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零九章 轩然大波(上)

第五百零九章 轩然大波(上)

    “你……你是中国人?”!

    虽然听不懂秦风在说什么,但阿利桑德罗还是听得出来对方的语言属于哪个国家的,所以听到秦风的话语后,阿利桑德罗那满是血污的脸上,露出了震惊之极的表情。

    阿利桑德罗怎么都没想到,算计了自己大半天的这个人,竟然是和黑手党与山口组都没有任何关系的中国人。

    “我明白了,你是白的人,你是洪门的人······”

    阿利桑德罗虽然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不过脑子还是好用的,当下叹了口气,说道:“中国人果然最精通袭杀,我当年的教官,就有一个是中国人……”

    早年的西伯利亚训练营,是依附于俄罗斯特种作战军队训练营的下属组织,只是在一些国外大鳄参与进去之后,就脱离了俄罗斯军队,成为了一个纯粹的训练组织。

    在这个组织内,囊括了世界上所有国家的精英人士,当然,这些精英和金融IT行业是不沾边的,他们所精通的,都是杀人技巧。

    当时训练营种负责隐匿和袭杀的人,就是一个来自中国的老头。

    中国教官曾经带着训练营中的三十多个学员,进入到一个正在战乱中的非洲国家,成功刺杀了当时那个国家最大的一个军阀。

    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教官显示出了各种匪夷所思的隐匿和杀人技能,阿利桑德罗现在所会的,几乎都是那个时候从中国教官身上学到的。

    所以虽然那老头已经六十多岁了,但是在毕业典礼前的教官考核中,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去挑战那个中国老头,可见其威名之甚。

    “阿利桑德罗,来吧,像个战士一样死去!”

    秦风虽然因为耳朵的原因,听不到阿利桑德罗在说什么·但是树林外已经传来了脚步声,他不想再拖下去了,抬脚往前走去。

    “该死……”

    看到自己的策略没有成功,阿利桑德罗眼中露出一丝阴狠′后背重重的在大树上一靠,单脚用力在地上支撑了一下,庞大的身躯向秦风扑了过去。

    常年游走在死亡边缘,阿利桑德罗生命的顽强,要远超常人的想象,即使在油尽灯枯的情况下,他仍然可以爆发出致命一击。

    在阿利桑德罗身体的最前方·是他的右手。

    为了不打草惊蛇,阿利桑德罗将那把通体黝黑的匕首,藏在了自己的掌心之中·他期待着这把不知道杀死了多少敌人的利刃,能刺进秦风的胸膛。

    “来的好!”

    见到阿利桑德罗向自己扑了过来,秦风看似反应迟钝的只是微微侧了下身体,就将阿利桑德罗的右手避让了过去。

    如果换在平时,阿利桑德罗肯定还有后招,只是现在他的右脚已断,落地之后连身体都站不稳,这一扑没中之后,阿利桑德罗顿时心中一凉。

    没等对方再有动作·秦风的双手忽然环住了阿利桑德罗的右臂,做出了一个绞动的举动,而随着秦风的这个动作·阿利桑德罗口中发出了一声惨叫。

    “我……我的手……”

    阿利桑德罗清楚的感觉到,就在秦风避过身体的时候,他的右臂一凉·竟然齐着肘部的根部,掉落在了地上。

    “你可以去见撒旦了···…”秦风双手往外一拉,猛地一抖,在他的两手之间,传来一声钢丝绷紧的声音。

    紧接着秦风双脚用力在地上一蹬,一个空翻,已然从阿利桑德罗的头上翻了过去·不过他的两手,却是环绕在了阿利桑德罗的脖子上。

    “钢丝?”

    一道亮光从阿利桑德罗眼前闪过·他终于搞明白是什么东西切断了自己的右腿和手臂了,居然是一根细不可见的钢丝绳。

    “不……我不会死的!”

    死亡的阴霾笼罩在了阿利桑德罗的心头,虽然杀人无算,但当死亡降临到自己头上的时候,阿利桑德罗依然不甘心。

    “是人总会死的。”

    秦风的声音在阿利桑德罗的耳边响起,紧接着阿利桑德罗只感觉脖子一凉,一道血柱将他的头颅高高的冲离了身体。

    “救我······快点来救我·……”在意识尚未消失的时候,阿利桑德罗看到了往树林中跑来的手下。

    不过这也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个画面,零点几秒钟后,黑暗就吞噬了阿利桑德罗所有的意识,那颗血肉模糊的头颅重重的跌落在了草地上。

    “放在史庆虎的手上,还真是委屈了你······”

    秦风轻轻推了一下阿利桑德罗仍然站立着的身体,两手一绷,一粒血珠从那钢丝锯上弹起,细细的合金钢丝又消失在空气之中。

    在丛林暗杀这一项上,钢丝锯甚至要比秦风的索命针更加好使。

    这东西的锋利程度,还要超乎秦风的想象,阿利桑德罗那粗壮的腿骨,在钢丝锯的一错之下,竟然就齐根切开,简直比电锯还要锋利。

    “阿利桑德罗,你在吗?”

    林外的那些意大利人,刚才也听到了阿利桑德罗的嘶吼声,此刻平端着枪,小心翼翼的往树林里摸了过来。

    看着已经到了二十多米外的那些意大利人,秦风矮下身体,从地上抓起了那把原本属于阿利桑德罗的匕首,几个闪身就消失在了繁茂的大树后面。

    “见鬼,我……我踩到了一个人头…···”

    就在秦风离去三分钟之后,一个意大利人行进的时候,踩到了一个脑袋,吓得他连声尖叫了起来。

    “阿利桑德罗·····是阿利桑德罗?!”旁人有胆子大的人,用枪拨了!下那个脑袋,顿时看到了阿利桑德罗死不瞑目的那双眼睛。

    “上帝,是……是谁把阿利桑德罗干掉了?”

    搜索树林的几人齐齐传出一阵吸气声,作为阿利桑德罗最嫡系的手下,自然知道这个阿利桑德罗的可怕之处。

    前几年和越南帮争抢地盘的时候,阿利桑德罗曾经一夜连杀了几十个越南人而自己却毫发无损,在这些手下的眼中,阿利桑德罗就像是魔鬼一般可怕。

    所以在见到阿利桑德罗的头颅时·所有人的大脑都现出了一片空白,他们原本以为和撒旦是亲戚的阿利桑德罗,永远不会死去的。

    “上帝,一定是上帝把阿利桑德罗干掉的。”其中一人喃喃自语道·或许只有上帝才能收走阿利桑德罗的性命吧?

    看着这个曾经的老大,这几个意大利人的脸色都很复杂。

    要知道,阿利桑德罗虽然带着纽约黑手党组织开疆扩土,但同样,他也是一个喜怒无常的人,家族中有不少违逆他的人,都不明不白的死掉了。

    所以在阿利桑德罗活着的时候·就连他那喜欢嫖-妓的老爸名义上的黑手党教父,都不敢发出自己的声音。

    可是此刻阿利桑德罗死了,这些人顿时意识到·纽约黑手党组织要变天了,他们也应该另外找出路了。

    至于帮阿利桑德罗报仇的心思,场内则是没有一个人能想得起来,就算不是上帝干掉的阿利桑德罗,但是能杀死阿利桑德罗的人,又岂是他们能招惹得起的?

    “是日本人杀死的阿利桑德罗,我们要尽快回家族。”将阿利桑德罗的尸首搬回到教堂前面,又在一阵短暂的商议后,意大利人统一了口径。

    其实事情都是明摆着的·教堂前的死尸除了日本人就是意大利人,显然易见是火拼之后的结果。

    其中一个泪眼涟涟趴在一具尸体上哭泣的意大利人抬起头,大声喊道:“干掉那些日本人·为我的堂兄报仇!”

    意大利黑手党之所以极少出叛徒,也很难被警方掌握到证据,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黑手党内的成员,基本上都有着各种各样的关联。

    就像是场内死的人,大多都和现场的这些人有着亲戚关系,甚至这里面还有两个人是阿利桑德罗的表哥。

    “对,杀死日本人,快点把这个消息报告给老头子······”一个心眼活泛的人附和道,阿利桑德罗死后·纽约黑手党的教父,必将恢复往日的荣光了。

    “走·带着我们的兄弟,快点回去!”

    众人七手八脚的将黑手党留下的十几具尸体,塞进了他们开来的那三辆车里,几分钟后,冒着黑烟的汽车驶离了教堂。

    一场巨大的风波,在汽车驶离之后,就发酵了起来,不久的将来,美国将迎来史上最严重的黑帮大械斗,甚至惊动了美国总统。

    “秦风,你怎么样了?”

    “秦风,速速回话!”

    “秦风,你再不回话我去找你了!”

    在秦风要和阿利桑德罗对上的时候,他就关闭了手机,当他再次开机之后,刘子墨的短信不断的弹了出来,焦急之情全都显现在了文字之中。

    “无恙,已回,老地方见……”秦风简短的回复了几个字,向着和刘子墨约定的地方赶了过去。

    十多分钟后,在树林里穿行了七八里的秦风,终于看到停在树林边缘的那辆皮卡车,站在皮卡车门处的,正是刘子墨。

    “秦风,你……你怎么变成这幅模样了?”

    当秦风出现在刘子墨面前的时候,刘子墨差点都没认出秦风来,那凝固在秦风脸上的鲜血,使其看上去就像是个厉鬼一般。

    “你说什么?我听不到……”

    秦风摆了摆手,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耳膜出现了问题,距离爆炸已经过去二三十分钟了,但是秦风的耳朵,仍然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靠,你······你别不是死了变成鬼了吧?”刘子墨摘下了脸上的墨镜,往秦风身后看了一眼,这才定住了神,因为他分明看到了秦风的影子。

    “滚一边去,你才是鬼呢。”

    懂得口语的秦风会骂了一句,拉开车门就钻了进去,对着坐在驾驶位上的阿宝说道:“宝哥,开车,送我回市里······”

    “啊·秦······秦兄弟,你……你没事吧?”听到秦风的话后习惯性发动了车子的阿宝,在看了秦风一眼之后,吓得差点没推开车门跳下去。

    “怎么还不开车?”

    由于阿宝不是对着秦风说的话·秦风无法看到他的口型,等了半天见到阿宝没动静之后,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只不过秦风眉头这一皱,阿宝那身体颤抖的愈发厉害了,右手拧动了好几次钥匙,都没能将汽车给发动起来。

    要说阿宝跟了白振天十多年,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但刚才从秦风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吓得他差点没将一泡尿尿在裤裆里。

    “宝哥,我来开车吧。”

    坐进后排的刘子墨看出了阿宝的不对·开门下车和阿宝换了位置,随手递给了秦风一瓶矿泉水,说道:“你把脸洗一下,这幅模样进到市里面,肯定会招惹来警察的……”

    “我的脸怎么了?”

    秦风看到刘子墨的口型不由愣!下,连忙在倒车镜上照了照,这才发现自己脸上那几道血污

    “奶奶的,你小子给我的那几个地雷,威力也忒大了点吧?”

    看到鼻眼中的血迹·秦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要是刘子墨先给他说了地雷的威力,打死秦风也不会想出躲在地下的馊主意·他岂不是找死嘛?

    “你不会把地雷当手雷用了吧?”

    其实刘子墨也不知道那几个地雷的威力,他以前参与到帮会行动中的时候,多是拿着砍刀片子打打杀杀·直到这一次才升级用了军火。

    “放屁,要是当手雷用了,老子早就粉身碎骨了。”秦风没好气的骂了一句。

    这次虽然干掉了阿利桑德罗,但秦风的耳朵现在完全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万一真聋了,那秦风可赔大发了,所以这心气儿一直都不怎么顺。

    “哪里传来的臭味啊?真他妈的臭…···”

    当秦风用清水洗掉了鼻子上干涸了的瘀血后·鼻端忽然闻到了一股恶臭味,忍不住骂了起来·耳朵上的伤势,让他变得有些焦躁。

    “臭味,还不是你身上传来的。”

    刘子墨没好气的说道:“我早就闻到你身上的臭味了,你小子到底是去杀人,还是掉茅坑里了?”

    “别废话,找个地方我先洗洗······”

    秦风往自己身上看了下,发觉在自己体表上布满了一层黑色的泥状物质,心里起了一丝明悟,说道:“对了,来时的路上不是有条河吗,把车子开到那边去。”

    “好,洗干净再回去。”刘子墨点了点头,要不是开着车窗,他和阿宝早就被熏得坐不住了。

    “秦······秦先生,那些意大利人和日本人,现在怎么样了?”坐在后排的阿宝这会定了神,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

    虽然躲在了几公里之外,但是教堂处传来的激烈枪声和连番爆炸声,却是清晰的传到了阿宝和刘子墨的耳朵里。

    眼下秦风一身破破烂烂的跑了出来,阿宝对教堂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好奇的很。

    “宝哥,秦风的耳朵听不到,你问了也白问。”刘子墨发动了车子,说道:“先让秦风清洗干净,等回头找医生看了,再说林子里的事吧。”

    刘子墨虽然也很好奇,但他更关心秦风的身体,脚下一踩油门,车子向城市的方向飞驰而去,二十多分钟后,停在了一条人工河的旁边。

    拉斯维加斯虽然是沙漠中的一个绿洲,但水资源还是十分匮乏的。

    当地政府花了很大的代价开辟了几个河道之后,将地下水引到了地面,形成了几个半人工的河流,眼前就是最大的一个。

    秦风将身上破烂的衣服扯掉,光着身子就下了水,鼻子通畅之后,他也无法忍受身上的恶臭味。

    “这应该是体内的杂质吧?”一边冲洗着身体,一边想着冲破任脉之后的情形,秦风心中明白了几分。

    不断的搓洗后,秦风身上的黑色污垢都被洗掉了,露出了一身比往日更要白皙的皮肤,尤其是秦风的汗毛孔,细密的几乎都无法看到了。

    道家典籍中曾经提及,人在刚出生的时候,是最为纯净的状态,也最符合道家先天的说法,体内不带有丝毫的杂质,经脉都是尽通的。

    但随着年龄的增长,难免的要食用五谷杂粮,这也就使得一些杂质纯在了体内,将体内穴道经脉尽数都给堵塞了起来。

    这也是修道之人喜欢在深山大川辟谷和练武要及早的道理,辟谷可以不接触那些带有杂质的食物,让身体变得更加纯粹。

    而年龄越小,越是容易清理出这些杂质,让身体恢复到最原始的先天之境,有记载的那些国术宗师,无一不是在十岁之前就开始练拳习武的。

    当然,这只是相对而言,因为除了道家传说中的那些人物之后,还没有人能进入到先天之境,那已经是在化劲之上传说中的境界了。

    其实由于现代工业的兴起,当今的社会环境已经不适合道家练气了,秦风所习的道家心法,原本永远都不可能冲破暗劲的桎梏,进入到暗劲境界之中的。

    但是秦风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被张三丰封入到玉佩中的一股先天真气,这才使得他最终能继续修炼下去,而且受益颇大。

    不过秦风是不了解这些情况的,当清理完体表的污垢之后,他只感觉浑身舒泰,除了仍然听不到声音之外,身体状态远胜于往日。

    “秦风,把衣服换了,咱们回去。”

    看到秦风的耳朵还是听不到声音,刘子墨脸上现出了忧色,扔给秦风一套衣服后,开车返回到了拉斯维加斯。

    “子墨,让宝哥先回去吧……”

    来到所住的酒店后,秦风说道:“我回房间自己调理下身体,要是实在不行的话,你带我去看看医生······”

    秦风不是那种顽固不化的人,他相信中医治病,但也不排斥西医,如果自己检查不出耳朵失聪的原因,那还是要去医院的。

    “对了,阿宝,你给白爷带个话。”

    在刘子墨停好车子后,秦风忽然回过头来,对着坐在后排的阿宝说道:“你给白爷说,现在是抢占纽约地盘的最好时机,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