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一十六章 菊次郎

第五百一十六章 菊次郎

    “社长,这个……”!

    听到山本之健提到了菊次郎的名字,丸山村几个人顿时哑口无言了,脸上隐隐还现出一丝惊惧的表情。

    菊次郎在日本,绝对称得上是一个传奇式的人物,他在十五岁的时候,曾经加入过黑龙会,由于其天赋绝佳,是被作为黑龙会中的种子来培养的。

    在菊次郎十八岁时,他跟随侵华日军来到了中国。

    菊次郎所练的,是忍者中的杀道,要以杀戮来锻炼自己的剑道和恒心毅力,在中国整整呆了五年的时间,菊次郎的双手沾满中国人的鲜

    而且在这期间,菊次郎大肆搜刮中国各个门派的武林秘笈,与其所练的剑道相结合,从而走出了自己的一条道路。

    当日本战败后,一直都隐身在暗中声名不显的菊次郎,并没有受到什么制裁,而是跟随战败的士兵回到了日本。

    而在那个时候,原本显赫一时的黑龙会,也已经被解散掉了,于是菊次郎就开了一家剑道馆,准备授徒传艺。

    这踢馆的事情,可不是只有国内存在的。

    在日本,踢馆同样非常盛行,几乎每个新开的武馆,都会遭受到同行倾轧,菊次郎的剑道馆自然也不例外。

    只是那些前来踢馆的人,很快就发现自己似乎找错了目标。

    在挑战菊次郎的时候,即使用的是木剑,那些踢馆的高手,也也有三人被当场打死,其余五人,尽数都被打成了残废。

    这让日本的武术界,一下子就认识了年轻的菊次郎,不过那时的菊次郎,是以心狠手辣而著称。

    说好听了,日本是个崇尚强者的民族·往难听里说,就是欺软怕硬,和日本人讲仁义道德是行不通的,只有用拳头把他们打怕了·日本人才会真正尊重你。

    这一点已经深入到日本这个民族的骨子里去了,他们不光对外政策是如此,就是对内也是这么做的。

    所以在接连打死了好几个挑战者之后,菊次郎的剑道馆,在东京有了不小的名声,有不少年轻人慕名而来,拜菊次郎为师。

    当然·日本的一些老牌家族,是不想看到有这种新兴势力崛起的,于是联合了当时日本的三大武道家族·派出了一些真正的高手,前去挑战菊次郎。

    但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年龄不过二十多岁的菊次郎,在剑道和忍术上的修为,已经达到了非常高的境界,那时的菊次郎,就能做到剑挡子弹。

    在和三大家族的较量中,菊次郎丝毫都不落下风。

    菊次郎接连战胜了五位剑道和一刀流的高手,虽然没有死人·但其中四人都被他打断了肩胛,造成了终生残疾。

    其中有一个人,甚至是当时日本非常有名的一位剑道高手·甚至有传言他已经进入剑道宗师的境界。

    但就是这样的一位高手,也铩羽在了菊次郎的剑下,菊次郎一人一剑·打的三大武道家族集体失声,在人前绝口不提菊次郎的剑道馆了。

    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当这个消息传出去之后,整个日本的武道界为之震动,菊次郎本人也声名大噪,被誉为了日本战后的一道剑道宗师。

    与此同时,菊次郎黑龙会的出身以及他在中国做下的一些事情·也被人发掘了出来,于是那些还残留军国主义思想的年轻人·都将其视为了偶像。

    到了本世纪的中叶,菊次郎的剑道馆,已经成了日本年轻人学武必去的地方,短短的几年时间,他就在东京闯下了偌大的名头。

    如果就照此发展下去,菊次郎还真的很可能就作为一个武道中人,过完自己的这一生,不过在菊次郎的剑道馆创办了十年之后,一个人找上门来。

    这个人叫做山本太一,曾经是菊次郎在黑龙会中的教官,也是黑龙会最后一任的会长,自从黑龙会解散之后,山本太一就失去了影踪,谁都不知道这些年他做了些什么。

    在见到菊次郎之后,山本太一告诉他,自己在这十年的时间里,以黑龙会的班底,创建了一个组织,名字就叫做山口组。

    山本太一请求菊次郎加入到山口组中,作为山口组的总教官·曾经受过山本太一大恩的菊次郎,最终答应了他的请求。

    可以说,菊次郎是山口组自创办以来就在了的元老。

    这半个世纪以来,菊次郎不光为山口组培养出了成千上万的弟子,而且还身先士卒,在各个战场拼杀,为山口组的发展壮大,立下了汗马功劳。

    虽然现在菊次郎由于年龄大了,早已退居在了富士山一处风景优美的农家小院里。

    不过菊次郎在所有山口组弟子的心目中,都是精神领袖一般的人物,拥有着无与伦比的巨大威望,甚至连他隐居的地方,都是山口组弟子心中的圣地。

    所以当山本之健提到菊次郎的名字之后,丸山村几个人,均是脸色现出了惧色,因为只有他们这些山口组中的核心领导,才知道那个老人是如何的可怕。

    就算山本之健是山口组创建人山本太一的儿子,在面对菊次郎的时候,也没有丝毫的底气,因为这个人,连他的父亲都无法左右。

    “社长,我们就是听到中川玉碎,这才和黑手党组织全面开战的。”

    丸山村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山本之健,开口说道:“虽然我们在美国各个城市损失重大,但是杀害中川的阿利桑德罗,也已经死掉了,这···…这能否算是个交!代!

    山本之健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个交代,但愿菊次郎这些年修心养性,能接受他儿子玉碎这个现实······”

    作为山本太一的儿子,山本之健对菊次郎的了解,还要超过面前的这几个人。

    山本之健知道,菊次郎是以杀入道,年逾七十的时候,为了帮他儿子中川扫平障碍,还曾经在越南的一家赌场里·连杀了三十多个人,杀性丝毫不减当年。

    “社长,您看这件事,要怎么处理?”

    丸山村是在七十年代加入到山口组的·现在也六十多岁了,算是组织中的老人,不过让他去面见丸山村,他心里依然没底,生怕对方迁怒于他。

    “这件事我也有过错,当初就不应该让中川去美国的。”

    山本之健叹了口气,说道:“这样吧·你们几个人跟我走一趟,把事情给菊次郎说清楚,否则我把会再生出什么事端来······”

    菊次郎一生未娶·不过在七十年代菊次郎年逾六旬的时候,生过一次重病,不知道怎么着就和当时看护他的一个小护士好上了,居然生下了个儿子。

    老来得子,纵然是心性坚硬如铁的菊次郎,也大喜过望,从小就对这个儿子宠溺有加,要不然中川也不可能在三十多岁的时候,就成为山口组中的重要人物。

    所以在听到中川死亡的消息后·山本之健的心一直都在悬着。

    他不知道菊次郎那个老疯子听到这件事后,会有什么过激的反应,丸山村等人不敢去见菊次郎·山本之健何尝又不是如此?

    “是,社长,菊次郎大人·一定会宽宏大量的。”

    听到山本之健会陪同他们前往,丸山村等人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喜色,别管怎么说,菊次郎也会给社长大人一点面子,对他们的责罚想必不会太重了。

    “走吧,这件事瞒不了多少时间的。”山本之健摆了摆手,拿起手边的电话安排了一下车子·几人鱼贯出了房间。

    富士山是日本第一高峰,横跨静冈县和山梨县的休眠火山·山峰高耸入云,山巅白雪皑皑。它被日本人民誉为“圣岳”,是日本民族的象征。

    作为日本的象征之一,富士山在全球享有盛誉。

    它也经常被称作“芙蓉峰”或“富岳”以及“不二的高岭”,自古以来,这座山的名字就经常在日本的传统诗歌“和歌”中出现。

    富士名称源于虾夷语,现意为“永生”,原发音来自日本少数民族阿伊努族的语言,意思是“火之山”,山体呈优美的圆锥形,闻名于世,是日本的神圣象征。

    两个小时过后,一辆本田商务车驶过了富士山的南麓。

    这里是一片辽阔的高原地带,绿草如茵,山坡上放满了牛羊,很多游客都在山麓下面和牛羊牧人照着相。

    从这里可以最清楚的看到高耸入云终年白雪皑皑的富士山,在天气良好日出的时候,从这里看到的富士山顶,会散发出钻石一般的光芒,是远处对富士山最好的观光所在。

    穿过那片牧场,到了海拔大约一千八百米左右的地方,一处人工开辟出来的小路两边,被拉上了高高的铁丝网,这是防止放牧的牛羊闯入到私人领地之中。

    车子又往里开了大约三分多钟,一个传统的日本老式木建筑,呈现在了山本之健等人的面前。

    司机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把车子停在最中间的那个木屋后,下车拉开了后排的车门,将山本之健等人请了下来。

    这个庄园占地面积颇大,而且是富士山南麓最好的观景所在,不管什么天气,都能最直观和清楚的看到那代表着日本人象征的富士山脉。

    整个庄园里,都种满了樱花,富士山的樱花要比别处晚开花一两个月,此时正值花开的季节,樱花的香气扑鼻而来,让人闻之欲醉。

    在被木屋拱卫着的地方,还有富士山的天然温泉,距离很远就看到那蒸腾的雾气,将半边庄园都环绕在雾气之中,宛若人间仙境一般。

    不过山本之健等人,对眼前美丽的景色却是视若无睹,因为那个在木屋里垂垂老矣的老人,给他们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丸山君,等会你们不要说不该说的话。”

    山本之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口,脸上虽然役镇定,但心里也有些忐忑不安,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真的不愿意见那个从小就对其畏之如虎的菊次郎。

    “哈伊·全凭社长吩咐。”丸山村等人重重的低下头去,小步跟在了山本之健的身后,脚步轻的生怕发出任何一点声响。

    “樱花啊

    樱花啊

    阳春三月晴空下

    一望无际樱花哟

    花如云海似彩霞

    芬芳无比美如画

    快来吧

    快来吧

    快来看樱花……”

    刚刚走进木屋的回廊,一阵樱花歌调的旋律就传到了几人的耳朵里·不过此时这首描写着春天美景的日本传统民谣,却像是带着一股子杀机。

    山本之健等人对视了一眼,心中均是起了一种不妙-的感觉,又往前走了二十多米,来到了传出樱花旋律的木屋之前。

    “嗯,有血腥的味道?”

    大门是敞开的,刚一走到门前·山本之健的眉头就紧皱了起来,因为那股扑鼻而来的血腥味,即使是盛开的樱花香味都无法遮挡得住。!

    “菊次郎大人山本之健来看望您老人家了······”

    在大门的里面有一个屏风,山本之健无法看到里面的情形,只能在门外大声求见,就在他话声出口的时候,那个樱花的旋律,似乎停顿了一下。

    “八嘎!”一声暴喝传出,紧接着一声女人的惊呼响了起来。

    但就像是被捏住了脖子的鸭子一般,女人的惊呼只响了一声,就戛然而止而且连着樱花的旋律也停下了。

    “菊次郎大人,发生了什么事?”

    山本之健虽然低垂着头,但是他看到在那扇屏风的底部,分明有一缕鲜血顺着木板流淌了出来。

    “之健君,你怎么想起来看我这老头子的?”

    刚才喊出混蛋的那个声音响了起来“进来吧,你们四个人都来了,想必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都进来再说吧······”

    “哈伊!”

    山本之健答应了一声,脱下了脚上的鞋子,穿着一双雪白的袜子踩到了木板上,丸山村等人也和他一般都将鞋子脱在了外面。

    “菊次郎大人,她们又惹您生气了?”

    转入到房间屏风的后面山本之健的呼吸猛地一紧,因为在他的面前,赫然有两具无头的尸体,倒在了地上。

    倒在地上的两个尸体都是女人,一个手里拿着个敲打锤,她尸体边的血迹已经凝结了,显然死了有一会。

    另外一个尸体的怀里,则是抱着个有点像是二胡的日本传统乐器三味线,脖子处还往外“咕咚咕咚”的冒着鲜血,刚才那美妙-的旋律,应该就是出自这个女人。

    在两具尸体的旁边,还滚落着两个面目姣好的脑袋,不过在那两个脸上,却是充满了惊恐,而且双眼还紧闭着。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死不瞑目,而杀人的最高境界,就是让死去的人闭上眼睛。”

    坐在满地血污屋子正中的那个老人,没有丝毫的不适,让此时正在擦拭着那把还没有入鞘亮如银光的宝剑,雪白的手绢上,却是看不到丝毫的血迹。

    用一种近乎虔诚的态度擦拭完剑身后,老人抬起头,用那看似浑浊的双眼,在山本之健几人身上扫了一眼,看得几人忍不住同时打了个寒颤。

    菊次郎的面孔十分的红润,从面色上看,最多不过五十多岁,但要是仔细看他的眼睛,就能从中读出一些历经时光后的沧桑。

    “让你们见到这些,倒是有些不礼貌了。”菊次郎将那把剑插入到了身前的剑鞘里,拍了拍手掌,从后屋出来了几个年轻人。

    “社长大人。”

    那几人似乎对面前的情形已经司空见惯了,对着山本之健行了个礼之后,就将两具女人的尸首给抬了出去。

    虽然马上有人用水清洗了地板,并且在屋中喷洒了香水,不过那股子血腥的味道却是无法消除,山本之健等人的脸色都有些苍白。

    “我这几天有些烦躁,非常的烦躁,倒是让你们看笑话了。”菊次郎说话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但山本之健几个人均是竖起了耳朵,生怕漏掉一个字。

    “这些可都是日本最好的艺妓啊。”听到菊次郎的话后,山本之健在心中苦笑了起来。

    在日本,艺伎并非妓女艺伎是一种在日本从事表演艺术的女性,除为客人服侍餐饮外,很大一部分是在宴席上以舞蹈、乐曲、乐器等表演助兴。

    通常与她们交易的,都是上层社会有钱有势的男人在谈论生意的时候,男人们喜欢请一位艺伎相伴,为他们斟酒上菜,调节气氛。

    而培养一位出色的艺妓,所要花费的费用极其高昂,学习的内容繁多,过程十分艰苦。

    艺妓的训练课程中包括文化、礼仪、语言、装饰、诗书、琴瑟,直到鞠躬、斟酒等,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有严格的要求。

    菊次郎喜欢日本的传统文化在他的庄园里,时时都有着一个艺妓团队在为他表演歌舞。

    不过让山本之健无奈的是,在几年的功夫,他已经为菊次郎换了三拨艺妓了,死在菊次郎手下的艺妓,已经超过了二十个人。

    这让山本之健都快有些承受不了了,因为他所找的都是最出色的艺妓,有些甚至在社会上还有一定的影响力,但菊次郎杀起来仍然是毫不手软。

    “说吧发生了什么事情?”

    菊次郎半眯着眼睛跪坐在榻榻米上,他的身材并不高,甚至有些佝偻而且刚才凛人的杀气,也尽数收敛了起来,看上去比之前像是老了二十岁一般。

    “菊次郎大人有一个不幸的消息,需要告诉您。”

    同样跪坐在菊次郎对面三米开外山本之健,重重的将身体俯了下去,充满悲痛的说道:“中川在日本为了组织的荣誉和利益,玉碎了!”

    “什么?!!!”

    山本之健话声刚落,猛然就发觉四周的空气,像是突然下降了十多度一般如果不是有阳光照在了前面的地板上,山本之健几乎以为自己回到了寒冬腊月。

    这股寒气刺激着山本之健的皮肤使得他根本就不敢抬起头,整个身体都发起抖来。

    山本之健不知道这个老人会不会在盛怒之下,就像是砍掉那些艺妓的脑袋一般,将自己的头颅也给砍下来?

    不仅是山本之健,丸山村几人,此刻也被那股寒彻心扉的杀机给震慑住了。

    他们将额头紧贴着.面,不敢发出任何的声响,唯恐一丝些微的动作,引来菊次郎那锋利的剑刃。

    要知道,别看他们都是山口组最重要的领导核心,但死在这个地方,没有一个人会说什么,就连刚才像他们鞠躬的那几个山口组成员,都不会感到奇怪。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谁来告诉我?中川为什么会去美国?”

    菊次郎那原本有些含糊不清的嗓音,此刻突然变得尖锐了起来,屋中的温度彷佛又降低了许多,那股寒意让山本之健几人身上的鸡皮疙瘩尽数炸了起来。

    “八嘎,良心都大大的坏…···”

    见到身后的丸山村几人都默不作声,山本之健只能出言解释了起来,“菊次郎大人,是这样的,中川原本是去美国旅游的······”

    面对着菊次郎,山本之健不敢有任何的隐瞒,把他所掌握到的情况原原本本的都说了出来,并且将中川想执掌美国山口组的事情也说了出来。

    山本之健最后说道:“中川的遗体,我们已经让人运回来了,明天就能回到国内,还希望菊次郎大人您节哀······”

    菊次郎说话的时候也是提心吊胆,因为他在报告中得知,中川的尸体被炸弹炸的千疮百孔,连脑袋都被弹片削去了一半,甚至都无法修补。

    山本之健也不知道,在菊次郎见到中川那像是破麻袋一般的身体后,会不会直接就在中川的丧礼上发狂?

    当山本之健的话说完之后,木屋陷入到死一般的沉寂之中,山本之健甚至可以听到几米之外那个老人急促的呼吸声。

    “最好是听到这个消息就猝死掉吧?”不知道为何,山本之健脑海中忽然冒出这么一个念头来。

    “死了,死了,死的好啊……”

    过了足足有五六分钟之后,木屋里的沉寂忽然被菊次郎给打破了,那声音平静的令人感觉到可怕,山本之健等人的身体颤抖的也愈发厉害了。

    “早就该死了,可是····…他为什么不死在我的手上呢?”菊次郎的话听得几人一惊,这老头莫非受到的刺激太大,现在已经神志不清了吗?

    “丸山君,听说你对中川最好,他有什么事情,你都是有求必应吗?”菊次郎的话题忽然转到了丸山村的身上。

    “是的,菊次郎大人,中川是个很棒的小伙子,我恨不得能代他去死……”

    听到菊次郎的话后,丸山村心中一喜,正如菊次郎所说的那样,丸山村平时对中川极好,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中川才是山口组的副社长呢。

    “你想代他去死?”菊次郎的话声有些飘忽,“那好,我就满足你这个愿望!”

    菊次郎的话声未落,随着一声宝剑出鞘的轻吟,一股剑气突然冲天而起,跪坐在最前面的山本之健只感觉后背一凉,一股粘稠的物质喷洒到了他的背上。

    “咯……咯咯……”

    山本之健从额头贴着地面的缝隙中,发现了一个脑袋滚落在了自己的面前,吓得的他喉咙中发出了毫无意义的咯咯声。

    “哈哈,哈哈哈……”

    就在山本之健等人吓得魂不附体的当口,菊次郎的大笑声传进了他们的耳朵里,不过从这笑声里,几人听不到任何的悲痛,反而有一种欢喜的感觉。

    “死的好,死得好的,哈哈哈……”

    菊次郎的声音响彻整个木屋,“剑气,我刚才居然发出了剑气?果然是要绝了七情六欲,剑道才能达到大成,该死,早就该死了,哈哈哈……”

    菊次郎的话听得山本之健等人莫名其妙-,他们根本就不懂菊次郎口中的剑气是什么意思,但却是能感觉到,屋中的寒意似乎消失不见了。

    “你们抬起头吧!”

    菊次郎开口说道:“在黄泉路上很寂寞,丸山村既然最喜爱中川,我就送他去陪伴中川了,没有你们什么事了·`····”

    “哈伊,想必丸山君会感谢菊次郎大人的。”

    听到菊次郎的话后,山本之健几个人紧绷的身体猛的一松,当这股松弛感传入到他们脑中之后,几人差点没瘫软到地上。

    看着丸山村那还往外冒着血的无头尸体,山本之健等人却是感觉那血腥味十分的好闻,他们已经察觉到,在斩杀了丸山村之后,菊次郎的怒火似乎已经被消弭掉了。

    “中国的杀道,果然博大精深,我悟了一辈子,到现在才算悟出来……”

    早先暴怒的菊次郎,现在已经完全平静了下来,而且山本之健等人还发现,菊次郎眼中常见的那股子戾气,居然也消失不见了。

    山本之健观察到,在菊次郎的眉宇间,似乎还透露着一股子得意,于是大着胆子问道:“菊次郎大人,您……您所说的剑气,究竟是什么啊?”

    “剑气,就是以意御剑,这是中国传说中的境界······”

    菊次郎此时果然心情甚好,说着话的时候,右手一晃,一道亮光从几人面前闪过,整个木屋突然晃了一下,四五米外的一根支撑木柱,轰然从中间断裂开来。

    “这……这……”

    菊次郎突然的举动,吓得山本之健几人差点又趴在地上,而那一剑所造成的威势也让几人看傻了眼,甚至连拍马屁的举动都忘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