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二十九章 布局(中)

第五百二十九章 布局(中)

    “秦风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看到布雷特连着几把都赢了,气势逐渐打了出来,陈世豪脸上不由又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俗话说事不关已高高挂起,但牵扯到了自身的利益,陈世豪今儿一直都表现的患得患失,刚才对秦风的满腔信心,这会又不知道去了哪里。

    “丹尼,不用担心······”亨利卫摇了摇头,说道:“秦风虽然这几把没赢到什么筹码,但是也没输钱啊。”

    亨利卫观察的比较细致,他发现,秦风基本上都是拿到前两张牌之后马上就弃牌。

    如此一来,他输的不过是底注而已,这几个小时过去,秦风也就只是输了几万美金的筹码,远远称不上伤筋动骨。

    “对方的气势已经打出来了,我担心秦风撑不住。”

    陈世豪叹了口气,说道:“亨利,你在这边守着吧,我这会感觉有些气闷,到楼上赌几把过过手瘾……”

    “好,丹尼,你去吧,我在这看着。”亨利卫点了点头,他已经从牌局中看出了那么一点意思,但还不敢肯定秦风的布局。

    “二十万,我一张A是最大的,没道理不押多一点啊。”

    布雷特将两枚十万的筹码扔到了投注区,他这会牌风很顺,基本上没把都能起到不错的牌,是以打法也逐渐变得豪放了起来。

    “我跟你二十万。”

    九号选手已经被布雷特打离了场,让他有些意外的是,十号选手这一次竟然选择了跟注,看了眼对方的底牌,是一张方片J。

    “我也跟……”

    十号选手下面就是二号了,那个长的有些像伊朗人的选手,也推出去了二十万的筹码,他的底牌是一张黑桃九。

    “三号先生,到你了····…”老荷官的眼睛看向了秦风·秦风的牌面是一张老K,除了八号的红桃A之外,就要数他的牌最大了。

    “第一把就是四条K遇到四条A刚刚赢了那么一点筹码,要是输出去怎么办啊?”

    秦风摇了摇头·伸手就把面前的牌给盖上了,说道:“我不跟了,你们玩吧,一把就二十万,吓得我小心肝直跳啊!”

    “fwek!”秦风话刚出口,同桌上的几人都是额头青筋暴露,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

    刚才梭哈的人是秦风·起了四条A不依不饶和人碰到底的也是秦风,现在说出这样的话来,怎么听怎么都像是在显摆。

    “好吧·四号先生,请问你跟注吗?”

    对秦风,老荷官也是无语之极,他在赌场里干了三十多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秦风这样滑不留手的人,事实也证明,秦风的每一次弃牌都是正确的。

    “我不跟!”坐在秦风身边的四号盖上了牌。

    一圈问下来之后,只有八号、十号和二号跟了牌,而桌子上的筹码·也从二十万变成了四十万。

    当发到第四轮牌的时候,八号选手选择了梭哈,他此时的牌面是两张A和一张8。

    “我跟你了……”

    十号选手的名牌是两张J和一张10·在考虑了良久之后,他终于将桌面剩余的七十多万全部都推了出去。

    “我也跟了,我就不信·最后那一张A就能被你拿去了······”坐在秦风上首的选手,同样选择了梭哈,他的牌面是两张9带一张A。

    “这一桌又拼起来了?”

    “布雷特的手气好旺,已经打掉一个人了。”

    “是啊,我看沃什伯恩被打离场,这一桌他出线的希望最大。”

    这一局的赌注足有两百多万,引得旁边赌桌上一些弃牌的人·也纷纷伸过了脑袋。

    虽然沃什伯恩是被秦风给打离场的,不过这两三个小时之内·秦风几乎就没赢过,所以众人也都快将他给遗忘掉了,以为那一局的牌只是秦风运气好而已。

    “我要是在那一桌就好了,去年我还赢过布雷特呢。”

    “专心打牌吧,要发牌了。”

    相比十四号桌已经有两人被打离场的情况,旁边那些赌桌上的选手则是比较稳健,输赢都不大,看来都是准备好了打一场持久战的。

    “三家梭哈,请三号选手开牌。”

    按照梭哈的规矩,当三家梭哈之后,要由桌面上牌型最小的一个开牌,而三号选手是一对九一张单A,最后一张拿到的则是一个小

    十号选手的牌型是两张J一张5和一张7而八号布雷特的牌是一对A一张八和一张六,就目前而言,布雷特的对A仍然是最大的。

    “我的底牌是一张九!我就不相信你们都能是三条!”

    二号选手揭开了自己的底牌,出现在牌桌上的,赫然是一张梅花九,也使得他最后的牌型变成了三条。

    “二号选手是三条九,请十号选手开牌!”老荷官面无表情的看了一下牌面之后,将目光转向了十号。

    “哈哈哈,四条A碰四条K的冤家牌都能遇到,三条对三条岂不是很正常?”

    看到二号的最终底牌之后,十号选手哈哈大笑了起来,伸出手将面前的底牌猛地翻起,说道:“实在是对不住,我的底牌是草花J,不是很大,但刚好能赢你!”

    “你……你竟然也是三条?”

    十号选手的底牌乍一亮出,二号的面孔顿时变得煞白,三条在梭哈里已经是不小的牌面了,但是没想到真的被对方给克住了。

    “十号选手三条J,胜二号选手,八号,你可以开牌了。”老荷官将十号和二号的牌分别按照大小牌型摆好,这才将眼睛看向了布雷特。

    “我就不信,你能拿到最后的那张A。”

    十号选手的目光死死的盯在了布雷特面前的那张牌上,由于桌子上已经出现了一张A,所以现在他胜出的希望是最大的。

    “我也只能说声抱歉了,我拿到的,还真就是那一张绝A!”

    布雷特慢条斯理的说着话,伸出两根手指将自己的底牌翻了过来,出现在众人面前的·赫然是一张黑桃A。

    当看到这张黑桃A之后,全场顿时一片寂静,豆粒大的汗珠从十号选手的额头涌现了出来,他真的没想到原以为必胜的赌局·竟然败给了对方。

    “上帝,又是在梭哈里胜出,这太神奇了!”

    “沃什伯恩被打下去之后,布雷特势不可挡啊!”

    “我看十四桌出线的人选已经定下来了,肯定是布雷特无疑!”

    不管是选手席还是观众席,都刂响起了一阵议论声,很多暂时弃牌的选手都用羡慕的′看向了布雷特·仿佛他此刻已经出线进入决赛了一般。

    “十号选手,二号选手,请离桌……”

    老荷官手脚麻利的将两百多万的筹码分类整理好之后·推到了布雷特的面前,同时也对瘫软在了椅子上的二号和十号选手下了逐客令。

    “有点意思了,我终于成了第一张拿牌的人了。”

    看到二号离桌之后,秦风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笑意,其实刚才八号布雷特的势不可挡,秦风没少在其中推波助澜,甚至有一把秦风的牌型明明大于布雷特,他也选择了弃牌。

    秦风这么做,一来是在给布雷特下诱饵·他要让布雷特忘记自己第一局的惊艳表现,让对方已经自个儿只是运气好而已。

    第二就是秦风在布局,他有意识的让布雷特将牌桌上的人清理出去·使得同桌的选手都去针对布雷特,同时也让布雷特在心中认为自己今天手气很顺,养成他自大的心理。

    还有第三点·那就是秦风想做第一个拿牌的人,因为这对他计算各人的牌型有很大的好处。

    毕竟秦风无法去操纵别人是否跟牌,每个人的跟牌与否,都会使得下面选手拿到的牌发生完全不同的变化。

    所以在每一局开始之前,秦风都要去计算各种因素组合在一起之后所产生的牌型,从而才能决定这一把牌将如何进行下去。

    亨利卫猜测的不错,从沃什伯恩下场的时候·秦风就选定了八号布雷特作为出头鸟,而他的表现的确也不错·到目前为止,已经打离场了三个选手。

    “不跟……”

    “不跟……”

    “这牌没发跟啊,弃牌!”

    “还是不跟,弃牌……”

    之后连着十几把,秦风竟然没有一把跟牌的,几乎在看了底牌之后,全部都选择了弃牌,坐在他下首的四号选手,简直就可以无视秦风了。

    秦风虽然是把把弃牌,但赌桌上的氛围却是变得愈发紧张了起来。

    因为众人的注意力,几乎全部都集中在了八号布雷特的身上,而且似乎形成了一种默契。

    每当布雷特拿到牌面不错的牌型时,同时就有两三个人对他进行狙击,故意拉高赌注,让布雷特进退两难。

    这样十几把牌过后,布雷特反倒是又往外输出去了三十多万的筹码,他应该也是感觉到了不对,打法开始逐渐往稳健转变了。

    “黑桃A,这么大的牌,我下十万吧!”

    波澜不惊的过了几把牌之后,布雷特拿到了一张黑桃A,这让他往投注区扔了十万的筹码,就牌面来说,这是单张中最大的一张了。

    而且现在布雷特的筹码最多,他完全可以用这种挤压方式,慢慢将同桌各人的筹码都给蚕食干净。

    等到别人因为筹码变少而开始着急的时候,那就将是他露出獠牙,将对手打离出场的机会到了。

    “十万,我说老兄,这筹码也是钱啊,您怎么能下那么多呢?”

    九号和十号选手,都已经被布雷特打离场了,而一号和二号,现在也都离开了,所以在布雷特下注之后,就轮到了秦风,

    “三号选手,你是否跟注?”

    老荷官有些不耐烦的看了一眼秦风,原本他以为秦风是个隐藏的高

    但是经过这几个小时,以他数十年看人的经验来判断,秦风还真就是个小混混,靠着运气好赢得的第一局,所以对秦风说话的时候也没有了好语气。

    “跟,当然跟了!”

    秦风看了一下自己的底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说道:“有种斗地主的打法,2是要比A大的,这把我就赌下运气,看看这2最后究竟能不能大过A!”

    “2想大过A,做梦吧?”

    “真是个年轻人,想法都这么奇特。”

    “还以为他拿到什么大牌会跟注,原来是张小2”

    在刚才的那些赌局中,秦风几乎已经被人彻底了无视了,所以听到秦风的话后,同桌的人才发现他的牌面竟然是一张红桃2!

    不过这也让众人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拿一张2去和A比较,纯粹是脑子坏掉了,排名世界第二的沃什伯恩败在这小子的手下,那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好吧,四号选手,你跟不跟?”老荷官耸了耸肩膀,将木管转到了四号选手的身上。

    “不跟……”

    四号摇了摇头,最近几把布雷特的风头虽然被打压下去了一点,但是这一局的牌,似乎又有抬头的苗头了。

    “不跟……”

    “我也不跟……”

    “不跟,让红桃2和黑桃A去拼吧!”

    当老荷官问了一圈下来之后,让人惊诧的是,除了秦风之外,所有人都选择了弃牌,现在的赌桌上,就只剩下了布雷特和秦风两个。

    “八号选手是黑桃K,三号选手是梅花五,八号选手同花顺牌面,八号选手请说话!”

    第二张牌发下来之后,布雷特是同花顺的牌面,而秦风只是一个小2和小5的散牌,并且连花色都不一样了,自然还是布雷特占据着主动权。

    “你第一局赢得好像不少,那就玩大点,一百万吧!”

    布雷特做出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在面前数出了一百万的筹码之后,全部推到了赌桌的中间。

    “欺负人是不是啊?”

    看到布雷特的举动,秦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愤慨,拿起了底牌看了一眼,说道:“同花顺了不起啊?我就跟你一百万,说不定最后一对小都能赢你!”

    “狗屎,这人到底会不会打牌啊?”、

    “就是,这么散的牌去和别人拼,脑子被烧坏了吧?”

    当秦风扔出了一百万之后,观众席上顿时轰的一声炸响了,各种议论声像潮水一般的往比赛场地内涌去。

    谁都没想到,没把都弃牌几乎快被遗忘了的秦风,在最不可能跟牌的时候,却是出人意料的选择了跟进。

    要说和秦风等人同场竞技的人,也算是运气不好。

    原本全神贯注赌着自己牌的别桌选手,又是被这些议论声分了神,甚至有些牌型一般的人干脆弃牌观战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