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二十八章 布局(上)

第五百二十八章 布局(上)

    “泰勒,我的老朋友,你是生病了吗?”回过头来,白振好看到脸色煞白的泰勒向自己走了过来,不由打趣道。

    “白,你可真不厚道····…”泰勒苦笑着指了指白振天,这次一赔三百的赔率,是在他的坚持下才做出来的。

    眼下沃什伯恩出局,赌场要为此赔付三千万,泰勒也要承担很大的责任,即使去掉抽水之后,赌场也要支出两十四百万美元了。

    “泰勒,这可是我在你们赌场第一次赢钱,你不应该为我感到高兴吗?”

    白振天得意的拿起了已经灭掉了的雪茄烟,虽然这次赌局实际上是刘子墨的,但可是白老虎出的钱,他自然要归功于自己了。

    “白,你高兴了,我们可赔惨了啊。”

    泰勒摇了摇头,拿出了一个读卡器,说道:“你和阿卜杜勒的赌注是三千万美金,去掉抽水实际所得两千七百万······

    另外你押中了一赔三百的赔率,赌场应该支付给你三千万,去掉抽水仍然是两千七百万,加起来你总共赢了五千四百万美金,这些钱都已经打到了你的贵宾卡里……”

    一边给白振天解释着刚才的赌注,泰勒一边将读卡器递给了白振天,说道:“白,你查一下,看看里面的资金对不对?”

    虽然这次赌王损失惨重,不过两三千万美元还不至于让赌场伤筋动骨,在第一轮比赛结束之后,钱款马上就兑现出来了。

    “没错,我里面本来是三千万美金,现在一共有八千四百万……”

    白振天在读卡器上刷了一下卡,输入密码之后,冲着泰勒吐了一个烟圈,点头说道:“泰勒,我对你们的服务很满意······”

    “抽着我的雪茄·赢着我的钱,居然还这么得意?”

    看着白振天那张得意洋洋的老脸,泰勒简直无语了,他发现白以前的风度都是装出来的·此时才是原形毕露。

    “白叔,那······那里面有三千万可是我的啊。”

    等到泰勒一脸悲愤的离去后,刘子墨出言提醒了白振天一句,这老不修脸上刚才的表情,分明就像是个只能进不能出的主儿啊。

    “我知道,你白叔先替你保管下,顺便再借来用用·少不了你的。”

    白振天不耐烦的看了一眼刘子墨,说道:“你小孩子家家的,拿那么多钱还不马上就学坏了?嗯·为了你的未来着想,师叔我多帮你保管一段时间吧!”

    “白叔,我……我都已经二十二岁啦!”

    现在刘子墨算是知道刚才泰勒那一脸便秘的表情,是如何而来的了,就是他也恨不得给白振天的那张老脸来上一拳。

    “盖德豪斯,看来你是无法参加今年的决赛了?”

    在观众席的座位上,乔治一脸遗憾的看着老朋友,刚才比赛场地内发生的那一幕,让盖德豪斯的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

    乔治知道·此次的赌王大赛,沃什伯恩就是座位盖德豪斯的助手参赛的。

    现在沃什伯恩在第一轮就被淘汰掉了,换句话说·盖德豪斯进决赛的机会也就被抹杀了,对于老友而言,这算是一个比较大的打击。

    “沃什伯恩这个蠢货·吸毒把脑子都洗坏掉了!”

    盖德豪斯的脸色的确很不好看,他虽然是连续三年的世界排名第一,但是和第二名的差距并不大,如果无法参加这次的赛事,恐怕世界第一的宝座就要换成别人了。

    “恩?等等,我接个电话。”正说话的时候,盖德豪斯口袋里的电话震动了起来。

    “老板?我早就说沃什伯恩不行·现在怎么办?”

    接通电话之后,盖德豪斯的语气很不满·他和沃什伯恩的组合就是鲍斯菲尔德决定的,其实当时他就提出了异议。

    不过那时的鲍斯菲尔德对沃什伯恩还报以很大的希望,别管怎么说,他也是曾经进过世界前十的选手,那会没有人想到他会阴沟里翻船,在正赛第一轮就被淘汰掉的。

    “豪斯,你放心,你肯定会进决赛的,另一组的晋级名额将会让给你!”鲍斯菲尔德在电话里的声音很平静,对于像盖德豪斯这样的人,他也要礼让三分的。

    “那就好,老板,我在看比赛,就先挂了。”

    听到鲍斯菲尔德的话后,盖德豪斯不动声色的挂断了电话,对着身边的同伴说道:“乔治,我想……这次又让你失望了,老板答应我,让出另外一组的名额!”

    “狗屎,这所谓公平的比赛,也不过是他们手中的游戏!”

    乔治狠狠的骂了一句,他和盖德豪斯虽然是好朋友,但也不想在决赛中遇到这个变态,去年的时候他就是败在了盖德豪斯的手下。

    “乔治,你知道,这不关我的事情。”

    盖德豪斯耸了耸肩膀,赌王大赛原本就是他的老板和几个人搞出来的游戏,如果米高梅最终没有人能进入决赛,那才是个笑!话>

    “好了,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我要回去好好准备一下。”

    乔治站起身来,径直离开了观众席,由于何鸿深的强势,这些年拉斯维加斯的赌业大亨们一直都没能进入澳岛。

    所以连带着乔治在赌王大赛上,也经常会受到一些刁难,盖德豪斯参加决赛,对他的确不是一个好消息。

    “乔治,你知道这不怪我的……”看到老友起身要走,盖德豪斯追了过去,不过在临走之前,却是回过头盯着秦风看了一眼。

    刚才那场赌局,就连盖德豪斯也有些看不透,他总觉得在开赌的第一局,不应该出现这种冤家牌,只是没有看出什么端倪,盖德豪斯也不敢胡乱猜测。

    “亨利,秦风竟然赢了?”

    与乔治和盖德豪斯各自怀着不同的心情离去不一样,同样坐在观众席上的陈世豪,此刻却是喜笑颜开秦风第一局的强势胜出,让他看到了进入决赛的希望。

    “我早就说了,秦风没那么简单的。”

    亨利卫点了点头,说道:“秦风整个人就像是一个谜团有的时候你以为看透了他,其实确实什么都没看懂······”

    亨利卫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心中也是有一点惭愧,因为在不久之前,他也曾经对秦风产生过怀疑,尤其是在见到沃什伯恩之后。

    但是事实证明,秦风做事一如既往的让人放心只是在开局的第一盘,就干净利落的将沃什伯恩斩落马下,也制造了此次赌王大赛最大的一个冷门。

    “亨利到了正赛的时候,就全靠你了!”

    听到亨利卫的话后,陈世豪心中不由有点儿后悔,早知道秦风如此厉害,倒真是不如让秦风参加正赛了,那样就能确保一个赌王名额了。

    “我尽力吧。”

    亨利卫苦笑着点了点头,秦风的惊艳表现,也给了他很大的压力,如果不能在决赛中有过人的表现那他澳岛第一荷官的名头,真的就是名不副实了。

    “亨利,要不要先回去休息一下?”

    陈世豪看到亨利卫的脸色不大好看当下说道:“这个比赛恐怕要维持很长时间,到了明天这时候都未必能结束,你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在赌局开始的时候的确有不少世界排名靠前的选手来到现场,不过他们呆的时间都不长,很多人甚至连秦风的那一局牌都没看到就离去了。

    正赛的第一轮固然很重要,不过真正的角逐,却是随后上演的决赛,那才是考究智力碰撞的时刻,所以很多人这时候都在养精蓄锐。

    “不用······”亨利卫摇了摇头开口说道:“观看秦风的赌局,对我而言本身就是一种提高。”

    不知道为什么,在秦风第一局赢了沃什伯恩之后,亨利卫就有种感觉,秦风是在布局,他想用最快的时间,结束这场比赛。

    不过按照赌王大赛的规定,只有在场内同桌选手的筹码低于一千的时候,赌局才会结束,亨利卫之所以不离开,就是想看看秦风究竟怎么样才能做到这一点。

    在亨利卫的眼中,如果秦风能做到这一点,那么他对赌的理解和境界,怕是已经完全超出场内的这些人了,怕是只有当年的赌圣叶汉,才能和秦风相提并论。

    当然,这些都只是亨利卫的判断,他还要通过观察秦风接下来的举动,才能知道秦风是否真的达到那种赌术的最高境界。

    “好吧,那我在这里陪你!”

    陈世豪点了点头,按照他的想法,秦风杀出重围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有这功夫还不如去找几个纯正的欧美女郎来此马杀鸡呢。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还想离开的陈世豪,脸色却是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

    因为在过去的两个多小时里,曾经大出风头的秦风,却是突然沉寂了下来,除了收取一把底注之外,这两个小时竟然毫无收获。

    反倒是第一把弃牌的八号座选手,这段时间手气非常旺,他接连诈了两把牌,以小博大,总共赢了五十多万。

    其后八号座的选手更是抓到了一把顺子,将场内一人的筹码给清空了,这几个小时过后,牌桌上筹码最多的人,已经由秦风换成八号选手了。

    “高手,布雷特虽然排名一百开外,但也是个高手。”

    亨利卫临时调取了八号选手的资料,发现他是来自以色列的一个选手,世界排名一百二十八位。

    但是布雷特在场上的表现,却是诡诈中透着稳健,出手狠辣而又不冒进,算是一个十分难缠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