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一十八章 数学天才

第五百一十八章 数学天才

    “亨利前几天参加预选赛耗费了一些心神,今儿表现一般。”

    听到秦风提起亨利,陈世豪脸上现出一丝苦笑来,如果不是亨利今天表现的有些不如人意,他怎么可能将近半夜一点跑来找秦风的?

    “哦?怎么回事?”

    秦风有些疑惑的问道:“以亨利的赌术,不敢说稳拿世界赌王称号,但在这拉斯维加斯比他手段高明的人,也是屈指可数吧?”

    秦风和亨利对赌过,自然知道亨利的赌术如何,他可是当年的千门传人叶汉的亲传弟子,在秦风看来,应付这种比赛应该是毫无问题的。

    “估计只要是消息灵通的人士,都知道澳岛将要发生的事情了。”

    陈世豪脸上苦涩之意更甚,摇了摇头,说道:“这次预选赛就出了很多高手,亨利最后一天杀出重围赢的很辛苦,确实影响到今天的状态了……”

    作为每年在全球创造利润之巨,可以堪比色情业和毒品行业的赌博业,自然每时每刻都有人挤破头想进入这个圈子,而由此衍生出来的职业赌徒也是越来越多。

    今年来参加赌王大赛的人,除了一些豪富巨贾还有那些凑热闹的游客之外,还出现了不少赌术高明的新面孔,让预选赛就掀起一阵波澜。

    其中有一个叫做西格蒙特的新西兰男人,居然在预选赛上的梭哈中连战连胜,最后以不败战绩闯入到了正赛之中。

    亨利与他有过一场比赛,竟然也败在了他的手下,如果不是以累积战绩决定是否能参加正赛的话,亨利怕是在预选赛中就给淘汰掉了。

    “哦?那个叫西格蒙特的人这么厉害?这人是什么来头……”听到陈世豪的话后,秦风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不信的表情来。

    赌术起源于中国,发扬于千门,所以在秦风心里。老外们所会的都是些微枝末节,他根本就看不上眼的。

    看到秦风脸上的表情,陈世豪苦笑了一声,说道:“秦老弟,你还别不信,这个人,在一年之前还不会赌呢……”

    “一年前还不会赌。现在就能赢亨利?”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豪哥,我现在听不到您说的话,都是用唇语来解读的,难道是我看错了您的唇语吗?”

    想要学会赌术,首先就要会赌。但世上的赌徒数以亿万,又有几个人敢说自己会赌呢?

    别的不说,就是赌的门道,都五花八门包罗万象,想要搞清楚这些,恐怕没个一年半载的功夫都办不到。

    就是秦风,也是跟着载昰苦练了三年。尔后又得到玉佩中关于外八门的传承,这才将赌术融会贯通,能称得上是会赌之人。

    而那个叫做西格蒙特的新西兰人,一年前连赌博都不会,一年后就能在正规比赛上赢了亨利,那只有一个解释,这人是个天才,比秦风还要厉害的超级天才!

    “秦老弟。你没看错,那个人一年前的确连赌场都没进过……”

    别说秦风不理解了,就是陈世豪也想不通此次赌王大赛为何会出现这么一个怪胎,正想给秦风解释的时候,外面的门铃却是想了起来。

    “豪哥您等下再说啊,我也想听听是怎么回事?”在一旁也是满脸不可置信的刘子墨,起身去开门的时候。还不忘回头交代了陈世豪一句。

    “这酒店的牛扒煎的挺香啊……”

    给了送餐的侍应五十元小费,刘子墨一手端着盘子,一手拎着个冰桶走进了房间,在冰桶里放着一瓶红酒。旁边还有一个开瓶器和三个红酒杯。

    “香也没你的份……”

    看到刘子墨已经准备用嘴去舔饭粒了,秦风连忙一把抢过牛扒饭,没好气的说道:“你小子屁事不干,就知道泡妞打架,还是一吃货,从小我鼓捣点好东西都没你吃掉了……”

    秦风小时候带着妹妹流浪,手里根本就没钱,每天都需要为了吃饭而头疼。

    不过穷人有穷人的办法,在八十年代那会,野河遍地都是,也没有所谓的鱼塘承包。

    所以像是鱼虾王八、螃蟹黄鳝,甚至连青蛙泥鳅,都成了秦风兄妹俩饭桌上常见的食物,那会的刘子墨,可没少在秦风那破屋里蹭饭吃。

    “哎,哥们我也没亏着你不是?”

    刘子墨抱冤似的嚷嚷道:“你家里的好米好面,不都是我拿去的?还有那年过年你忘了吗,我偷了家里一条猪后腿,你们整整吃了半个月呢……”

    “得,我欠你的……”

    秦风不想在外人提起当年的往事,连忙举手表示投降,其实他也就是调侃一下刘子墨而已的,论起当年的情谊,绝对是刘子墨帮他兄妹俩的多。

    不光是米面,那会秦风和妹妹所用的被子什么的,都是刘子墨从家里拿出来的,至于偷猪后腿的事情,还让刘子墨挨了一顿很结实的狠揍。

    “豪哥,不好意思,打岔了……”

    秦风抱歉的看向了陈世豪,伸手将那瓶红酒打开后,给桌上的三个杯子都倒上了一些,说道:“您接着说那个新西兰人的事情,这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什么绝活?”

    因为从小吃过那么多的苦,所以在秦风的印象里,这世上万事,绝对没有一撮而就的捷径可走。

    旁人看秦风精通各种奇门绝技,但又有谁知道,秦风在监狱的那三四年里,几乎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其他时间都在接受着师父的教导。

    如果不是从小就能吃苦,再加上载昰所传的心法可以让秦风快速恢复精力,恐怕秦风早就撑不住了,也没有今时今日的成就。

    “秦老弟,这人是个异数,他只会和扑克相关的赌博,而且只赌百家乐、梭哈和二十一点这三种牌……”

    伸手拿起面前的红酒杯,陈世豪喝了一口之后,接着说道:“这个人赌的非常精明,要牌的时候很坚决。而弃牌的时候,也是毫不犹豫,一场赌局下来,他几乎只输底注,而赢的筹码却是桌子上最多的……”

    “这个人会读牌?”

    秦风闻言皱起了眉头,自语说道:“像这种比赛,应该不是荷官用手来洗牌吧?他不太可能看见洗牌的过程的?”

    陈世豪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这次赌王大赛用的是最先进的发牌机,没有任何认为洗牌的行为……”

    在之前科技不是那么进步的时候,赌场内的洗牌和摇骰子这些事情,几乎都是由荷官来完成的,就是九十年代的初期和中期。很多赌王依然延续着这个方式。

    这也是一个好的荷官,会受到众多赌场追捧的原因,当年叶汉身故,亨利等人只要点头,世界上任何一家赌场,都会对他们敞开大门的。

    不过在最近一两年的时间里,很多赌场为了减少人为因素的影响。开始加入了一些带有科技含量的赌博工具。

    就像是前面所说的发牌机,一副发牌机里可以放置三到五副拿掉了大小鬼的扑克牌,并且是自动洗牌和发牌,任何人都无法再通过洗牌来观察到扑克的位置。

    另外还有像是摇骰子的机器,以前的摇盅是掌握在荷官手中的,而且摇盅是不透明的,在荷官摇完之后落定,才接受赌徒们的下注。

    但是现在使用了机器摇盅之后。规矩也改变了。

    不仅摇盅变成了透明的,而且还是在赌客们买完了大小,才开始摇骰子,输赢根本就不需要开摇盅,摇完之后所有人都能一目了然的看清楚。

    这些改变,都是赌场为了防止职业赌徒而做出来的。

    当然,十赌九骗。再高明的技术和先进的机器,都脱离不了人为的因素,那些看起来貌似做不得假的赌具,谁有知道赌场就不能操纵它们呢?

    “那这个人是凭什么只赢不输的呢?”秦风紧锁着眉头。连面前的香喷喷的牛扒饭都吃不下去了。

    看着刘子墨偷偷切了块牛扒放到自己口中之后,秦风眼睛忽然一亮,说道:“概率,这人应该是使用的概率分析,他的确是个天才,不过是数学上的天才!”

    “嗯?秦风,你……你说他是个数学上的天才?”

    听到秦风的话后,陈世豪愣了一下,放下了手中的红酒杯,说道:“这个人的确是个新西兰的数学老师,不过好像并不是很有名气,称不上是什么天才……”

    陈世豪虽然在欧美这些国家排不上号,但总归也是盘踞一方的大鳄,在那个叫做西格蒙特的新西兰人崭露头角之后,他很快就打听清楚了这人的来历。

    西格蒙特出身于新西兰的一个数学世家,他的父母都是英格兰伦敦大学的数学教授,从小的时候,西格蒙特就表现出了对数字的敏感。

    不过西格蒙特似乎没有达到父母在数学上的成就,他大学毕业之后,出人意料的没有选择留在伦敦大学任教,而是回到了新西兰,在一个中学里当了数学老师。

    从简历上看,西格蒙特的履历非常的简单,似乎完全和赌博没有任何的交集,因为就在一年多以前,他还只是个数学老师。

    秦风摇了摇头,缓缓的说道:“从来没有接受过赌术,在摈除了人为的因素之后,他还能只赢不输,那必定是从概率分析上做出的判断,豪哥,不会错的。”

    秦风知道,在所有的赌术中,载昰最弱的一项,就是赌扑克,因为扑克牌虽然起源于中国的南宋时期,被称之为纸牌。

    但那时的纸牌并不完善,只有一二十张牌,扑克真正的兴起并被人们所接受,还是在传到欧洲之后才开始的。

    法国在一九三二年的时候,将扑克发展成了五十四张,并且制定了相关玩法,而到了近代,扑克牌反而成为了舶来品进入到了中国。

    所以对于扑克,在国外的流行程度要远远胜于早年的中国,鉴于此,载昰也是花费了很大一番功夫,恶补了扑克的相关玩法。

    当年载昰就对秦风说过,扑克是一种概率游戏,真正的天才,根本就不需要记牌,就可以从概率上大致分析出牌面,这也是秦风推论出那人身份的依据。(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ps:白天要打四个小时的针,打完之后晕乎乎的还得睡觉,只能尽量晚上写一点,不敢再熬夜了,大家多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