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二十七章 瓦利德

第五百二十七章 瓦利德

    白振天好赌而不精,但并不代表他不懂得赌坛的那些规则

    来过好几次赌王大赛现场的白振天知道,世界排名靠前的那些选手,都是有真才实学的,连着有四五年的时间了,都没有人爆出过冷门。

    所以在看到沃什伯恩被秦风干掉之后,白振天顿时笑得合不拢嘴了,且不说平白赢了三千万美金,就是这份博冷门的眼光,也让他大出风头。

    “恭喜你,白,这次的冷门,被你博中了!”

    阿卜杜勒倒是非常有风度,并没有因为输掉了三千万美金动怒,而是端了两杯红酒走了过来,将左手的一杯交给了白振天。

    “谢谢,我这也是碰运气的。”

    白振天要的就是个脸面,虽然阿卜杜勒先前激自己和他对赌,但别人此时显然给足了自己面子,更何况对方还白送给了自己三千万呢。

    “白,我正式邀请你参加后天在这里举办的赌局,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啊?”和白振天轻轻碰了下酒杯,阿卜杜勒向白振天发出了邀请。

    “这个······我还真说不好后天有没有空…···”听到阿卜杜勒的话后,白振天顿时犹豫了起来。

    自家知道自家事,白振天心里明白,这次之所以能博中冷门,并非是他的功劳,而是在刘子墨力挺秦风的情况下换来的。

    “白,要是你能参加这场赌局的话,日后我可以介绍瓦利德给你认识。”到了阿卜杜勒这种身份,想要了解另外一个人,实在是很容易的事情。

    虽然之前阿卜杜勒并不认识白振天,不过就在下面赌局进行的时候,他已经拿到了有关于白振天的详尽资料,也知道了他的出身背景。

    阿卜杜勒是世袭的阿拉伯贵族,生来就继承了庞大的石油财富,他和世界各地的富豪们并没有什么利益冲突·是以也不忌讳白振天的帮派背景。

    听到阿卜杜勒的话后,白振天的眼神不由一凝,开口问道:“瓦利德?是沙特的瓦利德吗?”

    “没错,他是我的一个堂兄·和我关系最好······”阿卜杜勒耸了耸肩膀,说道:“不过他喜欢赚钱,我喜欢享乐而已。”

    “好,后天的赌局,我一定参加!”

    听到瓦利德的名字,白振天想了一下,说道:“我对赌不是很懂·到时候让人替我上场,不知道行不行?”

    白振天知道,像阿卜杜勒这些人的赌局·动辄就是数亿美金,他的那点身家拿上去玩,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能输成个穷光蛋的。

    “当然可以,这符合规矩!”

    阿卜杜勒点了点头,在他组织的牌局里,恐怕除了他自己之外,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吹来的,很多时候一些富豪都会找人代赌,阿卜杜勒并不在乎这个·只要能让他玩的开心就行了。

    “那咱们就一言说定,这是我的名片,你到时候联系我吧!”见到阿卜杜勒答应了下来·白振天也是松了口气,从怀中掏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对方。

    “好,我很喜欢白先生的脾气·希望到时候你能玩的愉快。”阿卜杜勒点了点头,向白振天告了声罪之后,起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白叔,就您那赌术,真要和阿拉伯土豪赌?”

    在阿卜杜勒离开后,憋了一肚子疑问的刘子墨,终于开口问了出来·要知道,白振天在拉斯维加斯逢赌必输的遭遇·洪门之内几乎人人皆知。

    “我的赌术怎么了?”

    白振天冲着刘子墨瞪起了眼睛,没好气的说道:“告诉你,老子当年在加拿大的时候,那也是赌遍加拿大无敌手啊!”

    “切,摇骰子赢了五万美金,您老在嘴上都挂了几十年了。”刘子墨闻言不由撇了起嘴,要说白振天的这件事情,那还有个典故。

    当时白振天带着大圈帮的一些人初到加拿大,手上除了一些港币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钱了,不过港币在加拿大可是不通用的。

    无奈之下,白振天将手下的人搜刮了一通,拿着几条金链子,到金店兑换了一万多美金,不过他们当时去了十多个人,一万多美金实在是不够花。

    由于刚到加拿大,白振天还没摸清当地帮派的情况,也没想好从哪里下手,到了加拿大的第三天,白振天偶尔进到了一个赌场里面。

    这是当地黑帮组织的一个非法赌场,不过对白振天等人而言,合法的他们还不进呢。

    当下白振天就把兜里的最后两千美元拿出来换成了筹码,按照他的话说,赢了兄弟们吃香喝辣,如果输了的话,都跟着他到码头喝西北风去。

    那天白振天的手气真的是很不错,他当时除了赌骰子之外别的也不懂,但就是赌骰子押大小,白振天竟然连赢了七八把,那两千美金的筹码也变成了三万。

    不过这非法赌场通常都有个弊端,那就是无法保证赌客们的利益。

    且不说在白振天赢了钱之后,有些当地混混们都挤到了他们身边,就连赌场都显露出了关门放狗的意思。

    就在白振天又押了一把,将手中的三万美金变成了五万之后,赌场的耐心终于被他耗尽了,三四个光着膀子满是纹身的彪形大汉,很有礼貌的指出,白振天在他们的赌场里出千。

    按照赌场的说法,白振天不但要赔出所有的筹码,还要再拿出五十万美金来,否则他们就要白振天几人的一只右手。

    听到那些人的话后,白振天没有生气,反倒是笑了起来。

    白振天自诩一向赌品很好,虽然知道这赌场不正规,也没兴起抢劫的念头,谁知道这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对方居然先找起了他的麻烦。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白振天和那两个大圈帮的人,直接将外套一脱,露出了肋下的手枪和腰间别着的几枚手榴弹·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赌场给洗劫掉了。

    要不怎么说干正行就是没捞偏门赚钱快呢?

    白振天辛辛苦苦的赌了半天才赢了五万,可是洗劫完赌场之后,他们每人背的书包里·都塞满了美元,加起来足有五六十万之多。

    也就是从这件事情里得到了启发,白振天之后带着大圈帮的一群人a了加拿大所有赌场,立下了赫赫凶名,在这个进军欧′板上站稳了脚。

    由于这些都起源于那个赌场,所以白振天时不时的就要将他当年赢了五万美金的事情挂在嘴上·当然,他最后拿走了可不止是五万美

    “白叔,咱们和那些人可不是一路的·你干嘛答应那个阿拉伯人啊?”

    刘子墨还是有些不解,他们洪门虽然有很多正当生意,但全部都是职业经理人在掌管。

    像是白振天这样的洪门核心人物,并不接触到实际业务,平时也极少和那些富豪们打交道的。

    “你不懂,阿卜杜勒是瓦利德的堂弟,他在阿拉伯的能量很大。”

    白振天摇了摇头,说道:“咱们公司这几年一直在投资阿拉伯的石油,不过根基比美孚和壳牌这些石油公司要浅的多·想要在阿拉伯做好生意,认识下瓦利德不是坏事。”

    白振天不负责具体的业务,但并不是不知道洪门旗下一下大公司的发展方向·在这几年里,洪门控股的一家石油公司,一直在往阿拉伯世界渗透。

    “瓦利德是什么人?他能帮到咱们什么?”刘子墨在洪门的时间还短·压根就接触不到那个层面,自然也不知道瓦利德是谁。

    “瓦利德是沙特阿拉伯皇室成员,他虽然没有继承人的权利,但个人非常有能力,几乎是白手起家,现在在阿拉伯的影响力非常大。”

    提起瓦利德,白振天脸上也露出了一丝钦佩的神色。

    瓦利德虽然是阿拉伯国王的正式子嗣·有王子的称号,但是在他五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因为同情后来成为埃及总统的纳赛尔,与沙特国王以及王室其他成员闹翻,被流放到埃及。

    在那里,瓦利德和父亲以及家人苦度人生,后来瓦利特和父亲获准回沙特,但从那以后,他获知,他父亲本人以及后代,永远失去了进入沙特阿拉伯上层政界的机会。

    1976年,19岁的瓦利德来到了美国的雪城大学攻读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并在3年后回国,利用父亲提供的15万美元开始创业,利用手中积累资本,陆续建立了几家公司,并与外国公司在沙特搞合资企业,做起了贸易代理和承包生意。

    1年后,两伊战争开始,引爆了第二次石油危机,油价暴涨,沙特的石油收入激增,政府将大笔资金投入基础建设,沙特的土地价格前后涨了80倍。

    市场机会可谓千载难逢,瓦利德随即成立了王国建筑公司,将商业触角伸进房地产业,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再度引爆中东紧张局势。

    沙特人担心战争波及本国,纷纷抛售土地。

    当时,沙特的地价下跌了三分之二,瓦利德逆势而为,大举收购土地,在战争危机中成了沙特阿拉伯得最大的个人“地主”。

    战后,瓦利德开始出售这些土地,其收益率平均达到了,瓦利德赚了个盆满钵满。

    从地产业赚得第一桶金之后,瓦利德投资银行业,成为了沙特阿拉伯联合商业银行的最大股东,其后更是入股花旗银行,数年间就从这笔交易里赚取了上百亿的美金。

    在投资领域,巴菲特和瓦利德是东方和西方的两个神话,瓦利德在沙特地位极高,并且被沙特国王授予了亲王称号。

    可以说,在沙特做生意,只要搭上了瓦利德的关系,基本上什么事情都能大开绿灯。

    这也是白振天听到瓦利德的名字之后,马上就答应了阿卜杜勒赌局邀请的原因,拉关系走后门可不是中国的专利,在国外一样行得通。

    “就凭您那赌术,这不是上赶着送钱嘛?”

    刘子墨忽然想到一件事,连忙说道:“白叔,我虽然很尊重您,但刚才我赢得钱,那可是我自个儿的,您可不能拿去赌了啊!”

    刘子墨长这么大,腰包里最多就装过几万美金,眼下听到白振天要和阿拉伯土豪去赌,顿时担心起自己那还没到腰包里的三千万来了。

    “你白叔是那样的人吗?”

    白振天没好气的瞪了刘子墨一眼,只是还没等刘子墨把心放下去,紧接着说道:“那三千万当是白叔借你的,回头等赢了钱给你分红!”

    白振天的身家也就是一两亿美金的样子,这其中还包括许多股票和股权,到时如果要赌的话,他甚至连一亿现金都拿不出来,不能打刘子墨这笔钱的主意。

    “白叔,您可不能这样,那……那都是我的钱啊。”

    听到白振天的话后,刘子墨顿时傻了眼,虽然说这钱来的容易,但好歹也要让自己过下瘾,在腰包里转一圈再散出去吧?

    “我知道是你的钱。”

    白振天摆了摆手,说道:“你放心吧,如果输了的话,我会让出几家公司股份,让你接管的,用不了几年,这三千万就能补回来···…”

    “那······那利息呢?”刘子墨闻言苦起了脸,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屁的利息,到时候我让秦风帮我赌,说不定还能赢一笔钱呢。”白振天盯着刘子墨,说道:“你不是对秦风很信任吗,有他上去赌,你还怕输钱?”

    “你让别人帮你赌?”

    刘子墨愣了一下,在赌局结束之后,他一直都沉浸在一赔三百的赔率中了,对白振天和阿卜杜勒的话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并没有听到白振天让人代赌的事情。

    “废话,你当老子是傻的?”

    白振天以一种看白痴的眼光看向了刘子墨,说道:“要是赌拳老子肯定是亲自上,这赌钱又不是我的强项,当然要找人替我了····…”

    “好吧,您老这都考虑到了啊。”刘子墨点了点头,说道:“白叔,我说您先把咱们赢得钱要回来,那些鬼佬别黑了咱们的钱啊。”

    “他们敢赖老子的钱,老子一把火烧了这破赌场。”白振天的眼睛一瞪,老流氓的气势顿时显露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