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二十一章 下下签

第五百二十一章 下下签

    “秦风,那个人就是西格蒙特……”

    等候进场的时候,陈世豪指着一个三十出头的西方男子,对秦风说道:“看来他并非是隶属于哪个势力的。”

    各大势力为了确保在决赛中的胜利,一般在正赛的淘汰赛里面,是不会使出杀手锏的,西格蒙特亲自上阵,说明他并不是哪个势力培养出来的选手。

    “这人除了眼睛挺亮的,别的也看不出什么特别……”

    秦风顺着陈世豪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个叫做西格蒙特的新西兰人,也就是三十一二岁的样子,穿了一身笔挺西装。

    西格蒙特人倒是挺精神的,不过扔到大马路上,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除了秦风之外,任谁也无法猜出他是用概率计算赢牌的。

    “西格蒙特在淘汰赛中以不败战绩进入正赛的,算是一个种子选手,希望你别碰到他了……”

    看着西格蒙特,陈世豪有些迷信的双手在胸前合十,很多人都知道他是佛教徒,甚至还曾经去泰国拜那位白龙王为师。

    “种子选手?什么意思?”

    秦风闻言愣了一下,摇头笑道:“赌牌什么时候纳入到体育比赛里去了,还分什么种子选手不种子选手的?”

    “当然要分出种子选手来了……”

    陈世豪不以为然的说道:“不然赌术高明的人都分到一张赌桌上,那岂不是无法显示出此次赌王大赛的最高水准了吗?”

    原来,为了避免让一些世界排名高,或者是在淘汰赛中排名靠前的选手不在正赛第一轮相遇,主办方借用了一些体育赛事中的办法,用成绩和以往的战绩。划分出了一百多个种子选手。

    这一百多个种子选手,被分配在一百多个赌台上进行比赛,如此一来,就能在最大程度上确保那些赌术高明的选手,可以进入到真正的决赛中去。

    当然,种子选手阴沟里翻船的事情也很常见。不过排名在世界前三十的选手,基本上没有出过什么意外,都会稳稳妥妥的进入到决赛阶段。

    “亨利在淘汰赛中表现的一般,恐怕不能被列为种子选手了。”

    看着前面进场的那些选手,陈世豪说道:“老弟,场地内只有参赛选手才能进去的,我回头只能在外面给你加油助威了,对了,你要是实在太疲惫了。就申请换人……”

    按照大赛组委会的规定,在正赛的第一轮,是有一次换人机会的。

    不过一般而言,参赛选手都会让自己的助手比完第一轮,因为只有一次换人机会,换过之后就别想再换回来了。

    当第一轮比赛结束后,就将紧接着进行决赛,中间根本就没有休息的机会。所以一般除了到比赛尾声的时候,才会出现一些换人的情况发生。

    “豪哥。您就把心放肚子里吧……”

    秦风笑着摇了摇头,眼见已经走到了入口的地方,回头说道:“我答应了您的事情,就一定会办到,你让亨利也不必在现场等着了,直接回去休息吧!”

    可能是昨天的比赛的确消耗了不少精力。秦风此刻才见到亨利卫匆匆忙忙的进入到赌场里,正分开人群往自个儿这边挤呢。

    “好,我知道了,老弟,拜托你了!”陈世豪也看见了亨利卫。当下冲着秦风点了点头,转身向亨利卫摆了摆手。

    在比赛区域的外围,放置了好几排座椅,另外赌场还临时搭建了一个大的投影屏幕,对比赛有兴趣的游客们,都可以通过屏幕来观察比赛的进程。

    将秦风送入到比赛场地内之后,陈世豪就和亨利卫坐在了外围的椅子上,至于和秦风一起前来的刘子墨,则是接到了白振天的电话,并没有跟进赌场。

    “先生们,女士们,很高兴各位朋友能来参加赌王大赛的第一轮正赛……

    此次比赛赌的是梭哈,每张赌桌可以坐十个人,下面请各位选手上前抽取号牌,抽取到号牌的选手,请前往赌桌前落座……”

    在国外,尤其是在赌场里,那可真是时间就是金钱,一位头发花白的老绅士拿着个话筒站到一张临时搭建的台子上不疼不痒的说了几句之后,就宣布抽签开始。

    当然,这种抽签,是在已经确定好了种子选手的情况下进行的,而那些种子选手诸如秦风刚刚看到的西格蒙特,在刚一入场,就被赌场的工作人员带到了相应的赌桌前。

    “赌的是梭哈,还至于分成三个赌场进行吗?”听到那个主持人的话后,秦风往四周张望了一下。

    每年赌王大赛的正赛阶段,都是从梭哈和二十一点还有百家乐这三种赌法里任选一种,而梭哈是最上限是可以十人同时进行的。

    这样算下来,一千人只需要五十张赌台就足够了。

    “一个赌台十个人,只有一个人能够晋级,这种玩法也真够残酷的!”

    秦风微微摇了摇头,按照这种情况看,除却种子选手之外,其余的九人均是有点陪太子读书的味道。

    “亨利,你觉得秦风能抽到第几桌?”在场地的外围,陈世豪有些紧张的看着场内,对亨利卫说道。

    “不是种子选手的话,抽到哪一桌情况都差不多……”

    亨利卫的脸上露出了苦笑,说道:“丹尼,我也没想到赌王大赛的水平那么高,如果种子选手都是西格蒙特那种水平的人,我怕死连进入正赛都要凭借点运气了……”

    亨利卫以前跟着叶汉的时候,是被禁止来参加赌王大赛的,也从来没有到拉斯维加斯的现场观看过,所以精通赌术的他,心里其实对赌王大赛,并不是很瞧得上眼。

    但是参加的淘汰赛之后,亨利卫才清楚的知道,纸牌赌博在国外的兴盛程度。

    别说是职业赌徒了。就是那些老外游客们,玩的都似模似样的,甚至有二三十个运气不错的游客,还进入到了赌王大赛的正赛之中。

    现在的亨利卫,再也不敢小看这些老外们了,他今儿之所以来晚了。就是昨天夜里一直在看那些老外们的比赛录像,整整看了一夜。

    “亨利,你也不用妄自菲薄,拿出你的正常水平,我想争得一个赌王称号问题是不大的。”

    陈世豪给亨利卫加起油来,他对此次赌王大赛准备已久,对赌王称号是势在必得,容不得丝毫的闪失。

    “放心,我会全力以赴的。不过这也要秦风能进入前一百才行。”

    亨利卫也是在赌坛这圈子厮混了几十年的老人,很快就将自己的状态给调整了过来,这赌博如同武林高手过招,首先气势上就不能弱于他人的。

    “好,要的就是你这句话。”陈世豪点了点头,忽然说道:“到秦老弟抽签了,但愿能抽个好签啊……”

    陈世豪所说的好签,指的是有那么两个运气逆天的游客。也是以全胜战绩进入到正赛里的,他现在最希望的就是秦风抽中那两人所在的赌桌。

    在这个场地内的参赛选手。足有五百个人,不过在赌场有序的安排下,抽签进行的非常快,几分钟过后就轮到了秦风。

    “嗯,十四桌三号?”秦风从那个纸箱里抽出了一张小纸片,上面用英文写着四桌三号这么几个字样。

    “先生。请跟我来……”

    一个赌场侍应看了秦风抽取的纸片后,将他领入到了第一排的第十四张赌桌前,说道:“先生,三号座是您的座位,请您入座……”

    “好的。”

    秦风左右看了一眼。发现这张赌台前,已经坐了七个人,年龄大约都在三十岁左右,像他现在看上去只有二十四五岁样子的人,就秦风自个儿。

    坐在第一位上的是个高鼻梁戴眼镜的白人,斜眼看了看秦风之后,嘴里嘟囔道:“赌王大赛的门槛真是越来越低,什么人都能参加了……”

    说起来秦风现在这幅尊荣,真的是不怎么样,他为了化妆的和“吴哲”比较相像,还特意染了黄头发,看上去颇有点不伦不类。

    “妈的,回头老子把你裤子都给赢下来。”秦风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却装着不懂英文的样子,左右看了起来。

    “西格蒙特就在自己隔壁啊?还好,不用去碰这个数学天才。”

    秦风这一张望,发现赢了亨利卫的那个新西兰人,正是十三号赌台的种子选手,此时正拿了个眼镜布在那里擦拭着眼镜。

    秦风虽然不怕这个会计算纸牌概率的人,但想赢这样的人,还是比较困难的,只能等他精神松懈计算错误的时候,才有可能赢下来,那样估计会耗费很长的时间。

    “还好,没和西格蒙特坐在一起……”

    和秦风有同样想法的,还有坐在场地外围的陈世豪,开始当秦风往十三号赌台走去的时候,陈世豪着实被吓了一大跳,直到秦风在十四号赌台坐下后,陈世豪才松了口气。

    “丹尼,秦风还不如坐在十三号赌桌上呢。”在看清楚了秦风那一桌上已经坐下的几个人之后,亨利卫的声音突然变得苦涩了起来。

    “为什么?”

    陈世豪有些不解的看向了亨利卫,说道:“亨利,每桌只有一个出线名额啊,你能保证秦风稳赢西格蒙特?”

    “丹尼,我不敢保证秦风能赢西格蒙特。”

    看着坐在十四号赌桌第一个位置上的那人,亨利卫苦笑着说道:“但……但我敢保证,秦风在十四号桌想出线,要更加难,这……这算是个下下签啊!”

    “这是怎么回事?”陈世豪闻言大惊,连忙问道:“那个大鼻子老外是谁?他就是十四号桌的种子选手?”

    “没错,那人叫克里奥.沃什伯恩……”

    亨利卫脸上苦笑之色更甚,“他在五年前的时候,就曾经夺得过赌王称号,这人的赌法诡诈多变,在赌坛素有魔术手的称号……

    这几年沃什伯恩的状态有些下滑,但世界排名一直都在前十五左右。我……我没想到他竟然会以别人助手的身份,来参加这次比赛……”

    亨利卫虽然没来现场看过赌王大赛的比赛,但是作为赌业的从业者,他对每年公布的赌坛世界排名还是很关注的。

    而在四年前的时候,亨利卫陪同叶汉来拉斯维加斯的赌场赌钱,就曾经和沃什伯恩有过短暂的交手。

    亨利卫不得不承认。在诸如骰子、轮盘等别的赌法上,他不弱于沃什伯恩。

    但是赌牌,尤其是梭哈,他和沃什伯恩是在伯仲之间的,至于谁能赢,则是要看临场发挥和双方的运气了。

    眼下这个足以作为决赛种子选手的人,居然坐到了正赛淘汰赛的赌桌上,不能不让亨利卫心惊。

    “丹尼,恐怕沃什伯恩所代表的。就是面前的米高梅赌场。”

    亨利卫叹了口气,能让一个曾经的赌王来做另外一个人的助手,怕是也只有拉斯维加斯的三大赌场有这种底气和底蕴。

    “妈的,黑幕,一定有黑幕!”

    陈世豪的脸上露出了惊怒,他虽然知道秦风赌术不在亨利卫之下,也亲眼见识过秦风玩骰子和诈金花,但那都是用手在洗牌。人为因素占据的成分很大。

    不过现在是用发牌机发牌,洗牌的过程都是在机器里的。所以在陈世豪想来,秦风的那些手段完全就用不上了,恐怕再遇到沃什伯恩这样的高手,就要凶多吉少了。

    “妈的,一定是米高梅的人也想竞争澳岛赌牌,把你的号牌给分到这一组去的。”

    陈世豪嘴里骂骂咧咧了起来。他对此次赌王大赛报以了很高的希望,在得知了沃什伯恩的排名后,这会却是有点失态了。

    其实陈世豪还真是冤枉了赌场,所有的抽签都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的,要怪只能怪秦风手气不好。就抽中了沃什伯恩所在的这个赌桌。

    “丹尼,你也别急。”亨利卫想了一下,说道:“如果秦风形势不好,我会提前换他的!”

    亨利卫虽然知道秦风的赌术高过自己,但那都是些技术性的,诸如偷牌换牌听骰子,而这些手段,在此次比赛里基本上是用不到的。

    所以亨利卫也不是很看好秦风能赢,毕竟这种长时间拉锯性质的比赛里,经验和耐心往往是最重要的。

    “亨利,你有把握赢那个沃什伯恩?”

    陈世豪闻言愣了一下,在昨儿见到亨利卫的比赛之后,他对自己这位老朋友的信心,也有那么一点儿不足了。

    “丹尼,我要是连赢沃什伯恩的信心都没有,怎么去参加下面的决赛啊。”陈世豪的话让亨利卫苦笑不已,看来自己昨天的表现真的很令人失望。

    不过对于接下来的比赛,亨利卫还是很有信心的,他和葡京赌场的技术总监乔治水平相当,而乔治在去年的世界排名,是第六位。

    所以只要不碰到那个会计算概率的新西兰数学天才,面对与自己水平差不多的沃什伯恩,亨利还是有几分把握能赢下他的。

    “那就好,不过亨利,这趟怕是要辛苦你了。”

    听到亨利的话后,陈世豪长长的舒了口气,同时在心里责怪起了自己,之前不应该见了秦风的赌术之后,就给他开出了那么高的价码。

    “各位先生,赌局马上就要就开始了。”

    就在陈世豪忐忑不安的时候,五百个参赛选手都已经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整个赌场的一楼也变得安静了下来,只有司仪的声音在回荡着。

    “请大家再检查一下自己身上的物品,手表以及各种电子设备,请主动交给我们的工作人员,如果一经查出,将会被取消参赛资格……”

    为了防止作弊,主办方规定,所有的参赛选手,都不能戴有手表或者手机这些物品进行比赛,因为这会影响到比赛的公平性。

    要知道,现在的电子设备更新很快,在去年的时候,就曾经有选手在耳朵皮层下面植入过微型耳机。

    如果不是调频的时候出现了问题,耳机突然爆发出来的高音,使得那个选手当场大叫了出来,主办方还真的没法发现这种设备。

    在场内司仪声音响起的时候,坐在秦风左手侧相隔一个座位处的沃什伯恩忽然笑了起来,一脸嘲讽的对秦风说道:“喂,菜鸟,把你手上的手表摘下来吧,我们都知道那是劳力士……”

    “嗯?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麻烦你再说一遍……”

    秦风这会刚好把头转向了沃什伯恩,但是他不确定这个老外是在对自己说话,而秦风的手上,还真是戴了一块陈世豪送给他的劳力士金表。

    “菜鸟,比赛不能戴手表,这一点你不知道吗?”

    沃什伯恩有些不耐烦了,被赌场方面安排参加正赛的淘汰赛而不是决赛,他原本心里就憋着一股子火气,哪里会给秦风好脸色看?

    “哎呦,我忘了给秦风说了,比赛不能戴手表的。”

    在场外的陈世豪听到场内司仪的声音后,屁股忽然着了火一般的跳了起来,如果秦风因为这个原因被取消了参赛资格,那他可真能哭死掉了。

    ps:  烧退了,头还有点沉,今天五千字,明儿争取再多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