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五百零八章 丛林对决(下)

第五百零八章 丛林对决(下)

    而且当那颗地雷爆炸之后,强烈的震波气浪,犹如狂风!浪一般的向四面八方冲击着,秦风所布下的另外一些陷阱,也尽数被引发开来。

    “轰……轰轰……”

    接连几声爆炸,紧跟着那颗地雷炸响,有一颗甚至距离阿利桑德罗只有短短的三米距离,要不是中间格挡着几棵大树,怕是阿利桑德罗就要在劫难逃了。

    而藏身于地下的秦风也不好过,连番的震波差点没将他给震死,此时的秦风,七窍之中均是被震出了鲜血,耳朵更是听不到任何的声响。

    “怎么回事?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正在林中小道疾驰着的几辆玻璃,也被那爆炸所引起的震波震的瑟瑟作响,惊得前车的司机连忙一脚踩死了刹车,差点形成了追尾。

    “fwek不要开那么快,主意警戒……”

    后面一个车窗露出了个人头,大声喝骂着,不过坐在车后的几个人,脸上却是露出了凝重的神色,一个个将怀中所抱着的冲锋枪拉上了膛。

    要说阿利桑德罗的经验还是要比山口组的人丰富,他不仅在教堂和树林外围布置了人手,另外还准备了一些人随时支援。

    眼下这几辆车上的黑手党成员,就是后背支援的队伍,在阿利桑德罗交代的时间到了之后,他们马上驱车赶了过来。

    刚刚进入到树林间的小道,就听到了前面的爆炸声,也让这些人加强了警惕,原本高速行驶的汽车,不由放缓了几分速度。

    “妈的,老子这是挖坑埋自己啊!”

    当地雷和连番的爆炸过了大约三分钟之后,躺在丛林枯叶下的秦风,仍然感觉耳朵嗡嗡作响,更要命的是他发觉自己的腑脏也受到了震伤,胸肺隐隐作痛。

    “不知道那家伙有没有受到伤害?”秦风深深的吸了口气,目前他眼不能视,耳不能听只能先缓解一下伤势再做打算了。

    “恩?怎么会这样?”

    关闭了口鼻的呼吸,一口真气游走在胸腹之间,秦风忽然猛地睁开了眼睛,因为他发现,自己体内原本鼻塞的一些穴道,此刻尽数都被打开了。

    过关冲穴,这并非是武侠小说杜撰出来的而是真正存在于内家真气修炼之中的。

    人体中,五脏六腑“正经”的经络有1,实际上左右对称共有29条。

    另外,身体正面中央有“任脉”,身体背面中央有“督脉”,各有一条特殊经络,纵贯全身。这1经络上所排列着的人体穴道,称为“正穴”,全部共有365处。

    没有修炼过真气的人,经脉是完全堵塞的,而内家功法的修炼就是要将真气游走于包括“任督”二脉的体内28条经脉之中。

    想要使得真气顺利的在脉络走游走,那就必须打通经脉各处的穴道,人体周身约有52个单穴300个双穴、50个经外奇穴,共720个穴位。

    每打通一处经脉中的穴道,人身的力量就会增大一分而全身经脉尽通,还会产生不可思议的功能和力量。

    虽然这在西方文明看来是很可笑的事情,但是源自于华夏古老文明的内家心法,却是已经被证实了的事情。

    古代所谓的道家飞升,其实就是将内家心法修炼到了极致,人的肉身发生了质的变化,从而产生神识也就是传说中的神魂出窍,就像是八仙中的铁拐李一般。

    事实上在道家八仙之中的确有铁拐李其人的记载,他生卒年约公元前PH8326年,真名为李玄,现在的合肥药王庙里面所供奉的药王,就是铁拐李。

    只是近代以来,不管是道家心法还是练拳之人,都已经将这些境界视为了传说,因为从明末至今,再没有听闻过有人能达到此种境界的传闻。

    不过秦风对此,一直都是半信半疑的,因为他所得传承,是明初张三丰留下来的,这也是宋明以来,唯一一位传说中得道成仙的人物。

    在秦风所习功法的标准中,冲破任脉,就标志着可以进入暗劲境界,如果冲破任督二脉,那就等同于化境。

    这么多年以来,秦风一直被卡在了任脉,只是昨儿才感应到了冲破任脉的门槛,他怎么都没想到,在自己挖个坑埋了自己的当口,居然将任脉给冲开了。

    当真气顺畅的通过任脉之后,秦风直感觉头脑清明,浑身茅塞顿开,体内丝丝缕缕的杂质从全身毛孔中排泄了出去。

    虽然受到爆炸震波的影响,秦风的双耳依然听闻不到任何动静,但是他的脑海却是清明无比,周遭的一草一木,竟然直接映照在了他的心头。

    “这……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脑海中那被震波肆虐过的树木,秦风瞪大了眼角还渗着鲜血的眼睛,不过通过双眼,他却看不到任何的景象。

    “难……难道这就是道家所说的神识吗?”

    秦风通读道家典籍,知道当修为达到一定境界之后,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这六识,就会得到不同程度的提高,并且还会出现一些神通。

    像是所谓的天眼通,就是六识得到提升后产生的神通,而这其中最显著的效果就是,人体的意识将会转变为神识,也就是上文所说的神魂外放。

    “头疼,不行,头疼的厉害…···”

    正当秦风想扩大神识观测的范围时,脑袋忽然传来一阵剧痛,就像是有人拿着锯子在割他的脑壳一般,吓得秦风连忙停止了观察。

    “妈的,就三米远的距离,好像没什么用啊?”

    这种痛楚来的快去的也快,当秦风停下来之后,头脑马上恢复了正常,这让秦风一阵无语,小心翼翼的在内心又观想了起来周遭的情形顿时又出现在了脑海之中。

    “难道随着修为的增进,神识所能达到的范围,也能随之增进?”

    秦风心中忽然起了个念头,不由变得高兴了起来他刚突破到暗劲境界就产生了神识,这说明他所修习的心法,还有许多功能尚未开发出来。

    “不管那么多了,先把阿利桑德罗解决掉再说······”

    秦风一口内息不断的在体内游走着,随着那股真气的游动,秦风胸腹之间的隐痛也被逐渐消除掉了,除了耳朵依然嗡嗡作响之外身体已经没有了大碍。!

    “嗯?阿利桑德罗?妈的,这小子怎么还没死啊?”

    就在秦风一边将养伤势,一边在实验着神识的使用时·阿利桑德罗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里。

    此时的阿利桑德罗,模样是凄惨之极。

    刚才爆炸震波的冲击,让阿利桑德罗身上的伤口尽数迸裂开来,而近在身前炸响的那颗手榴弹,将他的右耳连着一块头皮尽数削去。

    鲜血流淌之下,阿利桑德罗那庞大的身躯几乎成了一个血人,靠着一棵树干在不断的喘着粗气,眼神几乎都要涣散掉了。

    “疯子·简直就是个疯子!”

    阿利桑德罗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他怎么都没想到,对方居然在这个树林里面埋下了这么多的地雷和炸弹·难道他是想要对美国宣战吗?

    而且阿利桑德罗之前曾经发现了秦风的方位,就算秦风跑的再快,怕是也躲不过那地雷所影响到的范围·所以在阿利桑德罗看来,那个“日本人”,是想要和自己同归于尽。

    俗话说傻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面对这样的对手,现在的阿利桑德罗,已经完全没有了战意·他喘着粗气,准备等恢复一些气力后·赶紧逃出这片丛林。

    “汽车的声音,是我的人来了?”

    阿利桑德罗并没有被埋在地下,那种震波也没能影响到他的听力,在五六分钟之后,阿利桑德罗听到了一阵发动机轰鸣的声音。

    休息了好几分钟,阿利桑德罗也恢复了几分力气,当下用手扶住了身后的树干,缓缓的将身体支撑了起来,并且往前走了一步。

    “嗯?还有陷阱?”

    只不过当阿利桑德罗跨出这一步之后,身体猛地往前冲了一下,因为他踩入到了一个被树叶覆盖着的深坑里,右腿的树叶一直覆盖到了膝盖。

    这让阿利桑德罗大惊失色,腰板猛地一挺,硬生生的止住了前冲的身体,右手握紧了那把匕首,身体不敢有任何的动作,他这是怕再引起什么爆炸来。

    等了大约有一分钟之后,阿利桑德罗紧绷的身体才慢慢的放松了下来,因为他闻到了身下那些树叶所散发出的恶臭味,这应该就是腐烂堆积的树叶而并非是陷阱。

    “阿利桑德罗,你在吗?你在哪里?”

    就在此刻,树林外传来了带有浓重鼻音的意大利式英语,终于赶到了教堂的那些人,大声呼喊起了阿利桑德罗的名字。

    “我在这……这……”

    手下的到来,让阿利桑德罗又是松了一口大气,他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简直糟糕透了,如果这些人不来,他恐怕都无法赶回到拉斯维加斯去。

    因为身体太过虚弱,阿利桑德罗第一声呼喊,并没有引起树林外那些震惊于一地尸体的意大利人的主意,阿利桑德罗不由又大声喊道:“我……”

    只是当阿利桑德罗刚刚喊出了这个“我”字之后,他的心头猛然出现了一股警兆,这种警兆,甚至要比之前出现的那次强出了百倍。

    “fwek·····”

    阿利桑德罗口中发出了一声怒吼,身体猛地向后退去,他能感觉得到,危险似乎就来自于身下,那底下像是藏着一只噬人的猛虎一般。

    “嘎吱……”

    一声有些发涩的声音,传入到了阿利桑德罗的耳中,随之他感觉右腿一轻,身体重重的撞在了后面的树干上,却是将陷入到了树叶坑里的腿拔了出来。

    “咦,好像有什么不对啊?”

    阿利桑德罗迟疑着点下了头,往右腿看去,这一看,他的眼睛几乎就要瞪了出来,口中顿时发出了惨厉的呼声。

    “我的脚,我的脚呢?”

    从阿利桑德罗的膝盖处往下,他的那只右脚,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血淋淋的右腿不断在往地上滴淌着鲜血,白色的骨茬清晰可见。

    直到阿利桑德罗喊出了声音,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才从右腿处顺着中枢神经直达而上,传到了他的脑海里。

    皮肉连着骨头全都不见了,也就是受过魔鬼训练的阿利桑德罗,如果换成了一般人,这种疼痛足以能让人疼死过去。

    当然,要不是背靠着那棵大树,阿利桑德罗怕是早已栽倒在了地

    一边发出了野兽般的嘶吼,阿利桑德罗一边盯死了那处树叶坑的地方,他想要知道,里面究竟藏着什么怪物,竟然生生将自己的脚给咬断了。

    “这……这怎么可能?”

    随着一阵瑟瑟声从地面响起,阿利桑德罗的眼睛瞬间瞪大了,因为他看到一个人,从那片堆满了树叶的坑中爬了出来。

    藏身于地下,经历过丛林战训练的阿利桑德罗并不陌生。

    不过阿利桑德罗知道,在刚才那种威力的爆炸下,哪怕就是他藏在地下,恐怕也会被活生生的给震死,这也是他之前没想到地下有人的原因。

    但最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偏偏就出现在了阿利桑德罗的面前,当他看清楚了眼前之人的面貌之后,喉咙不由发出了“咯咯”的声音。

    眼前的秦风,虽然身上没有那么多血,但是单从面孔上来说,也并不比阿利桑德罗好处多少。

    在秦风的眼角鼻端和耳朵里,都有凝结了的血块,加上这树林阴暗的光线,简直就像是厉鬼一般,让人忍不住心生恐惧。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看着面前的秦风,阿利桑德罗大声问道,右手握紧了那把匕首,背靠着大树努力的让自己那一只脚平衡住了身体。

    耳朵依然在嗡嗡作响,不过秦风看到阿利桑德罗张嘴,从他的嘴型里,还是读懂了他话中的意思。

    而且秦风还知道,现在的阿利桑德罗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了,他开口说话,恐怕更多的是想拖延时间,否则以他的悍勇,怕是早就扑上来和自己拼杀了。

    “我承认,如果是单打独斗,我不是你的对手······”秦风这次是使用的汉语,而没有再用日语和阿利桑德罗说话。

    眼前的这个敌人,已经赢得了秦风足够的尊重,阿利桑德罗在临死之前,有权利知道自己的身份。