天起来陪着白振天喝了个早茶,到了中午的时候,刘子墨匆匆忙忙的赶来,把秦风给拉去了赌场。

    “哎,我说你小子怎么回事啊?怎么又把她们两个给招来了?”

    远远看到赌场的大门,秦风就停下了脚步,脸上露出了恼怒的神色,因为他分明看到华晓彤和孟瑶两个女孩,正站在赌场的门口。

    “晓彤听说今儿有高手给我找场子,非要来看看。”

    刘子墨自知理亏,一把搂住秦风的肩膀,说道:“兄弟,哥哥我下半辈子的幸福就全靠你了,你说什么也不能拆台啊!”

    其实原本刘子墨也是想偷偷的还上高利贷的钱,然后就送两人回纽约的,不过早上在华晓彤那里一顿吹嘘,忍不住把今儿要来赌场找面子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华晓彤本来就是个爱热闹的性子,听刘子墨把秦风的赌术吹嘘的神乎其神,当即拉着孟瑶就先来到了赌场。

    “哎,我说,你先放手,别搂搂抱抱的!”秦风看到周围人的目光又集中在了自己和刘子墨身上,连忙说道。

    “不放,你要是不帮我,哥们就和你谈恋爱了!”刘子墨一脸无赖的说道。

    “妈的,老子算是服你了,我帮还不成吗?”秦风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不就对了吗,哥们幸福才是最重要的嘛……”刘子墨得意洋洋的松开了搂着秦风肩膀的手。

    “幸福?是性格的性吧?”

    摊上这么个兄弟,秦风真是哭笑不得,摇了摇头说道:“我看你小子就是有异性没人性,等会别搞穿帮了啊,孟瑶那女孩很敏感的……”

    “放心吧,你是港岛的赌术高手,叫吴哲,哥们我都记着呢。”

    刘子墨笑着说道:“你这妆化的绝了,别说那俩女孩,就是我见到了都认不出来,对了,我说你小子要是化成个女人会是什么样子?”

    “行了,别扯淡了!”

    秦风闻言翻了个白眼,指了指赌场的门口,说道:“你的准老婆被人骚扰了,还不过去帮忙啊?”

    “什么?谁那么大胆子?”

    刘子墨闻言一愣,回头看去的时候,顿时勃然大怒,因为在赌场门口的华晓彤身边,此时围了三四个人老外,有个人甚至在拉扯华晓彤的背包。

    “你们干什么的?”

    刘子墨当下也顾不上和秦风贫嘴了,几个箭步冲到了华晓彤的身边,伸手将那个抢包的人推了个踉跄。

    “小子,找死啊!”那个穿着花格子衬衫的白人男子站稳了脚步后,脸上露出一丝凶狠,面色不善的盯着刘子墨。

    “我看你才是找死。”

    刘子墨脸上同样露出一丝戾气,上前一把就掐住了那个白人的脖子,说道:“给我的朋友道歉,否则我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fuck,我……我们是来收账的……”那人被刘子墨掐的面色通红,很努力的才从嘴里挤出了几个字。

    “收账?”

    刘子墨回头看了一眼,可不正是,那个相貌猥琐个头不高正准备张口说话的家伙,可不就是在赌场里向自己放高利贷的人?

    “放……放开我们大哥!”

    小个子男人说话略微有些结巴,指着刘子墨说道:“你借我们的钱该还了吧,小子,如果想要赖账的话,我……我们会把……把这两个妞带走抵账的!”

    “你带走试试?”

    刘子墨哼了一声,放开了被他掐着脖子的白人男子,说道:“不就是十万块钱吗?小子,我警告你,不要碰我的女人!”

    “哈林,不要再说了。”

    刚才被掐住了脖子的白人男子,伸手制止了自己的手下,说道:“你可以叫我沃迪,现在咱们就来谈谈关于那笔帐吧!”

    刚才在被对方掐住脖子的时候,沃迪看着刘子墨的眼睛,清晰的感觉到了那双眼里透出的对生命的一种漠视,他知道,对方真的敢扭断自己脖子的。

    “怎么回事?沃迪,不要在这里闹事!”正当沃迪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两个穿着保安制度的人走了过来。

    “不会,我只是和他们谈谈。”

    沃迪耸了耸肩膀,亲昵的和其中一个保安拥抱了一下,秦风却是看到,沃迪很娴熟的将一百美金塞到了保安的口袋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